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九,岳老爷的如意算盘3

北方老驼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姜氏听岳林说想娶画眉做小,立刻惊呆了。她没想到岳林真是个老色鬼,五十多岁的人了,半夜想起朝南睡,居然还要纳妾,居然要把准备给儿子做媳妇的闺女娶回来给自己做小老婆。这叫什么事呀?她虽然懂得做女人要三从四德,懂得大户人家的老爷有个三妻四妾是平常事,可她也知道,但凡男人多是喜新厌旧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姜氏听岳林说想娶画眉做小,立刻惊呆了。她没想到岳林真是个老色鬼,五十多岁的人了,半夜想起朝南睡,居然还要纳妾,居然要把准备给儿子做媳妇的闺女娶回来给自己做小老婆。这叫什么事呀?她虽然懂得做女人要三从四德,懂得大户人家的老爷有个三妻四妾是平常事,可她也知道,但凡男人多是喜新厌旧的。她正值虎狼之年,平时隔三差五同一次房尚不满足,若是老爷再娶个年方二八,如花似玉的小美人进门,她岂不是要像大太太一样被打入冷宫了?

想到自己的后半生将要夜夜面对孤灯,独守空房,形影孤单地度日如年;而老爷却夜夜怀抱新人,巫山云雨,与那个小美人缠绵销魂,姜氏的心里便涌起一股说不出的苦涩酸楚。她不甘心,沉下脸说:“老爷,这不合适吧?且不说岳家在这油坊镇的门庭地位,就凭老爷你的声望和名气,这么做也有损老爷的威望吧?”

岳林早已料到姜氏的态度,他知道,没有哪家的太太会宽容这种事,但画眉的美貌已经刻在了他的心中,让他心痒痒得恨不能立刻就把画眉娶回来。他呵呵一笑说:“我的二太太,你可不要小心眼呀!纳妾和声望、名气有啥关系?古往今来,豪门富贾,达官贵人,纳妾的比比皆是,就连皇帝老子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我不过一共才纳两个妾嘛,有啥呀?再说了,你终究还是二太太,比她的身份要高的。”

“才纳两个妾?难道你还想纳十个八个的吗?唉!真是人越老脸皮越厚了。都当姥爷的人了,你也不嫌丢人?”姜氏气得脸色苍白,嘴唇都哆嗦起来了。

岳林听姜氏说他丢人,老脸还真有点挂不住了。口气强硬地斜二太太一眼,“丢人?我明媒正娶丢啥人呀?我看是你吃醋了吧?告诉你,就算我真纳十个八个妾了,谁又能说我什么?我养得起!”

姜氏平日不敢和岳林顶嘴,但岳林纳妾关系到了她的切身利益,虽然明知自己改变不了岳林的主意,但仍不甘心,冷笑着讥讽岳林道:“瞧,急了不成?急啥呀?不就纳个妾吗?平日里还嚼文咬字地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这一急便啥话都抛出来了?好,你娶吧,娶上十个八个的,我知道你有钱也养得起,人只要脸皮厚了,还有啥做不出来的呢?”

岳林不耐烦了,瞪起眼睛厉声说道:“你别给脸不要脸行不行?我这不过是和你打个招呼罢了,你要是觉得不顺心,就回城里娘家住些日子去,啥时候顺心了啥时候再回来。”说罢,咣当一甩门,迈着大步走了。

姜氏见岳林如此无情,眼泪哗哗地就下来了,望着岳林的背影“老畜牲,老王八,老毛驴……”拣着那些恶毒的话骂了个千遍万遍。

……

岳林毕竟还是要些脸面的,他觉得自己不好对秦天喜说,便把事情交给马占奎和陈管家去办。马占奎怕秦天喜不愿意,知道秦天喜快把那五十块大洋挥霍完了,便以退婚为由,让秦天喜退还那五十块大洋的聘礼,待把秦天喜逼上绝路后,再提让画眉给岳林做妾的事。

果然,秦天喜听马占奎说岳林想娶画眉做妾,立刻连连摆起手来,“不成!不成!”他不是那种脑子比猪笨的人,心说马占奎呀马占奎,你噘起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啥屁了。妈的,少爷换老爷,亏你想得出来?做少奶奶和做妾能是一个价吗?

这时,陈管家笑呵呵地推门进来,“天喜呀!常言道:话不要说绝了,路不要走绝了。有啥事咱慢慢商量嘛!”

“陈管家,我看他秦天喜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没得商量了。”马占奎眼珠子瞪得琉璃球一般,恶狠狠地对秦天喜说:“算了,我看咱也不要谈让你闺女给老爷做妾的事了,这样吧,我给你三天期限,你若退不出五十块大洋,我就把你的两只手剁下来抵债了。”说罢,从腰间抽出一把尖刀,“啪”地甩在炕桌上,刀尖嵌进了桌面,刀柄颤悠悠地抖着。

秦天喜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心知马占奎和陈管家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个拉弓,一个射箭的。嘿嘿一笑,朝马占奎伸出双手道:“马爷若是把话说的这么绝,也不要等三天了,我秦天喜的这双手现在就归马爷了。马爷若是不嫌脏,就拿去煮了下酒吧!哼,反正我闺女国色天香,不愁找个有钱人家,有闺女给我养老,我还要这双手干啥呀?”

马占奎见秦天喜又耍起了赖皮,一时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陈管家见状,忙劝和道:“天喜,你这是干啥呢?你当马爷是和你开玩笑吗?他可真是啥都能做出来的呀!你好好说句话吧,这事儿到底有商量没?”

秦天喜气呼呼地收回双手,“当然有商量了,可马爷他没和我商量呀!”

陈管家问:“天喜,你说说,咋个商量法儿?”

秦天喜索性撕破了脸皮,“当然是聘礼了。陈管家,你说句公道话,做少奶奶和做小能是一个价吗?”

陈管家和马占奎对视一眼。“那倒是。可你早说呀!早说了还用得着费这周折吗?天喜,你开个价吧!”

秦天喜看一眼马占奎,马占奎拔出炕桌上的尖刀,一双鹰隼般的目光逼视着他。秦天喜轻蔑地一笑,放开胆子伸出一把手对陈管家说:“再加五十块大洋!”

陈管家也够爽快的,想都没想便说:“好!一言为定了,再加五十块大洋!”

秦天喜见陈管家如此爽快,后悔要少了。不过,话既然出口,也只能这样了。他看马占奎一眼,又补了一句,“陈管家,我这可是给你的面子,其实,我真是亏到家了。”

马占奎听出秦天喜的话是对他说的,冷笑道:“好了,别废话了。后天我就去娶亲,到时候一手付钱,一手交人。还是老爷那句话,你拿了钱后立刻背着行李卷,离开油坊镇,走得越远越好,免得给老爷丢人现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