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WAN崛起,美国不再“硬碰硬”

fengyimin 收藏 0 60
导读:海峡两岸已迈向制度化的经贸合作。 韩国媒体将海峡两岸经济联合体称为Chaiwan,英语中没有这个词汇,是他们自创这个复合词,以形容海峡两岸联手的效应;对立变互利后的“凶猛”。 台海两岸的纷争本是国共内战的延续,按理应属于内政问题,外国不应该介入,但自1950年韩战爆发,美国派第7舰队协防台湾;签订协防条约后,美国在海峡两岸关系中,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基于美国本身的战略及经济利益,美国一方面与中国先后签订“上海公报”、“建交公报”,及有关军售的“八一七”公报,承认“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的

海峡两岸已迈向制度化的经贸合作。


韩国媒体将海峡两岸经济联合体称为Chaiwan,英语中没有这个词汇,是他们自创这个复合词,以形容海峡两岸联手的效应;对立变互利后的“凶猛”。


台海两岸的纷争本是国共内战的延续,按理应属于内政问题,外国不应该介入,但自1950年韩战爆发,美国派第7舰队协防台湾;签订协防条约后,美国在海峡两岸关系中,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基于美国本身的战略及经济利益,美国一方面与中国先后签订“上海公报”、“建交公报”,及有关军售的“八一七”公报,承认“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北京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但同时又由美国国会通过“台湾关系法”,承诺继续供应台湾自卫武器,确保台湾的安全,不允许海峡两岸任何一方,改变由美方界定的现状,无形中使两岸分裂长期化。


1979年前,两岸处于军事对持状态,经贸交流与人员往来完全断绝。1979年1月,大陆人代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9点政策,1987年7月台北宣布解除戒严,允许台湾居民到大陆旅游探亲,两岸僵局开始解冻。


1997年年底,三万多家台商到大陆,协议投资金额达300逾亿美元。5年前即2004年,台湾对大陆进出口贸易已达280亿美元,占台湾总出口34%,占台湾国内生产总值(GDP)17.4% 。如没有对大陆贸易出超,台湾10%以上的人失业,外汇存底早就耗竭。对大陆的出口贸易,在当时就已成为台湾经济的重要支柱。


近年;随着两岸经济进一步融合,政治上的对立日益化解,两岸资源、人才相互配合,政策走对方向,两岸没有战争,和平共荣双赢,中国人的时代自然到来了!


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时,西方不得不对“中国人”从新认定。美国再也不敢和中国硬碰硬,很多国家寄望中国能重塑全球经济新秩序。


著名的美国华盛顿邮报在5月13日,以“美国人瞪大眼问;现在的中国算老几?”为标题发表文章。文章说,虽然传统思维不允许美国人改变看法,但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深,美国人不得不承认,中国这个新兴强权要么加入到已有的世界秩序中,要么重建。中国不可避免成为美国第一号战略竞争对手。


知名汉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是一位中国通,他对中国过去的三十年,尤其是经济改革的成就予以充分的肯定。这位多年尖锐批评**的学者说,中国是朝民主的方向走了!经济的开放,给人们更多的自由。可以流动、找工作。个人生活中的选择越来越多,说话也可以说到某一个界限,学术自由也扩大了。


黎安友认为,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已经演变成一种自我调节能力的“韧性专制”。虽然它是专制,但它不是一种僵化的专制,而是一种能够适应,自我调整,又继续保持基本专制性质的政权。他说,我参与过亚洲的一个抽样调查,叫做“亚洲气压表”。在8个地方抽样:大陆、台湾、香港、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蒙古。


我们发现,中国人认为自己的制度比较民主,他们也很支持政府,不认为一党制、专制可以使他们不喜欢这个政权。中国人接受现在政权的程度比日本和台湾都高。中国老百姓认为,腐败;主要是地方的问题而不是中央的问题。虽然收入差距拉大,但平均收入提高了,最贫困的人口减少了,可以说经济改革是成功的。


如何处理动乱?黎安友说,西方认为可行的做法是继续****,给大家更多的言论自由、组党自由。但中国不这么看,他们要走的路是法制,让百姓可以上访、告状,用法律解决问题。给老百姓更多的“安全阀”;出气的地方,组党是危险的,这是个底线。


中国政府给“弱势群体”以照顾,慢慢建立一个社会福利制度。西方可能在一些特别方面会采用中国的做法,比如现在西方资本主义政府也更多介入市场,但黎安友不认为,西方控制市场方面能达到中国政府的程度。


黎安友教授能一反常态对中国做这样的判读,让不少人跌破眼镜。尽管他的观点并不一定使人认同,但至少说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分量。


在4月份;G20伦敦峰会上,中国推出超主权国际货币和改变IMF的主导权结构两项要求,虽然中国的要求没有写入大会的决议,但中国主导了该次峰会的议题(原议题是:协调各国应对金融危机的方略),从实际效果看,中国才是G20峰会的赢家。


在近日;于意大利举行的八国集团(G8)峰会,也是讨论经济问题,该会最重要的议题是:协调发达国家在经济方面的共同行动。但中国已要求在峰会上讨论:新全球储备货币的提议。中国的态度是积极的、正面的。以柔性的、渐进的方式推进国际金融体系改革。


冷战结束以来,严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正在全球不断深化,给社会、政治和经济严重影响。现今;中国和某些国家出现趋向稳定和增长迹象,但大多数国家没有复苏的萌芽。


国际体系的转型,国际格局的多極化、非欧化、民主化的过程充满着斗争、摩擦、反复,中国的担子好重、好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