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军田家镇保卫战——精彩[转]

chtx 收藏 0 528
导读:精彩战役 ,可惜失守

[转]收集[田家镇保卫战]资料

小时候听先祖父讲倭寇在本县下乡肆虐,然而一直没有了解相关的资料。大学的时候因为研究本县方言,结识一位撰写[广济方言志]的老先生。长沙人,三十年代生人,史纪。当时史老先生和我说他在收集关于田家镇保卫战的资料。偶然的机会,近来也开始关注这一场悲壮的往事。田家镇是本县西部楚江锁钥,历来是长江要塞。民国二十七年夏,安庆失守以后,国军为了保卫大武汉,在田家镇和倭寇展开殊死搏斗。田家镇保卫战从民国二十七年六月八日打到民国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四十五分,至此田家镇陷入敌手,蒋介石放弃死守武汉的计划。田家镇失守,倭寇在长江上如入无人之境,不到一个月以后,民国二十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国军弃守武汉,武汉会战结束。倭寇占领武汉。从此全国军民陷入长期抗日。枣宜会战,宜昌大撤退,重庆陪都。中华大地陷入倭人铁蹄蹂躏之下,长达七年之久。倭人在攻下广济全境不到一月之内,屠杀无辜平民五万余人。在武穴江面,威宁,长宁,咸宁,崇宁号军舰全体官兵均殉国难。在田家镇平明,水平,远东,三星等数十艘海军舰艇全数被倭寇击沉,全体将士殉难。田家镇国军守军战斗到最后一人。惨烈之至。然而,因为历史原因,这段国军誓死抵抗,守土卫国的可歌可泣的事实一直鲜为人知。值此田家镇保卫战结束后七十一年的夏天,本人收集一些资料,以纪念卫国烈士。


〇七年夏,本人在田家镇,凝望江南富池口的半壁山,不料这里曾经有如此惨烈的卫国战争。据说现在在田家镇丛山口有存桂系174师白骨塔。令人沮丧的是,政府对这些可歌可泣的国军抗日烈士和古迹并没有多少热心。倒是1949年的田家镇“红色渡口”保存的很好,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类云云。想必地方上,当年亲豫其事的耄耋宿老还有零星在世者,可惜没有人能够做系统的整理,为后代子孙留一片青史,以慰卫国烈士在天之灵。


以下资料收集自网络。


田家镇保卫战大事记


1938年6月8日


日军第师团,从安徽舒城地区南下,于6月18日攻占了潜山,加强了波田支队的攻势,同时也稳住了该支队的后方。


安庆失守,马当、湖口等地就成为武汉的前哨阵地。


中国海军总局事令陈绍宽上将根据蒋介石的命令,会同第九、第五战区部队,在马当至汉口间,构筑若干处要塞炮台,设立江防要塞司令部,以谢刚哲为司令官。要塞司令部将所属军舰炮艇和海军陆战队,统统为三个总队。


第一总队:驻防九江上游的田家镇、葛店一线;


第二总队:驻防马当要塞;


第三总队:驻防湖口要塞。


为便于海、陆空协同作战,防守长江水域。在马当和湖口要塞司令部之上,以设马湖要塞指挥部,由陆军第16军军长李蕴珩兼任指挥。马当要塞由陆军王锡焘充任要塞司令;湖口要塞由陆军第?7师师长彭位仁充任要塞司令。



6月14日。


安庆失守在即,鏖战炽烈。


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乘坐军舰,从武汉顺江直下,亲赴前线指挥海军作战。是日黄昏撤出战斗,从安庆返航。他命令舰上炮火将设于江中和岸边所有的航标,逐一轰毁。来到九江,又下令在九江以下水域布设水雷,实行封江。


