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三十一章 两炮退敌

王藏山 收藏 0 1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风箱最早见载于明代宋应星编撰的《天工开物》。中国古籍中存在着大量的“华夷之辩”,满清入关后,对古籍进行了一次集中的整理、清查、修改和销毁,主持这项工作的就是“铁齿铜牙”纪晓岚,时任《四库全书》的总纂官。 《天工开物》由于被纪大烟袋认为存在着严重的“反满”思想而惨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风箱最早见载于明代宋应星编撰的《天工开物》。中国古籍中存在着大量的“华夷之辩”,满清入关后,对古籍进行了一次集中的整理、清查、修改和销毁,主持这项工作的就是“铁齿铜牙”纪晓岚,时任《四库全书》的总纂官。


《天工开物》由于被纪大烟袋认为存在着严重的“反满”思想而惨遭禁毁,直到民国十五年,才又根据流传日本的明朝原版重新刊印中国。

当时把《天工开物》这本儿“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介绍回中国的,就是鼎鼎大名的日中亲善人士川岛浪速。


川岛浪速精通测绘,长期在中国画地图。除了新疆路途遥远,难以成行外,数十年间踏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所获情报极受日本军部重视。他以“满蒙独立”、分裂中国为个人政治目标。甲午战争后,川岛浪速跑到台湾当官儿,对推行奴化教育甚有心得。


庚子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火烧圆明园。川岛浪速时任日军占领区军政事务长官,刻意保护满蒙贵族府邸,由此与肃亲王善耆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帮助善嗜建立了警察部队,还收了善嗜的女儿金诚三当干闺女。


辛亥革命爆发后,川岛浪速以肃亲王善耆生计为名,与日本关东都督府商量,在大连要到一块儿地皮,开办了个露天市场,并亲自运作,获利颇丰,俨然成了个守法商人,其实还是个大特务。


川岛浪速眼下默默坐在旅顺关东厅总部的会议厅里,心中忧伤,不可名状。自己的干闺女桀骜不驯,带了黑龙会六员干将出手劫夺沈阳兵工厂的白金催化剂,不料竟一去不返。


支那人真是太狡猾了!那个怡和洋行的徐买办装死躲过飞机扫射,半夜起出白金连夜逃遁。自己的干女儿兼情妇金诚三可能得了什么消息,跑到津浦路火车上劫杀徐买办。不料被人误会,让炳麟公的保镖叫做熊锦桅的,不知道使了何种手段,将一行七人统统打落黄河,只找到数片残骸。


想到这里,川岛浪速浑身一缩,心中涌上一阵儿恐惧。干女儿的武功川岛浪速是清楚的,比起这次同时罹难的黑龙会课长犬养扬斋只高不低。这熊锦桅号称是西南大军阀熊锦帆家的“虎痴”,不料竟有通天彻地的武功!


这个仇一定要报!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川岛浪速将目光转向了会议厅中的其他人。依次是关东军司令兼关东厅长官本庄繁、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黑龙会副会长儿玉鼙夫。还有一位比较尴尬,乃是川岛浪速的前任干女婿蒙古马贼首领甘珠尔扎布。


甘珠尔扎布的贼爹巴布扎布大大有名,作为纵横蒙古和东三省的大土匪头子,二十年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马匪所到之处,财宝、女人、牛羊、马匹一掠而光,宛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留。


要说民国年间的匪患,那可真称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罪恶滔天,罄竹难书。李济之的同行,俄国人类学家斯库尔金在十月革命前来到东北考察土匪生活,记录了一些土匪令人发指的兽行。


东北土匪、马贼林立,有名儿杆子的有“战中华”、“战九洲”、“战北省”、“中霸天”、“绿林好”、“青山好”、“松江好”、“草上飞”、“云中雁”、“穿山甲”、“常胜山”、“老北风”、“小白龙”、“刘二敢子”、“滚地雷”、“白马张”等等。这些人时兵时匪,亦兵亦匪,招安、复叛全在匪首一念之间。


土匪对老百姓真比日本人还毒,常见的手段有:挖心、挖眼、枪毙、火烧、活埋、“背毛”、“挂甲”、“种荷花”、“放天花”、“点天灯”、“马撕”、“毛竹撕”等等。


民国十六年,吉林临江地区红土崖五道峡有个12岁的小牛倌。晚上东家对他说:“睡觉时小心点,当心土匪!”


