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回都市 第一卷 龙枭血泪 第二十一章 处女

longxiao9 收藏 1 2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URL] 一个月后。 Funnel亲自到阿富汗把萧战龙接回国内,来到黑魆帮设在新疆的秘密基地。 黄子鸣派到金三角的眼线来电,自从谭晓强死后,金三角大小纷争不断,征战连连,死伤无数。 但是,谭晓强收缴钱万林的50万吨海洛因和30万吨冰毒却没了踪影,金三角各个帮会的老大都在寻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一个月后。

Funnel亲自到阿富汗把萧战龙接回国内,来到黑魆帮设在新疆的秘密基地。

黄子鸣派到金三角的眼线来电,自从谭晓强死后,金三角大小纷争不断,征战连连,死伤无数。

但是,谭晓强收缴钱万林的50万吨海洛因和30万吨冰毒却没了踪影,金三角各个帮会的老大都在寻找那批毒品的下落,整个山谷都搜遍了,也没见着半个毒品的影子,如果谁能得知这批毒品的下落,将是为数不小的一笔横财!

黄子鸣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萧战龙:“你知道谭晓强把毒品藏在哪里么?”

“知道。”

黄子鸣霍地坐直身体,喜道:“快告诉我!”

“谭帮大本营,山谷偏西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山洞,因为谭晓强得罪了缅老泰三国的大毒枭,所以按照吴奇想出的计策,把毒品藏在了山洞最深处!山洞入口布满反步兵地雷,不知道地雷位置分布的人,贸然进入山洞会死无全尸!”

“那你...”

“我知道!”

为了再次得到黄子鸣的信任,萧战龙画出了地雷位置分布的草图,黄子鸣即刻派人前往金三角,数日后,黑魆帮只付出了几个小弟生命的代价,成功顺手牵羊地搬走了山洞内80万吨海洛因和40万吨冰毒,其中连谭晓强的货也一扫而空。

黄子鸣很是高兴,对萧战龙极为器重,他又交给萧战龙一个“任务”,如果萧战龙能很好的完成,黄子鸣承诺会送他一份“大礼”

YL市的公安局局长刘世风,性情狡猾,为人爱财如命。

黑魆帮曾经在YL市“地下”经营的黄、赌、毒生意,全部被刘世风命令依法取缔,黑魆帮为了搞定刘世风,软硬兼施,可这位公安局局长硬的不吃,贿赂照收不误,收取价值五千万人民币的贿赂后,不但不包庇黑魆帮的“地下生意”,还加大对黑魆帮清洗的力度,以此向上面邀功,黄子鸣对他恨之入骨,要萧战龙不惜一切代价做掉他!

照片上的刘世风有些秃顶,眼神中散发出一股狡诈之气,萧战龙掏出打火机将照片点燃,看着照片一点一点化为灰烬:“像你这种国家蛀虫死一个少一个!”

照片一点一点化为灰烬,消散在风中。

数百名手持刀枪棍棒的黑魆帮成员成群结队的在街上闹事;打、砸、抢。几百号黑魆帮小弟占据了YL市大部分共用电话亭,YL市110报警中心不断接到报警,警力几乎全部出动。

萧战龙这么做的目有两个;一是抽空YL市的警力、二是让市公安局不至于有太多的警力留守,他进攻市公安局的时候,抵抗和伤亡会少很多。

市公安局。

10辆黑色面包车停在了市公安局门前,门口的哨兵跑步上前,立正敬礼,正色道:“先生,这里不允许停放私家车!”

砰!

哨兵脑袋开花。

10辆黑色面包车的车门同时打开,100个手持AK的黑魆帮成员集结在市公安局院内,对着墙上的玻璃一通扫射,屋内的警察很多都不是泛泛之辈,只有少数几人被打死,其余人立刻找掩体掩护,拉响警报,去配枪处领枪支弹药。

黑魆帮成员像敢死队一样冲进公安局,公安局内枪声密集。

萧战龙临危不乱地走下面包车,用AK将停放在院内的警车门锁打烂,钻进警车胡扯乱扯,扯下一堆电线,找出一根黄色的一根红色的,去掉绝缘体,相互摩擦,警车开动了。

萧战龙把四辆警车开到市公安局门口,一把火点燃,熊熊烈火封堵住了公安局的大门。

萧战龙在心中自嘲道:“自己要是真正的黑社会,一准是个不可一世的魔王!”他顺着公安局的阳台爬上三楼,钻进屋内,他不想和黑魆帮成员一起行动,他想尽可能地少杀警察,只要将他们制服便可。

