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出击 第四卷 消灭这帮海盗 第六十五章 干净漂亮的10比0

晓雾晨枫 收藏 1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327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


“砰——”

爆炸声将众人惊醒。

大家面面相觑,寻找爆炸声的源头。

好像是从海面上发出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赶紧爬到瞭望塔上。只见那艘船一侧的海面上还留着由于强烈爆炸激荡而形成的一圈圈漾开的波浪。

船边发生了爆炸?而且明显是手雷的爆炸声。发生了什么?

众人感觉不妙。

“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有爆炸声呢?”穆天问道。

大家都不太明白。

就在这时,只听船上传来一阵杂乱密集的枪声。这是AK-47那特有的沉闷的枪声。

“坏了。会不会是队长他们的身份被发现,然后和海盗干起来了?”乔荒说。

“肯定是。不过不知道队长他们有没有受伤。”李泽飞担心地说。

“我相信他们三个都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不过现在我想我们不必再费尽周折去吸引海盗们来岛上了。”罗朴言说。

“为什么?”三个人齐声问。

“等一会儿他们自己会送上门来的。——准备武器,我们要开始战斗了!”

四个人都很兴奋。


丁克船长的到来让众海盗的情绪高涨,都希望能在他面前表现一把,然后得到他的赏识和重用。

“还等什么?”丁克咆哮道,“朝下面开火!——先扔一颗烟雾弹!你们这帮蠢货!”

一个海盗扔了一颗烟雾弹下去,不一会儿,里面就漫上来一股浓烟。

“下去,杀死他们!他们只有两个人,我们有这么多人。对付他们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我命令你们立刻将他们解决掉!——喂,亨利,你来负责这个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很完美地把它做好。”

“是,船长!”亨利站起来,面露喜色地回答。——这就是和扎克打赌的那个家伙。

“下去,杀死他们!”亨利命令道。

众海盗趁着烟雾弥漫的时候,从竖井里的梯子爬了下去。


“轰——”“哧——”

一颗烟雾弹被扔了下来,同时冒出了大股的浓烟。

“这帮该死的杂种!”埋伏在门边的牛金抱着枪朝方舟跑了过来。因为在浓雾中如果队友之间离得太远的话,开了枪,就会误伤自己人。

“他们肯定会趁着烟幕的掩护下到舱底。”方舟对牛金说。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烟雾?”陈安奇过来问道。由于补充了一些水,再加上年轻,体质基础好,他已经能够自由行走了。

“烟雾弹。——你最好离这远一点,否则等一会儿开了火,会伤到你。——子弹可都不长眼睛。”方舟说。

“我不怕。如果不是你们,我早就死在这里面了。现在生命已经对我不那么重要了。”

“放屁!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不重要。当然,那些无恶不作像是丁克船长一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

“算了吧,你还是照顾好你的伙伴。这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他们下到底舱了。”牛金提示方舟。一个细小的声音从竖井的那个方向响起。

“哒哒哒!”

方舟没有说话,几连发子弹下去,那边响起了一阵惨叫。

同时,从烟雾的对面也打来一排子弹,打在遮挡物上,“噗噗”直响。

“退回去,这里太危险了。”方舟命令道。陈安奇只得退到角落里。

烟雾逐渐散去,可以看清楚了。竖井下面已经没有人,不知道有多少海盗进来埋伏在那堆杂物的后面。

“你们逃不掉了,赶紧出来投降吧!”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那堆杂物的后面响了起来。

牛金铁青着脸,回复了一梭子子弹。

“好吧,我们知道你们的底细。有两个人是吧,孤单的两个人,如果死了一个,另外一个该有多伤心,多孤独。”那个声音继续喊道。

这边没有声音。

“杀了这两个人!”声音命令道。

瞬间,数条枪喷出了火舌。

方舟和牛金赶紧低下头。四周的东西被打得到处乱飞。漫天的碎屑像是下雪一样洋洋洒洒地飘下来。

方舟和牛金被猛烈的火力压的抬不起头。

为了分开海盗的注意力,方舟打着手势让牛金悄悄摸到他们的附近。方舟来掩护。

当对方的枪声一停,方舟手中的AK-47立刻喷出了火舌,将海盗们压了下去。牛金趁着这个时候,来个顺地一滚,一直滚到舱门的旁边,利用厚重的舱门作为掩护。

当方舟的火力一停,海盗们就探出头来,牛金这时就迅速瞄准立刻开火。只听两声惨叫,解决了两名海盗。其余的海盗吓得不敢抬头,他们不知道子弹是从哪儿射出来的。只得用枪盲目地朝四周扫射。

