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中国空军神话 “米格王牌”刘玉堤传奇!

aqssm 收藏 0 489
导读:为了纪念那些曾经为了保卫共和国领空的安全而作出巨大贡献的人们,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让我们来共同回顾人民空军空战王牌——刘玉堤的传奇经历吧! 飞行的梦想 1923年10月的一天,刘玉堤降生于在人杰地灵的河北沧州。沧州地处河北省东南部,东临渤海,北靠京津地区,与山东半岛及辽东半岛隔海相望。自古燕国至明清,沧州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战国时代的孙膑,清末洋务派首领张之洞,近代回民支队领袖马本斋等都是沧州人士。由于特殊的地理、历史条件关系,沧州地区尚武风气十分浓厚,素有“中华武术之乡”的美誉,精武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了纪念那些曾经为了保卫共和国领空的安全而作出巨大贡献的人们,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让我们来共同回顾人民空军空战王牌——刘玉堤的传奇经历吧!



飞行的梦想


1923年10月的一天,刘玉堤降生于在人杰地灵的河北沧州。沧州地处河北省东南部,东临渤海,北靠京津地区,与山东半岛及辽东半岛隔海相望。自古燕国至明清,沧州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战国时代的孙膑,清末洋务派首领张之洞,近代回民支队领袖马本斋等都是沧州人士。由于特殊的地理、历史条件关系,沧州地区尚武风气十分浓厚,素有“中华武术之乡”的美誉,精武会的创始人霍元甲、武术大师王子平、“大刀王五”王正谊、“燕子李三”李凤山等皆出于此。家乡土地上积淀了数千年的勤劳勇敢的民风让刘玉堤获得了超出常人的意志力与不达目地决不罢休的顽强品质,同时也让他从小就练就了一个强健的身板,为其后来在天空中书写传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刘玉堤十五岁那年,日军的铁蹄已经踏遍了大半个中国,整个中华民族也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国家危难匹夫有责,1938年10月刘玉堤毅然决然的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由于刘玉堤具有高小文化水平,所以随后被送到了刚刚在晋察冀根据地成立的中国抗日军政大学2分校,开始系统的学习政治、军事、历史等方面的知识。当时刘玉堤还只是希望在抗大学习完成,能早日进入抗战前线与鬼子面对面真刀真枪的干,压根就没有想当飞行员的念头。1939年初春的一天早上,刘玉堤正和抗大的同学们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日军的飞机突然飞到了他们的头顶上。日机先是俯冲轰炸,扔完了炸弹后又用机枪进行低空扫射,直到全部弹药耗尽后日机才大摇大摆的消失在刘玉堤的视野中。当时日本人投下的一枚炸弹正好把那口稀饭锅给炸飞了,饿着肚子的刘玉堤搀扶着受伤的同学离开时狠狠的甩下了一句话:“我以后要当个飞行员,揍这些狗日的!”从那时候起刘玉堤才真正有了当飞行员驾驶飞机的想法,虽然当时看起来这个想法似乎很难实现,但他心中却认准了这个目标,排除万难也要去实现它。


此后,刘玉堤在抗大的学习愈加刻苦,并由于表现突出在1939年5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大毕业后,刘玉堤被分配到了八路军一二Ο师358旅通信连任班长,后又升为副排长。在这段时间里,刘玉堤随一二Ο师主力进入冀中平原地区,并参加了在河北省涞源县黄土岭伏击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长“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的战斗。只要一有日军飞机飞过刘玉堤就会出来看上好一会儿,自己心里凿磨着飞机是如何飞上天的,如何投弹的等问题。由于当时条件所限,这些问题都不可能得到解答,但刘玉堤心中那个飞行员的梦想更加坚定了。


1940年8月20日,八路军总共约一百多个团的主力部队开始向华北敌占交通线和据点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百团大战”的序幕由此拉开。当刘玉堤所在的358旅部队向预定战斗地点行军的时候,日军飞机又象苍蝇一样“嗡嗡”飞到了头顶上。部队立即紧急疏散,刘玉堤则跑到了一棵大树底下隐蔽起来。由于地面上只有几挺机枪进行对空射击,所以日本人的飞机飞得很低,不停的用机枪向地面目标疯狂的扫射,此时趴在树底下的刘玉堤竟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日机飞行员那挡风镜下的脸。敌人飞机飞走后,刘玉堤才发现自己排里的一个战友的脑袋被敌机的子弹打了个窟窿,当时的情景异常悲惨。从此以后,那张日机飞行员狞笑的面孔和战友牺牲的惨状时时浮现在刘玉堤的脑海之中,也时时鞭策着他向着那个愈加清晰的飞行员之梦不停的努力。


