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侃外交:中国外交的十二大失策

三个枪手 收藏 1 149
导读:七、保护华人权益不力,该硬不硬,难以获得世界华人敬服,难以确立大国威望。 几十年来,海外华人受气受辱被奸被杀的事例层出不穷,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现在连一些蛋丸之国也屡屡发生华人被辱被杀事件,而这些事件并不全是仇恨中国的极端势力所为。为什么有这么多普通外国人敢于如此放肆的袭击华人呢?我个人看法,虽有其它种种原因,但这些事件越来越多某种程度上也与中国政府过于软弱的态度有那么一点点关系。我们的政府在对待此类事件时,最激烈的态度不过是通过外交部发言人不瘟不火的评论两句,希望对方怎样怎样妥善处理。这样一来,或多

七、保护华人权益不力,该硬不硬,难以获得世界华人敬服,难以确立大国威望。


几十年来,海外华人受气受辱被奸被杀的事例层出不穷,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现在连一些蛋丸之国也屡屡发生华人被辱被杀事件,而这些事件并不全是仇恨中国的极端势力所为。为什么有这么多普通外国人敢于如此放肆的袭击华人呢?我个人看法,虽有其它种种原因,但这些事件越来越多某种程度上也与中国政府过于软弱的态度有那么一点点关系。我们的政府在对待此类事件时,最激烈的态度不过是通过外交部发言人不瘟不火的评论两句,希望对方怎样怎样妥善处理。这样一来,或多或少会造成外国人觉得中国人好欺负的印象,他们就觉得欺负了你们又怎样,你们的政府又不会拚死拚活维护你们!其实无论是华籍华人还是外籍华人,只要是华人受了伤害,作为中国政府都可以也有权表示一下态度。如果是华籍人,我们更要非常严正的表明态度,要求事件发生所在国政府采取切实措施追查凶手,提供赔偿,并保证切实保护好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等权利。你态度越严正坚决,采取的举措越周密,别人就越会对你刮目相看,觉得中国政府的确珍视华人权益,并愿意为此付出最大努力,而自己国家的政府就会感受到巨大压力,如果自己欺负了中国人可能就会付出巨大代价,那么犯罪者可能犯罪胆量都会小一些。反之,他们不有恃无恐才怪。从印尼排华俄罗斯枪杀中国商人、俄舰炮击中国平民等诸多事件中,我们也许都可以得到这样的认识。我们再看一些民主国家,如美国、日本等国,他们是何等重视本国人的生命和权益,他们的人民无论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遭受到任何一点伤害,他们的政府“噌”的就跳出来了,上上下下群情激昂,喋喋不休要求他国政府这样那样,而且哪怕是死在异国他乡再久远再难以运送的一具国人尸体,也要不惜代价的运回去安葬,以体现他们对生命的尊重,对本国公民的珍视。这样一来,有多少外国人敢随意欺负老美等国的人?没有多少人敢,而且别国政府对待美日等国公民也只好倍加小心。说这一点不是吹毛求疵,我只是想说明一个道理:一个能赢得他国尊重的个体生命,他背后必定站着一个视人民生命和权利如珍宝的、强有力的国家和政府,而这样的国家和政府才能真正赢得人民发自内心的热爱。


八、过分孤立和打压十四世达赖,无助于抑制西藏分裂。


达赖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在信奉藏传佛教的藏人心目中,他仍有一定地位和影响力。不管达赖过去说过什么,至少近年来他一再表态不是要西藏独立,我们显然应抓住这一点,和达赖展开有效的互动,以切割他和藏青会,并以对达赖的理性对待和适度尊重来赢得更多藏民发自内心的拥护。达赖毕竟和藏青会不同,他的主张要平和得多,而且达赖说过的话并非全无道理,我们也不宜一概否定。重要的是不必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活佛进行人身攻击,似乎这个糟老头子满肚子坏水。


在因达赖而起的外交工作上,应以此为原则改变原来的僵化做法。达赖在国际上有一定声誉,你说他骗也好怎么样也好,他获得了相当多国家的尊重、同情和支持已是事实。因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从正面和达赖呼应,多和国际社会做良性沟通,辱骂和恐吓解决不了问题,外交冷战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必须想一想,很多国家首脑为什么会如此尊重达赖,为什么甘愿损失经济利益也要见达赖?想通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该怎样改变我们的做法了。


中国要让西藏永不分裂,必须进一步消除毛泽东时代因为极左做法给藏人带来的不良心理影响,必须全力帮助西藏发展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让西藏人拥有更实在的当家作主权利,更多的自由选择和更均等的发展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同时,也要理顺和达赖的关系,将达赖争取过来,让达赖回到西藏,大家和解。只有加强理解,开展和解,才能让我们的体制、政策进一步与佛教的教义和精神相融,才能感化尽可能多的国内外藏人增强对中央政权、对汉人的信心和感情,西藏才能真正走上民族和解、社会安定的发展道路。