小牛倌一无所有,不惧贼偷,便开玩笑说:“土匪来了怎的?还能把我鸡巴割去?”没想到,这话竟被土匪听见。第二天,东家和乡邻在村外沟里找到了小牛倌的尸体,生殖器真的被土匪割去。


有个巨匪枪法极准,素喜杀人为乐,十年间亲手杀了千人之多。有一次,他的压寨夫人说:“你的眼睛有点发红。”他听了,立即跑出去,杀了个人回来,笑嘻嘻地问:“你再看看,眼还红吗?”从此以后,他自称眼一红,就非得杀人,杀了人,眼就不红了。


这巨匪有次带手下洗劫一个村庄,回山的路上,遥见田间有个农民正在锄地。他问手下人:“你们看那是个活人还是死人?”手下自然回答是活的。一语未了,巨匪抬手一枪,那农民应声倒地。巨匪吹吹枪口,说:“我说是死的,不信,你们过去看看。”


这土匪们要是打进村子,便大肆烧杀抢掠,暴行种种,惨不忍闻。有儿童被尖刀,从左耳捅进,右耳穿出,钉在墙上的。有婴儿被铡刀拦腰铡断的,有被放在碾子下碾成肉酱的,有被刀从两腿中间劈开的。


有一个村子原来有735人,被土匪虐杀大半,匪祸过后,又饿死73人,卖儿鬻女38人,改嫁离去51人,最后全村仅余212人。象这样的屠村惨祸在民国时期是屡见不鲜。


除此之外,外籍土匪也很多,日本浪人或白俄匪徒混在本地土匪之中,为非作歹。民国十二年,洮南镇守使阚朝玺诱杀卢占魁匪帮时,就发现其中有六名日本人。这六人桀骜不驯,破口大骂,阚朝玺无奈,只得移交日本方面处理。


民国十一年,根据华盛顿会议的协定,日本应于本年向中国交还胶州湾和胶济铁路。日本为阻挠和破坏中国政府的接收工作,给世界各国造成中国政府无力维持胶州湾和胶济铁路治安的印象,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武器来收买胶东各路土匪,令他们于交接之际大举行动。幸亏最后有个狡猾的党国大员出面招安了匪首,才顺利接收了这一主权。


第二年,孙美瑶临城劫车,绑走了一批洋人,外带两百来号中国肉票,逶迤而行就上了抱犊崮。抱犊崮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顶平坦,有良田数百亩,人们必须借助石匠凿出的把手才能攀援而上,稍有不慎,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耕地用的黄牛根本上不去,只能把小牛犊抱上去养大以后使唤,所以得了抱犊崮的名字。


这批洋肉票分别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义大利、丹麦、墨西哥和罗马尼亚,由此引发了各国列强强烈地抗议。这一事件影响之大,绝不亚于当年老佛爷炮轰东交民巷,又或后世的“911”事件。万幸这批洋票都是欧美人士,并无一个日本国民。


所以哈,在各种场合下,日本毫不掩饰它的幸灾乐祸。它认为,在去年华盛顿会议上,欧美列强逼迫日本从山东退出,如今欧美人士在山东被绑架,莫非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但私下里,日本却对此却甚感遗憾。因为没有它的国民被绑架,不好名正言顺地向中国挑衅,使它失去了一个重新夺回山东半岛的大好机会。思来想去,这日本军部就想出一个鬼主意。


有一天傍晚,围困土匪的国军看见有个骑毛驴的老汉,急颠颠儿地沿小路往山里直跑。国军弟兄见此人鬼鬼祟祟,形迹可疑,就逮起来盘问。


这人先狡辩说是个说票的(苦主赎人的中介人员),在遭受非人酷刑后,不得以承认是个日本人。国军不敢怠慢,找了个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回来的军官,摆下酒宴,为他压惊。等三下五除二把他灌醉,这军官就用话套问鬼子的来意,谁曾想套出一个惊天的阴谋!


原来这个日本人是自愿来充当肉票的,本次劫案并无日本旅客被绑,但日本政府却大造舆论,要求对中国铁路进行国际共管。如果这家伙主动投入匪巢,真的成了日本肉票,说不定日本鬼子真能以营救人质为借口,派兵来山东大闹一场!


