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苏南冲突始末以及铁托道路的形成过程

aqssm 收藏 0 498
导读:1947年9月,苏联、波兰、南斯拉夫、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法国和意大利九国共产党的代表在波兰召开会议,宣告成立共产党情报局。为确定情报局总部所在地,会议曾有过讨论,但莫斯科坚持认为应当设在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此后,情报局一直在贝尔格莱德进行工作和召开会议。出人意料的是,仅仅9个月之后,南斯拉夫共产党就被作为异教徒逐出教门,铁托被说成是帝国主义的走狗、杀人犯和间谍。从此,南斯拉夫走上了一条中立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之间的独立发展的道路,人称铁托道路。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被逐出共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7年9月,苏联、波兰、南斯拉夫、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法国和意大利九国共产党的代表在波兰召开会议,宣告成立共产党情报局。为确定情报局总部所在地,会议曾有过讨论,但莫斯科坚持认为应当设在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此后,情报局一直在贝尔格莱德进行工作和召开会议。出人意料的是,仅仅9个月之后,南斯拉夫共产党就被作为异教徒逐出教门,铁托被说成是帝国主义的走狗、杀人犯和间谍。从此,南斯拉夫走上了一条中立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之间的独立发展的道路,人称铁托道路。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被逐出共产党情报局?情报局决议的说法是南斯拉夫正在以对付资产阶级国家的同样态度来对待苏联。南斯拉夫人的说法则是,苏联自二战以来就始终对南共所奉行的独立政策不满。于是,我们通常所得到的印象是,南共是因为坚持独立自主而得罪了苏联。然而,近年来俄国以及南斯拉夫披露的大量新的档案文献资料证明,这样一种理解可能是片面的。


那么,实际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呢?


苏南两党曾经亲密无间


众所周知,二战结束后,东欧出现了一批人民民主国家,但在这些国家里,惟一依靠自己的武装力量进行顽强战斗并赢得胜利的,只有一个南斯拉夫。还在二战期间,南共的实力就备受莫斯科瞩目。而尤为重要的,是南共已经在事实上得到了英美这两个大国的承认和援助,这在极端重视巴尔干半岛战略地位,又不想为此与英美两国发生冲突的斯大林看来,是相当难得的。


实际上,早在1943年,共产国际就明确认为:无论从军事上或从政治上来说,南共都“应当成为巴尔干国家的核心”。南共与苏共之间,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通讯联系,并接受苏共的指导与帮助。战争即将结束时,苏南两党领导人更是频繁接触,讨论战后政治、经济和苏南关系问题,双方配合相当默契。1944年10月,当同样必欲在巴尔干取得势力范围的英国首相丘吉尔跑到莫斯科来,与斯大林商讨战后双方的势力范围时,斯大林也没有忘记要为南共争取更好的出路。双方当时商定,战后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匈牙利苏联占80%,希腊英美占90%,南斯拉夫各占50%。


出于历史上的原因,英国战时十分关注战后波兰、希腊和南斯拉夫的归属问题。而这三个国家也都在大英帝国的土地上设有流亡政府。按照丘吉尔的想法,这三个国家战后都应当建立亲西方的政权。但斯大林显然不愿意看到波兰和南斯拉夫战后成为英美两国的势力范围,他惟一能够让步的,其实只有希腊。


1945年1月,南共政治局委员赫布朗访问莫斯科,斯大林明确表示战后将向南斯拉夫提供经济和军事的援助,同意派遣军事顾问并提供技术装备,帮助南共改编和建立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在谈话过程可以看出,双方惟一真正可能存在分歧的地方,是如何看待苏联军人太多违法乱纪的问题。而最能看出斯大林看重和迁就南共的,则是他对南共提出的大量领土要求不置可否的态度。下面这些谈话足以看出斯大林当时模棱两可的态度:


赫布朗提出:匈牙利与南斯拉夫接壤的州及其首府佩奇市蕴藏的煤,对南斯拉夫的经济至关重要。该州居民基本上是匈牙利人,但是也有一定数量的斯拉夫人。该州连同佩奇的几个矿场必须并入南斯拉夫。另外,南斯拉夫对匈牙利的领土要求还包括,将所谓的包姚三角地并入南斯拉夫。该州是历史上巴兰尼亚省的一部分,有许多斯拉夫人。


斯大林插话:匈牙利人同意吗?


