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秦天喜这禽兽不如的畜生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那天,秦天喜没有回家,他先过足了烟瘾,又到赌场赌了两把,见手气不好,便到窑子里挑个漂亮窑姐睡了一晚上。天亮了时,先下馆子吃了早点,这才割了一大块猪头肉,打一瓶酒,买几个馒头,得意地哼着小曲儿回到花村。

秦天喜从油坊镇回来的当天下午,马占奎骑着高头大马来到花村。他没进屋也没下马,在院墙外面喊出秦天喜,丢下个红布包袱走了。

画眉不知道秦天喜拿她做了交易,也不知道马占奎曾经来过,更不知道明天她就要出嫁了。昨天刮了一晚上风,后半夜灶里的火灭了,寒冷肆无忌禅地闯进屋子,画眉半睡半醒中着了凉,直到秦天喜回来,给她做了两碗面条,吃罢便呼呼地睡了。

画眉醒来时,已经是掌灯时分,屋里没有人,灶里的火熊熊地燃着。屋子虽然不冷,但画眉还是觉得头有些晕,四周冷风浸骨,身子软绵绵地没有一点力气。

“画眉,你醒来了?”秦天喜抱着几根刚捡来的枯木枝推门进来,往灶里添把火,掀开锅盖端出一只破碗,破碗里放着几个热腾腾的白面馒头。他点着油灯,从灶头取过一个浸出油的纸包在炕上铺开,一包切好的猪头肉便白花花地露出来了。

画眉早就饿了,目光贪婪地靠拢过来。秦天喜拿起一个馒头掰开,在里面夹两片猪头肉递给画眉。画眉接过馒头狠狠地咬了一口,秦天喜见状,又掰开一个馒头夹了猪头肉递过去,“慢慢吃,别噎着,还有呢。”

画眉狼吞虎咽,一连吃下三个馒头。

秦天喜掀起皮袄,皮袄的下面掩着的是马占奎送来的包袱。“画眉,你看这是啥?”

画眉见是个红布包袱,不解地问:“里面是啥呀?”

秦天喜眯着眼把包袱给画眉递过去,“画眉,岳家明天就要娶你过门了,这是他们送来的嫁衣。”

“明天,是明天吗?”画眉知道自己终于要出嫁了,心中泛起一种别样的滋味。虽然她一直盼着能早日离开这个家,离开这间破败的屋子,离开这个抽大烟的舅舅,但到了真要离开的时候,她还是有些舍不得,有些眷恋。

秦天喜从锅台上取过酒瓶,往那只盛过馒头的破碗里倒半碗酒,呷一口咂巴咂巴,“是的,是明天。“

画眉心慌意乱地打开红布包袱,包袱里的衣服立刻令她怦然心动,目眩神迷了。那大红色的棉袄棉裤居然是缎子做的,还有粉红色的汗衫,绣花的棉鞋……画眉的心底欢呼起来,她轻轻地抚摸着新衣服,那缎子滑爽如丝,晶亮晶亮地像抹了油。她迫不及待地把棉袄抖开,哦!新里新面新棉花,不薄不厚,不轻不重。画眉陶醉了,她知道女人出嫁能穿上新衣服,却没想到能穿上如此光彩夺目的新衣服。

秦天喜用手掐一片白花花的猪头肉放进嘴里,他觉得满嘴都是油津津的肉香。“画眉,把新衣服换上让爹看看。”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画眉被新衣服感动了,把所有的烦恼和忧愁全都抛在了九霄云外。她“嗳”了一声,高兴地把新汗衫、新棉裤、新棉袄、新棉鞋换上。立刻,画眉就像换了个人,浑身上下都透出掩不住的美丽。她取出冷长生给她买的那面小镜子照,心想,要是有面大镜子该多好啊?那样,她就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全部的自己了。

秦天喜惊愕地瞪大了眼,望着被新嫁衣装点得容光焕发的画眉,望着千娇百媚的风采在画眉身上毫无遗漏地展现出来,他感叹地在心中说道:难怪人们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呢,画眉穿上新衣服,竟然更是美丽得没有一点瑕疵,绝妙得无可挑剔了。

秦天喜满心欢喜,禁不住大大地喝了一口酒。火辣辣的烧酒顺着嗓子眼下去,热乎乎地在肚子里燃烧了一圈,然后像一团压不住的火焰直冲脑门,轻飘飘的感觉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突然,秦天喜的内心升腾起一种难言的愧疚:幼稚的画眉!她并不知道她要嫁给的不是岳家的少爷。当明天洞房花烛,当她发现娶她的是岳林那个糟老头子时,她还会像现在这样高兴吗?不过,想到明天会有一百五十块白花花的大洋摆在自己面前时,秦天喜心中的愧疚又立刻荡然无存了。一百五十块大洋,那是个什么数儿呀!放在那儿有多大的一堆呀!够他花天酒地地放纵几年了。

秦天喜决定瞒着画眉,他要让画眉在满心欢悦中离开自己。他笑眯眯地对画眉说:“画眉,现在你明白了吧?爹其实是疼你的,爹就是想给你找个好人家,让你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秦天喜的话让画眉心里热呼呼地。女人的心是水做的,女人的耳朵根子也软,幼稚的画眉没想过秦天喜会欺骗她,她觉得舅舅还是爱她的。一个女儿家,早晚要嫁人,舅舅只是千方百计地想把她嫁个好人家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