艰难的历程不久以后,刘玉堤等待的机会终于出现了。1941年1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陕北的安塞成立第十八集团军(即八路军根据战场序列后来使用的名称)工程学校,为培养人民空军未来的航空技术人员。随后工程学校开始了在全军范围内的学员选调工作,挑选那些身体健康、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当时高小文化已经具有相当高的水平了)的优秀军人。此时已是358旅侦察参谋的刘玉堤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异常,立即向旅长和政委表达了强烈的学习欲望。由于刘玉堤平时的表现就特别好,而且具有高小文化水平,身体也特别的棒,所以他的申请很快就得到了批准。


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刘玉堤终于到达了自己心目中朝思夜想的革命圣地——延安。那天到延安时已经是晚上了,山坡上窑洞中发出的灯光让幸福的刘玉堤产生了从来未有过的感觉,仿佛自己走入了一座满是高楼大厦的大城市。可当刘玉堤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周围都是挖的窑洞,并没有什么高楼大厦。虽然心中有些许的失望,但成为飞行员的决心让刘玉堤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在延安感受了几天热情似火的革命热潮后,刘玉堤和其他一百多名工程学校的学员一起来到了安塞。1941年3月10日第十八集团军工程学校正式在安塞成立,从而拉开了建设中国人民空军的历史大幕。刘玉堤他们首先开始学习语文、数学、物理、俄语等基础课程,打好必要的基础后才开始学习航空理论知识。由于首批学员是从全军范围内挑选出来的精英,所以大家在学习上互相较着劲,谁也不像落在别人的后面。10月份,根据中共中央开展“精兵简政”运动的精神,工程学校被并入延安抗大3分校,同时改组为工程队注1。虽然这期间经历了两次变故,但刘玉堤在文化课和航空理论课上的学习却一刻也没有放松。


1942年8月,工程队的学员开始被分配到铁皮加工厂、木材加工厂等地方的生产车间实习,基本上是一个星期换一个车间,熟悉焊工、钳工、木工等操作。由于长期得不到飞行的机会,和众多学员一样此时的刘玉堤也产生了到苏联或新疆学习飞行的念头。但当时严峻的战场态势很快让刘玉堤打消了这个想法,并抱定了只要对航空事业有用有益的知识都要学习的决心。这年12月底,延安革命根据地开展了声势浩大“大生产”运动,刘玉堤和同学们也积极的投身其中,平均每个人每天可以开垦一亩多荒地。后来的事实证明,到车间工作、到田间地头开荒,让刘玉堤既获得了强健的体魄,也培养出了他坚定不移的毅力。


1943年2月,延安军事学院改为抗大总校,工程队也由于长期无法为学员提供飞行训练而暂时撤销。大部分学员看到学习飞行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就纷纷到抗大去上学去了,而只有少数铁了心要学飞行的人选择了到延安俄文学校中去学习,这其中就包括刘玉堤,他当时的想法就是现在学好了俄文,对于以后学习飞行绝对有用处。坚强的信念再次让刘玉堤坚持了下来。这年的秋天,俄文学校成立的生产队,刘玉堤被分到了木工组,没想到一下子就当一年半的木匠。这段时间里,刘玉堤同时还参加了延安机场的工程建设,担任工地的监工员。别以为这份职务只是监督民工们进行工作,刘玉堤还是得和民工们一起垒石头、垫土的。这些遭遇同样没有让刘玉堤放弃当飞行员的理想,在工余时间他还抽出时间自学了三角、几何等课程。