赫布朗回答说,匈牙利人当然不会同意,但是,拥有这些州对南斯拉夫至关重要,也许,可以用武力占领这些州。


斯大林说,南斯拉夫人去占领晚了一些,又说他也不怜悯匈牙利,但是美国人和英国人会强烈反对这样做。


在后面的谈话当中,赫布朗进一步提出了南斯拉夫对罗马尼亚、意大利、奥地利以及希腊的一系列领土要求,对此,斯大林也都表示理解,只是提出需要拿出足以说服人的证据来,最好是让当地人自己主动提出归属南斯拉夫的要求来。他惟一有点担心的是,南共提出这样多的领土要求,可能会树敌太多。但即便如此,三个月后,苏联还是第一个与南斯拉夫签署了《苏南友好互助和战后合作条约》,这是当时苏联与东欧国家签订的第一个友好条约。它清楚地显示了苏联对南斯拉夫的重视。

战后,为取得英美的信任,巩固苏联在战争中获得的政治权益,斯大林除了主张在英美势力范围以内的共产党要放弃武装斗争,进入议会,参加联合政府以外,在苏联势力范围以内,也小心翼翼地要求东欧各国共产党不要按照苏联模式建立自己的政权,并且“绝对禁止实行苏维埃化”的政策。惟独对南共在国内采取的激进政策,莫斯科却没有坚持反对的态度。不仅如此,双方的合作日益密切,南共也在许多问题上坚定地站在苏共一边。比如,当1947年美国提出复兴欧洲经济的马歇尔计划,东欧一些国家为解决国内经济困难,扩大贸易,对这一计划颇感兴趣,而南共却首先站出来表态支持苏联采取抵制态度。同样,当斯大林提出建立共产党情报局的建议后,首先想到的也是请南共来发起。在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为情报局的成立而撰写的有关各国共产党状况的报告中,南共也是受表扬最多,评价最高的。报告特别称赞南斯拉夫的亲苏政策,称其为“巴尔干和平和民主的堡垒”,在国际舞台上“始终不渝地支持苏联代表提出的所有建议,并且坚持苏联代表的观点”,认为南共领导人的所有言论,都“充满了对苏联深深的感激之情”。这也就足以说明,莫斯科为什么坚持要将情报局的总部设在贝尔格莱德。


苏南之间为什么会发生冲突呢?


要说明这一点,不能不提到苏联对南阿关系的态度。


苏联在战争期间几乎从没有过问阿尔巴尼亚的问题,有关阿共的事务从来都是交给南共处理的。包括苏联提供的武器也是经由南共转交的。但是,当1946年4月22日,铁托明确告诉苏联大使“阿尔巴尼亚早晚应当加入南斯拉夫联邦”以后,南阿关系开始引起了莫斯科的严重关注。这时,南阿两国正准备签订有关双边关系的一系列协定,斯大林迅速把铁托召到莫斯科去,亲自询问两国协定的具体内容,特别强调不要签订任何秘密军事协定之类可能触动英美敏感神经的文件。


根据斯大林的建议,南阿取消了原定的秘密军事协定。但是,随后签署的南阿之间的条约和协定,还是在巴尔干地区和英美国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意大利、希腊、土耳其各大报纸纷纷指责。尤其是与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两国有着共同边界和复杂的民族关系的希腊,反应尤为强烈。这是因为,希阿之间明明存在着领土争端,南阿条约却明文规定,一旦希腊对阿使用武力,南斯拉夫将有义务向希腊宣战。