九、在防止核扩散和安理会扩大问题上失误,将极大影响中国的利益和在亚洲及世界的地位。


现在,亚洲成了世界最大的核火药桶,俄、印、巴都有核武器,朝鲜也在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一意孤行的搞核试爆。如果朝鲜有了,韩国和日本肯定也想有,日本甚至已经具备了核武的能力,它完全可以马上造出核弹。几乎可以说,中国处在世界上最危险的核包围圈之中,这样的危险性用再严重的词语来形容都不为过。这种局面的形成,中国的决策、情治、外交部门可以说都有责任。我们有必要反思,当初对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是否认识不足,情报和外交处置是否不力、不当呢?我们的情治部门本应将此作为重点,一直跟踪重点国家如印度、日本、朝鲜等国的军事发展情况,一有苗头,中国政府就应联合其他国家,以各种政治、外交和经济手段予以制约打压,当初印度第一次试爆前就坚决的这样做,也许就发展不到印巴两国接二连三核试的局面了。须知,亚洲的核武器对美欧国家的威胁并不直接,首当其冲的是中国受害。很多周边国家与中国都有领土纠纷,或者与中国面和心不和,在这种情况下,放任周边国家发展军备和进行核试爆,对中国有百害而无一利。可我们竟然连这个问题都没有意识到,还有无数脑残力挺朝鲜等国应拥有核武器,真是悲哉世也。从现在开始,中国必须在朝鲜核试问题上采取最坚决的措施,即便完全停止援助进而制裁朝鲜也在所不惜。可是那样一来金氏政权会垮吗,就让他垮吧,他迟早都是要垮的。那样一来,朝鲜难民会成群涌入中国吗,能堵则堵,不能堵就让他涌入一些吧,正好借助国际社会的支持建一个难民营,让国际社会出钱,一方面救济朝鲜难民,一方面繁荣中国当地经济,促进中国过剩产品的销售,我们不会有多大损失的,而且借此可以提高中国的声誉。在此要奉劝所有脑残,约束朝鲜不铤而走险,不光关系美国利益,更关系中国利益,在这个问题上,不是中国帮美国,而是美国在帮中国!!!


再一个失误,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中国政府也确实不想要日本和印度成为常任理事国,特别是不想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只是我觉得态度还不够坚决。中印有领土纠纷,领土纠纷解决之前决不能让印度成为常任理事国;中日有历史问题,也有领土纠纷,问题解决之前更决不能让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这样一个筹码我们都不用好,以后还会有什么筹码呢?而且按照大和民族的本性,日本一旦成为常任理事国,我不认为会给中国带来好处。再者,从中国在亚洲的地缘政治地位和未来的雄心来说,如果亚洲有了几个常任理事国,只会削弱而不会加强中国的地位和分量。因此,中国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包括类似的问题上,必须牢牢把握原则,力阻诸雄的内心意志必须坚决,表面当然应该圆滑些,以搏取最多最大的利益。


十、该当头时不当头,不当头时却当头,谨防成了冤大头。


邓小平说不要当头,但从中国的表现看,中国事实上在当专制国家的头,与一些人所厌之的邪恶政权打得火热,在很多问题上宁愿与大多数国家相左也要维护这些专制政权。另外,中国不愿加入九国集团,但我认为应该加入,在外不如在内,加入后有些关涉中国利益的事好解决些,而且加入后也不会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因为中国可以申明,是以发展中大国而不是以发达国家身份加入,加入后一要维护自身利益,二要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三要加强与发达国家的协调。在一些需要出钱出力的问题上,中国应根据国力,比较付出和收益,量力而行,不要比一些发达国家还大方,那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仅为了廉价喝采,为了当头的面子而慷慨解囊,十有八九会成为冤大头。此外,上海合作组织应尽快发展其它亚洲国家加入,以适当减弱中俄主导的反西方色彩,在保持它的政治军事合作内涵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它的经济合作内涵,并把东南亚联盟逐渐拉过来,最终合并转变为以中国为首的亚洲联盟,这是促进亚洲一体化和亚洲和平的根本途径。总之,中国要把握好当头的度和技巧,该当头时则当头,不当头时不当头,避免成为冤大头。


