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式的教育能给中国带来什么

我是2003年高考的,离现在整整有六年了。当年高考毕业离校之即,我站在学校门口对自己说,这时一场失败的教育。即使后来上了本科线,虽然给自己带来了一点安慰。(证明自己高中三年不是浑浑噩噩渡过来的,对得起父母三年的学费钱),但还是敢大胆对学校说,当今的学校越来越让人感到失望,失败的让人绝望。

之所以称之为失败,原因有三:

第一、学生是最大的受害者。从小学到高中,整整十二年,学生有多少时间是在书本的里消耗掉的。特别是进入初中以后,情况更是糟糕。每个学生在教室渡过的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这样的学习方式,从生理学来说,魔鬼式的学习严重弱化了中学生身体抵抗力,影响了身体正常发育。特别是在农村,初中与高中的学习生活环境令人担心。一日三餐都在学校,而学校食堂真的很差,豆腐、豆牙、青菜倒天天不离口,但油水不足,一天更是难吃到一块肉。这种情况会直到高中才稍有好转,但也只能是吃饱,还谈不上丰富。遥想在高中时,为了买瓶早餐奶,在几百人的人堆里挤了半个小时,谁让学校不让到外吃个早餐呢?

第二、国家体育事业受到影响。这一现象在足球、篮球显得更为突出。从本人来说,大学以前,没有正式踢过一场球,也没有受过专门的足球训练。到了大学才正规学习,但此时对足球已兴趣不浓,技术三流都不如。篮球稍微好一点,高中接受过一点,也经常在球场上进行游击练习,有时为了打场篮球情愿跑到学校附近的小学去打,谁让学校自己水泥篮球场才三个呢。

据专门调查结果显示,在巴西小孩子平均每天玩足球的时间为1.5个小时,而中国为0.2个小时。中国在足球上的发展障碍就在这,学校束缚了孩子的天性,也直接影响到了体育事业的发展。即使学校可以跳出来辩解,去年的奥运会中国体育金牌数超越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这种借口只能是自欺欺人,他们应该扪心自问,这些体育健将是将别人每天花在课本的的时间花在训练上,将其他同学没有上过的体育课一起给上了。唉,可以说是,中小学生在教室渡过的时间越多,我们离世界杯就越远。

第三、使学校的教育职能发生错位现象。在中国传统教育氛围下,有“敢为天下忧,敢为天下亡”的勇气被视为学生最高学习境界,其它的标准还有“忠、孝、智、廉、义”,这些也是古代优秀读书人的评判标准。正是这种传统教育观念,撑起了中华民族精神的脊柱。而如今,学校不是将这些传统标准去衡量学生的价值,而是以分数的高低去判断他的优劣。考试得不到高分,学生将视为班集、学校的包袱,现在学校出现的毕业劝退现象即是这一思想在作祟。曾任我高中历史老师曾经对我们说,高考移民虽然不光彩,但与北京高校名额龚断相比,这只根本算不了什么,学生对此不应有思想包袱。当时让我感到头晕,心里的滋味十分复杂!

学校唯升学率至上、老师唯分数至上,再加上家长们的压力,学生们被逼着走上了这条令人不知路归何处的高考独木桥,直至这些学生进入大学后,人生价值观念还处于模糊状态,找不到正确的人生方向。

处于庙堂之上的国家领导人,显然也很久以前就认识到了这一个问题,每年都在进行改革,提出了给学生减负的口号,实行文理分科,不断对教学内容进行更新,将社会最新文化动态融入教堂,高考语文命题鼓励有利于学生自由化发挥等变革措施。诚然,这些新的点子的确可以让人感到新鲜,会产生一些积极效果。但如果期望这种休疗改革方式能让青少年学生价值得到释放,从而成为国家与社会精神支柱,让中华文明能得以继续放大并屹立于世界,这恐怕会强人所难。

国家有难,唯青年人能以死相赴之精神才能救之;社会有乱,唯青年人挺身而出才可使之回归自然。

事到如今,只能叹惜国家利益式教育的可怕性。教育唯利之风所过之处,校园血气之青年将大减,留给后人的只有麻木、鬼诡与屈辱。

我还是坚信这样的观点,不让中小学生从教室回到操场、野外,使他们的天性得到培养,教育改革仍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