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的故事(4)

随着审讯的深入,我们了解到几名主要的嫌犯都曾经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他们曾在同一所监狱服刑,并且在那里互相认识。但一个重要而且又极难处理的问题出现了,他们曾经服刑的监狱是一所专门看押艾滋病罪犯的监狱,这就从侧面说明这些嫌犯都是艾滋病患者,而且他们自己也提到了这个问题,这个新的变化让我们有些手足无措,我们从没有接触过这类的嫌犯,也不太懂得这种疾病,从心理上大家都对这种疾病有着一种潜意识的恐惧。

连夜晚我们向上级领导做了汇报,领导也很重视,接连联系了好几家医院希望医院能给我们一些帮助,可是这几家医院一听是艾滋病,立马就有各种理由推脱,反正是来不了,看不了,也没有这方面的技术支持,我们有些茫然。

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打了个电话,一会喜滋滋的告诉他家,等一会会有专业的医生来诊断处理,我们都很奇怪,支队领导都协调解决不了的问题,你怎么就解决了?原来,艾滋病人的管理都有专门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海子的一个同学刚好在那个单位,刚才打了个电话,那个同学正好在值班,及时的与他们单位领导联系,人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领导也很重视,立即就批示让他们单位负责艾滋病管理的同志来协助我们工作,那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不过那位同志也很敬业,我们联系了一下,就派了个车将那位同志接到我们单位,有了专业的医生配合,我们大家安心不少。

疾控中心的医生来了以后,看了我们嫌犯的资料,我们本地的嫌犯竟然是他们单位挂名多年的老病号了,现在正在什么发病期,每周都到他们那里领药的,他亲自去检查了几个嫌犯,并且对本地的嫌犯也做了心理上的疏导和安慰,给他留下了相关的药品,并决定第二天一早再来,将其他几名嫌犯都进行抽血化验,具体的情况要等到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我们小范围的开了一个简短的艾滋病防治讲座,大家都对这种疾病有了深入的了解,相对的恐惧心理小了很多,可是那名医生临走我们送他出门时他又说了句:“反正你们还是小心些好!”一句话,大家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干工作干出艾滋病那可不好玩。我个人对艾滋病人没有什么歧视,但是对这种病的恐惧,确是挥之不去的,我们虽然知道这种病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的,可蚊子会不会传播,疾控中心的大夫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大家都挺郁闷的。

我们办案子时正是夏天蚊子正多呢,整天的审讯都要和这些人接触,谁知道会怎么样。领导想了办法消毒,什么84消毒液,蚊香,灭害灵等等甚至还买了碘伏药水,说是怕谁身上有伤口,就叫消毒用。反正是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尽量减轻同志们的心理压力,要不然工作压力再加心理压力指不定谁会出个啥事呢。

也没办法,谁叫咱就干的这工作呢,改干还得干啊!

第二天疾控中心的医生们穿着一次性的隔离服带着口罩手套对这些嫌犯们进行了血样采集,这形势又给我们的心理绷紧了弦,人家医生都这样武装自己,我们却只有一瓶碘酒,这要是嫌犯上厕所或者吃饭时咬你一口,抓你一把,嘿嘿,那可就够受的了,不知道要是真那样了算不算工伤!!

一天后,结果出来了,四川上线的背货马仔也是艾滋病,其他几人不是,我们得到了确定的消息,心中也有了底,好坏也要咬牙干工作了,大不了大家注意一点,同时也给嫌犯们做做工作,希望他们好好配合,大家都是人吗,多少还能互相体谅一点的,这几个嫌犯也不错,大家都配合的挺好,后期的工作也很顺利,审查这一块也没出啥纰漏,很快就完成了。

公安部分的工作到此就基本结束了,后期就是报送检察院批捕,看守所押人,我就不多讲了。

这个案子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最终却因为种种原因给我们留下了遗憾真有点伤心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