方舟全神贯注地压制住对方的火力。就在这时,他却不知道后面出现了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拿着明晃晃的匕首要刺进他的身体。

立刻,只听见陈安奇大叫一声:“小心!”方舟只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光头杰克和陈安奇打起来了。光头杰克的手里有一把匕首,正在刺向陈安奇的脖子。方舟眼疾手快,一刹那间一枪下去,立刻爆头。光头杰克残缺的身体瘫在了陈安奇的身上。

陈安奇吓得全身发抖。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怕是第一次经历这么血腥的场面。

方舟知道是陈安奇救了他。他向他投去诚挚感谢的目光。

陈安奇爬了起来,把光头杰克的手掰开,取了他手中的匕首。

“这把匕首是你的了。”方舟说。然后他回过头去继续对海盗们开火。

整个舱室和外面,墙壁上被打的千疮百孔。到处是流弹乱飞,弹壳遍地。幸运的是,方舟和穆天都没有受伤。

双方处在胶着状态。战局是2比0。海盗被干掉两个。


丁克船长在船舷的走廊上踱来踱去,看起来很焦急的样子。他知道,如果拖下去,越拖越危险。

两个保镖全副武装持着枪站在旁边。

其中一个家伙说道:“岛上的四个家伙大概还不知道船上的事情。他们今天还会照例过来修理主机,等他们上了船,我们就干掉他们!”他洋洋自得地说。

“蠢货!”丁克骂道,“到现在都没来,你认为他们还会来吗?刚才的那一声爆炸让任何人都能猜到船上发生了不正常的事情。你这个蠢货!我们的模块现在还在他们的手上。——不行,我必须要去找这四个混蛋!杀掉他们,把控制模块拿回来。否则,我们谁也回不去,只能永远留在这个荒凉野蛮的地方了。”

“把那个赵大给我结结实实地捆好,送到小艇上,我要亲自上去用他们的头头换回我的控制模块。”丁克朝一个手下命令道。

片刻之后,唐虎被捆着,丁克留了几个人在船上留守,剩下的十几名海盗,分两批用小艇运送上恶棍岛。十几个海盗在丁克船长的亲自带领下,押着唐虎浩浩荡荡地朝营地进发了。


“他们过来了。还是那个小艇,上面满是海盗。大概得有七八个。……又运来第二批,聚集在沙滩上了。丁克在里面。天哪,队长也在,他被绑了起来。——队长被抓住了!”站在瞭望塔上放哨的穆天回头对众人报告观察到的情况。

底下的三个人正在准备食物和水,带上砍刀和匕首,一切能用来生存和杀敌的东西都带上。

“这个消息可不太妙,队长被扣为人质,对我们的行动有很大的影响。——准备好了。我们走!”罗朴言说。

“营地真得就这么放弃了?”穆天看着自己和大家辛辛苦苦地建设起来的营地,有些伤心和舍不得。

“不放弃又能怎么办?我们没有武器,根本无法和这伙人硬拼。只有放弃营地,进入密林,他们为了得到控制模块,肯定会追寻着我们的踪迹走。这样在密林里和他们周旋,在运动中,把他们一个一个吃掉,救出队长,最终歼灭他们!”罗朴言说。

四个人背着足够的东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营地,往密林深处,岛的纵深之地走去。


丁克带领着海盗马不停蹄地一路奔向悬崖之上的营地。

“船长,没人!一个人也没有!”海盗们搜遍了营地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没有找到一个人。

“这帮狡猾的家伙。肯定钻林子里去了。他知道无法和我们对抗,就想在林子和我们周旋。他们肯定没走多远。”丁克看着那堆刚刚被踩灭的灰烬说道,“我们赶紧追!——另外,在走之前,顺便把这个地方烧了。这些破房子对我们一点用处也没有,不是吗?”丁克阴森地笑着。

海盗们开始在营地里四处放火,由于房子、避雨棚、仓库、栅栏、瞭望塔等建筑,全是用木头搭建而成的,而且经阳光一晒,十分干燥,不一会儿整个营地就熊熊燃烧起来了,成了一大片火海。大家一个多月以来的辛苦,全部白费了。

