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黄明轩和麻殿林看见画眉时,眼睛立刻直勾勾地,表情都凝结了。岳林看见二人的眼神,便后悔把画眉叫来了,不过,画眉既然来了,他也只有硬着头皮故做轻松地呵呵一笑,给黄明轩和麻殿林介绍道:“不好意思,这位便是岳某的三太太。三太太姓秦,小名画眉。”又对画眉说:“画眉,快见过黄局长和麻团长。”

画眉对警察局和皇协军没好感,不卑不亢地给黄明轩和麻殿林行了个礼,“黄局长好!麻团长好!”

麻殿林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喜,眉头一挑,瞪大眼睛盯着画眉露出满脸的笑来,“漂亮!漂亮!真是漂亮呀!”

“好!三太太也好!”黄明轩却是满腹的感慨,“岳会长,你可真有艳福呀!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难怪岳会长不肯让三太太露脸呢,原来是金屋藏娇,娶回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呀!”

画眉被黄明轩和麻殿林夸得羞了,两片红晕浮上脸颊,愈发显得楚楚动人。

麻殿林连声啧啧,“岳会长,不是我麻殿林恭维您,我这辈子就没见过像三太太这般漂亮的女人。”

黄明轩接过话来,“不但长的漂亮,还有大户人家太太的风范呢!不卑不亢,宠辱不惊,少见!少见!”

“过奖!二位长官过奖了!”岳林被黄明轩和麻殿林奉承得心中得意,对三位太太微微一笑,“你们都坐吧!”

姜氏听着不舒服,一边在黄明轩身旁坐下,一边不屑一顾地哼哼鼻子,“有啥呀?谁没有过年轻的时候?”

“没规矩!少说一句能把你憋死?”岳林忍不住瞪了姜氏一眼。刘氏也捅了姜氏一下,姜氏便气呼呼地不做声了。

麻殿林见状笑道:“哦,到底是大户人家,岳会长的家教真够严的啊!”

众人坐定,岳林对唐掌柜道:“唐掌柜,再添几道菜吧。”

“东家,您看再添几道什么菜?”唐掌柜是广平有名的厨子,是岳林花重金聘来的。

岳林说:“请黄局长和麻团长点吧。”

黄明轩眼睛还瞟着画眉,心不在焉地摆摆手,“客随主便,要不请三太太点吧?”

刘氏见黄明轩眼睛色迷迷地,心中暗骂道:不要脸的东西,看见个漂亮女人魂儿就要丢了,也不顾及自己那局长的身份。嘴上却微笑着说:“黄局长和麻团长难得到油坊镇来一次,还是我给安排吧。”

刘氏挑着点了几个菜,都是唐掌柜拿手的招牌菜。画眉主动给黄明轩和麻殿林斟了酒,又依次给岳林,刘氏,姜氏都斟了,刘氏提醒画眉说:“画眉,你是第一次见黄局长和麻团长吧?”

画眉心灵,立刻端起酒杯来,“我给黄局长和麻团长敬杯酒吧!”

黄明轩伸手拦住,朝岳林哈哈笑道:“不行,不行,哪能让三太太一个人敬呢?岳会长,你娶三太太也没通知我和麻团长一声,这样吧,你和三太太一道敬,算是补了你们的喜酒,我们喝起来也更有滋味儿呀!”

麻殿林也说:“是呀,这样好!这样好!”

岳林推辞不过,只好和画眉一道先给黄明轩敬了酒。黄明轩接画眉递上的酒杯时,顺手用小指尖在画眉掌心悄悄挠了一下,画眉吓得手一抖,将杯里的酒洒出一半。

岳林皱了下眉,又立刻笑呵呵地拿起酒壶,“来,黄局长,我给你添满。”

“好,添满,添满。岳会长和三太太的喜酒,半杯哪能喝出滋味来?只是错过了闹洞房的日子,遗憾,遗憾呀!”黄明轩喝了酒,从衣袋里掏出刘三刚刚孝敬他的一副翡翠手镯,盯着画眉笑眯眯地说:“三太太,这副手镯就算是黄某的见面礼吧,来,我给三太太带上。”

“这……”画眉被黄明轩盯得打个冷战,往后退了两步。

刘氏见黄明轩越来越放肆了,急忙站起来接过手镯说:“不敢劳驾黄局长了,还是我给画眉戴吧。画眉,还不快谢过黄局长!”

画眉忙说:“谢谢黄局长!”

黄明轩有些失望,悻悻地说:“一家人还谢什么呀!”

岳林和画眉又给麻殿林敬了酒,麻殿林喝了酒,面带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我提前没准备,今天就欠三太太一份礼了,改日一定补上,一定补上。”

岳林见黄明轩眼睛总往画眉脸上瞟,心里极不痛快。刘氏看出来了,站起来笑呵呵地对黄明轩和麻殿林说:“黄局长,麻团长,你们和老爷边喝边聊吧,我们妇道人家,就不打扰你们说正事了。”

画眉正紧张得如坐针毡,听大太太这样说,慌忙站起来抱住大太太的胳臂。黄明轩还想挽留画眉多坐一会儿,岳林也说:“大太太说的极是,天不早了,占奎,你送太太们先回去吧!”

姜氏不想走,甩下脸说:“姐姐,你这急生急养的,早知道过来就沾一下凳子,我就不过来了。”

岳林心里正不痛快呢,狠很地瞪姜氏一眼,“就你事儿多,谁请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