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5月11日下午,举报职工w的电话显示京城电话号码,对方介绍是京城x报社的l记者:“在网上看到了你们发的帖子,证据充分吗?,我们准备到你们那里采访你们”。 职工w说:“我们一个普通百姓, 如果不属实,没有证据,敢在网上发帖告警察吗?”。记者l说:“你能否先过来一趟,把材料和证据送过来”。职工代表三人去了北京...。6月10日l、j二位记者到铁岭开始采访…。

网上帖子题目:官员腐败、警官枉法、举报百姓公道哪里讨?

真腐败、两年来,一个证据确凿,涉案金额核2000多万元的重大经济犯罪案件,就因为有罪人铁岭市(县)医疗器械总厂原厂长马国生,如果被判重刑,会牵出一窝贪官污吏,地方腐败官员与铁岭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长古俊利等枉法警官相互串通,为马国生充当保护伞,至今还在明目张胆的包庇犯罪。

07年8月份,铁岭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到职工们以确凿证据举报本厂厂长马国生侵占,在职工们的强烈要求下,县经侦委托审计,职工们出资、分两次只允许对该厂部分账目进行审计。

审计期间 ,公安机关和审计部门多次要求马国生提供原始票据凭证、原始工资表、相关资料原件,至今拒不提供。

审计结果发现,马国生采用毁原始账目,收入不入账目,让账面体现的是伪造的假账目。背着全体职工,不按《集体条例》的规定程序,私下将该厂区出售。没有通过人民法院裁定,违反《破产法》的规定程序,私下一人宣布该厂破产、终止等手段,来掩盖十几年来和现在(非法)终止企业的机会,大肆侵占集体财产的真相,一个年职工工资在10万元左右的企业,涉案金额竟高达2000多万元。

县经侦大队经过调查,认定被举报人马国生有涉嫌经济犯罪的行为,由于涉案金额特别巨大,超过其立案管辖权,于07年12月15日将此案移送至市经侦支队立案侦查。

古俊利等枉法警官,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该厂出纳员已逃往国外,马国生公开串供、毁证的情况下,就是故意拖案不办、也不封帐,同时将举报内容泄露给犯罪嫌疑人马国生,经职工们向市里反映后,才于08年3月10日下午,开始调查、取证。

在取证过程中,证人由犯罪嫌疑人马国生带来,还不“放心”, 竟枉法到,竟敢一个办案人和马国生“在一起”询问证人、做笔录,马国生并随意翻看举报材料。办案人还阻止搜出和掩盖重要证据。

08年4月18日古俊利等枉法警官,对明知是有重罪的马国生,出具的最终结论是:“违纪、不违法”。

职工们当场拿出确凿证据后说:“办案人在故意执法、犯法…”。

4月21日星期一换了办案人,对马国生采取了刑事拘留。

5月14日古俊利等枉法警官,为使马国生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由警官林志刚出面,对职工代表王进行威胁说:“你还敢告史队(办案人),你没事我也给你筛出事来,今天你别想回去”。职工王说:“你们不伸张正义,还敢对举报人打击报复”。林志刚说:“我为你好,我提审过马国生,我知道你能告死马国生,你告死马国生还能怎样,互相让一步”。 职工王最后被迫答应不举报后,才被放了出来。

5月21日把应获重刑的马国生放了出来,怕职工王和职工们举报他们,林志刚再一次让职工王到市经侦支队去…。

[王是全体职工选出的代表,一直带领广大职工们举报犯罪,并跟随审计了该厂账目,将账目抄写下来,请多位专业财务人员和资深的律师,对当事人进行了仔细了解,完全掌握马国生确凿的犯罪证据]

古俊利等枉法警官,为糊弄、应付、拖垮举报职工,四次向检察机关瞒报马国生的犯罪事实,换四次办案人,一次次保证秉公办案,却始终对严重的和确凿的犯罪事实,不调查、不取证、不认定,还故意编造假事实,掩盖大犯罪等手段,包庇犯罪。

在铁岭有权监督、过问的有关机关,畏惧腐恶势力,不敢履行应尽职责,只有相互推诿,不敢介入此案。

职工们无奈进京到省上访,可最后还得回到铁岭解决…。

08年末职工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硬着头皮,又走进了市信访办的大门,得到的答复:“有敢对这件事“下刀”的,不早就完事了吗,我们有啥能耐,你们就往上告吧…”。