萧战龙钻进屋内,一个警察就从侧面扑上来,萧战龙一枪托把他砸倒,在他的脑袋上又补了一脚,警察眼前一黑晕了。

门口奔进来三个持枪警察,萧战龙压低枪口,三个急促地短点射,三个警察腿部中弹栽倒,萧战龙一个跨越上前,踢飞他们手里的枪,用枪托把他们挨个打晕。

萧战龙刚一走出房间,四个手持警棍的警察围住了他,一个警察从后面用警棍勒住他的脖子,萧战龙蹬飞对面的警察,用手抓住勒他脖子警察的下体,用力一捏,警察痛得松开警棍,弯腰倒地。

一个警察挥动着警棍扫向萧战龙的眼睛,被萧战龙躲过,萧战龙抓住他的脖子,提膝撞在他的腹部,然后转身后摆腿,踢倒了最后一个警察。

萧战龙径直跑向四楼,躲在楼梯的拐角,一个警察急匆匆地出现,萧战龙出腿,用鞭腿踢在警察的心窝,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

四楼第一间屋内的警察背对门口,提起电话大喊:“市公安局遭受攻击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说完撂下电话转身跑向门口,萧战龙双手抓住屋门横梁跳起,踹飞了跑过来的警察。

对面财务室的眼镜警察打开紧闭的铁门,门外一个直拳迎面打在他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两个摆拳,眼镜警察的眼镜被打飞,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财务室另一个警察刚提起警棍,就被萧战龙一记腾空正蹬踢飞,警察腾空而倒,压碎了身后的塑料桌子。

萧战龙跑出财务室,门外的大脸警察提起手枪。

砰!

在枪响之前,萧战龙迅捷地压低身子,使出扫堂腿扫向大脸警察的腿部,大脸警察一屁股摔在地上,萧战龙压在他身上,照着他脸狠狠一记顶肘,大脸警察的鼻子开花了。

市公安局五层。

萧战龙快步穿越走廊。对面出来两个警察,萧战龙飞身踹倒一个,勾拳打趴一个。

公安局局长刘世风办公室门前,办公室大门紧锁。

一个警官的手枪已经被萧战龙卸下,脑袋被萧战龙用枪托砸得血流不止,但是他仍然傲然挺立在门前,纹丝不动。

萧战龙用枪顶住他的太阳穴:“开门!否则我杀了你!”

警官昂然道:“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打开它!”

萧战龙笑:“你是一个优秀的警察,不应该为这样的局长送命。”

啪!萧战龙用手枪枪托打在警官后脑,将他打晕。

砰!萧战龙用枪打烂门锁,一脚踹开房门,硕大的局长办公室内空无一人。“操——”他举起椅子把刘世风的办公室砸了个稀巴烂。

萧战龙也不管公安局内和警察交火的黑魆帮成员,驾驶着一辆黑色面包绝尘而去。

夜。

YL市豪华别墅区。

一个电工打扮的人走进监控室内,监控室内两名保安刷地站起:“你是哪的?这不能随便...”进字还没出口,就被萧战龙打昏,他掐断了电子眼的电源,别墅区内的电子眼成了“瞎眼”

一个穿着保安服的人走近一幢别墅,别墅院内的黑背犬被一把飞来的匕首插进喉咙,“哼哼”两声死了。

萧战龙翻身进入院内,戴上浴帽、白手套,套上鞋套,爬到别墅二楼,拉开窗户,进到屋内。

别墅浴室的浴缸内,刘世风和他包养的女大学生正在上演“鸳鸯戏水”

体态臃肿的刘世风搂着婀娜多姿的女大学生,女大学生趴在他身体下面,片刻,抬起头埋怨道:“不行了,吹了快一个小时了,吹不起来了!”

“你这个婊子敢这么跟我说话!”他按住女大学生的头往水里灌,女大学生呛了口水,捂着嗓子不停地咳嗽。

“自己阳痿就别怪人家!”

刘世风猛地抬头:“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当他发现一个黑洞洞地枪口正对着他时,马上慌了神:“我告诉你,我可是市公安局局长,杀了我你也逃不掉!”

萧战龙就笑,慢慢地装上消音器,刘世风用恳求地眼神看着萧战龙:“求求你,别杀我!我给你钱!我给你钱!”

噗!

刘世明双眼圆睁,脑袋上多了一个弹洞,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淌进浴缸内,白色的肥皂水变成了红色。

“啊——”女大学生双手捂脸失声尖叫,萧战龙把枪口对准她:“来世好好奋斗吧,别再指望着被人包养了!”

女大学生哭着用湿漉漉地双手抓住萧战龙的裤子:“不要杀我,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什么都会,我会‘吹箫’,还会......”

噗!

