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军田家镇保卫战——精彩[转](续一)

chtx 收藏 0 234
导读:战役精彩

[转]收集[田家镇保卫战]资料

大江绝唱,喋血田家镇


一.前言


田家镇要塞位于九江城以西100余华里的鄂东武穴市,要塞雄踞长江北岸,背负丘陵,南临大江,峭壁立岸,位置尤为险要。这一为长江中下游最窄处,江面仅宽500米左右,江流如束,形似咽喉,素有“楚江锁钥”之称。要塞前面是涛涛长江,背后是丘陵,东西并列有黄泥、马口两湖,两湖当中有鸭掌山孤峰擎天,钓童山在西北,半壁山和马鞍山在江对岸,半壁山东面有富池口,是富水进入长江的入口,军山耸峙在富池口之后。三面丘陵成犄角之势,尤其田家镇与半壁山如同锁江之钥,阻止日舰溯江而上,此关一失,武汉东面、沿江两岸则门户洞开,无险可守。 历史上,三国时期吴军、清朝时的太平军都曾在此横江锁道,与魏军、清军大战。尤以1853年,太平军西征夺取田家镇及对岸的半壁山;次年,曾国藩率湘军分三路反扑田家镇,太平军与湘军水师血战10余昼夜。事后在半壁山临江峭壁尚铭刻“铁锁沉江”和“楚江锁钥”八个大字,以表纪念。光绪年间,湖北省炮台仅田家镇一路,分中南北三台,置炮31具,炮勇50人。南台在半壁山,中台在吴王庙,北台有冯家山,成为控制武汉至九江这段长江的锁钥。1895年,黄忠浩在黔阳招募兵勇500名,受鄂抚谭继洵之委,驻守田家镇炮台,以防日军滋事。若将安庆、九江、马当等地称作武汉的门户及屏障,作为最后屏障的田家镇得失则直接关系到武汉安危。


有鉴于此,国民政府统帅部于抗战之初,在此设立田家镇要塞司令部,由北伐军中任铁甲车司令的蒋必(地下党员)任要塞司令。这个沿江要塞中最大、最坚固的堡垒,与富池口要塞夹江对峙,共扼长江水路,且是第5、9战区之枢轴线。



二.战前态势


1.国军部署


中国海军以田家镇为保卫武汉的前卫,以葛店为最后防线,构成长江中游的第三道阻塞线。1938年3月,在田家镇及其南岸相呼应的马头镇、富池口各安装105mm舰炮8门,形成长江屏障武汉的门户。并将九江至武汉之间的长江航路标志逐次破除,划分田家镇至半壁山。蕲春至岚头矶、黄石港至石灰窑、黄冈至鄂城为四个主要布雷区,先后布设水雷1500余枚。7月2至3日,炮艇“崇宁”号在日机空袭中被炸沉。13日,炮艇“绥宁”号在运送水雷途中被炸沉。8月9日,鱼雷艇“湖鹰”号与商船碰撞搁浅后,被日机炸毁。7月至9月的三个月中,中国海军先后损失布雷船“大金”号等15艘。


要塞的核心阵地由海军的守备队负责,司令是梅一平少将,守备官兵2000人。军委会副委员长冯玉祥自3月来要塞视察后,建议调陆军精锐驻守要塞附近,并由陆军将领全面负责该地区防务。

7月初,军事委员会以57师担任守备,旋任第2军军长李延年任田家镇要塞北岸(以下简称“田北”)守备区司令。李率第2军第9师于7月中旬到达田家镇,担任对北、西正面防守,即日军的主攻方向。虽是沼泽地带,但有一块约1.5公里宽、3公里长的小丘陵,连接要塞核心阵地。小丘陵的北边是松山,高地连绵起伏,为要塞北面的依托,是9师26旅的主阵地。第9师出自正统血脉,曾从属于1925年黄埔军校2个教导团扩编而成的第1军,治军颇严。其中25团前身是孙中山先生创办的教导第2团。该军57师则在要塞东南面阵地守备,其中169旅负责拱卫外围,171旅扼守核心阵地。7月9日,命171旅旅长杨宗鼎兼任要塞核心司令。当时接收永久工事20个,野战工事全未动工,随即区分工段严令日夜赶筑野战工事,于8月下旬将对武穴方面主阵地各线完成,并同时完成对江面的工事。9月初旬才开始构筑对北面及西北面山上之工事,其正面宽约7000米,全线均为岩石,永久工事仅有5个,施工困难及材料缺乏,至战时,工事仍未完成。由此,作为长江最大而最坚固的要塞显得名不副实。