职工们实逼无奈,把此事在网上曝光, 09年2月28日马国生被刑拘,3月5日被批捕,原来他们是怕职工们继续在网上曝光,才不得不假戏真做,当证人主动出征,办案人不但不取证,还阻止证人出证,并故意编造假证,更不敢对严重的和确凿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取证、认定,怕马国生获重刑“乱咬”。

09年4月9日举报职工白师傅,再次与古俊利等警官讨公道时,被气的脑出血,离开了人世,白师傅身体特别好。

古俊利就在现场,不但见死不救,还在一旁说风凉话,没有同去的举报职工给120打电话,就去不了医院。

4月10日,当职工们正沉浸在失去好同志、好兄弟的悲痛之中的时候,市经侦支队再一次出具虚假结论,但始终不敢给职工们出具书面结论,怕职工们拿到书面结论,就拿到了他们包庇犯罪的证据。

当职工们一让出具书面结论,支队长古俊利就说:“你个老百姓,有啥权利,让我们给你们出书面结论哪”。

我们是举报人,不应该有知情权吗?我们是工厂的一份子,连本厂的账目,都不可以知道吗?……

4月13日,举报职工们到市信访办上访,工作人员让职工们,等了近一个小时后,经工作人员的通知,让职工们选出代表五人反映情况,职工代表五人正向信访刘主任反映4月9日、10日古俊利等枉法警官不作为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市公安局特警y领导也在场,并对举报职工代表进行了恐吓,想故意激怒举报职工们,造成举报职工们失去理智,他们好就此陷害举报职工们,由于举报职工代表警惕性高,理智特别清楚,没有上当,连说话都没有大声,才避免一场事端,他们也太“毒”了,这就是在铁岭举报人的下场,…(有录像为证)

6月11日,举报职工们通过京城记者才知道,此案调查终结(举报职工一问经侦支队案情、就是正在调查),市经侦支队(暗箱操作)已向60里外的铁岭市清河区检察院只报了两项20万元左右(还是以企业正常回扣的名义),第五次向检察机关不报马国生严重的和确凿的犯罪事实,记者要看案件终结结论,经侦支队说在检察院哪里…。

最后的结果,一起确凿证据、涉案核2000万元的重大经济犯罪案件,就是不调查、不认定,最后不了了之… ,他们的胆子真是完全可以用“胆大包天”来 形 容 了……。

6月12日,记者和举报职工来到清河区检察院,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办案人。(13、14休息日)

6月15日,记者:“我们明天一定让市政法委牵头,职工代表和市经侦支队当面对话、举证,我们旁听,把事情弄清楚”。

6月16日,记者:“我们被政法委f主任支出来了,我们再去公安局,你们(职工们)在门口等我们”。职工们在公安局门口等着记者,突然、记者来个信息:“情况基本清楚,市里也来了,我请示了领导,让我们马上回京…”。啊?……

职工: “你好、记者,我们一直在正门等你,没有看到你们从正门出来呀?为啥要不迟而别呢”?……

记者:“是他们用车,把我们直接送到沈阳来的,车到门口时,我们还特意让他们停车,说跟职工们打个招呼,可他们的车不停的就把我们直接送到沈阳来了…

职工:“你好、记者,你们就这么走了,你们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呀?”…

记者:“你们要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劲头,才能告赢,要不就别告了”……。

市z部l领导,你是“人民的公仆”,你见记者说啥了?…。

市经侦支队的警官,你是“人民”的警察呀?为啥非保罪犯平安哪?…。

铁岭县经委刘(军)主任,你竟敢盖着县经委的大红印章,对公安机关随意出具、撤销上千万元的伪证。

注:6月30日举报职工们才得知内情,原来2月28日犯罪嫌疑人马国生被刑事拘留,是因为,由于2月25日省委张文岳书记知道此事后,对老百姓的事高度重视,并亲自批示,犯罪嫌疑人马国生才被绳之于法。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胆大包天,竟然连省委书记也敢糊弄、欺骗,给省委提供的竟敢也是虚假案件结论报告。

我们举报职工刚刚知道内情,并已经有了确凿证据,足以证明古俊利等枉法警官,已经制造了一起严重的枉法案件,并在制造另一起群访案件的发生…。

我们举报职工,将不惜一切代价!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逐级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古俊利等警官,枉法办案、包庇犯罪的情况,坚决维护法律的尊严!与腐败、犯罪分子斗争到底!。

感谢!一直关心、支持我们举报职工们的网友们!好人一生平安!请继续支持!多评论!由于发帖受阻、请帮转帖、让舆论去谴责腐败!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铁岭市(县)医疗器械总厂广大举报职工:

{王15898060868、孙13941073749} 09年7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