海军舰艇立即出发,在马当要塞前后,布下水雷六百多个;东流方面加布一百多个;湖口方面布设一千多个。


该段长江,水雷密布,险象万千,航道梗阻。


日本海军强大的第3舰队,在长江封锁前施展不开,只好裹足不前,感到异常恼火。无奈只得派出大批兵力下江“摸雷”。另一方面,日军又采用空军对付中国海军,日军飞机沿江低空搜索,扫射轰炸中国海军的布雷舰艇。


中国海军官兵冒死布雷,其牺牲之大,为世界各国海军战史上所罕见。




6月15日。


日军华中派遣军直辖的最为凶悍的波田支队,在海军舰艇和航空部队的支援下,同川军第20军和第50军,在安庆地区的长江两岸,反复争夺,鏖战近半个月,日军终于攻取该地,打开了长江通向武汉的第一道大门。


6月24日


海军威宁号炮艇,正在马当附近执行任务,敌机九架,突然顺江飞来,轮番轰炸。江水掀起数丈之高,满江浓烟滚滚,不辨南北。艇体多处中弹,烈焰腾空。艇长李孟元以下所有官兵,在烈火中挣扎,直至与炮艇一起沉没于江水之中。




7月1日。


咸宁号军舰在九江北港布雷,完成任务后,经九江驶向田家镇,航至火焰山附近。敌机七架追上来,俯冲扫射投弹;中国海军将士一面开足马力继续向上游奔返,一面沉着应战,用舰炮和高射机枪还击敌机。


这时,火药舱、头目舱、士兵舱均中弹着火,浓烟呛人。中段机锅等舱亦多处洞穿,漏水甚猛,官兵们奋勇抢救,纷纷用身体堵住漏洞。


甲板上,官兵死伤枕藉,血肉横飞。将士们怀着满腔复仇怒火,冒死抵抗,以舰上之高射机枪击落敌机两架。


该舰挣扎着返回武穴,暂靠日清公司码头扑火堵漏。不料,又有十六架敌机赶到,倾弹如雨。咸宁号军舰终于中弹肢解,连同全舰官兵满腔未酬的壮志和义愤,在滚滚的江水上消失了!




7月2日


长宁号炮艇在武穴布雷时,突遭七架敌机围攻。艇上官兵没有射避,冒险将水雷布完,但该艇却被敌机炸中,全体官兵壮烈牺牲。




7月3日。


崇宁号炮艇奉令在田家镇布雷,连日来数次遭敌机轰炸。官兵们一边用艇上高射机枪与敌机对抗,一边躲避轰炸扫射。艇上人员虽屡有伤亡,却都侥幸脱离险境。这天中午,敌机五架,紧紧咬住正在向江中布雷的崇宁号,连续投下燃烧弹,炮艇在一片血红的火海中屈不挠地左冲右突。然而艇体又不幸中了炸弹,遭受重创,操纵失灵,在滔滔烈火中,沉没于水底,为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壮烈殉国!

8月2日下午


日军中野、苍松、长谷川等部攻陷了黄梅县城,当时防守黄梅的国民党军队是以31军为主的6个师。


8月30日


下午6时,距大河铺一里之地的石山堡(后山铺)、洪家岭、枫树岭一线被敌占领,战火燃及广济。




8月31日


拂晓,日军中野、佐野、苍松、长谷川、藤村、原田各部攻下大河铺,下午3时,占领了离双城驿4公里的立头寨 梅霞、蚂蚁河一线,6时,佐野部队攻陷了双城驿。




9月1日


傍晚6时,距车坊铺3公里处的徐家巷、钱字楼高地被敌占领,当夜风雨交加。日军第6师团和第116师团,分三路向广济以东地区的右兵团进攻。王缵绪第29集团军、刘汝明第8军,覃联芳第84军坚守阵地,寸土不让,战况尤烈,守军牺牲惨重。敌施放毒气数十次,激战数日,阵地终被突破。