国军军官听了倒吸一口凉气,闭了眼睛一琢磨,索性秘密处决了这个小日本儿。然后加强警惕,后来又陆续逮住几个,如法炮制,终于没有酿成大祸。


由于列强不断施压,国军又没有办法攻上孙美瑶的老巢抱犊崮,只好招安了事,这一震惊民国乃至全世界的惊天绑架案才告一段落。


这匪首以受招安作为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那是屡试不爽。土匪出身而身登高位的,莫过于张大帅,他自封为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一度以“元首”自居。至于由土匪摇身一变当了师长、旅长而匪性不稍改变的,更是不计其数。


好了!以上都是闲话,今天只说甘珠尔扎布的贼爹巴布扎布。这个巴布扎布在日俄战争期间就投靠了日本人,又被蒙古活佛八哲巴封为“镇东将军”、“镇国公”,悍勇无匹,手下马匪数千,个个都精通骑术。


他们长途跋涉,每人携马三匹。途中休息时,将跑不动的马儿杀死,烤个半生不熟吃掉,再饮上一罐儿冻水,便又出发。这样,一昼夜间,可长途奔袭千余里,每使官兵百姓猝不及防。


民国五年,巴布扎布率领五千马匪劫掠林西,眼看城要攻破,不料惹恼了城中一位赋闲在家的操炮高手,乃是魔门月宗的前辈许克武,人送外号叫做“轰天狻猊恶凌振”的。


这老头儿上的城来,伸出手臂,树起拇指,两只小眼睛一眯,就测好了风向角度。连发两炮,第一炮炸断巴布扎布的军旗,第二炮直接把巴布扎布轰上了天。


巴布扎布死后,他的孽子甘珠尔扎布留学日本,学成归来后继承了他老子的事业,继续开展“满蒙独立运动”。川岛浪速十分看重这支武装,这时候善耆已死,川岛浪速就把善耆的亲女儿,自己干闺女金诚三许配给了这个土匪头子。


要说这金诚三金枝玉叶儿的,就算不是个落难的公主,好歹也是个过期的郡主,咋就看上了一个土匪头子的孽种?这就叫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所谓“英雄莫问出处,美女莫问归路”,这草莽之中也尽多英雄豪杰之辈。


甘珠尔扎布一门心思想要扶保大清,自己也混个封妻荫子,弄个蒙古王当当。“谁言草莽无忠义?凌烟阁上书姓名!”这土匪家的二世祖往往都遭女人待见,那骨子里遗传的一种杀伐决断、敢做敢当的气质,老百姓想学都学不来,最能迷惑女人。


然而好景不长,小日子没过几天,甘珠尔扎布又和金诚三离了婚。原来这金诚三风流成性,早已是残花败柳,嫁了人家儿也不守妇道,没少给丈夫找绿帽子戴。为了一批军火援助,甘珠尔扎布隐忍不发,军火一到手儿,马上迫不及待地写了一封休书,客客气气地把这不详之物给川岛浪速退了回去。


好在买卖不成仁义在,甘珠尔扎布见了川岛浪速依旧执礼甚恭,提起金诚三的惨死还虚情假意掉了些许眼泪。


上个月,关东军又给甘珠尔扎布送去了两挺机枪、3000支步枪、60000发子弹和40枚手雷,答应打下通辽之后封甘珠尔扎布做“蒙古王”。


甘珠尔扎布就带了几千号马匪,从大林向通辽猛攻,不料遭到东北军骑兵第三旅和抗日义勇军的迎头痛击。甘珠尔扎布派他的贼弟正珠尔扎布去沈阳请求外援。关东军板垣中将当即派松井大佐带了一个联队,携迫击炮、轻重机枪等武器,协助甘珠尔扎布打下了通辽。可惜攻占通辽之后,板垣再也不提“蒙古独立”之事,而是实行日军武装占领,把甘珠尔扎布气得半死。


眼下,日本主子又发派任务了,听的甘珠尔扎布一头雾水,不大明白,只好跟着“哈依、哈依”的应声儿。说是要各路人马精诚合作,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保护“奈良猿人头盖骨”在沈阳,长春,哈尔滨,旅顺等地顺利巡展。沿途护送除了关东军正规部队,还要甘珠尔扎布的马匪侧翼接应,打探消息,充当斥候。黑龙会和关东军机要行动组则负责展会安全,以保万无一失云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