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四,岳家少爷岳锦荣1

北方老驼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吃过午饭,岳家大院的闲杂人等都到伙房包饺子。饺子分羊肉胡萝卜馅和猪肉白菜馅的,包好了放在院里冻着,满院子白花花地全是饺子,看得画眉眼都花了。包完饺子,岳林和刘氏、陈管家开始给各字号的掌柜、伙计、护院、长工发工钱,众人都还满意,拿了工钱后该留的留,该回家过年的过年。

吃晚饭前,刘氏到画眉的屋里给了画眉五十块大洋,说是老爷给的体己钱。画眉哪儿见过这么多的钱,推辞着不敢要。刘氏说让她放心地拿着,太太们都有份。画眉这才心慌慌地把钱收起来。

晚上吃饭的人很多,除了家里人还有各字号的掌柜。吃完饭,收拾下盘碗,八仙桌上摆了瓜籽、核桃、红枣、黑枣、柿饼子,还有岳锦荣从北平带回来的洋糖、花生和点心。壶里沏了茶,茶里还放了冰糖和果干。马占奎带着几个拿乐器的人进来,岳锦荣回来一趟不容易,岳林特意让马占奎请了班唱小曲儿的。

岳林先点了一曲“打樱桃”,画眉觉得那人唱的也一般,她忽地想起冷长生,心说他还不如长生哥的嗓子好呢!

刘氏兴致勃勃地点了一曲“挂红灯”,姜氏则点了一曲“五哥放羊”。陈管家谄媚地对岳锦荣说:“少爷,您也点一个吧。”

姜氏给岳家生了唯一可以接宗传代的儿子,得意地看一眼岳林,对岳锦荣说:“是呀,锦荣,你喜欢听啥曲儿,就随便点吧。”

岳锦荣却笑眯眯地对画眉说:“还是三姨娘先点吧。”

画眉见岳锦荣当着众人的面叫自己三姨娘,顿时羞得脸色飞红,怯生生地望一眼正满面怒容地盯着自己的姜氏,“少爷,您可别这么叫,画眉受不起。”

岳林哈哈一笑,“画眉,这有啥受起受不起的?鞋大鞋小不能走了样儿,锦荣年龄虽然比你大,辈份你却比他高。你就随意点吧。”

刘氏也说:“是呀!老爷说的对,画眉,你就先点吧!”

姜氏虽然心中不悦,但见岳林和刘氏都护着画眉,也没敢说什么,只是不满地哼了哼鼻子。

画眉本是极喜欢听小曲的,见有老爷和大太太撑腰,壮了壮胆儿,声音蚊子般微弱地说:“那我就点个‘走西口’吧!”

“‘走西口’?大年三十的唱‘走西口’?你这是专门给家里找晦气吧?那可是个哭丧调,怨声怨气,泪水涟涟的,把过年的点喜气全给冲尽了。”姜氏终于找到了借口,气汹汹地站起来,手指戳着画眉的鼻尖嚷道。

画眉见自己说错了话,吓得面色苍白,“对不起,二姐,是我错了,我不该点这个曲儿的。”

岳林见姜氏又挑画眉的毛病,有心斥责她一番,碍着儿子在,怕儿子心里委屈,便“唉”了一声,狠狠地瞪了姜氏一眼。

没曾想,岳锦荣却接过话来,“娘,这有什么呀?三姨娘,就点‘走西口’吧,我也喜欢听。”又对唱曲儿的说:“你们听着,这‘走西口’可要好好地唱,哭得要痛,要哭出泪来,懂了吗”

岳林赞许地说:“嗯,锦荣说的是,‘走西口’嘛,若是哭不出泪,那还叫什么‘走西口’呀!”

姜氏见老爷和儿子都偏袒画眉,心里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又没法儿发作,只得叹息一声作罢。


岳锦荣原打算过了初五就回北平,可岳林说他回来一趟不容易,要他过了十五再走。岳锦荣说回去太晚了怕日本人那边不好交代,就多住几天,过了初十就走。

这是个无风却寒冷的日子,屋里的火炉虽然烧得通红,外面却是滴水成冰。

岳林备了些礼,让马占奎陪他去据点给日本人和伪警察拜年。画眉一个人呆在屋里,不由得想起了她娘,不知道她娘这个年是怎么过的。想着想着,忽地冒出到七里河去看看她娘的念头,便去找大太太商量。刘氏还是第一次听画眉讲她家的事,听了画眉的讲述,忍不住把秦天喜数落了一通,最后说:“画眉,我看你就不要和老爷张嘴了,老爷肯定不会同意你去看你娘的。”

画眉不解,“为啥呀?我最多和我娘住一个晚上就回来了。”

“这你还不明白?那天老爷在咱家的酒楼请黄局长和麻团长吃饭,那黄局长都手脚不老实了,何况油坊镇到七里河有二十几里地,这兵荒马乱的,老爷能放心让你出门吗?”

画眉“哦”了一声不说话了。刘氏见画眉是真想她娘了,想了想说:“画眉,你也别心里不痛快。要不这样吧,过几天我打发宝明去趟七里河,给你娘捎个信儿,看看你娘过的咋样了。这样,你娘放心你了,你也放心你娘了。”

画眉觉得这个主意倒也不错,“好啊!那我就先谢过大姐了。”

刘氏说:“咱们姐妹还谢啥呀?其实,按理说应该把你娘接过来住些日子才对,可我怕二太太当着你娘的面说出啥难听的话,还是算了吧。”

提起二太太,画眉便觉得毛孔里冒冷气了。“还是大姐考虑的周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