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五,凶猛的朱鹞子又重生了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杜妈说的是油坊镇街面上的小事,丁宝明讲的是外面和县里的大事。说游击队有个锄奸队,锄奸队个个武艺高强,能飞檐走壁,把几个替鬼子通风报信的维持会长给锄了。说八路军的主力开过来了,前些天打了鬼子的埋伏,五十多个鬼子和伪军一个没跑掉,统统被包了饺子。现在,鬼子一到天黑便不敢出城了,还从广平又调来两汽车援兵。

丁宝明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常被杜妈拦住,“宝明呀!你可不能捕风捉影地乱说,这要是让老爷听见了,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丁宝明不服气,“我说的是八路军和日本人,又没说老爷,老爷平白无故地打断我的腿干啥呀?”

杜妈骂他,“你真不开窍,老爷现在是镇里的维持会长,维持会就是替日本人办事的,你骂日本人,骂汉奸也就是骂老爷,老爷听了能不生气吗?”

丁宝明挺起脖子还要犟,杜妈在他后脑勺上给一巴掌,一语双关地骂道:“你个犟毛驴,还说呀?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懂不懂得祸从口出这四个字?”

画眉知道杜妈是提防自己,怕自己把这些话翻腾到老爷耳朵里,便不再问了。

过了几天,岳林说是有事要出几天门。岳林走了的第二天,姜氏偷偷跑到药铺抓了副打胎药,分了几次掺进给画眉煎的保胎药里。偏巧有一天晚上画眉去茅房,路上被一只从黑地窜出来的野猫吓了一跳,躲闪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也不知道是摔着了,还是姜氏的打胎药起了作用,反正第二天便流产了。

姜氏的目的虽然达到了,却连着几天忐忑不安,既高兴画眉的孩子没了,又担心岳林发现是自己干的,成天睡不好觉,总觉得萎靡不振。亏了院子里的人都没有怀疑到她,岳林回来后也只是数落了画眉一番,说她不小心,这事儿也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端午节的前一天是刘氏的生日,岳林吩咐唐掌柜在十里香酒楼准备一桌酒菜,给大太太过生日。画眉见又有出大门的机会了,高兴地打扮了一番,挑了身好看的衣服换上,欢天喜地地跑到刘氏屋里问:“大姐,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好看不?”

刘氏笑眯眯地端详着画眉说:“好看!你穿哪身衣服都好看。”

画眉兴奋地说:“这么好的衣服,成天自己穿着给自己看,把好端端的衣服都糟蹋了。今天好不容易能出次院子,我也让它露露脸。”

刘氏心中十分感慨,“一样的衣服,穿在不一样的人身上,显得衣服也不一样了。唉!画眉呀!难怪老爷把你疼得掌上明珠一般呢,别说男人了,就连我这个女人,看见你这俊俏的模样也是打心眼里喜欢呀!”

画眉羞答答地说:“大姐又取笑我。”

刘氏认真地说:“不是取笑,是真的。”

中午,一家人到了十里香酒楼,唐掌柜亲自下厨掌勺,做出四冷八热十二道拿手大菜,道道色泽鲜艳、香气四溢。又打开一瓶杏花村的竹叶青斟上,端起杯正要开席,据点里的刘三来了,说黄局长到了据点,找岳会长有要事相商,请岳会长马上过去。岳林给大太太敬了一杯,又和众人喝了一杯,安顿大家先慢慢吃,自己便随刘三去了。

姜氏发牢骚说:“这会长当的也太麻烦了,成天给日本人征粮收钱,收不够还得拿家里的贴,就这样了,还连顿安生饭都不让好好地吃。”

刘氏叹息一声,“没法子,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日子能过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老爷为人圆滑会办事,不然……”

“不然还能咋样?还能把咱吃了呀?我看那日本人也实在是太嚣张了,就得八路军狠狠地收拾他们,把他们收拾得痛了,他们就老实了。”姜氏撇了撇嘴。

刘氏连忙提醒道,“妹子,小声点,这话若是传到日本人的耳朵里,岂不是要给老爷招惹麻烦了吗?”

岳林一走,刘氏的生日也过的没多大意思了。姜氏知道画眉不会喝酒,故意几次和画眉碰杯,想把画眉灌醉了看她出洋相。画眉不敢推辞,不免多喝了几杯。刘氏看出了姜氏的心思,别了她一眼说:“老爷不在,你们也别喝了,唐掌柜的手艺这么好,大家还是多吃些菜吧。”

画眉喝得脑子晕乎乎地,回去便睡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见岳林不在,问道:“老爷还没回来呀?”

刘氏说:“没呢,占奎说黄局长要给老爷开什么会。”

姜氏说:“开会?能开个啥会?肯定是日本人又要给镇里派钱派粮,派修据点的民伕了。”

“最近游击队的锄奸队闹的挺凶,我看还是让占奎到据点去接接老爷吧。”刘氏把马占奎叫来,让他去据点接岳林。可马占奎走了没一会儿工夫,便惊慌失措地跑回来,说据点里的人说黄明轩怀疑老爷私通八路,把老爷抓到怀宁城去了。三位太太听了,如同青天霹雳,惊了个目瞪口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