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苏联太平洋舰队前程的空难:将领全部罹难

aqssm 收藏 0 455
导读:1981年2月7日,一架编号为USSR-42332的图-104A型客机在列宁格勒(圣彼得堡)附近的普希金城军用机场刚刚起飞,就一头栽向机场跑道,机上52人全部遇难。更令人震惊的是,罹难者中包括了太平洋舰队司令在内的16名海军将领和一名陆军将军,以及太平洋舰队的其他核心领导。规模庞大的前苏联太平洋舰队一时竟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2月7日也成为苏联海军历史上最沉重的一天,要知道,就是在战火纷飞的二战中,苏联海军也只损失了4名将领。近代世界航空历史上发生过很多大空难,事后大都会将相关资料和信息公布于众,供专家学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81年2月7日,一架编号为USSR-42332的图-104A型客机在列宁格勒(圣彼得堡)附近的普希金城军用机场刚刚起飞,就一头栽向机场跑道,机上52人全部遇难。更令人震惊的是,罹难者中包括了太平洋舰队司令在内的16名海军将领和一名陆军将军,以及太平洋舰队的其他核心领导。规模庞大的前苏联太平洋舰队一时竟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2月7日也成为苏联海军历史上最沉重的一天,要知道,就是在战火纷飞的二战中,苏联海军也只损失了4名将领。近代世界航空历史上发生过很多大空难,事后大都会将相关资料和信息公布于众,供专家学者研究参考。但是前苏联发生的这起大空难,至今仍是疑云密布。

不祥的“二月花”

1981年2月初,前苏联海军每年一次的海军联合作战指挥演习照常在列宁格勒海军基地举行,在时任海军总司令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的主持下,海军四大舰队司令以及主要军事主官云集列宁格勒,参加了这次海军司令部对各舰队司令部指挥能力的考试。按照海军的要求,太平洋舰队司令及其下属主要军事主官于1月30日乘坐太平洋舰队的图-104专机,从弗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启程飞往列宁格勒。经过一周考核后,他们准备返回太平洋舰队驻地,此时传来喜讯:太平洋舰队在这次考核中被戈尔什科夫评定为优秀。就在将领们欢欣鼓舞的时候,一场灾难却在向他们逼近……

在2月7日的返航飞机上,乘坐着太平洋舰队司令安杜尔特·斯比利德诺夫海军上将舰队航空兵司令戈奥尔基·巴甫洛夫海军中将等总计16名太平舰队舰队的将领,滨海军区的一名陆军将军也搭机返回符拉迪沃斯托克。其他人员还有太平洋舰队的主要军事主官和一些政府要员,其中包括滨海地区苏**委书记拉马科金及其夫人。

对于即将到来的灾难,遇难将领的亲属们却好像未卜先知。遇难的丘尔科夫少将的遗孀后来回忆道:“他们即将乘机离开的时候,我和丈夫住在一起,我丈夫匆匆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当他走出屋后他的同事惊呼:‘少将同志,你怎么不戴军帽呢?海军将士必须带军帽的!’,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又匆匆跑回家来取军帽,一下子我就感觉要有什么祸事发生”。当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太平洋舰队滨海分舰队司令瓦西里·基哈诺夫少将的遗孀也在事后回忆道:“我们家中当时有一盆仙人掌,通常在每年五月总会开花,但是那个仙人掌的一个分枝却突然在二月开花了,更让人难以琢磨的是,当花开一天后我得知丈夫要回来时,那朵花竟凋谢了。我忧心忡忡地对儿子说,如果明天我能见到你爸爸,那我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随后那一切都发生了……”

惊魂8秒钟

图-104喷气式客机,是世界上第二种喷气式客机。它是在前苏联图波列夫设计局为苏联空军研制的第一种喷气式轰炸机的基础上研制开发的。图-104A在1970年到1980年间是前苏联最高级的喷气式客机,是苏共政治局主要成员的指定专机,同样也曾经作为勃罗日涅夫的专机。1981年其改进型的图-104A发生的空难造成的损失,不但很快让图-104彻底退出现役,而且深刻地改变了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命运。

