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迎接

无真子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赵钰沿途对山水指指点点,一会儿让李明华看树上的稀罕鸟儿,一会儿指着大山说它像个老头。李明华不论赵钰指向哪里,眼中尽是些堰塘、沟渠的模子,心里觉得这里方便建个堰塘,那里需要修条沟渠。 但这却并不影响二人的兴致,因为重要的是身边的人。人对了,看见的是山也好,水也罢,都是格外地美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赵钰沿途对山水指指点点,一会儿让李明华看树上的稀罕鸟儿,一会儿指着大山说它像个老头。李明华不论赵钰指向哪里,眼中尽是些堰塘、沟渠的模子,心里觉得这里方便建个堰塘,那里需要修条沟渠。

但这却并不影响二人的兴致,因为重要的是身边的人。人对了,看见的是山也好,水也罢,都是格外地美好,心情也加倍地愉快,二人情投意合,山水不过是交谈的由头而已。

李明华见距南阳城越来越近,倒有些舍不得这外间的‘景色’,路边看到有合适修塘的地点,也拉着赵钰前去指点规划一番,目的倒是一举两得。

南阳大户们在城外等得心焦,派人打听之下,才知对方放慢了速度,当下便在城外搬来座椅,喝起茶来,闲谈些民间趣闻或者小道消息。

知府严大人得讯晚些,正欲备轿出城,走到门口又折了回去。

管家是严家的老人了,疑惑道:“大人,咱们不去了么?这会不会…失了礼数?人家可是大胜而归啊!”

严知府此刻满脸高深莫测,低声说道:“这你就不懂了!李将军可派人前来传讯否?若现在就去迎接,岂不是向他表明咱们耳聪目明,消息灵通得很?这人有时还是糊涂些才好!不过咱们消息到底是比那些个士绅慢了,人家现在都已等在城外啦!”

管家能混到今天,自然是个知趣儿的人,急忙献媚道:“还是我家大人站得高,看得远,叫‘高’什么‘远瞩’来着!我这人笨得很,跟了大人这么多年,却连字都认不全。”

严知府虽明知这是奉承之言,但仍旧心中舒坦,对管家的话一笑置之。

李明华直至日落时分才走到府城,士绅们以孟源棅为首,老远的便起身相迎。

孟源棅将腰弯成了一百度,嗓音中透着兴奋,在李明华面前道贺道:“将军旗开得胜,我等亦深以将军之武威为豪!南阳能得将军这样的英雄,实乃万民之幸事。我等感念将军为国为民而不畏劳苦,已在聚仙楼摆好酒宴,特为将军接风洗尘,聊表心中仰慕之情,还望将军赏光。”

孟源棅话音刚落,方才骂得最厉害的冯枓才便抢出说道:“聚仙楼酒宴虽丰,却哪及我家大厨廖师傅烹调得精致味美。这廖师傅可是师从当今御厨,只因不愿受那深宫内院的约束,才没随师父进宫。似将军这等贵人,醉仙楼那些个下九流的厨师,莫要误了咱将军的胃口!廖师傅所烧之菜可堪人间极品,我已着人备好材料,只等将军屈驾。”

李明华此行正为粮食而来,这粮商可是大有用处,当下便答应道:“我先去和严知府叙叙旧,少顷便登门拜访,如何?”

冯枓才听李明华答应,喜上眉梢,客气道:“将军肯赏光,那是在下几世修来的福分,怎当得起将军拜访二字!”

旁边的孟源棅见被人抢了先去,暗恨自己不慎,竟邀这小人前来,到头来还钻了自己空子。

院正高信儒心中妒忌,在心中暗骂道:“果然是奸商,恬不知耻!如此趋炎附势、献媚讨好,实在令人作呕。”骂了几句,心中舒坦了些,又自我安慰道:“人家李将军乃何等人也,岂有看不清他小人嘴脸之理。此番必是虚与委蛇,诓他些粮食出来。这冯枓才平日一毛不拔,落入人家算计尚不自知,实在蠢笨得可以。”

李明华心中暗惊这些大豪消息灵通,自己方才入城,他便已做好准备。走了几步李明华又心中一喜,说道:“明日我在聚仙楼邀众位一叙前缘,不知众位可肯赏光?”

这话传入豪绅们耳中,彷佛六月里的一碗冰镇酸梅汤,爽彻心脾,方才的失落骤然又得到了补偿。等李明华话音落下,众豪便一起称起好来,生怕落在了别人后面、让对方误会,以为自己不愿前往。

盐商刘才厚刚才没捞到话说,现在急忙提议道:“能和将军同席,已是我等的福份,将军的银子每一分可都关系黎民百姓,怎好再让将军破费!我若能请上将军一次,日后垂暮之时,与子孙谈起旧事,也好多些称道的资本。

院正高信儒没刘才厚钱多,少不得心中对他鄙视一番,不过口中的奉承话儿却没停下,引经据典将众人风头都抢了干尽。

李明华入城后便直奔严知府住处。等门房通传后,严知府一路跑将出来,边跑还边整理衣冠。待奔得近些,严知府口中嗔怪道:“唉呀!将军一别数月,可想煞老友了!怎么来了也不事先知会一声,我也好到城外结彩迎候,同庆将军大胜而归不是。将军此次可为百姓出了多年的恶气啊!如此怠慢了将军,要我怎能心安咯!”

李明华感叹这些官绅个个能言会道,只怕张子雨听见也得自惭形秽,眼见严知府衣冠虽然略显凌乱,但造作之态一目了然,就好似女人在脸上遮掩脂粉,却无意中露出了几颗痘子,令人作呕!李明华压下心中的厌恶,只装作不见,接口道:“此行甚为仓猝,未能得及事先通报,还请严知府见谅。目下各地饥民涌入南阳,军中粮草无多,然灾民仍涌入不止,这才不得以前来寻求大家鼎力支持。

严知府听清来意,一面揣测此番要破多少财物方能打发过去,一面说道:“将军体惜民生,爱民如子,严某身为本地父母,却劳将军费心,实在惭愧!本地士绅严某责无旁贷,自当鼎力劝说,以为将军分忧。本府家中亦略有薄资,也一并捐出,好歹也能多救下些灾民。

李明华到没想到能从严知府手中拿出银子来,且不管多少,到底又多了份收获。致谢一番后,少不了还得违心的夸奖他几句,然后邀他一同赴冯枓才之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