雏鹰初展翅日寇投降后,中共中央迅速作出了在东北创立航空学校的决定,为人民空军输送一批航空技术骨干。刘玉堤苦苦等待了多年的机会终于来到了,他也顺利的被挑选为东北航空学校的首批学员。由于当时国民党军队正在大肆争夺东北、华北土地,前往东北的路上十分危险,再加上汽车等交通工具极度匮乏,所以东北航校筹备组决定分两队前往东北,一队人坐汽车,而另一队人则只能步行,刘玉堤被分到了后一队。当刘玉堤一行人到达承德后,国民党军队在前面道路上已经实施了封锁,只好退回到张家口。此时第一队人已经到达了东北,开始组建航空学校的初期准备工作,而刘玉堤却被困在了张家口,急得他象热锅上的蚂蚁。幸好当时张家口有我军的一个航空站,里面有几架不能动弹的破飞机,于是刘玉堤就来到了这里当场务员学习机务。虽说航空站的飞机都是些破烂,但对于刘玉堤来说却是货真价实的飞机。他生平第一次坐入了飞机驾驶舱,在上面学习开车、模拟飞行中的各种动作、熟悉飞机的构造原理等。大半年后,刘玉堤获到了飞行机械师的称号。


1946年6月,东北战局开始趋缓,刘玉堤他们也重新开始了北上旅程。不久,刘玉堤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牡丹江。此时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常常被人习惯的称为东北老航校)已经于这年的3月1日正式成立了,早先到达的学员已经都编入了甲、乙两个班,而甲班甚至都开始了飞行训练,只有丙班还没有成立。根据安排,刘玉堤将被安排到丙班学习。但当他看到甲班的学员已经开始上天飞行时,刘玉堤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于是找到航校领导申请希望能够插班到乙班学习。经过多次的努力,航校领导被刘玉堤的诚心感动了,终于决定将他编入乙班,到密山附近的东安机场学习航空理论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高密度、高强度的学习,刘玉堤终于完全攻克了航空理论这个上天飞行之前的“拦路虎”。


第二年春天,刘玉堤终于盼来了自己生平第一次上天飞行的机会。这天在飞行教员的驾驶下,刘玉堤终于飞上了蓝天,圆了自己八年前的一个梦想。飞行完毕后,刘玉堤刚刚走出机舱后就感觉眼前无数个星星在闪耀,“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原来在飞行前几天,刘玉堤就患了感冒,但他怕耽误自己的首次飞行所以没有报告。就这样,带病的刘玉堤飞上了蓝天,再加上心情太激动所以刚下飞机就摔倒了。后来,刘玉堤怕到医院住院影响自己的飞行训练就坚决不肯到医院去。就这样又拖了三四天,刘玉堤的病也转为了大叶性肺炎,极不情愿的住进了医院。十几天后,刘玉堤的病情稍微有所好转,就急不可耐的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在他的出院证明上写上了“不能参加体力劳动,不能参加飞行”的话,刘玉堤一出医院就把它撕个粉碎。这就是不要命也要飞行的刘玉堤,一切事情都没有驾驶飞机飞行重要,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1947年的金秋时节,这天早上刘玉堤在日籍飞行教员注2帮助下,驾驶九九式高级教练机飞上了蓝天。因为当时航校没有初级教练机,无法进行初教机阶段训练,所以学员就不得不直接使用高级教练机来训练。刘玉堤在空中飞行的很好,姿态控制的很到位,但在落地时却捅了个大篓子。当时刘玉堤忘记了收襟翼,自己推杆力量也太大,飞机落地时速度大的惊人,飞快的向跑道尽头的机窝冲去。此时后面的日籍飞行教员用日语大声喊道:“赶快松手!赶快松手!”,刘玉堤赶紧松开了操作杆。随后,飞行教员控制住了飞机降落在跑道上,这才避免了一次严重的摔机事故。滑回预备起飞线后,教员正跨出座舱,惊魂甫定的刘玉堤关车加油门过猛把教员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位日籍飞行教员终于忍不住了,厉声大叫道:“这个学员动作太粗,不能飞行!”刘玉堤此时的心情十分难过也很沮丧,因为第一次飞行就发生了错忘漏动作,还挨了教员的一顿臭骂。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名叫幕木的日籍教官给了处于人生低潮期的刘玉堤许多帮助,让他很快对飞行又重新树立起了信心。


