国民军田家镇保卫战——精彩[转](续二)

chtx 收藏 0 2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收集[田家镇保卫战]资料

2.今村支队的困境


9月14—17日,李宗仁到浠水第5战区司令长官部复职,正值田家镇保卫战如火如荼的紧张激烈地进行之际。17日,军事委员会令田家镇要塞北岸所有守军复归第5战区指挥,便于田家镇西北山地的李品仙兵团侧击日军,就近策应要塞外围作战。李即令第26军萧之楚部攻击日军侧背,直接支援要塞的作战。 18日,蒋介石致电李宗仁:“敌自攻陷广济,迄今旬余,并未积极西进,而近两日来,猛攻我铁石墩及在武穴强行登陆,是敌已转用主力,企由该两方面夹攻我田家镇要塞已可概见。希贵长(官)严督该方面各军,确保蕲春以东潘家山、栗水桥之线,以掩护田家镇要塞北侧,并努力策应该镇守军作战为盼。”


策应田家镇守备战,本身就是田家镇保卫战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全局,责任重大。对其重要性,从统帅部到第5战区都有充分的认识。身为第5战区副司令长官、第4兵团总司令的李品仙一直在大别山南麓前线直接指挥作战。他既是这一地区各战役的组织者,又是前敌指挥者,深感兵力不敷分配,且有些部队调转不灵,惟恐对保卫战不利,遂也于18日连夜从界牌岭指挥所致电蒋介石,恳求派部增援:“窃查鄂东方部归职指挥者共有十军,现肖之楚、何知重两军已令南下,协同李军作战,王瓒绪部内容复杂,指挥不灵,已失去作战效用。至曹福林军,病兵最多,刘汝明军参战之后,现在前方服务者均不过二千余人,31军138师已开麻埠,其余两师自经太湖及广济两次会战,损失甚大,现有兵力补四千人;84军原仅两师,现每团仅得五、六百人,以上各军似应速调侧后方或加编并、或事补充,恳祈核夺。目前勉强应战者,惟第7军及48军各两师而已。依目下情况,敌以一部死守广济,我军屡欲围歼,尚未奏效,苦敌增援改取攻势,则更难应付。为求巩固鄂东防务起见,拟恳迅派精锐赶速调防为祷。”


作为最高军事统帅的蒋介石眼见救兵如救火的紧迫局面,然在打得惨烈的各地战场都极缺部队的不利态势,竟一时无法抽调得力部队迅速增援战略地位至关重要的鄂东战场,惟有致电第5战区师长以上各级将领及田家镇田北要塞指挥官李延年,给予精神上的嘉勉,并进一步严明军纪,以激励广大官兵奋勇作战。电文如下:“溯自抗战以来,赖我全军将士敌忾同仇,忠勇用命,万众一心,屡予敌以重大打击,粉碎敌人‘速战速决,三月亡华’之企图,提高国家民族国际上之荣誉,足证精神一致,克服万难。当敌寇深入,攻我武汉,我军第三期会战展开之际,凡我官兵,更应如何砥砺,协同歼敌,挽回局势,乃近查有少数部队,或对敌情侦察不明,或对友军支援不力,迹近观望,予敌各个击破之好机,无异坐以待毙,影响全局,殊堪痛恨。须知唇亡齿寒,非团结不足御敌,惟协同乃可致胜。特此令仰各该指挥官咸体斯旨,并严令所属切实遵照,继续努力,共同奋勉,为民族国家之生存,争取最后胜利为要。如再有互相推委、观望不前,致失机宜,定予严惩。”


18日,是“九一八事变”7周年纪念日。武汉军民群情激昂、同仇敌忾,各界代表纷纷抵前线劳军,极大鼓舞了守军的战斗意志。而日军方面,自开战3天以来,推进速度甚慢。特别17日晚的小雨,18日转为连日暴雨,山地泥泞,沼泽水漫,使日军惯用的步炮配合也成困难,飞机支援更受限制,加之道路被我军破坏,使敌重武器难以发挥作用,通信联络无法保障。而熟悉当地环境的守军抓住战机,不断从侧背实施袭扰攻击。今村胜次不顾恶劣天气影响,将步兵第13联队的涉谷第3大队(缺1个中队)配置在松山口南侧高地担任侧背掩护,而以中野英光大佐的13联队主力2个大队,在原田鹤吉中佐的独立山炮第2联队2个大队的火力掩护下,于18日晨孤注一掷的猛攻前哨主阵地骆驼山。守军凭借阵前的两道铁丝网及以坚固的水泥碉堡为依托的数道阵地顽强抵抗。10时阵地被攻占,终告松山口东侧山头陷落,守军牺牲1000余人,被缴获机枪10挺、手枪30余支、步枪400支。9师退守香山、竹影山、潘家山之线。16时30分,日军续攻香山,守军全连牺牲,该山失陷。18时,日军续攻竹影山,被守军击退。


