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出印度洋:缅甸会成为北京的战略后方?

chenjin2003 收藏 0 169
导读:2009年3月,中国和缅甸双方签署了建设中缅原油和天然气管道的政府协议。其中天然气管道输气干线全长2806公里,输气口径1016毫米,年输气能力120亿立方米。输油管道全长约1100公里,初步设计一期每年向中国输送2000万吨原油,相当于每日运输40万桶左右。   根据协议中缅油气管道起于缅甸西海岸的实兑港,经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穿过缅甸的钦邦、掸邦,然后从云南边城瑞丽进入中国境内,途经保山、大理、楚雄、昆明等城市。消息说,根据以上安排,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将在2009年9月全面开工,在2012年工程

2009年3月,中国和缅甸双方签署了建设中缅原油和天然气管道的政府协议。其中天然气管道输气干线全长2806公里,输气口径1016毫米,年输气能力120亿立方米。输油管道全长约1100公里,初步设计一期每年向中国输送2000万吨原油,相当于每日运输40万桶左右。


根据协议中缅油气管道起于缅甸西海岸的实兑港,经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穿过缅甸的钦邦、掸邦,然后从云南边城瑞丽进入中国境内,途经保山、大理、楚雄、昆明等城市。消息说,根据以上安排,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将在2009年9月全面开工,在2012年工程全部完工。


同时缅甸国内政坛自2008年以来也正悄悄发生变化,近年以来迅速崛起的缅甸政治家吴觉敏(U Kyaw Myint)和他所领导的民主联合党(UDP)作为缅甸新生的政治力量,正深刻地改变缅甸的政治生态。同时缅甸军政府正式承诺在2010年举行全国多党大选。可以预料,未来不久,一个全国和解的全新缅甸即将出现在世界舞台。


这一态势的发展,不仅将从根本上消除中国原来因支持缅甸军政府而饱受批评的负面影响,而且中缅之间将形成完全不同以往的战略伙伴关系,使得原本只是意图破解困扰中国多年的能源安全“马六甲瓶颈”的中缅油气管道,成为中国着意经营战略大后方、南出印度洋的大棋局中一环,在这个大的战略布局下,更可以看出“大中华经济圈”不仅辐射到整个东南亚,更影响东北亚这样一个更为广阔的前景和格局。


站在更高一个战略层次看中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在新疆乌鲁木齐5月7日爆发引起至少184人死亡,1680人受伤这样一个惨烈的民族仇杀暴乱事件后,中国西北方向的安全和稳定矛盾日趋明显。作为拥有中哈油气管道和本身拥有战略资源的新疆包括与其接壤的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因为在地理,历史,民族上的纠葛和纷争,未来将进入多事之秋。以这样的眼光来看待中缅油气管道和中国的战略后方,也许将启发我们一个新的战略思路。


缅甸地处中南半岛,陆地紧邻中国,地理上东滨临中国南海,西向印度洋出口,扼守马六甲海峡的重要位置,而战略上则是中国、印度、日本更有外来美国势力的交汇争夺之地。在世界对石油资源的注意力正由波斯湾逐渐转移到中亚之时,中缅关系即将升级战略伙伴关系,缅甸国家地位在世界格局中的分量加重,在地缘政治中,中缅合作态势的形成,也将对东南亚的政治经济产生更深远的效应,中国能否在此地区采取前瞻策略,为将来局势的发展预先作出伏笔,对中国国家安全和利益,关系重大。


中国的战略后方在南还是在北


6月23日,香港文汇报报导说,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表的最新年报表明,美国近年已经对中国的“新月形”包围圈,不是减退了,而是增加了“半个月”,只剩下北面的一个缺口。文章说,在中国的南方,美国正在谋求租借越南金兰湾军港。一旦成事,美国围绕中国南海就有三个海军基地,再加上原来的关岛基地和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美国即对中国南海形成三角合围之势。美国在太平洋早已设有两条战略岛链,越南的金兰湾原不在其中,一旦美国向越南租借金兰湾海军基地,便扼住南海的一个咽喉。金兰湾基地对南海任何一个岛礁的控制力、兵力的投射能力,都高于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海军基地。