幕木教官除了给学员们上课外,还经常单独为刘玉堤“开小灶”,抓紧时间为他补回因为住院而拉下的一个多月的学习进度。幕木一有空就把刘玉堤领到机场草坪上,用一根木棍比划着示范推杆动作。刘玉堤的主要缺点是动作粗用力猛,幕木就不停的给他说“操作柔和”,并让刘玉堤在飞行不要着急,动作要尽量做的舒展。就这样反反复复,刘玉堤后来的飞行动作终于能够做到收放自如了。为了使刘玉堤打下扎实过硬的飞行基本功,幕木每天都要让刘玉堤背一遍飞行数据什么的,如转弯时改作什么动作、起飞时如何加油门等。而在空中飞行时,如果幕木发现刘玉堤有什么操作不到位的地方,即使转弯速度过大或过小,幕木马上就会对刘玉堤说:“不行,刘先生,再来一次!”飞行训练回来,幕木又及时的为刘玉堤当天的飞行进行讲评,并为下次飞行提出意见和要求。在幕木带飞了一百多架次后,刘玉堤终于可以单飞了。1948年春,刘玉堤在牡丹江机场一架九九式高级教练机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单飞。飞行自始至终都很成功,幕木教官和同学们都赞叹不已。刘玉堤终于成功了,从一名普通士兵成为了一名能够驾驶战鹰在祖国的蓝天上自由翱翔的空中卫士。从此,刘玉堤开始了自己长达三十年的飞行生涯。


1948年9月,刘玉堤顺利的完成了所有的训练科目毕业。由于在校期间表现出色,刘玉堤毕业后被东北老航校留下担任飞行教员。在东北老航校又待了整整一年时间后,刘玉堤被抽调到北平飞行队注3进行P-51战斗机飞行训练。飞了多年的教练机后,刘玉堤终于可以驾驶名副其实的战鹰驰骋蓝天了。1950年以后,刘玉堤历任人民空军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4混成旅的中队长、副大队长,之后不久又调入空军第3师。



战斗在朝鲜上空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始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组建不久的人民空军也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开始分期分批的前往战争前线进行实战锻炼。1951年10月12日,空军第3师接替空4师注4进驻安东(今丹东)浪头机场,此时刘玉堤担任空3师7团1大队大队长。11月2日,刘玉堤驾驶米格-15歼击机飞入朝鲜上空,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战区巡逻飞行任务。看着舷窗外美丽的朝鲜大地景色,刘玉堤心中既兴奋又有些忐忑不安。由于个人总飞行时间还不到200个小时,其中飞喷气飞机的时间也仅仅只有15个小时,而即将要面对的美国远东空军的飞行员有相当一部分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飞行时间一般都达到了2,000小时,想到这里刘玉堤还是有些紧张。突然前方出现了一架敌机,刘玉堤赶紧加速向它狠狠的冲过去。由于是第一次遇见敌机,刘玉堤总觉得有其它敌机在自己的身后。敌机接连作了两个横滚和一个倒扣动作,空中飞行姿态异常的优美飘逸。而刘玉堤则按下机头从8,000米一直追到了几百米的低空,但就是撵不上那架滑滑的象泥鳅一样的敌机。最终敌机还是从容的在刘玉堤眼皮底下溜走了,此时米格-15的油量也是所剩无几必须返航。回来后刘玉堤很沮丧,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和自己的僚机王昭铭反复研究这次遭遇战,琢磨在空中的每一个动作。通过总结经验教训,刘玉堤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并对自己说,下次发现敌人一定要沉着、再沉着,选择最佳的接敌方式。11月6日,刘玉堤还参加了掩护空8师轰炸大和岛上美军指挥与情报目标的行动,并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11月10日10时26分,美国远东空军出动两批共32架飞机对朝鲜新安州地区铁路沿线的重要目标狂轰乱炸,空3师7团的24架米格-15歼击机接到命令后起飞迎敌。当米格机群飞到新安州东南方时,刘玉堤发现清川江口有一片黑点,极有可能是敌机,于是米格机群降低高度至7,000米。低近后发现果然是敌人的由F-80、F-84战斗轰炸机组成的编队,其中有两架敌机正慌忙地下滑准备逃跑,于是刘玉堤猛一推杆,朝敌机冲了过去。同样由于歼敌心切,在距离敌机足足800米的地方,刘玉堤就开了炮。由于距离较远,那架F-84仅仅只是受了点轻伤就逃离了战场。刘玉堤迅速掉转机头,又咬上了另一架敌机。这一次敌机进入了米格-15歼击机的射程以内刘玉堤也没有开炮,他希望能再靠近点把敌机干下来。但喷气战斗机间的空中格斗,攻击机会稍纵即逝,这架敌机同样利用娴熟的空中机动,迅速的消失在刘玉堤视野之中。他再次拉起机头升入高空,寻找其它的目标。不久,刘玉堤盯上了敌人的一对刚刚结束轰炸正准备溜走的F-84双机,随即和僚机王昭铭向它们扑过去。敌机看到了来袭的米格机,赶紧降低高度并不断的作各种机动动作希望能够摆脱。刘玉堤看准机会接连给了敌长机几炮,但都被躲开了。当距离敌机只有200米的时候,刘玉堤再次按动了炮钮。炮弹象长了眼睛一样把敌机的机翼打成了两截,敌机随即歪身栽了下去。此时僚机王昭铭也已经击退了企图从背后偷袭刘玉堤的三架敌机,刘玉堤抑制住心中的喜悦,迅速拉起飞机爬高重新抢占有利位置。随后,刘玉堤又向另一架敌机发起了攻击。追到距离只有280米的时候,敌机慌忙来了个右转弯,将其机身完全暴露在刘玉堤的面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刘玉堤抓住了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机会毫不犹豫的射出了炮弹。敌机拖着长长的黑烟,象个秤砣般的坠向了地面。这一次空中遭遇战在僚机王昭铭的密切配合下,刘玉堤取得了击落F-84两架,击伤一架的骄人战绩,也终于完成了他战场杀敌的宿愿。


