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说五好家庭----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邻家奶奶家的门上贴着一块长方形的小牌牌,上面写着“五好家庭”,字是认得,但体会不出其中的深意,只知道奶奶的三个儿子都在部队,一个死了,立得二等功,其他两个也很少回来,每年过年都有红色的慰问信送到奶奶家,奶奶很虔诚的接过来,奉若珍宝,看起来很幸福,也很荣耀。可是没人的时候,奶奶会看着慰问信哭,默默地,偷偷的,懵懂年少的我很茫然······

而今我已接近不惑,在接到通知我参加“五好家庭”的征文时,我哭了,尽管坚强,依旧是泪流满面。我无法理清思绪,心情纷杂,但勾起了我说的欲望。

这是一个有情的世界,我们都活在别人的善意里.于是,我们常常感动,常常流泪,为了那一份徐徐升腾的爱意.

进入这个家庭,是在2001年的初夏,家庭状况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两套八十年代的老楼房,老人一套,我们和哥嫂住一套。家庭人员也不算复杂,一哥一姐,看不出有任何的异常。凭直觉:公婆很淳朴,也很善良。我做为一个外地来的姑娘,把心铺到了这个家上。

老人年纪虽大,但身体还好,我们也各上各的班(嫂子和孩子住娘家),每天回来和老人一起做做饭,聊聊天,溜溜弯。我们的关系还算融洽,日子过得也很平静,平静中有了我的女儿。和婆婆有了更多在一起的时间,一起带孩子,无所不谈,母女一样的,高兴了开怀大笑,不高兴了互相抱怨。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我至今留恋·····

孩子一岁多那年春天,婆婆总觉得不适,脖子上出现了硬硬的肿块伴着痛感,曾经身为护士的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检查结果,的确是不幸降临了我们的身边-----恶性肿瘤:未分化,低分化,大细胞多种癌细胞都存在。北医三院生化权威廖松林教授诊断:非常严重的恶性肿瘤,存活期在半年到一年左右。而这时哥哥姐姐家的孩子也都升入了高三。

我理应承担。孩子虽小,我理应承担;为了哥哥姐姐家孩子的前程,我理应承担;老公开出租,我理应承担;我生活在老人身边,我理应承担;我身为护士,我理应承担······

我拿出我仅有的积蓄,买了一辆小车。生活节俭的婆婆深为不满,说我穷讲究,接送孩子,上上班,还用买辆车?我假装坦然。婆婆:你哪知道我要奔波于单位,幼儿园,医院,家之间。

癌细胞疯狂地吞噬者正常细胞,婆婆日渐消瘦,食疗起不到任何作用,药物、放疗也于事无补,骨转移依旧是来了。2006年6月1号,按照习惯,在送孩子之前去看看婆婆(因为疼痛,已开始用麻醉剂,拄了拐杖),她坐在床上,脸色是惨白的。她说听见骨头响了,不祥不祥,又是不祥。打完120,送孩子,送孩子回来,120也到了。怀疑骨折,打电话通知哥姐,那个时间他们都在上班路上。

确实骨折了,正在高考来临之前的几天。夜夜陪护,因为我有经验;天天陪护,因为两个孩子即将高考必须隐瞒;无语对苍天。

水利医院住了七天,孩子考完了。哥姐们有了时间,轮流陪护成为必然,可婆婆对我的依赖显而易见,她说:只要我在她身边,她就心安。

九月,已有了初秋的寒意.每天下班回家,骨折在床上的婆婆拽过我的手捂在她的胸前,那是至今都记忆犹新的温暖。就在那个九月,婆婆经受过病痛之后离开了人间。但公公说:婆婆是满意的离开了人间。

满意也好,痛苦也罢。经历了婆婆的病痛,我们的家也历经了考验,更加的和谐美满,虽然会想念老伴,但公公的笑容依旧灿烂。那日聚餐,公公感言:我高兴呀!我一步一步过到今天,还是共产党好呀!(公公是个老党员。)

我感动着,因为我工作繁忙时,哥姐争着接送我的女儿;我感动着,因为老公不善言辞的说:我的娘做手术他给拿5万元;我感动着,因为忙碌一天回来嫂子做的一桌子热饭;我感动着,我说累了女儿给我捶肩;我感动着,我出差回来下午一点半,家人还在等我吃饭;我最最感动的还是------没有文化的公公那一句餐后感言:我高兴呀!我一步一步过到今天,还是共产党好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