唐虎看到这一切,心痛不已。一言不发,脸色铁青。这伙无恶不作的海盗,会让你们偿还的,唐虎想着,狠狠地咬了咬牙。

很快,海盗们发现罗朴言、穆天、乔荒和李泽飞逃走的痕迹,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被凌乱踩断的草丛,一路追去。


船上底舱。

“啊——”一声惨叫。

“又干掉一个!3比0。喂,我说你们这帮杂种!你们是饭桶吗?”牛金在一枪爆掉一个不小心露出脑袋的海盗之后,在门口大声叫嚣道。

刚说完,随即惹来一阵更加密集的枪声。

舱门上坑坑洼洼。马上就会被穿透。

这个地方不宜久呆,牛金赶紧向后撤了一步,又和方舟在一起。

还好,这里的地形对方舟和牛金有利,只要能守住舱门,海盗就进不来。舱门旁边光秃秃的,什么掩护都没有,到了舱门这,就是找死。

一个蠢蠢欲动的海盗想从杂物后面跑到舱门的后面躲起来,被方舟迅速地一枪撂倒,躺在地上不动了。

现在是4比0。

海盗们有些吃不消。

尽管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下来,但是现在火力明显不如以前。

由于子弹不多,方舟和牛金只能点射,放冷枪,这样给予那些海盗以威慑。

“喂,扔些子弹下来,我们的弹药不多了。”海盗在用对讲机和上面的同伙对话。

不多时,从竖井上面扔下来一个箱子。众海盗连忙用火力压制住方舟和牛金,趁着这个间隙,把箱子拖了过去。

海盗得到了补充,又气势汹汹起来了。

而方舟和穆天的情况很糟糕。子弹所剩不多,如果继续留在这儿的话,子弹就会被他们耗光,自己就会成了他们的靶子。方舟知道这样不行,得尽管补充弹药。可是这哪儿有呢?能不能从哪儿出去呢?

方舟想了想,匍匐到一侧的休息室,里面杂乱不堪,一张破桌子,墙上挂着几件衣服。到处翻了翻,没有子弹。

他朝四周上下望了望,发现了上面的通风管。

然后方舟匍匐了回来,向牛金说道:“我们得离开这个地方了。”

“那后面的人的怎么办?海盗会把他们杀光的。”牛金说。

“如果我们不离开,我们也会被杀掉。放心,对于海盗来说,他们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他们只会到处寻找我们。”

“那怎么才能出去呢?这个舱室里只有面前这一个门,只要接近,就立刻会被打成马蜂窝。”牛金问。

“我有办法。而且顺利的话,我们还能把门外的海盗全部歼灭。”方舟胸有成竹地说。

他又来到陈安奇的身边,对他耳语一番,然后把他手上的那把刀拿走了。

双方又进行了一次你来我往的子弹头交换,当然谁也没敢贸然出击。

当海盗们发现情况不对劲儿时,方舟和穆天已经顺着通风管慢慢爬到他们的后方头顶。

两个人慢慢慢慢地爬,小心谨慎,不让通风管发出任何能够引起别人注意的声音。要知道,这里离海盗两三米高的上方,一丝明显的声音都会被他们听到。

花了很长时间,他们才爬到海盗们的头顶。

方舟从气孔的缝隙往下看,数了数,这堆杂物的后面还有七名海盗,其中一个已经负伤,失去了战斗力,这个大概是从竖井下来时,被击中的那个。

那么能够战斗的海盗还剩六个。现在方舟和穆天要用六比二的高悬殊干掉这帮家伙。对于特种兵身份的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两个人一动不动地在通风管里趴了很长的时间,甚至连呼吸都要缓慢沉着,这是教官告诉他们的,任何的一丝声响就会引来海盗的怀疑,如果发现了他们两个人在这里,那就没有一丝生还的机会了。狭窄的通风管没有回旋的余地,薄薄的通风管表皮更无法阻挡住AK-47那7.62毫米子弹的威力。他们会立刻毙命在这。

两个人通过通风管上面窄小的气孔仔细观察着海盗们的动静,。

终于,机会来了!


