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五,凶猛的朱鹞子又重生了3

北方老驼 收藏 1 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岳林的确私通八路了,那八路不是别人,正是在戏云山与鬼子进行了一场血战,负伤后被八路军救了的朱玉祥。

那年,胡广义进怀宁城给秦凤娇请大夫,被刘三认出来后报告了黄明轩,黄明轩带人抓了胡广义,胡广义在黄明轩的威胁利诱下投靠了日本人,带着鬼子和伪警察破了马蹄沟。朱玉祥寡不敌众,带着百十号土匪突出重围,逃到了距广平城八十多里的戏云山。

戏云山有一股四十多人的土匪,除了土匪头子有一支短枪外,其余的用的都是鸟枪、钢叉、大刀,活动范围也只在戏云山附近几十里。土匪们见朱玉祥的队伍都是骑兵,用的都是快枪,并且久闻“朱鹞子”的大名,便把朱玉祥迎进寨里,拥朱玉祥当了司令。

朱玉祥带出来的土匪骑兵,都是在广平战役中和鬼子交过手的,这次被鬼子打散,憋了一肚子窝囊气,便成天嚷着要和鬼子再干一仗,报驼峰山之仇。朱玉祥便一边休整队伍,一边派人侦察鬼子的活动情况,准备找个机会狠狠地打鬼子一下,以解心头之恨。

鬼子在距广平城三十里的大榆树设有的一个据点,据点里驻扎着四十几个鬼子和伪军。朱玉祥看队伍休整的差不多了,便把队伍悄悄拉到距大榆树不远的村子隐蔽起来,派探子密切监视据点的活动。一天,探子回来报告,说据点里的鬼子和伪军出来了,到距据点不远的一个村子抢粮食。朱玉祥问鬼子有多少人?探子说连鬼子带伪军大概有近二十个。朱玉祥一拍大腿说:“好!他奶奶的,咱就拿这股鬼子开刀了。”

朱玉祥在日伪军回据点的路上布下埋伏,待日伪军抢了粮食从村里出来,一声枪响,百十名土匪一边呐喊,一边纵马向日伪军发起冲锋。土匪们都想报驼峰山之仇,正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日伪军被打晕了头,不到半个小时便死的死亡的亡,其余的纷纷缴械投降了。朱玉祥清点战场,缴获了一挺机枪,十几支长短枪,俘虏了一个鬼子和六个伪军。土匪们问俘虏如何处理?朱玉祥大手一挥道:“全给老子砍了,拿他们的脑袋祭奠咱驼峰山死难的弟兄。”

砍了被俘的鬼子和伪军,有人提议不妨乘胜追击,端了大榆树据点。朱玉祥见鬼子如此不经打,脑袋一热,便带着队伍向大榆树据点呼啸而去。

据点里的鬼子见朱玉祥来势汹汹,也不出战,凭借地形拼死抵抗。朱玉祥几次组织冲锋都被打退,他见据点久攻不下,正准备撤兵,广平派出的鬼子援兵到了,从背后包围了朱玉祥。据点里的鬼子也趁机发起反冲锋,朱玉祥立刻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

队伍越打越少,打到最后,百十号人只剩下了三十几个,子弹也打光了。有几个胆小怕死的土匪见突围无望,举枪缴械向鬼子投降,想保住性命。但鬼子拒不受降,用刺刀把投降的土匪都挑了。其余的土匪见战也是死,降也是死,便都下了必死的决心,有刺刀的用刺刀,没刺刀的用大刀,和鬼子展开了肉搏。朱玉祥打光了子弹,扔掉短枪,捡起一条带刺刀的三八大盖,吼叫扑向鬼子,左挑右刺,眼睛都杀红了。

没受过刺杀训练的土匪哪里是鬼子的对手,不过说话的工夫,便都倒在了鬼子的刺刀之下。朱玉祥一连挑倒六七个鬼子,自己也多处受伤,鲜血从伤口泊泊地涌出来,把他染成了血人。拼到最后,朱玉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耳朵也“嗡嗡”地什么都听不见了,看着几把明晃晃的刺刀一齐逼过来,只觉得地转天旋,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朱玉祥醒过来时,已经在医院里了。医生告诉他,说他已经昏迷了整整五天,还说他身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血都快流干了,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朱玉祥问医生这是哪儿,医生说这是八路军120师的野战医院。朱玉祥又问自己是如何到了这里的?医生说是八路军大青山游击支队司令李井泉派人把他送来的。朱玉祥再问别的,医生说他也不清楚。