田北要塞原归第5战区序列,后改归第9战区张发奎的第2兵团指挥。为统一指挥田家镇地区南北防御,8月5日军委会决定第2军和驻田家镇南岸富池口的霍揆彰第54军组成第11军团,由李延年升任军团司令,但真正听命的还是仍兼军长的第2军。


田家镇要塞炮台及火力如下:北岸它山的第2台第1、2分台配备105毫米舰炮4门,北岸象山的第2台第3、4分台配备105毫米舰炮4门;队长彭瀛,全队197人。此外还配备田家镇游动炮兵(江防部队野炮):野炮2个营:装备有日造31式野炮8门,奥造史高德野炮2门、沈厂14式77毫米野炮12门。另有105毫米轻榴弹炮4门,20毫米高射炮4门,37毫米战防炮6门。


蒋介石深知田家镇要塞至关重要。在8月6日黄梅陷落后,曾就田家镇的防卫作战准备工作强调说,“田、富要塞为大别山及赣北我主阵地之锁钥,乃五、九战区会战之枢轴,亦武汉最后之屏障。其地位重要,勿待多言。而崇山对峙,江面狭窄,复有相当工事及备炮,徇我国最坚之要塞。查各该部乃国军精锐,其各激发忠勇,以与要塞共存亡之决心,积极整备,长期固守,以利全局,以扬国威,并晓谕官兵共体兹意”,并私下与人言及,“这多年我待李吉甫(李延年的字)不薄,相信他一定会用命死战的”。

2.日军部署


日本大本营也深知田家镇在此次“汉口作战”中的重要性,对其垂涎已久。担任主攻方向的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曾对部下叫嚣声称:"我作为军司令官,最大目标就是攻占武汉。早年,我曾屡次前往中国进行有关军事要地的调查,从而深知田家镇要塞对于进攻武汉的重要地位。"言外之意即为欲进武汉城,必先得攻陷田家镇。


冈村宁次为部署攻击田家镇要塞,十分注意地理资料的准确性。他认为参谋本部发给的《作战地区的军事要地志》内容不够充分准确。其中有一份1930年整理的地形资料说明,竟认为以一个师团便可直取武汉,可见这本老皇历是多么的荒唐。恰巧在他制定作战计划期间,“驻美大使馆武官平田正判大佐转任波田支队联队长,他把从美国带来的一本有关长江及其沿岸防御带照片的图册提供给我。看过以后,对美国平时调查的周密和重要文献整理、保管的精细,感到惊讶。而我们对文献的整理、保管及便于查找的方法不够重视,值得反省”。靠这份精确军用地图,冈村宁次将部队的各进攻路线,选择得格外缜密和刁钻。 但他也更明白中国军队势必在田家镇依托险要据守,周围又有一系列的附属配套阵地,因此除调集陆军精锐兵力外,也强调陆海空诸军种的全面配合作战,实施立体进攻。然因此段江面狭窄,又有中国海军为防范日本海军逆攻而布下的大量漂雷和沉船阻滞,大部队不宜溯江西攻。8月23日,冈村宁次命令:“第六师团应于8月31日向黄梅附近进发,击败当面之敌后向广济附近前进,准备下一步的作战。随着进入广济附近,可急速以有力的一部攻占田家镇附近,以利舰艇的溯江。对此,海军航空部队应予协助。”日军惯用的基本战术是无非是迂回包围与两面夹击。因此,他早把第6师团放在江北岸,企图背靠友邻第2军作牵制保障,从陆路经黄梅、广济自北向南攻击田家镇侧后方;由波田支队及实施登陆作战的海军陆战队在江面炮舰支援下,自西向东沿江而上攻击田家镇正面。