日军攻下广济之后,继续西犯,集中陆、海、空军优势兵力,猛攻田家镇要塞。


中国守军张义纯第48军,萧之楚第26军,何知重第86军向敌侧背猛攻,欲解田家镇之围,鏖战逾旬;毙敌六、七千人。但未能解围。


在这同时,中国海军全体将士同日军展开了极为悲壮的最后决战。




9月2日


早晨,荆竹铺陷落。下午5时半,位居广济交通干线要冲车坊铺东北处的大坡失守。6时,合掌山要冲失守,7时,车坊铺失陷。




9月3日


激战从拂晓到傍晚,赤家铺、茅家寨、田家寨、大富山一线被敌占领。




9月4日


双方停火一天。




9月5日


上午8时,敌军佐野、苍松两部穿越荆竹林铺、株树铺一线,攻下青蒿铺。上午10时,纳家寨、独山、许家铺一线被敌占领。




9月6日


敌军中野、长谷川部从左翼,佐野部从杨家铺(右)、苍松部从五里坡(中)荒鹫的十几架飞机空袭(空),藤村部枪炮地面掩护呈立体态势对县城梅川进行猛攻。下午3时,梅川沦陷。梅川陷落后,蒋介石白崇禧换下了李品仙来指挥广济防御战。




9月7日


日军先以飞机、舰炮连日向南岸码头镇猛烈轰击,掩护部队扫除江中水雷,15日日军攻占码头镇。北岸继广济失守后,武穴一带也失去屏障,无法控制,敌得以放心大胆地在江中扫雷。


水上封锁线被敌冲破,日军水陆并进,迫近了长江通往武汉的最后一道防线——田家镇要塞。




9月14日


日寇陆军永井部在海军陆战队土师部的配合下,攻克了码头镇。




9月15日


敌军中野、白滨、冈山、瀣田等部,突破雨山寨天险,占领了四望山,打破了中国军队布防的铁石墩防线,田家镇保卫战开始。


9月16日


拂晓,日军向崇山口中国守军第44师、第9师发起攻击,双方对峙了一天。早晨6:40,日寇续木部队在武穴下游吴谷英登陆;从傍晚7:00起一直激战到第二天上午8:30。是夜,中国军队突袭龙顶寨敌军,激战12小时,敌羽田部伤亡很大,我抗日军队亦伤亡800余人。


9月17日


上午11时,武穴陷落。敌人攻到崇山口半腰进退两难,伤亡枕藉。是日傍晚开始下大雨。




9月18日


上午10时,崇山口左面(东侧)山头失守,中午时分崇山陷入敌手。下午太阳落山时,距崇山1.5公里处的骆驼山东西线的大绿寨(疑为陶文寨)高地被占,湖口至沙子坳一线激战惨烈。


田家镇下游江面上出现两艘敌舰。侵略者也许对江两岸异常沉寂的状况感到纳罕,正在江中踌躇之时。突然,隐蔽在江边树丛中的一个炮台闪出两道耀眼的火光。两声巨响。炮弹呼啸着击中前面那艘敌舰,顿时,炸得敌舰一派狼藉。敌舰拖着滚滚的烈火和黑烟,掉头往下游方向逃窜。


9月19日


中国增援部队陆续赶到,迫使敌人不能南进,敌人东线阵地曾几次被我抗日军夺回,战斗异常惨烈,敌瀣田部伤亡惨重,其增援部队亦被阻。但宗树下、沙子垴、乌龟山被敌占领。




9月20日


大雨继续,双方激战不断,占领高地的敌军补给线被我军截断。细雨霏霏,江雾迷茫。


六艘黑魃魃的敌舰,像魔鬼似的从迷遂的雨雾中悄悄地朝要塞开来。近了,舰上炮口喷吐着凶恶的火光,胡乱地朝大江两岸的炮台倾泄炮弹。在敌舰艇和浓雾掩护下,十一艘汽艇向炮台扑来,当炮台官兵发现敌汽艇时,敌己经快到炮台跟前了。赶紧掉转炮口,对着敌汽艇就是一阵狠揍,当即打沉了几艘,其余的落荒而逃。