2月7日,列宁格勒下了一场雪。下午,普希金军用机场接到消息,称一场不小的暴风雪即将来临,但让人疑惑的是,竟没有人命令取消这次航班。

苏联时期所有物资都很匮乏,中心城市的供给要比边疆地区好的多,即将返回驻地的太平舰队军官们趁着演习间隙,疯狂采购边疆地区买不到的紧俏物资,有些军官甚至将在列宁格勒购买的彩色电视机 (80年代初苏制彩色电视机刚刚投入生产)、捷克和波兰生产的组合式家具拼装板,全部带上了飞机。除了官员们随身带的个人行李外,为了参加这次联合指挥演习,太平洋舰队代表团还携带了绘图仪、标尺和大量作战海图等保密物资。这些东西本身并不沉,但因属于保密物资,全部由厚重的大铁箱封装。此外,太平洋舰队司令还通过海军的关系在列宁格勒搞到了几吨重的优质印刷纸,也被送上了飞机。

空难发生后,苏联当局组成的空难调查组曾对飞机残骸附近遗落的各种物品进行了称重,结果表明,这些物品的重量超过了图-104A理论设计的最大载重极限,飞机实际上已处于超载状态。飞机装载的大量货物都堆放在机舱尾部,飞机的重心偏向尾部,严重破环了飞机的气动性能。

塔台在向太平洋舰队专机发出起飞指令后,飞行员仅仅滑行了不到几百米的距离,甚至没有滑行到跑道边缘就匆匆起飞了。飞行员机组都是太平洋舰队航空兵部队的优秀飞行员,他们驾驶类似机型已经超过10年。他们的起飞动作,采用了当时刚引入苏联的国际流行的平衡法,可使飞机迅速飞离地面,但这样做却使飞机离灾难更近一步:迅速爬升使飞机的升力迅速下降,而升力和飞机重量比值也随之下降,在这种情况下,飞机的平衡性降到了极限。

刚刚升空的飞机仅仅飞行到50米高度时,就遇到了强大的侧翼气流。飞行员为克服这股气流,便习惯性地将飞机向右侧气流方向压了过去。没想到,极其不稳定的机身遇到了强大的气流,飞机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向地面一头栽去,从起飞升空到最后坠地仅仅用了8秒钟。

能否盖棺定论?

空难发生几个星期后,苏联当局才成立了特别调查小组展开调查,从恐怖袭击到技术论证,各种可能性都在排查之列。在调查过程中,图波列夫设计局、海军司令部、苏联国防部以及图-104A的试飞员陷入了激烈的争辩。但是空难必须有人来承担责任,最后这一艰巨的“重担”都被推诿到了远东航空师运输机团团长雅克列夫上校身上,虽然空难发生与他的办公所在地相距几千公里之遥,但是那架飞机却属于他管辖的飞行团,作为官方定罪的依据已经足够了。调查组的专家调阅了出事当天塔台和飞行员的无线电通信记录及飞行资料,最终确定事故原因是飞机襟翼开启的不对称性导致机体倾斜所致。尽管官方对这起空难有了定论,但是关于飞机失事的原因仍是众说纷纭。

虽然苏联军队内部有着严格的飞行规章制度,例如,在飞行时任何级别的军官都必须服从飞机驾驶员的指挥,但是在实际执行中却难度很大。太平洋舰队的专机也同民用客机一样规定每名乘客只能携带20公斤行李,超载必须得到舰队司令的批准。但是飞行员安东·伊尤欣中校却没有严格按照这一规定执行,原因很简单,空难发生时他离退休还差两个月了,他已经习惯了将领们趾高气昂地向他申辩,况且又有谁会愿意去阻扰并得罪舰队领导呢?

而昔日不可动摇的太平洋舰队,自那次元气大伤的空难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经过苏联后期的没落以及俄罗斯时期的不受重视,虽然太平洋舰队在远东拥有天然良港,但在海军中的竞争力急剧下降,始终无法走入俄军政领导层关注视线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