在中国的西北面,北约的东扩的脚步越来越逼进中国,五月中,北约在格鲁吉亚举行“合作长弓09”和“合作兰瑟09”军演。国际军事评论认为,尽管这个军演声称是北约的演习,可是北约的味道并不是很重,北约主要国家如德国、法国和意大利都没有参加;反过来参加军演的国家,相当部分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如格鲁吉亚、乌克兰;还有一部分是前华沙公约国家,如匈牙利、捷克。北约东扩,不但扩到俄罗斯家门口,而且也扩到了中国的家门口。


另外,在东亚还有一个“影子北约”,那就是过去的美、日、韩军事同盟,现在还加上澳洲和印度。如何破解这种从印度到韩国、日本的大环形包围圈实际上才是中国高层急需解决的难题。不但如此,今天的中国外交上能帮上中国在国际舞台说话的国家并不多,跟中国接壤的国家近年来都出现了巨大变化,要么国内政局不稳,要么这些国家对华政策发生变化,让中国的投资和利益在当地遭到挫折,商人欲往却步。


在中国的东北方向,朝鲜历来是中国长期的政治盟友,正是因为有朝鲜在作为中美力量的缓冲地带,让中国减轻不少来自国际间的压力。中国尽管为此付出一定的经济代价,总的说起来,还是划算的。只是朝鲜最近动作频频,试验核武,发射导弹,特别其就在离中国边境5公里的地方举行核试,闹得挨近朝鲜边境的中国校,在核试当天还以为发生了地震,实在让中国当局不快。当然,即使朝鲜政局或者领导人发生变化,中国根本不必担心朝鲜会朝中国丢核弹。但是朝鲜作为长期盟友,让北京越来越不放心。


在中国的西北方向,巴基斯坦也一直是中国的长期可靠盟友之一。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美之间的外交突破,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就是选择巴基斯坦进入中国,此一奇招瞒天过海,传为佳话。加上不论巴基斯坦政权内部如何动荡,其执政政府不管誰上台都与中国保持了良好关系。因此巴基斯坦可以算是中国的战略后方。其实这种说法已经为最近的****所证明十分不妥。让中国头疼的是,巴基斯坦国内极端宗教分子跟中国的“**”有密切联系,他们是天然的政治盟友。据公开的资料,近年来,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援建项目的人员屡屡遭到破坏,参与当地建设援外中国员工不时遭到绑架勒索,这也使得中国商人和投资者望而生畏。


总起说来,西北边疆因为历史的、地理的、宗教的、民族的种种因素,维持那一地区的稳定还有待长期的努力。加上中蒙,中俄边境,可以说,整个中国北方,看上去没有在美国环中国包围圈中,但作为战略后方,是十分靠不住的。


南出印度洋是中国的战略需要


从中国今天经济发展的现实角度看,印度洋对于中国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中国从印度洋或经过印度洋获取大量国家建设急需的石油等重要战略资源。中国国内民间和官方的舆论一致认为,破解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包围圈最可操作的动作就是建设中缅路上通道,打通陆地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实际上,随着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两国之间的铁路、高速公路的建设都在相关的规划中。这不但考验中国的财力和物力,从长远看更是考验中国的国际政治影响和外交及安全方略。


首先围绕着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对于目前中国西南地区的产业结构和经济格局来说,必定将重新洗牌。整个西南的经济将由这条油气管道而重新布局。云南目前缺乏大型炼化企业,主要依靠华南、西北等炼油厂提供成品油,运距长,成本高,而且处于全国成品油供应的末梢。同时云南在最近这些年来,一直是以烟草工业为支柱性产业链,这种产业单一性影响了云南经济的发展,中缅石油管道将使云南以国家石油炼化基地为依托,加快形成群体支柱产业,正是因为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使得云南省整个面临产业更新升级腾飞,前景不可估量。


其次,中缅油气管道将成为中国最重要的能源咽喉要道,从而使得当地的交通运输也发生根本性变化,根据中国有关方面的规划,最终将形成欧亚大陆的高速公路、铁路通过中国伸向印度洋的一大出海口。不仅如此,还将成为中国通往整个亚洲中南半岛交通枢纽中最重要的一环。


第三,国防上,不单中国最重要的战略物资和由此可以直接中国腹地,而且对中国西藏的统一和安全,从侧面钳制印度的军事动作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从而使中国最终面临不是一个太平洋,而是将面临与南亚诸国特别是与印度竞争的印度洋这样一个“双洋”格局。原来似乎很遥远的印度洋也将成为中国海军的活动的近海领域。


