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富绅的心思

无真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本地富绅兴许粮食不多,但好歹也能出上些力气,李明华一边擦枪,一边对赵钰道:“咱们明天到南阳城,去拜访下当地的富绅,摸摸这些家伙的底,好歹也要从他们手中挤出些粮食来。” 赵钰听说要进城,心中自然希望撇开旁人。到时只自己二人,沿途自是快乐无限!可想到中间隔着老大距离,又担心李明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本地富绅兴许粮食不多,但好歹也能出上些力气,李明华一边擦枪,一边对赵钰道:“咱们明天到南阳城,去拜访下当地的富绅,摸摸这些家伙的底,好歹也要从他们手中挤出些粮食来。”

赵钰听说要进城,心中自然希望撇开旁人。到时只自己二人,沿途自是快乐无限!可想到中间隔着老大距离,又担心李明华安全,踌躇半响,还是提醒道:“走那么远的路,还是多带些侍卫才好。”

次日一早,李明华便在赵钰门外等候她起床,身旁果然带足了侍卫。

赵钰想起近日来和李明华朝夕相伴,一夜兴奋,到天亮才睡着,直到听见嘈杂,才睡醒过来。隔窗看见李明华正在向部下交待些走后的事务,身旁侍卫也做好了出行的准备,才知自己睡觉过了头,急忙翻身下床,只草草梳洗了一下便跑出屋来。待走到李明华身边,又想起方才梳头,在水盆中看见自己起了黑眼圈,埋着头说道:“我好了,这就走吗?”

李明华正向部下交待些日后的工作,听见赵钰声音,转过头见赵钰头发略显凌乱,衣服不似往常那样整理得妥帖,身上透着初醒时的慵懒,比之平时,平添了些妩媚,情不自禁地生出些遐想来。呆看了两三秒,才说道:“咱们这就启程吧,边走边说。”

现在南阳士绅富户们口中的李守备,可不是当初那说起便令人咬牙切齿的匪首了,尤其在得知李明华大胜清军后,这些当地的豪门旺族更是在每每谈及之际,便要向内乡方向略一拱手。似乎这一拱手,李明华隔空看见后,他们的地位就会更加地的稳固。

中国人谈天说地,协商议事,场合一般多选在茶馆、酒楼、以及戏园子。南阳最有名的茶楼,当属这茗香阁了。而此时的茗香阁内,正聚集着南阳最有名的大豪,首富孟源棅便坐在首位,一旁更有本地最大的钱庄掌柜孙继鸿,学院院正高信儒,大地主刘家文,大盐商刘才厚,粮商冯枓才,等一干本地的明门巨贾。

高院正本是不屑与这些、满身铜臭味的市侩之徒同席的,但奈何自己许多地方需仰仗人家支持,才不得不为传播孔子教化而作出牺牲。

孟源棅今天是东家,自然坐在首席,见宾客到齐,轻咳了两声后说道:“承蒙众位看得起方某,肯赏光赴约,我是个痛快人,就不绕圈子了!各位想必早已知道,咱南阳守备李大人痛击鞑虏,已凯旋而归的消息吧?”

钱庄孙掌柜正将糕点掰下一小块来,听孟源棅说完,忙将东西放回盘内,说道:“东翁,依我看,以后咱们还得改改称呼,这李守备可不能再叫了。”

盐商刘才厚听说要改称呼,暗想孟掌柜莫非通过钱庄得到什么内幕,忙放下茶碗问道:“不知这李守备立下如此大功,当高升至什么位置?”

孙掌柜平时最鄙视这盐枭人品,不忿他做生意常常坐地起价,谋取暴利,败坏商人名声,哪像自己钱庄的生意,靠的是信义为本。此刻听得此人发问,孙掌柜望着房顶说道:“人家哪里会稀罕什么高不高升,志向大着呢!咱们平时都以守备大人相称,大家想想,人家内部之人叫得什么?

咱们还叫守备大人,岂不显得生分了许多!依我看,不管他是守备也好,总兵也好,千户也罢,咱们都改口跟着叫将军,这样才显得大家都是一家人。毕竟咱们都在都是在人家地盘上讨生活不是?”

学院高院正听到此处,啪地和手一拍,起身附和道:“孙先生此言大妙啊!”

粮商冯枓才冷哼一声,将茶碗往桌上重重一跺,骂道:“什么狗屁将军,我听说此人现在正奔南阳而来,想必是被那些逃难的穷鬼逼疯了,却硬要强充什么好人,此来必是向咱们打秋风来了。”

大地主刘家文听这话来心中却不怎么舒服,略微平息了一下心中怒气,起身说道:“我前时随管事去佃户家收租,也看过些灾民,确实是可怜啊!这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也带不去,儿孙自有儿孙福,有多余的拿些出来接济下灾民,原也是理所应当之事。虽然自打这姓李的跑到南阳,我每年要少收一半的租子,但自家用度还是绰绰有余的,凭良心说,今年若不是有人家的毒虫药,只怕我们现在坐在这里也没那么安生。如今各省匪寇多如牛毛,还不是因为饥民活不下去!咱们这里能独享太平,又岂不是仗着人家兵强马壮?“

孟源棅把玩着手中茶盖,彷佛能从上面看出真理来,听刘家文说完,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才慢悠悠说道:“依我看来,这李明华绝非池中之物,别看他手下只三四万兵马,可那都是指的精锐。若加上那些‘自卫队’,兵力少说也有十万。还别小看了这些自卫队,他们可不是乌合之众,虽然平时都在干农活,可训练也没落下,即便有当初左军之盛,人数相等的情况下,也万不是他们对手。何况人家的精锐是什么实力?朝廷几十万大军尚未从鞑虏手中占到丁点便宜,可人家一出手,一万对十万,将鞑子劫掠几个月才到手的人口、牲畜、钱粮给截下不说,还生生地杀掉了对方三万精骑。以如此实力,普天之下有谁能挡其锋锐?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即便那人要问鼎天下,只怕也是早晚必成!如今咱们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过活,他最终是成王也好,成寇也罢,咱们现在和他搞好关系,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错的。”一口气说了这老半天,孟源棅也有些口渴,喝了口茶,缓上口气,才接着说道:“我看人家也差不多快该到城外了,老夫要去迎接一下,你们去不去自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