当日,日军反复向9师控制松山口阵地的制高点312.0高地发起攻击。为减轻友军侧翼的压力,由黔军组成的86军奉命由栗木桥赶赴松山口阻敌,军长何知重以103师主动攻击日军占领的262.5高地。当时松山口南北高地均被敌居高临下的控制,若由山麓沿山脊仰攻冲锋,必为敌所阻。接受攻击任务的103师309旅618团3营营长赵旭率500余名官兵,采取出其不意的突袭战术:令7连长王家桢所部沿山脊佯攻,以迷惑日军;主力则利用山脚水沟作掩护,沿水沟跃进到松山口以南500米的敌后山脚阵地,再将重机枪连的4挺重机枪配属第8、9连发起猛烈奇袭,一举击溃日军,毙敌10余人,缴获轻机枪1挺及步枪7支。14时,涉谷大队长组织反攻,激战竟日,“不断伤亡,形势危险”。至19时,今村支队从前线抽调1个步兵中队,并令山炮中队支援,向我营发起第3次攻击。前沿阵地失守,该营主力仍坚守主阵地的3个山头,为攻击262.5高地确保了前进基地。


当晚,103师蕲春方面得到121师两个团增援,使敌陷入苦战。20日5时,618团团长陈永思令该营阵地由121师陶心的362团接任后。赵旭率部撤离阵地,奉命将前日因攻击262.5高地受挫的618团1营残部100余人补充所部。奉命指挥本部攻击262.5高地,仍以第7连突击,其他连集中火力掩护。当第7连冲至半山腰,遭遇已攻占312.0高地的日军机枪及92步兵炮的侧击,攻击受阻。赵旭即令孙亮清的第9连攻击312.0高地,支援第7连正面进攻,并得到613团团长王景渊调拨的1个重机枪连增援。准备30分钟后,两个连分别向各自高地攻击,期间日机10余架自北向南空袭,遭我军对空射击。突击队奋勇作战,突入敌阵,以刺刀、手榴弹与日军展开肉搏,夺占前沿阵地,残敌退守反斜面负隅顽抗。8连连长李西平率2个排迂回日军左侧,策应第7连对262.5高地残敌攻击。615团3营见618团战况异常艰苦,即派1个排偕同第1连攻击262.5高地反斜面之敌。经20多分钟的誓死鏖战,终将敌击溃,占领262.5高地。第8连和机枪连对312.0高地突击时,第1、7连固守262.5高地。随后在613团支援下,我军也攻占312.0高地。全歼今村支队侧卫的涉谷大队之步兵中队及重机枪中队各1个,缴获全部武器装备,并缴获今村少将的作战命令。至此,松山口南北高地的咽喉为我军卡住,田家镇形势暂趋稳定。86军103师扼守312.0高地及松山至吴湾之线;121师则固守262.5高地,构成一道坚固的阻击线,进攻沙子垴的日军处于我南北腹背受敌的态势。121师不失时机的向日军侧袭,田家镇要塞同时向日军炮击,对今村支队形成三面夹击之势,使其伤亡惨重。困境中的日军不分昼夜的轮番冲锋攻击,均未得逞。