半个月后刘玉堤创造一个中国人民空军历史上单次任务击落敌机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11月23日12时53分,空3师7团24架米格-15歼击机接到上级命令从浪头机场起飞,在永柔至清川江上空先后与美国远东空军第49战斗轰炸联队的四批共五十余架F-84战斗轰炸机进行了空战。当米格编队转至永柔以北肃川地区上空时,刘玉堤发现了下方的四架敌机。7团带队长机注5立即命令:“投副油箱,1、2大队降低高度进行攻击,3大队爬高至8,000米掩护。”刘玉堤随即带领1大队2中队的四架米格-15从高空中作了个180度的下滑转弯,向四架F-84直追过去。当刘玉堤他们下降到4,000高度的时候,敌机却神秘的消失了。正当焦急的刘玉堤四处搜索时,他发现右前方出现了高射炮炮弹爆炸后发出的朵朵白烟,经验告诉他敌机就在那里。2中队立即掉转机头,朝高炮射击的方向飞去。突然,刘玉堤发现8架F-84正向黄海海面飞去,而他们身后地面上的建筑物已处于一片火海之中。F-84机群很快发现了刘玉堤他们,随即加速飞出了海岸线去了。尽管刘玉堤没有接受过海上飞行训练,但为了消灭敌人还是和老搭档王昭铭奋不顾身的追了出去。一直追出海岸线五、六公里,刘玉堤终于撵上了最后一对敌机。但他瞄准其中一架刚要开炮的时候,敌双机却突然一头向下扎去,前面的六架敌机也来了个上升转弯,试图掉过头来对刘玉堤进行咬尾攻击。此时刘玉堤看到王昭铭紧紧的跟在自己后面掩护,就从2,000米的高度一个急速俯冲径直向海面逃敌追去。双方的高度越来越低,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撞到海面了,敌双机慌忙拉了起来向左急转弯。在相距只有440米的地方,刘玉堤发射的炮弹把敌长机机身打成了马蜂窝,立即坠入了大海。而敌僚机也被刘玉堤锁定了,在130米处也被揍进了大海。先前完成了上升转弯动作的六架敌机也从刘玉堤的后面咬了过来,王昭铭向他发出了告警后对进入自己射程内的敌机进行了连接炮击。敌机被王昭铭的阵势吓坏了,赶紧脱离战场跑的无影无踪。


