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三,黄明轩对画眉起色心了2

北方老驼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画眉和黄明轩、麻殿林打个招呼随刘氏出来,姜氏挨了岳林的骂,也没趣地站起来跟在了后面。唐掌柜见三位太太要走,迎上来说:“怎么,三位太太没吃就要走呀?” 姜氏黑着脸说:“吃啥吃?跟着个丧门星,光吃气了。” 画眉不敢说话,刘氏看不下去了,斥责姜氏道:“妹子,你看你刚才都说了些啥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画眉和黄明轩、麻殿林打个招呼随刘氏出来,姜氏挨了岳林的骂,也没趣地站起来跟在了后面。唐掌柜见三位太太要走,迎上来说:“怎么,三位太太没吃就要走呀?”

姜氏黑着脸说:“吃啥吃?跟着个丧门星,光吃气了。”

画眉不敢说话,刘氏看不下去了,斥责姜氏道:“妹子,你看你刚才都说了些啥呀?你就不怕老爷回去拾掇你?”又对唐掌柜说:“回去还得喊杜妈热饭,干脆唐掌柜再给我们另开个雅间,弄几个菜,吃了再回去。”

唐掌柜挑了个僻静的雅间,三个人坐下等菜的时候,画眉捋下手腕上的翡翠手镯说:“大姐,黄局长送的这镯子我不想要。”

刘氏识货,拿起镯子端详端详,又和自己手腕上的镯子比较比较,啧啧地说:“画眉,这对翡翠镯子可是上品呀!瞧这绿,翠绿翠绿的,比我这副还要强上几分呢。黄阎王也真有能耐,这样的宝贝也能搞到手。”

姜氏嘴一撇,鄙夷地冷笑了一下。“搞到手不稀奇,稀奇的是他居然舍得把这样的宝贝送了人,并且送得毫不心疼。”

刘氏给姜氏个眼色,示意她别继续说下去了。又把镯子递给画眉,“画眉,这镯子你还是留着吧。”

画眉问:“大姐,这镯子很值钱吗?”

刘氏点点头说:“嗯,应该值些钱的。”

姜氏眼里露出些羡慕来,“大姐,她见过啥呀?眼里没水,哪能识货呢。”

画眉也不在意姜氏的话,竟然说道:“既然二姐喜欢,二姐就拿去吧。”

姜氏立刻喜上眉梢了,一把从画眉手里接过镯子。“好啊,那就当我捡破烂了。”

刘氏笑着点着姜氏的鼻子说:“妹子,你这真是得了便宜卖乖,啥话都能说出口呀!”

……

岳林见大太太把画眉带走了,心中嘘了口气,脸色渐渐好转起来。黄明轩大概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尴尬地朝岳林笑笑说:“今天这酒,怎么没喝几杯便上头了?岳会长,黄某若有失态之处,还请多多海涵呀!”说完又补了一句,“不过,岳会长的三太太长得实在是水灵呀!”

岳林心里不痛快,淡淡说道:“黄局长过奖了,乡村女子,没见过世面,不懂礼节,让两位长官见笑了。”

黄明轩心头还装着画眉的影子,仍旧兴致勃勃地说:“我可不是恭维岳会长,说真的,我在怀宁当了十几年的警察局长,也算阅人无数了,可就是没见过有三太太这般俊俏模样的。”

“黄局长,这话你可没说对,你没见过朱司令的夫人黑牡丹吧?虽然上了年纪,仍然是风韵犹存呀!倒退二十年,我看比岳会长的三太太也不差。唉!只是可惜……”麻殿林接过话来。

黄明轩说:“我怎么会没见过黑牡丹?她就是怀宁人,当年号称怀宁第一美人呢!岳会长,你还记得不?那年你牵线,我约朱鹞子在你家谈判,黑牡丹不是也在场吗?”

岳林想起来了,“依稀还记得些,那黑牡丹的确姿色出众。”

麻殿林说:“你们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你们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岳会长,你家三太太的模样还真和黑牡丹有些相似之处呢!”

黄明轩问:“真的?”

麻殿林说:“当然是真的,越端详越像。”

“好了,二位就别拿我太太取笑了,继续说下去,我怕是要背个通匪的罪名了。”岳林打断两人的话端起酒杯,“来,喝酒!喝酒!”

三人碰了一杯,黄明轩呡呡嘴说:“咱就不说朱鹞子的老婆了,黑牡丹长得再漂亮也香消玉殒了。咱们还是谈正事,说说朱鹞子吧。”

岳林停住了筷子,“朱司令不是死了吗?还谈他干什么?”

麻殿林一脸的神情忧郁,“朱司令命硬,又死而复生了!”

黄明轩瞪了麻殿林一眼,“麻团长,你现在投靠了皇军,怎么还张口朱司令, 闭口朱司令的?莫不是心里还惦记着朱鹞子,想着哪天再投奔他去?你可别忘了胡广义的下场呀!”

麻殿林虽然接替胡广义当了皇协军的团长,但通过胡广义那桩事,高桥对皇协军起了戒心,黄明轩也往皇协军里安插了不少亲信,密切监视皇协军的言行动向。所以,麻殿林的皇协军现在已经是受制于黄明轩的警察局了。

麻殿林被黄明轩一提醒,忙说:“黄局长可别多心呀!我这是叫惯口了,以后改了便是。其实,我现在端着皇军的碗,穿着皇军的衣,拿着皇军的饷,怎么还会想着朱鹞子呢?”

黄明轩冷笑一下,“这就好。人要懂得知足,别像胡广义一样,身在福中不知福,一念之差,送了自己的性命不说,还把老婆和没出世的孩子也贴上了。”

麻殿林忙端起酒杯,“多谢黄局长指点,我敬黄局长一杯,还请黄局长在高桥太君面前多多美言呀!”

黄明轩得意地说:“好说,好说!”

岳林这才插上了话。“黄局长,刚才你说朱鹞子还活着,是真的吗?”

黄明轩叹了口气说:“唉!他娘的,那朱鹞子的命就是硬,听说被皇军捅了十几刺刀愣是没死,正巧八路军贺龙的部队路过把他给救下了。现在朱鹞子投了八路军大青山游击支队,当了什么驼峰山支队的司令,最近带着队伍到怀宁一带活动了,前几天打了皇军一个伏击,打死十几个皇军,还吃掉麻团长的一个连。”

岳林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真的呀?朱玉祥还真是只鹞子。”

黄明轩说:“谁说不是呢?朱鹞子行伍出身,打仗是有一套的。现在又投了八路,更是如虎添翼了。岳会长,你也把眼睛睁大点,有什么情况,马上到据点报告,可不能让朱鹞子钻了空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