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炮兵靶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洋滩广阔的地方,有很多美妙的事情,遍处是蚱蜢,遍地是黄沙,那大山的高耸与深邃有一种神秘感。


黄洋滩是一个军事基地,北京军区的地靶场,每年全军区炮兵都集中在这里,方圆几十里都是隆隆的声。黄洋滩的大山经历了太多的火,任这和平时期的炮火洗礼,沉默又无言无语,虽然没有血和火,却有着轰隆与硝烟。大山一直都是缄默的,有一种自然的美,高峻且突兀,险而峭,象一座天然的屏障,成了无数炮火的目标。大山没有呻吟,也没有怨言,只是在默默地承受着炮火的轰隆,我总爱站在靶场看那静默中高耸着的山,那种伟岸,是炮火也难以比拟的傲然。


黄洋滩确实很多美妙的事吸引了我,那广阔的黄洋滩下有遍地的草,杂生繁芜,并无定式,各种各样的草几乎都有,我叫不出名来,只能在记忆中寻找我曾见过的一些小草。走在草地里,那杂生的野草,会拽你的裤脚,会有温柔的手挽留你,而且那些调皮的带有刺的草时常会钻进皮肤里,真可爱。我们总一边走一边扯那长长的有尾巴的草玩,那草多的数不清,风一吹一片黄色的波浪。黄洋滩遍处是草,而草皮之下则是遍地的黄沙。黄洋滩的沙黄而且细。而在大山脚下是一整片的没有野草盖的黄沙,远远望去一片金黄,相当壮观,是我眼中的沙漠。黄洋滩遍处野生的杂草之中则有数不清的蚱蜢,那蚱蜢或绿或褐,凡是所到之处,蚱蜢的乱飞乱跳随手便可捉到,真是一种自然的风景,使人自然会想到孩童时捉昆虫的那种天真与浪漫。我们时常在草丛中走,又时常碰到那乱飞乱跳的蚱蜢,还有会叫的蝈蝈,有飞得漂亮的蜻蜓,有到处乱跑的绿色蛤蟆。这蛤蟆也许是成年生活在绿丛中的缘故,以到于皮肤都因此成了草色,我第一次见到这些绿蛤蟆竟以为是青蛙,我最怕蛤蟆、怕蛇,于是草丛中只有蚱蜢才是可爱的,才不使我提心吊胆,而且使我仿佛看到了我的童年。


靶场位于宣化县城大洋河的南端,缓缓的洋河流水,诉说着过去与将来,也将靶场的历史加载史册,洋河是黄洋滩的母亲河,孕育了黄洋滩的开阔和膘悍。洋河也是沉默的,无声无息,静静地流淌,没有长江的汹涌澎湃,没有黄河悠久的历史,但却有着经历炮火的历史


时间也快,我们在靶场里摘酸枣时,我就想到以前在家吃酸枣的情景,天气已近深秋了,我们也该离开靶场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真是过眼烟云,难以想象。靶场一个多月的经历很平常,但却在当兵的历史上划下了一个不平凡。因为我见到了真正的炮火,听到了隆隆的炮声。


黄洋滩很多美妙的事情,是我认识北方关外的一种特有情调,是我生命中从末有过的,黄洋滩的美妙留在我的记忆中,已刻下了烙印,永远也不会在记忆中消逝了,那是因为我曾经对于炮火以及黄洋滩的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7/20/2009 6:51:04 PM 被1151881663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