由于王昭铭追击敌人动作过猛,很快就与刘玉堤失去了联系。刘玉堤只好独自一人寻找敌机,他左转后迅速升高到3,500米的高度,并由海上回到了永柔以北地区的上空。这时刘玉堤又发现了地面上有敌机轰炸后的火光和黑烟,飞近后发现是有7架F-84正在轰炸铁路线。刘玉堤顾不上自己是孤身作战,见周围没有其它的情况就马上就向敌机冲去,死死的咬住了拉在最后面的一架。敌机也发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试图加大速度逃脱,刘玉堤当然紧咬不放。敌机见无法摆脱便突然猛收油门减小速度,想让正高速追踪自己的米格机冲到前面去。刘玉堤对此早有准备,他轻轻的一蹬舵就转到了敌机的侧后方向。敌机的减速动作没有得手,反而因此与前面6架飞机的距离拉的更大了,所以他不得不来了个俯冲,企图从低空中溜走。刘玉堤的机炮光环已经牢牢地锁住了敌机,几发炮弹就把他打了下来并撞到了山坡上摔个粉碎。


刘玉堤干下第三架飞机后,见再也追不上前面的敌机了,就赶紧回去寻找7团的其他飞机。到达清川江口上空的时候,刘玉堤又发现前方海湾上正盘旋着大约五六十架准备返航的敌机。刘玉堤心中一喜,知道这又是个歼敌的好机会。杀红了眼的刘玉堤对于庞大的敌机数量已经不在意了,一个俯冲就冲了下去。1,000米、800米、400米,与敌机的距离越来越近,但刘玉堤始终没有开炮,他是想一开火就能干下敌人提高成功率。突然,最外围的两架敌机发现了刘玉堤,分别向两个方向散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刘玉堤一个左转弯咬住了其中的一架F-84,在150米的地方把它打了个凌空爆炸。巨大的爆炸声让周围的敌机惊呆了,几十架敌机慌慌张张的向我扑来。刘玉堤将计就计,驾驶米格-15向敌机群冲了过去。敌人见势不妙忙不迭的进行闪避机动,在一片混乱之中刘玉堤抬起了机头,迅速升高到8,000米空域安全返回基地。此战刘玉堤总共击落了4架F-84,创造了中国人民空军单次任务击落敌机数的新记录,极大的鼓舞了志愿军空军的士气,也增强了大家对于击落美军飞机的信心。


随后空3师参加了敌我双方共投入三百多架喷气战斗机的三次大空战,在最后一次大空战中刘玉堤第一次尝到了被敌机击落的滋味。12月8日大空战的尾声,本来刘玉堤是应该返航的,但发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收获了,看着兄弟大队的战友不断有新的红色五角星添上飞机刘玉堤心里平静不下来,于是决定和王昭铭再去寻找战机争取打下一架最先进的F-86“佩刀”战斗机。然而这次敌人早有防备,大批F-86将刘玉堤双机围了个团团转。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刘玉堤还是拼尽全力击伤了一架F-86,但自己的米格-15也被敌人的机枪击中了三次。最初刘玉堤还想挽救飞机,但米格机很快就失去了平衡向地面载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刘玉堤只得跳伞。很幸运,刘玉堤的降落伞刚好落在了位于清川江畔的志愿军铁道兵医院的旁边,后来被送往后方医院进行康复治疗。此次空中作战被击落,最大的原因就是刘玉堤产生了轻敌的思想,认为美国人也不过如此。但要考虑到最初取得的战果都是在性能相对米格-15较弱的F-84身上取得的,而当碰到与米格-15性能不相上下的F-86时,美国飞行员在战术技术水平上的优势就往往成为了空战胜利的关键。虽然失利很痛心,但刘玉堤的经验教训却让志愿军飞行员们总结出了“一域多层四四制”注6的空战战术指导原则,为战争后期取得更大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至此,刘玉堤在朝鲜战场上总共取得了击落F-84战斗轰炸机6架,击伤F-84、F-86战斗机各1架的战绩,荣立特等功一次。1952年刘玉堤获得了空军授予的“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同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虽然获得了这么多的荣誉,刘玉堤前进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他的传奇仍在延续。


