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五,凶猛的朱鹞子又重生了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那天,姜氏拉着脸急匆匆地来到刘氏屋里,“姐姐,你知道不?画眉怀上了。”

刘氏微微一笑:“不会吧,你咋知道的?”

姜氏说:“我看她在茅房吐了好几次呢。”

刘氏不相信,“吐就有孩子了?也许吃了什么东西不舒服了吧?”

姜氏认真地说:“姐姐,我养了三个孩子,难到连怀了孩子还看不出来吗?”

刘氏愣了个大睁眼,“老爷都五十多了,还有那能耐呀?”

姜氏撇着嘴说:“咋不会?常言道,五十五,还养个坐地虎呢。老爷的功夫有多厉害,姐姐也不是不知道,虽然五十多岁了,可不比那二十郎当的后生差多少。”

刘氏淡淡一笑,“妹子,这话你可说错了,老爷难得到我屋里住一晚上,他的功夫有多厉害我怎么知道?再说了,画眉怀上了也是好事,若是能给岳家再生个儿子,锦荣也就有个伴儿了。”

姜氏气呼呼地哼哼鼻子,“伴儿?我们锦荣可不稀罕那伴儿。姐姐,锦荣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待锦荣比我这亲娘都亲呀!咱且不说画眉一旦真的养下个儿子,岳家的财产就有一半要归他了。就说老爷吧,岂不是更要把那个小狐狸精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那时,咱姐妹就真的被打入冷宫了。”

刘氏嘻嘻地笑了,“妹子,姐姐知道你的心思,你一是怕画眉一旦生了儿子,将来会和锦荣争家产,二是怕画眉有了儿子后更得老爷的宠爱,到时候,你就像姐姐一样的下场了。是吧?”

姜氏脸一红,讪讪地说:“姐姐,瞧你说的,我有那么小心眼吗?”

“你是不是小心眼,姐姐还不知道呀?不过,姐姐现在吃斋念佛,看破红尘了,这些俗事姐姐也没心思过问,所以,也就不想自寻烦恼了。”刘氏两句话便把姜氏打发走了。

说话之间,已经是春暖花开,画眉的肚子也可以看出来了。岳林见自己要老来得子了,高兴得嘴都抿不拢,除了告诉伙房要按照画眉的口味调节饭菜,还到药铺配了几副中药给画眉保胎。刘氏也安顿画眉没事要多活动,免得生孩子的时候不好生。姜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只恨没个机会把画眉肚子里的孩子给毁了。

画眉在岳家大院住得久了,开始觉得岳家大院有些狭小了。每天能去的只有大太太的屋子和伙房,每天见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当着岳林的面时,二太太对她还假惺惺地,背过岳林,便要把脸拉下来,好像她欠了二太太多少钱似的。

画眉在屋里坐不住,养了几盆花放在窗台外面,没事便给花浇浇水,修修枝。看着洋绣球开了;月季开了;倒挂金钟开了;满天星开了,她便想起了花村,想起村前屋后那漫坡的野花,想那野花必定也开了。于是,她便开始怀念花村,怀念屋后的山崖,怀念浩浩荡荡的油菜花,怀念可以自由飞翔的日子。便开始觉得岳家大院像间平淡无奇的牢房,饭没有刚来时好吃了,肉没有刚来时香了,身上的衣服没有原来耀眼了,就连镜子里的画眉,好像也没有原来那般开心了。

除了大太太那屋,画眉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伙房。杜妈人泼辣,对画眉也好,见画眉到伙房来便笑着问:“三太太,老爷又出去了。”

画眉高兴地说:“出去了。老爷要在,看见我到伙房来,又该数落我了。”

杜妈叹息一声,“唉,三太太,说句不当说的话,你真是太太的身子丫鬟的命。你说你已经怀上了,干嘛还总往伙房跑呀?这要是让老爷看见了,数落的就不是你,而是要骂我了。”

画眉笑嘻嘻地说:“杜妈,没事的,大太太安顿我了,要我平时多活动呢。”

杜妈无奈地摇摇头,“就算活动,也不该来伙房呀!伙房的营生,是你这当太太的做的吗?真是有福不会享。”

画眉感叹地说:“杜妈,人就是这样。当初在花村的时候,成天盼的是啥时候想吃了便有人给端上来,啥时候想穿了便有人给递过来。可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了,又觉得心里憋心里闷。院子老爷不让出,闲杂人老爷不让搭话,大太太那屋也不便总去,只有到伙房找点营生,顺便听杜妈讲讲街面上的稀罕事了。”

杜妈家住在买卖牲口的马桥街,她和丁宝明每天早晨来,晚上走。做完早饭到街上买菜,镇里发生了什么稀罕事儿都能收留到耳朵里。什么张家的媳妇生了个怪胎;李家的媳妇和公公过上了;赵家的闺女被据点里的鬼子强奸了她都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