一天,一个自称是贺龙警卫员的八路军战士来看朱玉祥了,还带来一篮子鸡蛋,说是贺师长特意让带给他补身体的。朱玉祥听说连大名鼎鼎的贺龙都知道他,还给他送来一篮子鸡蛋,顿时受宠若惊,喉头哽咽得连话都说不上来了。他听那小战士口音熟悉,细一攀谈,才知道那小战士竟然也是怀宁人氏。小战士告诉他是八路军大青山游击支队的李司令救了他。

李井泉原本是八路军120师358旅政委,贺龙挺进晋绥地区后,亲自选拔120师精锐358旅715团及师直一个骑兵连组成大青山游击支队,任命李井泉为司令,挺进大青山建立抗日根据地。那天,李司令带了两个连回师部开会路过戏云山,听到不远处枪声激烈,还以为是八路军的地方游击队和鬼子遭遇了,忙带部队赶过去一阵猛打。鬼子见八路军的正规军突然从天而降,慌忙撤退,扔下几十具尸体逃回了广平。

李井泉打扫战场,发现了尚有呼吸的朱玉祥和两个受了轻伤,躺在地上装死的土匪。向那两个土匪询问,方知和鬼子干仗的不是八路军的地方游击队,而是戏云山的土匪。那个浑身是血,有十几处伤口的汉子便是绰号“朱鹞子”的土匪司令朱玉祥。李井泉记起绥中专区的同志汇报工作时曾提到过“朱鹞子”,急忙命令卫生员对朱玉祥进行抢救,然后把他带回根据地送进师野战医院。

又过了几天,八路军120师师长贺龙到医院看望伤员,朱玉祥早听过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想看看这位传奇人物究竟长什么样子。又一想,自己是土匪,贺龙那么大个官,会见自己吗?没曾想,贺龙还真的来看他了,笑眯眯地问他说:“你就是那个朱鹞子呀?拼刺刀一个人干倒六七个鬼子,好家伙,是条好汉!”

朱玉祥满脸的诚惶诚恐,“贺师长过奖了,要不是贵军的李司令,我现在早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我得好好谢谢八路军呀!”

贺龙说:“不用谢,你敢和鬼子干,就是中国人的英雄,就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我们应该向你学习,全国的老百姓都应该向你学习呀!”

朱玉祥见贺龙竟然如此评价他,激动得眼含热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贺龙亲切地拍拍他的肩问道:“伤养的怎么样了?”

“感谢八路军的医院,感谢八路军的医生,也感谢贺师长的关心。估计再有十天半月就可以骑马了。”

“伤好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呀?”

朱玉祥不暇思索地说:“重返驼峰山,再拉杆子和鬼子干!”

贺龙点头说:“嗯!是条好汉!不过你想过没,带着一群乌合之众和鬼子干,结果会是什么样的?你不是已经有过教训了吗?”

朱玉祥想了想,觉得也是,便小心地问贺龙道:“贺师长,那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贺龙抿抿胡子说:“鬼子给你个皇协军的团长让你打八路军,你没干,要是我贺胡子让你去打鬼子,你干不干呀?”

朱玉祥一怔,脱口说道:“贺师长的意思是让我干八路?”

贺龙微笑着问:“怎么,不愿意吗?”

朱玉祥心有顾忌,“贺师长不嫌弃我?我可是当过土匪的呀!”

贺龙哈哈大笑起来,“你?说起当土匪,你可是小字辈了。民国五年,哦,也就是1916年我就当土匪了,你能比得过我的资格吗?”

朱玉祥见贺龙如此豁达,感叹地说:“唉!我要是早几年遇上贺师长就好了。”

贺龙捏着烟袋说:“现在也不晚呀!如今,鬼子占领了晋绥,占领了华北,国家正需要你这样的热血男儿挺身而出,驱逐倭寇呢。你要是愿意,伤好之后就到大青山找李司令报到去吧!不过,我虽然答应让你干八路,却不知道李司令能给你多大个官,给你多少队伍。可能兵还得你自己去招,武器也得你自己向鬼子去要呀!”

朱玉祥高兴地给贺龙敬了个礼,“报告贺师长,只要是打鬼子,多大的困难我都能克服。”

朱玉祥伤好之后,在120师师部学习了两个月,然后带着贺龙的亲笔信,到八路军大青山游击支队找李井泉报到了。李司令考虑到怀宁在战略上的重要性,朱玉祥又熟悉驼峰山一带的地形风貌,有一定的社会关系,便给了他一个营,任命他为八路军驼峰山支队司令,要求他在怀宁一带壮大队伍,开辟根据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