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村官和群众联系最为紧密,也是群众最为信任的一个小官,他们的一言一行广大群众都能看在眼,记在心,谁能够胜任村主任一职,就看他有多大的威信,有多大能力,他是否能够带领大家致富。在我国的选举制度中,村主任选举都是有群众投票来决定的。

村主任一职在中国行政层次当中算是最小的官,可以确切说算不上官。由于处在最基层,一方是群众,一方是上级,权力小、职位低,烦事多,很少人为了麻烦不愿意当这个村主任,一方面不想得罪乡亲们,另一方面更不想得罪上级,毕竟他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实惠。然而却有这样一个人--施文云,愿意花费六十万元人民币去买这个官位,最后在村支书的支持下顺利当上了村主任一职。

2008,常年在外经商的施文云回到自己家乡浙江省义乌市廿三里街道活鱼塘村,由于常年在外经商,手里有了钱,就有了当个官的想法,由于常年在外,他毫无群众基础,很多村民都不知道有这个人。为了能够成功当选,施文云费尽脑汁,多方做工作!

最后!施文云砸出去的60多万真金白银起到了作用,他以几票的微弱优势,击败了有实力对手,成功当选了村民主任。

我们不禁要想:权力小、职位低,烦事多这样一个职位,确要花费那么多钱去当这个村主任,假如是钱多,可以捐给村里修路,建学校,为什么非要当这个村主任?这也算是抢官,也算是买官!要是没有切身利益,怎么会下这么大的血本!

近几年的村官热,其实是国家在鼓励大学生当村官,去基层锻炼,希望把好的主意,更多的信息带到农村去,把科技知识带到乡下去!像施文云这样依靠有几个钱就去买官,这里面是否还有其他目的呢?不得不让人深深思考。

同样案例的还有40出头的虞廷顺,如今是浙江义乌市廿三里镇华溪村委会主任,谁曾想这个村委会主任的头衔却是花10万元“买”来的!我们要问:怎么都是浙江义乌市廿三里镇的买官卖官事呀,当地领导是否该关注一下呢?

据了解今年1月18日正式选举前一天,虞在村里张贴了用大红纸写的“承诺书”:“本人虞廷顺,这次参加竞选村主任,向全村村民承诺,若能如愿当选,愿资助10万元,其中2万归老年协会,8万用于清理村里垃圾。如本人违背承诺,可随时罢免。”1月19日,虞如愿当选。

老板“捐资参政”竞选村官,此事在当地引发了种种议论。这样的选举,真的能选举出来对百姓负责任的好主任吗?这样的选举能称之为是公平,公开,公正吗?

有人认为,农村村民选举是落实村民自治的一项神圣、严肃的民主政治活动,竞选村官不应用经济手段,金钱承诺参与势必影响选举的公开、公平与公正。更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贿选,是变相用金钱拉拢选民。也有村民揣测,他们会不会以钱揽权,再用权去捞更多的钱,放长线,钓大鱼。

我们找到了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的通知》内一则说明“选举禁止攀比公益捐助”里面说道:“《通知》明确要求,着重做好对候选人治村设想或竞职承诺的审核把关工作,治村设想或竞职承诺不得有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相抵触的内容。

群众们,让我们擦亮双眼,看清这些官们当选的真正目的,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吗?难道就容忍他们逍遥法外吗?苦的是大家,被欺骗的也是大家,受害者是大家。所以大家都出一份力,共同去揭露事实,揭露真相背后的真面目!

党中央、国务院一再声明:规范地方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搭建公平选举平台,禁止候选人或候选人指使他人私下拉票。可这施文云不但拉票情节严重,而且还是赤裸裸的公开贿选,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真是让人汗颜!如果让这样的败类在我们党内,只会糟蹋了党风;让这样的败类领导群众,那结果受苦受难的只会是老百姓,腐败不除,对党风建设不好,老百姓总会有一天会吃糠,受罪的终究会是老白姓,上级领导应该根据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的通知》和《浙江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等文件的精神,确认施文云的当选无效,并追究其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