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永远瞧不起中国人?

qu123 收藏 0 92
导读:通读中国历史,这是一个最让我痛心疾首,也是最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今天,我终于弄通了,也终于获得真解了。“瞧不起”的反面是“瞧得起”。 什么叫“瞧得起”?“瞧得起”他人至少必须要有与他人“平等”的心态,没有“平等”心态的“瞧得起”(他人)是(对他人的)“羡慕”、“忌妒”,甚或是奴性的“巴结”;只有以“平等”心态“瞧得起”他人的人,才是具有“自由”意志的真正的“人”。反之,如果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有与他人“平等”的心态,且又不乏私心的“自傲”,他能“瞧得起”谁呢?到头来他甚至会连自己也不可能“瞧得起”。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通读中国历史,这是一个最让我痛心疾首,也是最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今天,我终于弄通了,也终于获得真解了。“瞧不起”的反面是“瞧得起”。


什么叫“瞧得起”?“瞧得起”他人至少必须要有与他人“平等”的心态,没有“平等”心态的“瞧得起”(他人)是(对他人的)“羡慕”、“忌妒”,甚或是奴性的“巴结”;只有以“平等”心态“瞧得起”他人的人,才是具有“自由”意志的真正的“人”。反之,如果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有与他人“平等”的心态,且又不乏私心的“自傲”,他能“瞧得起”谁呢?到头来他甚至会连自己也不可能“瞧得起”。这就是答案。到此,上面的问题也可以直接转换成为:中国人为什么永远都不可能会有与他人“平等”的心态?


首先,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中国人的“现实”,包括中国人在历史之中的“现实”。


中国的统治者能“瞧得起”中国老百姓吗?明摆着是不可能的。不要以为曾有人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天视是我民视,天听是我民听”,乃至“民贵君轻”之类,可是我请那些依然在不断重复这些儒家“屁话”的人们摸摸自己的“良心”,您自己“相信”这些“屁话”么?退一万步说,即使真出现了某一位伟大的“君主”,他真是“相信”老百姓“贵”于他自己,那么我们要问,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呢?俗话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瞧得起”自然必须应该有“瞧得起”的理由。是因为深信“上帝”、“神”呢,还是因为深信“人人平等”的“真理”呢?在历史上的中国人的心中,曾经有“上帝”、“神”和“人人平等”“真理”的位置么?根本就没有。中国统治者永远都只信仰维护其统治地位的“天命”以及其“家族”的“血统”——列祖列宗,除此之外,他们根本就无所谓“信”(仰)。而这也正就是中国统治者为什么会永远“尊孔”、“尊儒”的最深层的心理原因,因为孔儒所推崇的也正就是“亲亲尊尊长长”的“天命的血缘的宗法的人治的极权的专制的政治权力”本身,而这一切,正是统治者永远都非常需要的。


统治者瞧不起老百姓,这是实情,那么他们“瞧得起”彼此么?他们的“彼此”是靠什么来区分呢?靠“级别”,俗话说,“官高一级压死人”,官高的人自然“瞧不起”官低的人;虽然下层官员不能不看高官们的“脸色”,但真正让他们“瞧得起”的是高官的“级别”,而决不是“高官”的本人。别以为下属对“长官”总是“唯唯诺诺”,只要一旦“长官”从高位上掉下来,把他打得最狠的人恐怕也正就是他曾经的“下属”。中国人应该还记得,仅仅四十年前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曾经发生过的历史教训?“主席”,“老帅”,“书记”,“某长”等等“称号”又如何?居然保护不了拥有这些“称号”的人们的性命。记住,千万不要把这笔账仅仅记在“毛泽东”一个人身上,如此的“记账”绝对是错误的,最关键的还是中国传统的永远都不能“平等”待人的“儒家文化”,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每一个人的“心”全都是“斜”的,从来就没有“平”过。统治者的“心”向上“斜”,老百姓的“心”向下“斜”。可以这样说,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平等”待人这一说,更没有这一念、这一想。这全都得“感谢”孔子及其儒家的“好”文化!这个“文化”把所有的中国人全都变成了“斜”(心、眼、耳、口……的)人。


中国(儒家)文人又能“瞧得起”谁呢?早就有人说过,“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中国(儒家)文人真正“瞧得起”的惟一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权力”,说白了是“暴力”。在“暴力”的“权力”面前,中国文人最善于调侃:“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大丈夫处世,能屈能伸”。正是因此,历史上的中国(儒家)文人全都是御用文人和准御用文人,真正不想成为御用文人的文人极少极少,几乎没有。不说其他,如果不能成为“御用文人”,谁又能进入得了《历史》,即所谓能让自己“青史留名”以及为家族“光宗耀祖”的《历史》呢?所谓“御用”,说白了即是想“当官”;说到底,文人与文人的关系,还是附属于“官场”之中上级与下级的关系。中国(儒家)文人除了“官位”,对任何“人”都是“瞧不起”的。这是因为“人”都是需要有所附丽的,或附丽的是外在物化的“权力”、“官位”、“财富”等等,或附丽的是内在精神的“真理”的信仰或知识的“理性”等等,然而中国(儒家)文人除了外在物化的“权力”、“官位”等等之外,内在精神的附丽是绝对没有的。这正是所谓中国(儒家)“文人相轻”的最深刻的根源。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心中没有“真理”信仰或知识“理性”的附丽成分的中国(儒家)“文人”,的确是不可能“瞧得起”任何人的,甚至最终还可能包括“瞧不起”他们自己,因为他们自己事实上早就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内在人格所不能不“附丽”的东西——对超验的“神”—“上帝”或对先验的真理的信仰,以及对“理性”知识的永远开放性的、自由的追求。