鹰击南空朝鲜战争结束后,在战火中迅速成长起来的人民空军开始腾出手来与国民党空军争夺东南沿海的制空权。1958年元旦的晚上,在湖南长沙空9师的驻地里,此时已是副师长的刘玉堤正和大家一起兴致勃勃的观看从北京来的一个京剧团的演出。这时,一架利用夜色掩护的国民党空军侦察机从低空鬼鬼祟祟的窜到了长沙上空,刺耳的战斗警报拉响了。由于空9师里全天候飞行员包括刘玉堤在内只有3个人,所以刘玉堤决定这次亲自上阵。但当刘玉堤驾驶米格-15比斯歼击机飞上天空后不久,发觉不妙的P2V侦察机已经加速飞到武汉上空去了。面对国民党空军飞机对于内陆省份的频繁侵扰,空军司令刘亚楼急电刘玉堤让其率领一个飞行团火速秘密转场至江西井冈山附近的新城机场,希望能够给从福建-江西-湖南一线飞入内陆地区的敌机一个措手不及的打击。1月5日,刚刚到达新城机场没几天的刘玉堤就迎来了国民党空军的又一名对手。一架RF-84侦察机正向机场方向飞来,一心想与空中技艺十分高超的国民党空军飞行员过招的刘玉堤再次驾驶米格-15比斯歼击机飞上了天空。很快,刘玉堤发现了那架RF-84,双方在空中展开了激烈的空中格斗。这名国民党飞行员空中功夫的确不赖,硬是与刘玉堤缠斗了两分多钟。刘玉堤看遇到真正的对手了,索性也与敌机耐心的兜起了圈子。RF-84见一时半会也打破不了空中的僵局,知道已经完成不了今天的任务了,于是突然一个侧身急速俯冲下去,沿着来时路线飞速的向福建方向逃去。刘玉堤见敌机溜走,也紧紧的咬在了它的后面。由于RF-84速度比米格-15比斯快,再加上敌机飞行员利用其娴熟的技艺紧贴着不断起伏的山峦超低空飞行,刘玉堤几次锁定都没有成功。就这样,刘玉堤一直追到了福建平潭上空。眼看敌机就要飞出陆地逃脱追击,刘玉堤一发狠加力进行了最后的冲刺。终于当追到距离RF-84只有600米的地方,刘玉堤射出的一长串炮弹击中了敌机的机翼。RF-84随即冒出了黑烟,摇摇晃晃的贴着海面飞出了刘玉堤的视野。刘玉堤见自己的油料已经消耗殆尽,不得不返航。虽然击伤了敌机并荣立了一等功,但刘玉堤心中却充满了遗憾。如果米格-15比斯的速度能再快点,飞行航程能再远点,那架RF-84绝对可以打下来。


1958年8月4日的上午,刘玉堤带领空9师总共34架歼-5歼击机从新城机场秘密前出到距离金门只有40公里的福建漳州。8月23日傍晚,震惊世界的炮击金门的作战正式拉开,两次疾风骤雨般的猛烈炮击就毙伤了国民党官兵六百余人,其中包括击毙三名中将军衔的守军副司令。在随后进行的“8·25空战”中,刘玉堤沉着指挥空9师取得了击落国民党2架F-86,自己无一架被敌机击落的优秀战绩注7,为炮击金门作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四十年后的1998年,一位名叫余建华的美籍华人来到广州投资经商,在一位局长的家里偶然看到了刘玉堤书写的一副狂草题字,很诧异的问主人为何家中有刘将军的手书。原来该局长曾经也在空军中服役,刘玉堤当时是他的首长。余建华感叹刘玉堤书法功力十分老道的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多年前与刘玉堤在战场上结下的缘分。原来,余建华就是当年被刘玉堤击伤的那架RF-84侦察机的驾驶员。当时余建华是国民党空军第12中队的上尉飞行员,被刘玉堤击伤后侥幸飞了回去,后来退役后到美国定居。余建华非常希望那位局长能够出面联系下,能与刘玉堤见面叙一叙。刘玉堤得知这个消息后很高兴,说大家都是炎黄子孙,过去的不愉快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要面向未来。不久后,这两个以前空中死对头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闲聊中,余建华当得知当年刘玉堤已经官至副师长还亲自上天执行危险的拦截任务时很惊讶,他说在国民党那边这么大的官是绝对不会上天执行任务的。临别之际,刘玉堤送给余建华一句话“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