翌日。

黄子鸣拿着报纸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狂笑道:“好你个刘世风,你也有今天!”伸出大拇指对萧战龙赞道:“真不愧为我的得力干将!,我要重重地赏你!”说完一指Funnel,道:“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的女人了!”

Funnel低下头,冷若冰霜的脸上出现红晕。

萧战龙愣了,真的愣了,好一会儿,才伪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她是帮主的女人,小弟不敢接受!”心中却道:“黄子鸣,你个杂碎,亏你还是个黑帮老大,竟然把自己睡够的女人给我!”

黄子鸣笑道:“我说送给你,就送给你,女人对我来说就是一条狗,我爱踹就踹!”他伸手在Funnel的屁股上摸了摸,还恋恋不舍的掐了一把。

Funnel走到萧战龙面前,冷声道:“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人了。”

萧战龙不好再推脱,身为卧底只能逆来顺受,答应一声,带着Funnel转身走出房门。

房间内。

Funnel端坐在床上,月光洒在她冷冰冰地脸上,别有一番风味儿。

萧战龙仔细端详面前这位冷美人,猜不出黄子鸣到底是何居心,让Funnel监视自己?这是黑魆帮的地盘,犯不着牺牲自己的女人吧!

萧战龙越想头越大,后来干脆不想了,走到Funnel面前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心道:“反正黑魆帮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说不准和阿强的军师吴奇一样找个女人来试探我,与其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不如我主动出击!”

想到这,萧战龙冷笑,几下撕碎Funnel身上的衣服,Funnel疑惑道:“你要做什么?”急忙捂住自己暴露出来的前胸。

萧战龙气急反笑:“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还装什么纯洁?”他对黑魆帮的人没有好感,除了必要的伪装,说起话来总是尖酸刻薄。

萧战龙压在Funnel身上,并不顺利地除去她的裤子,Funnel挣扎了几下就停止挣扎,眼泪滴落到床上,他扒下她的内裤,她冰冷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

当萧战龙进入Funnel温热而又紧绷的身体时,他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你是处女?!”说完慌忙地离开Funnel的身体,脑子一片空白。

Funnel泪如泉涌,眼神像刀子一样地滑过萧战龙:“怎么了?为什么停下来?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萧战龙支吾着不知如何解释。

Funnel坐起身来,嘴唇翕动:“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一直生活在西伯利亚的职业杀手训练营,每天都要接受训练,五年前,黄子鸣花高价把我买走,从此,我就做了他的女人,他现在把我送给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这也是我们职业杀手的准则之一。”

“我听说黄子鸣很好色,夜夜都要换不同的女人睡,他也经常对我动手动脚,一会摸摸这,一会摸摸那,晚上也会和我睡在一起。”Funnel脸一红,垂下头:“但从没像你刚才那样......”Funnel说完这句话,脸色更红,心跳更快,她的心中是喜欢萧战龙的,只是她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刚一出生,就被人从医院抱走,卖到西伯利亚职业杀手训练营,她的生活中,向来只有杀戮!

黄子鸣是很好色,睡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他之所以没“碰过”Funnel,是因为在七年前,夜老虎特种大队突击一连连长陈朝阳,在丛林中暗杀黄子鸣时,对他开枪射击,丛林中枝繁叶茂,子弹没有直接射进黄子鸣的身体,而是变成跳弹打碎了黄子鸣的卵蛋,好在黄子鸣的保镖拼死护主,使他逃过一劫,但黄子鸣却永远失去了做男人的机会。

也就是说,黄子鸣变成了性无能。

萧战龙抱着脑袋痛苦不堪,恨自己办了一件天大的蠢事!他唯一爱的女人就只有雪儿,雪儿也已经是他的女人,如今......

萧战龙走到房间外,坐在地上,感受晚风拂面的感觉,茫然地看着月色,新疆的空气比内地洁净,月亮的轮廓也很清晰。

Funnel走到他身边坐下,脸上已经回复了往日冰冷的表情:“我心里对你有种异样地感觉,也许那就是电视里常说的爱,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也不懂得什么是爱,只知道能在你身边我很开心,这就足够了。”她冰冷的脸上再次有泪水滑过:“我今生,不奢望别的,在你身边做你的影子,只做你的影子......就好!”

萧战龙木然地看着Funnel,她话外的意思也就是说,自己不必对她负责了。

萧战龙无奈地苦笑,心道:“萧战龙啊萧战龙,这卧底当的,军人的责任感哪去了?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还是因情欲迷失了自己?”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与世长存!”连长的话再次回想在耳边,萧战龙苦涩地笑笑:“这话只能用在英雄身上,我非英雄!”

如果有一天,萧战龙为了执行任务,也就是说,为了国家的一切,失去自己的所有!那他还算不算是英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