不一会儿,江上又出现敌巡洋舰、驱逐舰各两艘,以猛烈炮火压制住要塞各炮台火力,强行闯入炮台近前,企图催毁沿江炮台。


要塞各炮台守军将士,冒着敌人强大的炮火,坚守阵地,并以同样猛烈的炮火,英勇抗击敌舰。对方炮战了大半天,敌毫无所获,只得退去。




9月21日


大雨滂沱,战斗不止,敌军疲困不堪。


日军十多艘汽艇,借着浓雾掩护开到田家镇要塞附近,企图偷偷启扫水雷。各炮台上的我国守军早己发现敌艇却保持一片静谧。待敌迫近时,突然开火,一举将其击沉八艘,余下六艘向下游狼狈逃遁。


9月22日


天气转晴,敌飞机空投粮食弹药给占领了各山头的日军,使得被困的日军缓过气来,固守待缓。


敌浅水舰队和几十艘汽艇浩浩荡荡逆江疾进,企图打开田家镇险关。


沿江两岸守军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火力稠密,蔚为壮观,却未中敌舰要害。


敌舰艇大队开到要塞江面,以舰炮掩护,汽艇冲锋,向炮台猛扑,炮台守军沉着应战,待敌进入最有效射程内时,又突发子母弹,炸得敌艇四处乱窜,鬼哭狼嚎。


敌舰艇大队又一次败下阵去。


日海军无法攻下要塞,便加紧用陆空军进行攻击。航空兵团每天出动大批飞机,对沿江炮台轮番轰炸。敌陆军和海军陆战队, 采取迂包围,先后攻取了要塞附近的几个要点。




9月26日


敌增援部队到齐,总攻田家镇开始,同日,马口陷入敌手。


9月27日


鲁家山铁丝网被敌人屠灭。


田家镇要塞在敌海陆军重重包围之中,孤军奋战。各炮台官兵,临危不惧,坚决死守,抱定必死决心,以完成保土卫国的神圣职责。


敌机终日投弹轰炸,敌舰又凭借其远程大炮向炮台轰击。要塞第1、第4两个炮台均被敌炮火摧毁。


东南方向,敌己迫近炮台不到三千米的地方,敌海军汽艇群,趁炮台与陆上之敌恶战之机,从江上蜂涌而来。


炮台守军在敌水陆两面夹攻中死伤枕藉。他们从血泊中爬起来,用冲锋枪、机关枪向敌人扫射,把敌人的冲锋一次又一次打下去。


日军己紧紧包围住要塞。炮台只得朝江上和陆上各要道彻夜不停地打警戒炮,以防敌人偷渡和偷袭。


9月28日


离田镇4公里处的最高峰玉屏山失陷。拱卫田镇要塞的南山、象山、牛肝庙、杨家山、阳城山、演武山高地均被敌白滨、冈山、瀣田、山本、池田、益田、木村、盐田、石川、高桥、田中、下村、前岛等部占领。


日军陆海空一起出动,向要塞发起总攻。各炮台弹落如雨,田家镇要塞的核心工事、炮台炮位和指挥所都被敌炮火全部摧毁。整个要塞阵地变成一片火海。


敌汽艇像蝗虫似地从江上蜂涌扑来,在要塞附近纷纷登陆。


陆上、江上到处都是嚎叫着冲来的敌军。守军官兵拿起刀枪冲出炮台,与敌人展开空前悲壮的肉搏战。


田家镇要塞的中国守军同敌人战至最后一人!为保卫祖国的领土,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在这期间,中国海军:“平明”“水平”“远东”“三星”等十多艘舰艇和储雷驳船,在田家镇一带执行布雷任务,遭敌机轰炸攻击,相继沉没。


海军布雷别动队在九江至田家镇一带冒死布施漂雷,因敌人封锁严密,多数壮烈殉难江底!


9月29日


上午十一时四十五分,田镇要塞陷落。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