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间谍案击中铁矿石谈判命门

chenjin2003 收藏 0 181
导读:力拓谍影   缺少铁矿石的中国却成了铁矿新闻的富矿。   中外谈判的拉锯战、中铝在力拓面前栽跟头、国内钢企阵营分化、中钢协与企业关系之微妙……一切都是故事。   更具故事性的事件发生在7月7日,力拓中国市场员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被拘,国内亦有钢企负责人被警方带走。   在铁矿石谈判进入加时赛的关键阶段,这个行业突然变得如此扑朔迷离。   力拓间谍案击中铁矿石谈判命门   上海市警方以涉嫌间谍罪拘捕力拓中国首席代表胡士泰等4人,使得剑拔弩张的铁矿石谈判陷入更加微妙的境地。

力拓谍影


缺少铁矿石的中国却成了铁矿新闻的富矿。


中外谈判的拉锯战、中铝在力拓面前栽跟头、国内钢企阵营分化、中钢协与企业关系之微妙……一切都是故事。


更具故事性的事件发生在7月7日,力拓中国市场员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被拘,国内亦有钢企负责人被警方带走。


在铁矿石谈判进入加时赛的关键阶段,这个行业突然变得如此扑朔迷离。


力拓间谍案击中铁矿石谈判命门


上海市警方以涉嫌间谍罪拘捕力拓中国首席代表胡士泰等4人,使得剑拔弩张的铁矿石谈判陷入更加微妙的境地。


中国周刊记者 郭国松 北京报道


就在中国钢铁企业与世界三大铁矿石寡头——英国必和必拓、澳大利亚力拓、巴西淡水河谷——的铁矿石价格谈判陷入剑拔弩张的对峙局面时,7月7日晚,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披露:上海市警方以涉嫌间谍罪拘捕力拓中国首席代表胡士泰等4人。


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使得铁矿石谈判问题陷入更加微妙的境地。


力拓中国首席代表涉嫌间谍案


悉尼先驱晨报》的消息很快获得了力拓集团总部的证实,被中国警方拘捕的其中一名嫌疑人名叫胡士泰(Stern Hu)。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持澳大利亚护照的华裔人士胡士泰,系力拓集团驻中国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力拓谈判组成员,其主要职责是力拓集团对中国市场的铁矿石销售业务,此外,胡士泰还担任该集团属下的哈默斯利铁矿中国区总经理。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斯蒂芬·史密斯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的官员得知,胡士泰被拘留的原因是从事间谍活动和窃取国家机密嫌疑。”不过,史密斯否认胡士泰被拘留和力拓的商业运营、中铝195亿美元注资力拓交易失败有关。


事件发生后,西方主流媒体认为,中国警方此举是对力拓单方面撕毁与中铝合约的报复,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予以否认。记者注意到,此前对力拓毁约仅表示“遗憾”的中铝,对此次事件突然提高了声调,副总经理吕友清说:“力拓没有商业信用,其员工涉嫌违反法律也不是没有可能。”


澳大利亚官方对此出言谨慎,澳外交部发言人只是表示,他们已经透过相关程序与中方接触,定于7月9日之前和胡士泰取得联系,同时希望中方获准胡士泰的妻子和力拓公司的工作人员与胡见面。


7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胡士泰是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首席代表。他因为涉嫌为境外刺探和窃取中国国家秘密,已于7月5日晚被中国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中国日报》引述上海市国家安全局的消息来源说,力拓公司4名员工正在接受调查,但没有透露他们所涉嫌的罪名。


力拓总部则透过其发言人表态说:“力拓公司愿意全力配合中国有关部门计划进行的任何调查,希望有关方面能对该事件进行澄清。”


虽然中澳各方均低调应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事件,但由于中国钢铁企业与包括力拓在内的三大国际矿业巨头的谈判僵持不下,致使2009至2010年度的铁矿石合同悬而未决,局势异常微妙。力拓方面显然不愿意在此特殊时刻火上浇油,因而对媒体有关胡士泰涉嫌间谍案将对铁矿石谈判带来哪些影响的追问,一概以外交辞令回答:“我们对超出范围的内容拒绝置评。”


但澳大利亚反对党部分议员观点较为激进,要求向中国施压,遭到总理陆克文的批评。这位被认为“亲中”的总理说,不应把该事件政治化,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将经受住力拓事件的考验。


7月10日,澳大利亚驻上海领事馆官员获准探望了胡士泰。正在上海访问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克林就力拓间谍案拜会了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沙海林,在随后召开的小型新闻发布会上,克林称“胡士泰健康状况良好”。


记者通过相关途径了解到,受到上海市国家安全机关调查的除胡士泰之外,还有刘才魁、葛民强、王勇。四人均为华人,其中,1963年出生的胡士泰,原籍天津,北京大学毕业,在中信集团工作一段时间后,进入澳大利亚第二大铁矿石公司哈默斯利铁矿,该铁矿后来被力拓收购,胡士泰担任哈默斯利铁矿中国区总经理,1997年获得澳大利亚国籍。另外三人均为受雇于力拓的中国国内人士。