海盗们发现里面迟迟不开火,自然心中怀疑。

一个家伙命令旁边的一个海盗说道:“进去看看,我怀疑里面的那两个家伙没有子弹了。”

那个海盗喊道:“我可不去,鬼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子弹呢。如果这是他们的一个计谋呢?先让我们以为他们没有了子弹,引诱我们过去查看,然后抬起枪干掉我们,这样的计策,谁都能想得起来。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喂,你去不去?即使你不去,就会死在我的手里。我现在就要杀了你!”他瞬间用枪抵住了那个海盗的脑门。

“亨利,你这个混蛋!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兄弟的吗?丁克的一句话就让你为他这么卖命,为了得到他的赏识,甚至可以牺牲自己兄弟的性命!你这个冷血的家伙!”

“哈哈哈!”那个亨利狂笑道,“为了自己,没有什么不可以背叛的。何况仅仅是一条性命而已。我不想说第二遍,要么去,他们确实没有了子弹,你还能活;要么不去,那么就会立刻死在我的手里!”

那个海盗显然已经怕了现在已经发狂了的亨利,“好吧,好吧。我去,我去。别在我背后朝我放冷枪,不想死的那么突然。”

海盗小心翼翼地端着枪弯着腰贴着门缝边战战兢兢地摸了进去。当然,方舟和穆天清楚他会看到什么。

“上帝!他们不见了!”那个海盗叫道,“这里只有杰克脑袋被打碎的尸体。”

“什么?”亨利叫道,“难道他们逃掉了??”

他有点不相信,带着剩下的四名海盗也端着枪冲了进去。下面没人,他们裸露的没有防备的背后,正等着我们复仇的子弹。

千钧一发!

穆天和牛金立刻砸开通风管出口的排气罩,迅速跳了下来,在空中,两把突击步枪就开了火。后面没长眼睛的海盗们全部都成了两个人的活靶子。

一阵火舌和怒吼之后,海盗们甚至没有来得及转身,就惨叫着,身体全部倒了下去。

6比0!再加上先前干掉的四个人,就是10比0!

干得漂亮!

这是一次天衣无缝的战斗!

两个人击掌相庆。

“嗖——”一枚子弹擦着牛金的腮帮而过,如果稍微偏一点点,就会钉在牛金的颧骨上,脑袋就会炸开花。

牛金惊出了一身冷汗。两个人赶紧伏在地上。

怎么回事?这冷枪是从哪儿打来的?

“哈哈哈!”一个颤抖的声音狂叫道,“没想到吧,我还没有死。”

两个人从缝隙里望过去,那个亨利满头满脸是血地晃晃悠悠站了起来,手里是一把刀,死死地抵在陈安奇的脖子上。沾满血的脑袋躲在陈安奇的头后面,以防冷枪射中他。

“可惜的是枪里只有一枚子弹了,否则你们两个立刻就会死在我的手里。那么丁克船长就会嘉奖我,就会赏识我,让我做他的左膀右臂,做二把手。可是你们都把这给毁了!”亨利恶狠狠地说,“赶快站起来,把枪放下,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小东西!”

瘦弱的陈安奇被这样的情形吓坏了,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方舟和牛金相互看了看,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快点!我从来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亨利已经歇斯底里了。

这时旁边被方舟踢昏的扎克醒了过来,牛金二话没说,像拎个小兔子似的一把把扎克拎了起来。

“看看,这是谁?你的好兄弟扎克。你害的他丢掉了一只胳膊,你不觉得心中有愧吗?”方舟也站了起来说道。

扎克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只看到面前的亨利。他大声叫道:“亨利,救我!”

亨利看都没看扎克一眼,冷冰冰地说道:“我可不管他的死活。其实他早该死了。”

听了这话,扎克几乎又昏了过去。

“快点放下枪!”亨利的刀锋抵住了陈安奇的喉咙。

陈安奇的脖子上已经渗出了血,表情痛苦。

牛金不相信,用枪抵着扎克的脑袋说道:“如果你不放下那个孩子,我真的会杀了他!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1——2——3……”

亨利一动没动。

牛金知道这个方法没有效果。

“小心后面!!”方舟突然叫了起来。

由于受到刚才方舟和牛金从后面突袭的后遗症影响,亨利打了个激灵,眼睛不由自主地朝后看去。

瞬时,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银白的亮光闪过,方舟的匕首直直地插在了亨利的后脑勺上。

——原来方舟已经暗暗地把匕首捏在了手里,瞅准时机,准确地朝亨利的脑袋甩了过去。

受这致命的一击,亨利的身体僵硬地慢慢倒下了。

陈安奇松了一口气,一闭眼,瘫在了地上。

——完美无缺的10比0!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