今村支队无暇顾及侧后危急的局面,19日晨仍继续以主力由松山口向沙子垴进犯,103、9师协力夹攻,同时121师又抵铁石墩迎战日军。不料,9师的潘家山阵地被突破,李延年不惜再抽调周义重的339团前往增援,伤亡骤增。同时第6师团1000人在飞机和大炮掩护下,由老鹳窠附近登陆,进逼陈选铺,但被守军57师的顽强击退。敌舰炮不断向57师新庙的前进阵地轰击。骆驼山日军不断增加,11时分每路约300余人的多股纵队转向9师及57师342团的沙子垴、鸭掌山、乌龟山阵地渗透攻击,激战数小时亦遭到我守军的坚决阻击,日军大量施放窒息瓦斯,但阵地仍岿然不动。经第9师组织反击,当日中午收复胡家山阵地,歼敌甚多。26军在进攻日军的侧背发起猛攻,占领四望山、铁石墩等地,切断今村支队与广济的联系。此时,今村的第11旅团前有57师阻止,后有26军反击,已被包围于马口湖与黄泥湖之间及其以北地区, 陷人南、北、西三面围攻的苦战之中,只有东面大片湖沼地带未设防,但退往该处只能是绝路。 至此,弹药、粮食等均已告乏,只得就地掘取旱地的山芋,又采摘未熟的稻谷装在钢盔里捣烂去壳为食,并收罗缴获的弹药为继;同时,医药、给养供应极度紧张,人员伤亡剧增,处境极其危险。覆灭的梦靥笼罩着今村支队。素来坚忍的今村胜次不得不向稻叶师团长连连告急。


3.解围与反扑


第6师团主力也祸不单行,正遭受李品仙各部日夜缠斗,无法脱身。但师团长稻叶四郎为解今村支队之围,仍于20日晨急派36旅团45联队第2大队长山本中佐所部增援,同时请求航空兵支援。日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所属三木大佐的第12航空队在雨后云雾弥漫的不利气象条件下,于21日下午猛炸守军阵地,并向第13联队空投粮食、药品及100发山炮弹等军需物资,及时补给支队,今村愁眉稍展。但空投物资毕竟极其有限,只是权宜之计,为供应该部长期作战,稻叶四郎不得不请求冈村宁次特派舟艇部队补给支援,驻11军兼职的海军参谋给予极大努力,取得武穴镇海军部队的积极协助。23日,独立工兵中队的铁船数只满载弹药、粮秣,冒险驶过武穴下游6公里武山湖及黄泥湖的泛滥水路,到达今村支队东面的黄泥湖畔,实行补给,给这支已失去活力的僵尸注入一丝生气。再利用舟艇的返回,将伤病员运送后方。第6师团于23日正午发电报告:“今村支队现已查明伤亡合计为680名。”直至24日以后天气转晴,日机重新活跃起来。


补给部队如此顺利,而同时负责增援的部队却遭受挫折。正当山本中佐的45联队第2大队于22日18时攻占四望山,103师2个连的守军全部牺牲。正欲乘胜南下时,即被半路里杀出的程咬金——26军32师主力阻止,屡攻不逞,叫苦不迭。稻叶师团长又于21日夜拼凑步兵4个中队、山炮2个中队、工兵1个小队、辎重兵1个中队等1000余人组成的混成大队,由第23联队第2大队池田少佐指挥驰援。前进不及10公里,也被26军44师阻止于铁石墩附近,进而以绝对优势兵力围困该大队于此,动弹不得。第11旅团得知师团已派出增援部队后,为救援与引导援军,22日从捉襟见肘的所部中抽派第13联队第3大队长涉谷少佐指挥以3个步兵中队、1个速射炮中队组建的混成大队600人从松山口东面突围,向铁石墩方向前往接应,企图救引增援部队。同时以主力由黄泥湖猛攻9师的乌龟山、沙子垴阵地,并施放毒气,大有决死地而后生之势。乌龟山守军2个连遭受3倍之敌攻击,苦战至21日22时残部突围南撤,阵地失陷。“我师53团一少尉排长袁次荣,在弹药用尽,全排士兵阵亡的情况下,眼看他的阵地被敌人攻占,他把手榴弹集中在一块儿向敌人投掷,炸死炸伤数十人。最后,袁排长把唯一一颗手榴弹抱在怀里,拉断导火索,轰地一声,袁排长顿时血肉四溅……进攻的敌人,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21日夜,李延年命9师将柘咀上、竹影山、潘家山一带防地交26军44师,转移至马口湖南岸,协同57师防守要塞。又调刘献捷的337团,继又调我守备核心阵地340团之1营驰援,均颇有伤亡,而我守备要塞之力量更为薄弱,不足2个团,却仍未能挽救颓势,马口湖及沙子垴阵地仅坚守到次日即相继丢失,守军转而向胡家新庄、下东坡、甲垸之线固守。 22日,9师撤守松山口时,以1个连在陈家湾一带断后,掩护主力撤退。四周皆为平地,毫无遮挡。连长观察地形发现,湾前有棵三人合抱的古樟树,他令其他人撤走,仅亲率5名战士,找来门板在树上搭设1个简易的重机枪掩体。当日军毫无防备的走近,只闻一阵枪响,惊惶失措的丢下几具尸体狼狈逃跑。接着日军又向村里谨慎地走近,待进入射程之内,随枪声又倒毙数人。几经反复,日军死伤数十人,恼怒之下用炮火将整个陈家湾村炸平,仍未弄明白枪响自何处。如此被阻击达一周,最后还是请求增援的日机偶然贴着树尖低空飞过,才发现其中奥秘……村民们含泪收殓这位英雄连长的遗体,仅知他姓黄,只好在其墓碑上写上“黄连长之墓”。