如果说中国(儒家)文人竟然都瞧不起中国(儒家)文人自身,自然就更瞧不起作为中国普通农民和工匠、士兵的老百姓了。俗话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到了今天有谁还不能把这种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呢?中国历史上的农、工、兵们,事实上全都是为历史之中的“大人物”“跑龙套”的“零”,中国的“历史”根本就与中国的农工兵们毫无关系。


至于中国广大的老百姓,他们已是中国的最底层,他们瞧得起有“权”的,也瞧得起有“钱”的,也瞧得起有“名”的,惟独没有留下任何瞧得起自己的“理由”。他们有这样的“理由”么?孔儒们根本就不曾真正关心过他们的能够“瞧得起”自己的“理由”,孔儒的眼睛里永远都只有拥有“权力”的“劳心者”们。中国的老百姓是什么?其实就是中国广大农工兵等“劳力者”的“通称”。孟子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说白了,中国的老百姓即是供给“劳心者”(统治者和文人)饭食、器具、劳役、服务等等的永远不可能被人“瞧得起”的人们,包括也不可能被他们自己“瞧得起”。


上面这所有一切的“瞧得起”或“瞧不起”的“根”是什么?是“儒家文化”的“礼教”。什么是“礼教”?说白了,即是中国人的永永远远的等级制度或索性即是“官场”的“宗教”。中国人到了今天还依然看不清楚儒家“仁义”的幌子,还在为孔儒的“仁义”摇旗呐喊;事实上,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老子就已经指出了“仁义”的虚伪,并早就已经强调说明,它才是真正为中国人的心灵永远制造“混乱”的祸根(“夫礼,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正是因为这个“祸根”,中国人永远都不可能在自己的心灵之中诞生“平等”人格的种子。而没有了“平等”人格的种子,中国人就将永远都不可能会“瞧得起”任何人。中国人眼中惟一所看到的就全都只能是谁真正掌握了“暴力”,谁真正掌握了利用“暴力”所支持的“权力”,而这就是孔子儒家所谓的“圣君”,从而就有了“君君臣臣”,并且还与“父父子子”挂上了“亲亲尊尊长长”的“弦”,而有了这根“亲亲尊尊长长”的“弦”,也就有了“天命的血缘的宗法的人治的极权的专制的政治”的这个“调”,而有了这个“调”,也就有了中国文化中“血缘宗法政治”的“主旋律”;而有了这个“血缘宗法政治”的“主旋律”的“文化”,正就是我们今天还在一直歌颂不止的“伟大的”中国“儒家文化”。


说到底,正就是这个永永远远的“儒家文化”酿成了“中国人永远瞧不起中国人”的“文化”的“祸根”。因为什么?因为儒家文化永远维护的惟一的就只有以“暴力”——“权力”为“血缘宗法”核心的“礼教”,而正是这个永远的“礼教”,使得在中国人的心灵之中便永远也产生不了“超越”(于一切人类)的“神”——“上帝”,更产生不了“先验”(于一切人类)的人人平等的“真理”,这就使得在中国,人与人平等的真理观念就将永远,并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中国人的心灵里生下根。所以在中国人的“心眼”里,就只能认“权力”,就只能认“金钱”,就只能认“名望”,而根本就不可能认“真理”,尤其不可能认人人平等的“真理”。然而在中国,任何“真理”乃至任何“理”,全都只能是“权力”、“金钱”和“名望”的附庸,而“金钱”和“名望”又全都是“权力”的附庸,所以说到头来在中国,只有“权力”能够吃得开:因为有了“权力”才能有“金钱”,有了“权力”才能有“名望”,更不要说有了“权力”才能有一切的“理”,更包括一切所谓的“真理”。“真理”在“权力”的面前,永远都只能是一块软软的“泥巴”,能够被捏成任何的形状。中国人更不能忘了,这个中国人的“权力”始终都还是“血缘宗法政治”的“权力”,而决不是“宗教神法政治”的权力,更绝对不是“哲学宪法政治”的“权力”。中国人直到今天,还远没有把“血缘宗法政治”的“权力”改造成为“宗教神法政治”的“权力”,更不要说改造成为“哲学宪法政治”的“权力”。造成这种历史性“改造”的最严重最巨大最深藏的历史和现实的“障碍”,正就是中国“儒家文化”的顽固的“传统”。


正是上面所述的种种“祸根”,造成了“中国人永远瞧不起中国人”的中国人“民族”文化的“劣根性”。回看中国历史,中国人的这个“民族”文化的“劣根性”,真是彻底地害苦了两千多年来的所有曾经生活过的中国人。


因为中国人瞧不起中国人,中国人的“国”只能永远都是“一盘散沙”之“国”;


因为中国人瞧不起中国人,中国人永远都在“导演”“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历史故事,以至中国两千多年来的皇朝,几乎全都成了周边骠悍的少数民族的专利,真正属于正宗汉人的大一统皇朝几乎就只有汉朝和中国共产党的毛朝;


因为中国人瞧不起中国人,中国人中的天才永远遭了殃,中国人对于全人类文化和文明的贡献,与中国人的“人口”(数量)不是成正比例,而是完全相反,成反比例;


因为中国人瞧不起中国人,中国人在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在任何领域,全都是千遍一律的“窝里斗”:“自相瞧不起”、“自相拆台”、“自相攻讦”、“自相迫害”、“自相残杀”,最终,是“自取亡国之灾”、“自取灭族之祸”;


因为中国人瞧不起中国人,中国人在全世界各人类民族之中,事实上成了相对而言“劣等”的民族。……。


面对着基本如此的“中国人永远瞧不起中国人”的全部中国的历史,乃至中国的现实,我只能“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