希腊问题之所以容易触动各方面的神经,是因为1944年10月斯大林与丘吉尔搞的那个秘密协定已经明确地将希腊划在了英美一边。正因为如此,不管希腊共产党后来是遭到了英军的镇压,还是举行了武装起义,苏联都拒绝予以援助。这时的情况也是一样,斯大林生怕雄心勃勃的南斯拉夫会去点燃这个火药桶。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南斯拉夫在希腊问题上弄出麻烦来,英美就会指责苏联违反承诺。那样的话,苏联在战争中所获得的,曾经得到美英承认的各种权益,也都就会遇到同样的挑战和麻烦。


谁知南阿问题尚未告一段落,又出现了让斯大林头痛的南保联邦的问题。


关于建立南斯拉夫和保加利亚联邦的主张,原本是斯大林在1944年秋天与铁托初次见面时提出来的。当时斯大林顾虑到保共在国内的影响弱小,一旦形势剧变,保加利亚人可能会倾向于倒向土耳其和英美,因此希望南共能够担负起约束保加利亚的任务。但这个问题进行得并不顺利。因为保共要求南保两国以平等地位进入这一联邦,斯大林也并不希望南斯拉夫把保加利亚吃掉,而南共却坚持认为保加利亚应当以南斯拉夫现有的六个联邦共和国之外的第七个共和国加入联邦。


但是,进入到1947年,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南斯拉夫的经济恢复过程十分顺利,在巴尔干地区成为最强大的国家之一,铁托对南保合并自然态度积极,多方做保共领导人季米特洛夫的工作。很快,季米特洛夫也对实现“南部斯拉夫人的联盟”,即建立一个共同的“南部斯拉夫国家”表现出高度兴趣。1947年11月28日,南保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为期20年的合作和共同防御条约。铁托公开宣称两国正在创立一个关系更密切、范围更广泛的联盟。季米特洛夫甚至更加乐观地表示,东欧国家都有成立联邦的可能。南斯拉夫不仅要与保加利亚合并,并且有成为东欧国家联邦领袖国的可能,斯大林对此当然不会满意。


为防止南共把自己已经安排好的国际问题和苏东欧关系搞得不可收拾,斯大林还在南保条约签订之前,就已经在做阿共领导人霍查等人的工作,主张阿尔巴尼亚应当独立自主地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并且开始甩开南斯拉夫,与阿建立了直接的联系,又是派驻公使,又是派遣苏联专家,结果不可避免地助长了阿共党内亲苏势力的增长,那些反对阿尔巴尼亚并入南斯拉夫的力量,迅速开始生长起来。于是,南阿两党关系反倒开始出现了不和谐音。铁托为此不止一次地要求霍查作出解释。


由于历史的原因,南共在阿尔巴尼亚党内和国内的影响相当大。考虑到这种情况,霍查的态度发生摇摆,亲苏派首领、阿共政治局委员、经济部长斯皮洛于1947年底迫于压力而自杀。紧接着,1948年1月19日,铁托以有情报显示希腊在英美支持下准备入侵阿尔巴尼亚为由,要求霍查在阿南部提供一个基地,以便派南斯拉夫一个师入驻,保卫阿尔巴尼亚。这个消息传到莫斯科,斯大林大为不满。苏联驻南大使被责令紧急会见铁托,强调南军入阿势必引起英美强烈反应,甚至引发干涉。面对来自莫斯科的干预,铁托只能表示屈服,强调既然苏联反对,南政府将不会向阿派出军队。但他坚持南军进驻阿尔巴尼亚只会遏制希腊的武装挑衅,使阿尔巴尼亚的边境更加安全,而不会引起英美干涉。


铁托是共产党人的马丁·路德?