“只要能攻下田家镇,占领武汉只是时间问题。”冈村宁次致电稻叶中将,为这一平素果敢的爱将打气,似乎示意其先期去领取勋章。根据军司令部的命令,第6师团在广济休整7天,并补充新兵3200人后,仍从深感紧缺的兵力中抽派第11旅团长今村胜次少将指挥步兵第13联队、独立山炮第2联队(缺第2大队)、辎重兵第6联队第2中队、师团卫生队的1/3、第一野战医院等5000人改编为驮马部队,组成今村支队,作为师团第1梯队,携带预计一周攻克田家镇所需的作战物资,于9月15日清晨利用牛岛满支队与第4兵团主力僵持之机,绕道松山口,与长江内海军第11战队配合,偷攻距广济30公里的田家镇。


这是一次艰难的进军。对于这个支队的不少官兵来说,是一条不归的死亡之旅。 今村胜次少将尚还蒙在鼓里,他的对手、第5战区代司令长官白崇禧正喜孜孜地盼着这支孤军脱离第6师团部及牛岛满支队,深入沿江地带。白崇禧向各部,特别是田家镇正面守军施中诚第57师、郑作民第9师发布急令:“日军步、炮各一联队,在飞机协助下,正向田家镇前进中,正是强弩之末,各师务必痛下与敌偕亡的决心,固守反击,再创大捷”。


第6师团(熊本)和第2师团(仙台)并称为日本陆军中最强悍的两支劲旅。无论是甲午战争还是日俄战争,第6师团总是无坚不摧的急先锋。1928年制造济南惨案、1932年入侵热河长城;1937年在平汉路北段涿州、保定、石家庄作战中表现出色;淞沪会战后期配属第10军,登陆杭州湾,率先攻占南京,对我无辜平民和徒手官兵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可谓战功赫赫的同时,臭名更为昭著。


三.战役经过


1.陆上首战交锋


9月7日广济失守,26军原在铁石墩护卫的部队北向松阳桥进攻,要塞的左侧遂失去屏护而暴露。9月14日,李延年见广济日军有南下趋势,经报请第2兵团总司令张发奎批准,变更部署:(1) 第57师任马口、灵泉庵、桂家湾、梅家湾、左家咀以南地区的守备;(2) 第9师以一部任九华山、乌龟山、沙子垴、鸭掌庙及马口湖南岸的守备,以主力于得粟桥、潘家山、菩提坝街之线占领阵地,并于铁石墩、田家墩配置警戒部队;(3) 炮兵第16团的1个连及炮兵第6营在崔家山、梅家府、下大官庙一带占领阵地,与要塞炮台协力阻击敌舰,并于沙子垴以北选预备阵地;(4) 要塞核心守备队任要塞核心及西至马口之守备,阻击敌舰。


当日,波田支队主力沿江西进进入马头镇西南5公里处,由九江进攻马头镇的该支队第2联队永井大队也抵达该镇附近。在海军及航空兵协同下,支队主力与吴港第5特别陆战队在马头镇联合登陆,守军李精一的49师撤出已成焦土的阵地,退守西侧高地。该地失陷致使南岸武穴一带雷区逐渐丧失控制,江防亦因此告急。要塞遂奉命将77野炮2个连及仅有的105轻榴弹炮、75高炮各1个连,在临战前夕的9月13、14日竟调赴加强江南富池口要塞的火力。由此使得原本强大的田北要塞如同釜底抽薪,机动炮兵大大削减,尤其对日机构成严重威胁的高炮竟全部丧失,其恶劣后果可想而知。

9月15日,日机数十架、日舰20余艘向要塞区轰击竟日,其海军陆战队500余人试图在武穴以东的潘家湾、中庙、玻璃庵一带登陆,被守军57师337团坚决击退。同日,今村支队的13联队及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奇袭攻占了第9师26旅52团第2营在铁石墩的警戒阵地。李延年当即电请第5战区调部队南下与第2军联系,夹击当面日军,另命57师派部队接替九牛山第9师防务。