国内钢铁业界卷入力拓案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中国有关部门是在掌握确凿证据的基础上,对胡士泰等人依法采取行动的。”秦刚强调:“胡士泰等人被刑事拘留是一起司法个案。中国有关部门是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他们为境外刺探、窃取中国国家秘密,给中国的经济利益和经济安全造成了严重损害的情况下,依法对他们采取了行动。”


从媒体目前报道的有限的消息来看,胡士泰等人被中国刑事调查机关拘捕,主要是涉嫌间谍罪和商业贿赂罪。


一位要求不披露姓名的司法界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说,如果力拓公司的职员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并在铁矿石合同谈判和营销过程中向中方人员行贿,那么,与这两个犯罪行为相关联的必然有中方人员卷入案件。


7月9日出版的《21世纪经济报道》证实,首都钢铁公司下属的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近日被警方带走。报道说:“由于谭以新负责首钢铁矿石进口业务,与胡士泰来往甚密。今年4月初,胡士泰还曾亲自前往首钢总公司,就铁矿石价格等问题与包括谭以新在内的首钢领导进行沟通。”


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说,胡士泰非法获取的商业秘密包括中方铁矿石谈判组的内部会议纪要。


随着调查向纵深推进,进一步的消息说,过去一直主导铁矿石谈判的宝钢相关部门高层人士也受到调查,其他卷入此案的钢企还包括济南钢铁、莱钢等。


一直以来,在钢铁和铁矿石贸易业界,有关“内奸”的说法,就像某个流行的“潜规则”一样,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对该领域非常熟悉的一位新闻界资深人士私下对本刊记者说,正因为存在吃里扒外的“内奸”,在铁矿石价格谈判时,三大矿业巨头总是步步为营,始终占据谈判的主动地位,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钢企的态度一开始似乎很强硬,但要不了几个回合就会败下阵来,最后整个统一战线土崩瓦解,举手投降。2008年度的铁矿石价格谈判或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由于我国主要钢铁企业都是国有或者国有控股性质,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超过50%,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因此,这些“国字号”的大型钢铁企业历来都是国际矿业巨头公关的对象。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两拓”以贵宾的待遇邀请国内众多钢铁企业高管观看比赛,丝毫不加掩饰,被媒体直指为贿赂。至于那些由矿业巨头邀请的周游列国、花费昂贵的所谓考察,亦属寻常之事。


7月9日下午,上海东方网援引来自上海国家安全局的消息说,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及该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等四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这意味着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公布了胡士泰等人涉嫌犯罪的初步事实。


阻断矿业寡头的黑色交易链


耐人寻味的是,力拓职员涉嫌间谍和商业贿赂的丑闻曝光后,国内多家钢铁企业高层第一时间出来表明态度:与力拓事件无关。


但是,国内众多钢企急于撇清与力拓丑闻的关系,却没有任何一家钢企或者铁矿石贸易公司对此事发表评论,显得极其微妙。作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的潍坊钢铁集团,当记者拨通其属下国贸公司总经理武法村的电话时,还没等提问,武法村一听说是记者立马挂断了电话。该公司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虽然接触过力拓方面的人,但没接触到胡士泰这样的高层,对他不便发表评论。


像武法村这样一言不发或者不做任何表态,是目前大多数钢铁企业的态度。


据有关媒体报道,受力拓事件的牵连,国内已有多家钢铁或铁矿石贸易企业的人员被警方带走调查,因此,整个行业陷入惶恐。


中国铁矿石贸易之乱由来已久,中钢协有关人士用了“比想象中还混乱”来形容当前的局面,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力拓等铁矿石供应商之所以能够垄断高价,“乱”中取胜是一个关键因素。甚至有人认为,在铁矿石贸易过程中,事实上存在着一个黑色的交易链。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在接受《中国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现代商战的典型特征,是市场竞争对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愿望越来越强烈,甚至不择手段。由于商业谈判和商业决策过程涉及到对手的底牌,特别是对于那些事关一个国家战略的重大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政策,一直是商业间谍刺探的目标,与此有相关利益的大型跨国公司,同样会利用各种手段获取这种信息。


记者注意到,力拓在华员工卷入间谍和商业贿赂的事件被媒体曝光后,不少业内人士感到极度震惊。如果此案最终获得司法程序的认定,表明力拓公司一方面以各种合法与不合法的“公关”活动,在中国市场攫取超额商业利益,另一方面依靠商业间谍的手段,获取更高端的商业信息。


李曙光教授说,某些跨国公司的经营行为本土化是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他们在自己的国家,依靠的是遵纪守法的公平竞争,而到了另一个国家,发现制度上有机可乘时,就会使用一切投机的手段,包括向所在国家的公职人员行贿等。


鉴于上述背景,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力拓丑闻的曝光,可能成为整肃国内铁矿石进口乱象的一个契机,借此阻断国际铁矿石供应商在中国市场经营多年的黑色利益链。


链接 美籍华人方复明间谍案


2002年3月2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行贿罪,一审判决美籍华人方复明有期徒刑5年,并驱逐出境。方复明在1995年至1999年间,为使其公司代理的外商在中国多个重大电力项目招标中中标,非法获取中国国家秘密文件35份,并向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24.5万美元。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