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秦天喜这禽兽不如的畜生2

北方老驼 收藏 0 4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人是在重重矛盾中活着的,是在爱恨交织中活着的。某一时刻,爱会变成恨,恨也会变成爱。望着面容憔悴,一脸皱纹的秦天喜,画眉觉得舅舅在突然间又变得慈祥可亲了。

人之初,性本善。人生下来时是没有好坏与善恶之分的,他们走上哪一条路都是自己的选择,有的人选择了真善美,他就成了好人;有的人选择了假丑恶,他就成了坏人。就像秦天喜一样,他选择了抽大烟,他就成了烟鬼。他犯的每一个错误是每一个烟鬼都可能犯的。其实,大烟便是秦天喜心中的恶魔,便是秦天喜的罪恶之源。

画眉忘却了秦天喜曾经犯下的每一个错误,她用镜子把自己照了个够后,恋恋不舍地脱下新嫁衣。其实她很想穿着新衣服去睡,美丽的嫁衣给她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好心情,也一定会给她带来一个美丽的、五彩缤纷的梦。

秦天喜看出画眉有些疲倦,放下手里的酒碗说:“画眉,过来让爹摸摸额头,看烧不烧了?”

画眉温顺地把头伸过去,“爹,好多了。”

秦天喜欠起屁股,伸手摸摸画眉的前额,觉得额头还有些燥热,“哦,烧还没全退了呢。画眉,早早睡吧,明天是你的好日子,你可千万不能病了呀!”

画眉顺从地钻进被子,“嗯,爹,你也早些睡吧。”

秦天喜下地又往灶里添了些柴。外面的风没有昨晚大了,屋里也不是特别地冷。秦天喜让画眉喝了碗热水,又把自己的皮袄搭在画眉的被子上,“别蹬开被子,只要捂出汗来,明天就好了。”

画眉点了点头,但她睡不着。一颗心忐忑不安,脑子乱糟糟地。一会儿是娘的影子,一会儿是秦文和秦武的影子;一会儿又是冷长生和岳家少爷的影子,一会儿又仿佛看见了漫野的黄花。还有许多朦胧的梦幻,未来的遐想,乱七八糟地搅得她心乱如麻。

秦天喜面前的猪头肉愈来愈少了,他不敢大片地往嘴里送,而是先挑那些肉渣肉沫吃着,酒也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呡着喝。突然,画眉眨着乌黑的眸子问他道:“爹,我嫁了人以后,你咋办呀?”

“画眉,你睡吧,别管爹的事。”画眉这一提醒,秦天喜立刻心寒起来。他记起岳林的话,心里便对岳林恨得咬牙切齿了:妈的,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些良心让狗吃了的王八蛋!**你岳林八辈祖宗的,你娶了我闺女,我就是你老丈人了,你本应该孝顺我、敬奉我才对,可你竟然连油坊镇都不让我呆下去了,你他妈的还叫人吗?怕我给你丢人现眼?我秦天喜堂堂五尺高的汉子,人穷志不穷,给你丢啥人?现啥眼了?

秦天喜心情不好,一通闷酒喝下去,已经是醉眼朦胧了。他拿起酒瓶看看,还剩少半瓶了,便把少半瓶酒全都倒进了碗里。

画眉渐渐入睡了,暗暗的灯光映在她安详的脸上,现出一种朦胧的美丽。

秦天喜醉了,烈酒把他的血液燃烧起来,使他感觉不到屋子的清冷。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熟睡中的画眉,愈来愈觉得画眉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迷人。情不自禁中,他回忆起枣花,回忆起两个儿子,回忆起充满欢声笑语的过去。再看看孤家寡人的今天,他心中懊悔极了:大烟!大烟!!大烟!!!我秦天喜落得今天的下场,都是你害的呀!

秦天喜一仰脖子,咕嘟嘟地把半碗酒全都灌进了肚子。现在,他已经是酩酊大醉了。

酩酊大醉的秦天喜产生了幻觉,岳林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大腹便便,满面红光地朝着他笑呢。他一边笑着自己,一边搂着他的画眉,扒下画眉的衣裳,把画眉骑在身下……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