松山是田家镇西面高地。高地延绵10余里,海拔300余米,险隘狭口仅有东、西、中三处,易守难攻。由第2军主力郑作民的第9师负责防御。


16日拂晓,第13联队在数十门火炮延伸轰击为先导下,以大队为单位轮番向松山口中段的第9师25旅正面纵深阵地全面猛攻。黎明,敌机1个中队前来助战,对我军阵地轮番轰炸和肆虐扫射,持续到日暮。全部战壕被填平、摧毁;许多战士遭土埋、震昏。从早晨到黄昏,日军潮水般扑向前沿,双方展开苦战,战斗之酷烈,前所未见。处于第一线的53团阵地被炮火摧毁,转入弹坑射击,子弹用尽,即凭藉刺刀与敌肉搏。师长郑作民鉴于我军缺乏防空武器,遂令各部以机枪、步兵阻击手对空射击,迫使敌机不敢低飞,有效减轻其对地面的威胁。战况至烈,1架敌机低空俯冲扫射时竟碰撞了我军发射后正下落中的迫击炮弹,顿时空中开花。喜讯传开,极大的鼓舞了我军士气。第9师攻守结合,当夜派队向敌右侧背反击,但伤亡过众。第1营营长谢景安重伤,以营附王惜时代理营长,继续指挥战斗。据曾亲身经历此战的第9师27旅53团1营营长解云祥回忆:“第9师整个阵地上硝烟弥漫,血肉横飞,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我英勇官兵奋不顾身,与敌血战两昼夜。许多负伤的官兵,裹伤后继续坚持战斗……第53团下士班长时克俊,在与敌肉搏时,和敌人扭在一起,被敌人咬掉左耳,他奋力用双手卡住敌人的咽喉,将敌卡死……”在两天的激战中,25旅伤亡营长以下军官60余人,士兵近900人;日军也付出尸横遍野的惨重代价!终因我右翼阵地被敌突破,同时小股日军窜扰松山口阵地西北后方,25旅主力遂退守松山口西北段,维护后方交通。


16日6时40分,续木祯贰中佐率日海军吴第4特别陆战队在舰炮掩护下,乘快艇在武穴下游吴村堤防缺口抢摊登陆突袭,江岸守备队不支,中午退守城内。守军57师169旅337团与敌激战,入夜日军凭借夜雾从吕祖祠江堤决口处附近登陆猛烈攻击武穴,亦被击退。


激战至16时,李延年决心缩小正面:(1) 57师崔家山、九牛山主阵地改为前进阵地,师主力移至周家、苍谷垴、乌龟山、沙子垴、老鹳窠之线,为主阵地。要塞核心守备队及炮兵第16团归57师师长施中诚指挥;独立炮兵第6营变换阵地于沙子垴附近,协助9师及57师作战。(2) 9师守备乌龟山至老鹳窠部队,俟第57师接防后即归还建制。


正值北面情况紧急,9师全部调往应付,57师奉令后立即行动,以该师为守备要塞的总预备队,342团调防黄马湖中间地区,调留防要塞的炮6营(欠2门)及57师炮兵营山炮2门赴该地协同作战,要塞守备力量因而削弱。同时调回原防守武穴的169旅的刘献洲第337团主力为师预备队,仅留1个营守武穴。17日2时许,日海军陆战队在舰炮火力支援下登陆,猛攻武穴。至9时,日军1000人增援,留置的杨营与强敌巷战竟日,毙伤500多人。终因寡不敌众,四面被围,双方以白刃手榴弹肉搏厮杀,死伤百余人,始终不退。入夜,余部突围,武穴遂入敌手。守军在撤退前破坏了武穴以东下游约6公里的江堤,使江水灌入武穴的武山湖、黄泥湖、龙感湖,形成泛滥,一度使日军地面部队行动受阻,迟滞其对田家镇要塞的正面进攻,给后方的守军梯次配备阵线赢得宝贵的8天时间。

同日拂晓,今村支队猛攻9师正面的李福阵地。激战至7时许,该阵地被突破,松山口高地山腰失守。守军转移至骆驼山、涂家湾、潘家山之线,占领侧面阵地。


中国海军的要塞部队也取得突出战果。9月8日,漂雷炸沉2艘敌舰。18日,日舰2艘进犯晒山,被田家镇炮台炮击伤后撤。20日,以猛烈炮击击退巡洋舰、驱逐舰、炮舰等6艘、11艘汽艇的进攻,后又在21、22日以子母弹将14艘企图前来扫雷的日军炮艇先后击沉8艘,极大地鼓舞士气。23日,敌以沿江正面被我炮台扼守,进展困难,改派汽艇在上巢湖偷渡,被炮台发觉,又击沉2艘汽艇。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