第四,站在中国战略经济发展这个角度看,云南省地位上升,昆明也具有了如果长三角的上海、珠三角的广州、香港,环渤海经济圈的天津一样的龙头地位,成为西南经济圈的核心,其影响辐射到重庆,贵州甚至西藏;据专家预计,中缅管道在一期2000万吨的基础上,二期以后还将有望引进4000万到6000万吨的原油,这一数字大约接近中国2008年原油总进口量的三分之一。以这些原油加工的石油产品,除覆盖西南地区外还可销售到湖南、湖北,甚至还能向东南亚辐射。


第五,修建这条管道还能促进中缅边境的和睦,巩固缅甸政局的稳定,可以为中国创造极具价值的地缘缓冲。因此,缅甸对中国而言,已经远远不是原来意义上的一般友好国家,而是攸关中国国家安全、政治稳定、经济持续性发展的重要战略伙伴。环中国周边所有接壤。。国家,还没有哪一个国家象缅甸一样,对中国如此重要。同时站在中国国家利益这个角度看,缅甸地位上升,将成为中国影响南亚,东盟,钳制印度的重要力量。加上缅甸本身的特殊地位,在国际政治博弈中所其的作用,远远超过所有环中国接壤的国家,如北部边境的传统友好国巴基斯坦,也远远超过中国和西方国家冲突“缓冲地带”的朝鲜。


缅甸将成中国战略后方


缅甸战略位置极其重要,从地理上来说,缅甸虎视着马六甲海峡出口,西可以压缩印度向南海、东南亚一线伸展的空间,北可依托中国,辐射老挝、泰国东盟国家的陆地联络。如果说控制新加坡就控制了马六甲的咽喉,那么控制了缅甸就相当于掐住了咽喉的气门。


于是乎,在当今的客观现实大环境下,不约而同,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中国南方边疆,其中缅甸这个与中国接壤边境线最长,两国交往历史最久的国家更成为关注的重点。人们发现,中国近现代国家交往历史中,很少发生造成中国困扰和忧心的事情发生,特别是长达2000多公里的中缅边境,自上世纪60年代划定疆界以后,基本是和平稳定。和其他国家如朝鲜、巴基斯坦等国相比,缅甸实际上可以算是中国最稳定和安全的后方。


另外,在其他国家关系中需要担心的种种历史、民族问题,在缅甸却根本不存在。不止没有这些问题,反而缅甸的国内反对力量和中国官方有天然的友好关系。换句话说,中国与缅甸,既有官方层面长期友好关系,也有在野的、民间的友好关系,甚至缅甸国内的分裂势力和反对力量也与中国官方关系交好。这在国际间的国家关系交往中是一种不多见的现象。


中缅之间铺设油气管道可以看作是中国的主动性的姿态南下印度洋。也可以看做是缅甸军政府为了自身的利益,为打破西方和美国的经济封锁而主动拿油气管道这张牌向中国政府示好。不可否定,军政府当局对中国的示好,既是外部压力的结果,也是国内局势不稳暂时妥协的权宜之计。摆在人们眼前的问题是,若中缅之间真的能成为战略伙伴关系,那么如何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发展这种关系,使之不成为第二个朝鲜?


同时,缅甸国内军政府执政的生命力还有多久?目前被软禁的昂山素姬有没有可能在2010年执政上台?上台后其政策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如果是军政府继续执政,缅甸有没有出现正式的国内反对党?反对党的对华政策又将如何?会不会对军政府形成实质上的制衡作用?在2010年缅甸多党选举中,哪一方政治力量上台执政,是否会引发另一波“颜色革命”,军政府会不会再次强力出手,接管政权,这些问题,的确都还有待观察。


正因如此,经营缅甸,使其成为中国最安全、友好、可靠、忠实的邻邦和战略盟友;经营缅甸,使中国突破西方和美国战略包围圈;经营缅甸,使其成为中国的战略后方,同时通过中国对缅甸的政治影响,让缅甸实现政治上的平稳过渡,让缅甸人民通过中国在缅甸的巨额投资也获得实惠,而不让缅甸成为第二个朝鲜,就成了中国执政高层必须考虑的当务之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