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曝季羡林未将遗产留给子女(图)

尖刀兵排长 收藏 0 38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0_58512_9658512.jpg[/img] 时报北京专电 (特派记者 张彤) 就在昨天上午季羡林先生的送别仪式刚刚结束后,现场一件令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神秘女子”称要“揭露真相”,将现场众多媒体记者和送别群众的注意力吸引到“遗产之争”上。   纠纷从“小乌龟”引起   送别仪式刚结束,现场就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只听一个女声尖叫着:“不能让他把东西带走,快追上他。”就见几个男女从东大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报北京专电 (特派记者 张彤) 就在昨天上午季羡林先生的送别仪式刚刚结束后,现场一件令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神秘女子”称要“揭露真相”,将现场众多媒体记者和送别群众的注意力吸引到“遗产之争”上。


纠纷从“小乌龟”引起


送别仪式刚结束,现场就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只听一个女声尖叫着:“不能让他把东西带走,快追上他。”就见几个男女从东大厅门前的台阶上飞快跑来,挡在一个手捧一瓷盆的男子面前,伸手夺过瓷盆,嘴里还嚷着:“你们不能现在就抢财产啊,这是我们给季老拿来的。”那名男子也没怎么争辩,就把瓷盆交了出来,只是嘴里说着:“我不知道情况,我是季老的亲戚。”


现场众多记者和送别群众马上围拢过来,只见地上放着的一个墨绿色的精致瓷盆中,两只小乌龟正在紧张地上下爬动着。


一位戴着眼镜、学生模样的姑娘指着瓷盆说:“这是季老养的两只小乌龟,跟季老感情很深,今天早上我们专门拿来给季老送行的,没想到追悼会刚结束他们就想偷走。”记者忙问,想拿走东西的这人是谁啊?旁边一个女子插话说“是钱文忠”。几个记者马上说,“不对,我们采访过钱文忠,钱文忠大家都认识,这人不是。”这时,一个胖胖的穿着一身白色西式套装的神秘女子出现了,她说:“是钱文忠指使他干的,刚才我看到钱给他使了个眼色,他就搬起东西来了。”


神秘女子称要揭露真相


这名神秘女子看到众多记者朝她围了过来,马上来了精神。她接着爆料说:“这些天他们就在季老的房子里忙着搬东西。季老刚刚去世,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抢分财产了,还制造舆论,我们就是要把真相揭露出来。”


既然敢于揭露真相,一定是对这件事情完全了解的人了。记者们马上问这名女子的工作单位和姓名。女子激动地说:“这个我不方便说,我只能说,我是个有良知的中国人。”


“既然你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那我们怎么能知道你提供的信息的可信度?”许多记者马上提出疑问。这时,女子变了口气:“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几个人,他们最了解事情的真相。”说着,女子就领着记者们来到东大厅外的西侧路边,给记者们介绍了人群中的一男一女两个人。她指着两人说:“这位(男的)是季老过去的秘书,这位(女的)是季老的干女儿。”


“干女儿”曝季老父子失和内幕


对于神秘女子称自己是季老的“干女儿”,这位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女子予以了否认:“我不是干女儿,我是季老的学生。”


看到这么多记者前来采访,这名女子非常激动:“现在有很多消息说北大阻止季老父子13年不能相见是不正确的。我敢说对于父子俩不能相见,北大没有设置任何障碍,在季老有病的时候,北大的王某某和杨某某两位老师都曾给他(指季承)打过电话,是他自己不来的。这大概是在2003年,季老刚住301医院的时候发生的事。”


这位女子介绍说:“我跟季老无亲无故,就因为交往多年成了朋友。我每次去301医院,从来没有受到过阻拦,何况是他的亲骨肉。”她告诉记者,季老父子之所以反目就是因为季承娶了小季承将近四十岁的家里的小保姆。季老是很传统的人,对于这件事情,季老觉得很失格。再就是季老夫人去世,父子俩为钱所闹的别扭。


女子爆料说,她刚认识季老时,大约是在1997年,当时季老的工资只有一千多元,还要资助家里保姆的孩子上学。季老的收入主要靠“爬格子”出书得来。在她的记忆中,季老冬天的棉衣都很破旧,家里的凳子都快散了,要用绳子捆起来固定住。女子说,季老的毛衣、棉衣包括睡衣,都是她给季老从香港带来的。这些年季老遇上事情都让人给她打电话。


女子最后说:“关于这一切,我随后会出书的,到时会把事实真相说清楚。”


透露季老遗嘱不留子女一分钱


记者采访神秘女子时,对于自己的身份,她闭口不提。她告诉记者对于她说的话可以找任何人了解情况。她说可以给记者提供季老秘书李玉洁的电话,说事情到底怎样李玉洁最清楚,并称北大手里有季老的遗书,上面称,财产不会留子女一分钱。


女子称,北大前段时间之所以不回应,完全是从季老这方面考虑的,是顾全大局。她说:“季老不是季承一人的,是国家的,也是北大的。北大应该对这事有自己的态度,该说话的时候才能说,不该说的时候就不说。”然而说完这些后,女子却又说自己的话不能代表北大的态度。


当记者问神秘女子她觉得这些遗产应该属于谁时,女子毫不含糊地说:“我觉得应该属于国家,当然北大手里还有季老的一份遗嘱,是季老当着北大全体领导的面说的:‘我把所有的财产捐献给北大,捐献给国家,不给子女留一分钱’。这些白纸黑字都有。”


记者问,北大是否会跟季承对簿公堂 , 女子说:“这暂时还没有考虑,因为北大做的一切都是为季老考虑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