今村支队主力屡屡对当面守军攻击之时,企图接应增援部队的涉谷混成大队遭受86军103师的攻击,被阻于312.0高地,未能与援军会合。日军仍将涉谷混成大队作为救命的稻草,把拯救江北战局的希望寄托于该部的破围行动上。 涉谷少佐,这位北海道渔民出身的少壮派军官,率部实施逆袭。此举出乎守军意料,我军将陷入绝境的今村支队轻视为断了脊梁的癞皮狗,把注意放在援敌方向,未想到背后这把犀利的飞刀。涉谷大队一鼓作气,猛攻26军32师95旅防守的铁石墩阵地,旅长蒋修仁率部坚决反击。为稳定战局,师长王修身亲率特务连1个排,赴前方督战。他在95旅后方山岭用望远镜观察战况时被日军发觉,敌即以密集炮火向该山头轰击,一发炮弹竟在王修身右前方爆炸,幸好无恙的他随即被卫士拉下山坡躲避。敌炮又连续发射10余弹,仅炸死特务连1名警戒兵。铁石墩防线被突破后,继向86军侧背攻击,攻占121师阵地,并进袭103师师部,占领张家湾。 随天气转晴,日机30余架对田家镇区区弹丸之地,狂轰滥炸,每天投弹500余枚。大江之中,敌炮舰纵横,联成一线,舰炮轰击要塞,炮弹密如雨注,战壕全被炸毁,人员多被活埋于壕内。而我方只能在夜间整理工事,救出被活埋的人员。121师的262.5高地几乎被炮火夷平。日军施放毒气,我方中毒人员数以百计。既而山本中佐的45联队第2大队得以在四望山解围,对当面的121师冲锋,守军伤亡更为惨重。随两翼高地相继失守,该高地才于23日陷落。涉谷大队与山本大队会师后,一同向池田混合大队移动。26、86军为防止三股日军合拢,断然以师为单位,猛攻池田混合大队,给予该大队重大杀伤,同时增加兵力插入夹隙,阻止破围日军回援。


早在增援之敌反扑的20日,蒋介石即以田家镇为武汉之门户,保卫武汉之决战要地,下令要塞部队死守。21日,26军军长肖之楚向蒋介石电告战况:“奉李副长官马辰电转奉钧座手谕,谨悉。田家镇要塞关系成败全局,遵照钧意,抱有死无生之决心,报效党国。前本军四次猛攻,业已牺牲过巨。现44师、32师实有战斗员均不过一千余人,除44师已经竹影庙向香山进攻外,其余一旅与铁石墩以东之地激战中。32师与四望山之敌亦在激战。兵力如此情况。如此,最后只有集合官佐民夫编并战队,与敌拼死一战,成功固佳,成仁亦所甘愿也。”


23日,李品仙为歼灭围攻田家镇之敌,增加兵力,下令“三日以内将敌人压迫于马口湖、黄泥湖中间以北之地区,捕捉歼灭之。”令48军张义纯军长亲率173师经漕河镇,迅即开赴栗木桥附近集结待命,抵达后,174师即归还该军建制,用于围歼今村支队;84军开河西驿附近整备,为第4兵团二线部队。


如果今村支队被全歼,第6师团部及牛岛满支队便面临灭顶之灾;该师团中路颓败,则整个南、北两路便失去重心,攻占武汉只能是水中捞月。冈村宁次清楚局势的危险性,被迫放弃正面突击战略,紧急与海军协商,令其掩护从长江登陆策应解围的波田支队及陆战队,以迅速攻克富池口要塞为目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