1948年2月,南共和保共代表被召到莫斯科,斯大林想要彻底解决因南共而引起的一系列麻烦。


2月10日,斯大林接见了两党的代表。斯大林几乎是一上来就批评了南斯拉夫向阿尔巴尼亚派遣军队的问题。他声称:“如果铁托向那里派去一个师或仅仅一个团”,美国和英国“就会大喊大叫说,阿尔巴尼亚被占领了”,“就会充当阿尔巴尼亚独立的保护者的角色”。斯大林明确讲:问题的关键在希腊,因为希腊问题是可能导致一场全面战争的“国际大问题”。帮助希腊游击队不是一种明智的政策,因为任何这种帮助都会为英美在希腊建立军事基地提供口实。不过,看来斯大林也并没有刺激南共的想法,他在会谈中对季米特洛夫又是讽刺,又是挖苦,对南共领导人却明显客气得多。他甚至出于安抚铁托的目的,提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案。说成立东欧国家联邦是不现实的,但成立三个联邦是有可能的,即南保联邦、罗匈联邦和波捷联邦。如果南斯拉夫与保加利亚能够实现联合,阿尔巴尼亚也可以加进去。只要先从政治联合入手,其他国家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基于遏制阿共党内反南亲苏势力的需要,铁托坚持苏联应当同意南斯拉夫在阿有根据军事情势随时部署军队的权利。而在这个问题上,南共代表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显然,斯大林也并非事事顺着铁托。为了让铁托知道厉害,他开始拿出自己的杀手锏,在经济上给南共以颜色,对曾经满口答应的援助军事工业设备拖着不办,对南斯拉夫借款的要求,表示拒绝,甚至明确表态不能签订1948年5月至年底的两国贸易协定。


2月19日,南共中央政治局听取了代表团有关莫斯科之行的汇报,与会者对于斯大林同意南保两国成立联邦,却不同意南斯拉夫派军队进驻阿尔巴尼亚一事深感困惑,进而得出结论,认定苏联的主张可能是一个特洛伊木马式的阴谋,即通过把经济落后,党内派别林立的保加利亚与南斯拉夫捆在一起,使南斯拉夫无法保持独立的地位,从而对苏联只好逆来顺受。据此,会议决定拒绝斯大林的建议,同时继续维持在阿的优势地位。


3月1日,南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南苏分歧。铁托明确表态,苏联推迟签订贸易协定和拒绝借款,是对南斯拉夫施加经济压力,力图迫使南共就范。这场争论关系到南斯拉夫的独立问题,绝对不能示弱。


刚一得知南共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内容,苏南两国之间就开始相互指责。18日,莫斯科通知铁托,苏联决定撤回全部在南的苏联专家和工作人员。与此同时,几个月前刚刚起草过各国共产党状况报告,高度称赞南共领导人“充满了对苏联深深的感激之情”的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又起草了一个尖锐批评南斯拉夫领导人轻视苏联,在对内对外政策上犯了一系列具有反马克思主义性质错误的新报告。接着,27日,斯大林和莫洛托夫致信铁托,提出了严厉的谴责。


没有材料证明斯大林是不是对尽可能保持苏南关系还存有希望,总之,各国党的领导人在此之后纷纷写信给铁托做说服工作,希望铁托能够回心转意承认错误。5月18日,莫斯科致信铁托,通知他6月8~10日召开共产党情报局会议,讨论南共党内的现状。遭到铁托拒绝后,22日,斯大林和莫洛托夫又联名致信南共中央,说明会议将在6月下旬举行,强调如果南共拒绝出席,将意味着脱离人民民主国家的阵营。


但是,出席会议就意味着承认自己犯了错误,而且铁托的人身安全也没有保障。因此,6月20日,南共中央发表了拒绝出席情报局会议的公开声明。结果,南斯拉夫不可避免地被开除出了共产党情报局,从此走上了我们后来所看到的“铁托道路”。


对此,美国副总统华莱士有过一句很形象的评论。他说:“马克思是共产党人的上帝,列宁是共产党人的耶稣·基督,斯大林是共产党人的第一任教皇,铁托是共产党人的第一个马丁·路德。”当然,铁托没有马丁·路德那样幸运,由于斯大林先发制人,铁托到底没有形成自己的教派。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