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四,岳家少爷岳锦荣3

北方老驼 收藏 1 1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过了初十,岳锦荣要回北平了。临走的头天晚上,岳林给儿子摆了一桌送行酒。吃完饭,刘氏和姜氏都陪岳锦荣坐着,听岳林和岳锦荣说话。画眉怕姜氏挑她的理,也没敢回屋,一边给大家沏茶倒水,一边坐在门口绣鞋垫。岳锦荣走到画眉面前,拿起一只绣好的鞋垫对岳林说:“爹,三姨娘绣的鞋垫真好看,让她给我也绣一双吧!”

岳林说:“咱父子的脚大小差不多,你就把这双拿去吧。”

于是,画眉熬了大半夜,除了把那一只绣好,还给少奶奶也绣了一双。第二天一大早给岳锦荣送过去,岳锦荣高兴地说:“三姨娘的针线真好,我替素雪谢谢三姨娘了。”

画眉不解地问:“素雪是谁?”

“哦!”岳锦荣解释说:“素雪是我太太,她姓谷,生在了冬天,就起了个谷素雪的名字。”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马占奎牵出两匹马,备好马鞍,岳林叮咛马占奎,要他把岳锦荣送到广平城。画眉隐约听到岳锦荣要到广平城找个日本人,让那个日本人把他送上回北平的火车。画眉见大太太和二太太都出来送岳锦荣,便也跟出屋来,只是没敢靠近岳锦荣。

岳锦荣脚蹬马靴,身穿皮大氅,头戴狐皮帽,姜氏两眼红红地牵着儿子的手,用手帕擦着泪,显得依依不舍。刘氏也给岳锦荣扶扶帽子,拽拽衣领,安顿他说:“锦荣,替大姨娘问你媳妇好,记着常给家里写信呀!”

临出大门时,岳锦荣特意回头朝画眉招了招手,虽然没说话,但画眉已经是心如潮涌了。她不知道岳锦荣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她从岳锦荣的眼神中看到了冷长生离别她时有过的那种眷恋的神情。

岳锦荣走了,画眉心中怅然若失。短短几天的时间,岳锦荣的影子已经深深地刻印在她的脑海。昨天后半夜,她做了个梦,梦见又重新蒙上了红盖头,梦见揭盖头的不是岳林而是岳锦荣。待到梦醒来的时候,画眉的心也醒了,她知道那只是个梦,当初的一次阴错阳差后,那梦便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实了。

随着岳锦荣的影子在脑海中愈来愈清晰,冷长生的容貌逐渐模糊了。回想起过去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画眉才体会到贫穷是何等的可怕。她想,如果现在她还可以重新选择的话,她会选择和长生哥回到贫穷中吗?

刘氏记得答应画眉的事,过了正月十五,准备了二斤细点心,找出自己的一块豆青色缎子,让丁宝明去趟七里河看看画眉她娘。画眉也安顿了丁宝明不少话,从岳林给体己钱里取了二十块大洋让丁宝明给她娘捎去。

丁宝明上午走下午便回来了,他没敢直接去找画眉,而是先跑到刘氏那屋,告诉刘氏说画眉的娘家出事了。

原来,买走枣花的葛慧生便是八路军游击队队长葛金的父亲。

早在去年秋天,黄明轩手下的特务便查出葛金家住在怀宁城南的七里河村,葛金他爹名叫葛慧生,是个铜匠。葛金他娘被日本人打死后,葛慧生又买了个老婆回来。黄明轩之所以一直没有抓葛慧生,是想放长线吊大鱼,通过葛慧生抓住葛金。过年的时候,黄明轩认为葛金很有可能会回家陪他爹过三十,便带了一队伪警察,在后半夜摸到七里河葛慧生家,砸开门一看,葛金并没有回来。黄明轩便把葛慧生抓了,临走时给枣花留下话,让她转告葛金,如果葛金在十天之内不向皇军自首,便要按八路家属的罪名砍了葛慧生的脑袋。可十天的期限到了,葛金并没有来自首,黄明轩一生气,竟然真的把葛慧生的脑袋砍了,挂在了城门口的旗杆上。消息传到枣花耳朵里,枣花急火攻心便病倒了。

“哦,原来画眉的娘嫁给了八路军游击队葛队长的爹了呀!”刘氏听了丁宝明的叙述,叹息一声说:“宝明,三太太若是知道她娘病倒了,必定吵闹着要去看她娘。这样吧,这件事你暂时先不要告诉三太太,她要是问起你,你就说她娘很好,叮咛她安心地在岳家过日子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