十一、长期弃绝普世价值,疏离国际标准,离真正融入国际社会成为受人尊重的国家还为期甚远。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与一些人类最基本的普世价值保持距离,而文峰类人更是高调反对并上纲上线。我们的某些体制和做法也为国际社会所诟病。这都给我们的国际形象和外交工作带来了些麻烦。中国某些外交人员包括外交部发言人的谈话水平,足证其并不懂普世价值,徒增国际耻笑。而且正如前文所述,如果老老实实的反思,我们不得不承认,除了因大把援外换来了一些小国穷国的口头支持,我们在国际上没有多少真正的朋友,西方民主国家对我们有负面看法,亚洲邻国对我们不够友好,我们费心费力输肝剖胆援助的一些“友邦”如朝鲜纯粹是骗我们的吃骗我们的喝,心里面却在打我们的算盘。我们的国际形象为什么会这样?坦率的说,我认为除了少数国家因与中国有领土争端外,多数国家是因为对中国极权体制的不感冒和不信任,说穿了他们不是不喜欢中国,他们是不喜欢中国的政权。对极权制度的天然警惕,对极权制度导引下的中国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未来的发展,他们肯定会或多或少有些担心。如何解除这种警惕和担心,不是我们说一千遍“崛起了也不称霸”就能够奏效的,我们今后根本没必要再说这样的空话,因为究竟崛不崛得起,何时崛起,还有待于我们的全方位改革,仅凭经济发展的单边突进,而不能创造出为世界所称道的制度和价值,这样的国家是崛不起的。中国要融入国际社会,提升国际形象,成为受人尊重的一员,减少外国对中国的担心和负面看法,降低他们对中国崛起的抵制,最根本的还是加快改革步伐,尤其是落实****,不断调整理念,转变体制,改进外交风格,按国际公认的价值和标准行事,舍此别无他法。中国的受孤立程度之所以比朝鲜等国要好些,归根结底是由于改革开放以来不断接近国际标准的结果。


说到国际标准和通行做法,我想着重说一点的是,中国有必要改变对干涉内政的僵化看法。我认为,内政是可以干涉的。如果一个国家违背了公认的人类准则,别的国家有权干涉。这正如一个恶棍无论怎样暴打妻儿老小,邻居连说一句都以“不能干涉内政”为由予以排拒,这样行吗?对违反人类公认准则的行为,无论是人还是国家所犯,被别人干涉都是理所应当的,否则这个社会将无公理正义可存。而且适当的干涉对被干涉者而言,意味着一种道德和物质压力,对旁人而言则是一种警示。试想,如果国际社会不干涉,可能今天萨达姆照样鱼肉百姓,塔利班照样横行城乡。因此,重要的不是应不应干涉内政,重要的是怎样干涉,干涉要不要依规矩来,依什么规矩来。一般而言,国家之间的干涉有三种,一是道义谴责,二是利益制裁,三是武装干涉。我认为,道义谴责无可厚非,利益制裁应慎用,武装干涉更应慎用,而且武装干涉必须要有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授权才能进行,否则应视为非法。道义谴责则可随时进行,即使说错了也不打紧,中国不是有句俗话“谁人背后不说人”吗,说错了没什么,被说者可以辩解,说错话的如果确知错了也应该道歉。这样一来也就不存在什么可不可以批评别人了,因为谁都可以批评别人,谁都也应该被别人批评,只不过各人对各人说的话负责任。因此,敝人建议,联合国应制定《国际干涉法》,对此进行详尽的立法规范,规定哪些事可以干涉,哪些事不能干涉,到了什么程度用什么方式干涉,从而做到透明干涉,依法干涉,并让大家相互监督,以匡扶国际正义,提高每一个国家的善政水平。我希望如果真有了这样一部法,以后不要看到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及其外务发言人板着脸或红着脸说:“这是我的内政,请不要来干涉”,就让这样的话早日滚出地球去吧。


十二、欠缺一整套最佳的外交战略方针,外交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水平有待提高。


我们是有一套外交方针的,就是毛邓传袭下来的那一套。但经过实践检验,确有必要改进,前述多方面的问题即说明了这一点。我们的外交必须最大限度的服务于中国和中国人的利益,必须有助于中国尽早成为民主繁荣的人民共和国以融入世界民主大家庭,必须有助于不断提升中国在亚洲和世界的地位,必须有助于现在和未来赢得足够的国际生存空间、地球资源和世界市场,必须有助于保持对试与中国争雄的区域内诸国有足够威慑力。为达此目的,我们必须在思维和理念上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更新,在新的思维理念指导下推动中国的内政改革不断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这是外交工作取得成效的基础;同时,在新的思维理念指导下制定一套新的更佳的外交方略。新的外交方略必须保持外柔内刚的强大张力,不但要让人感觉中国的专制形象日益弱化,民主自由形象日益增强,以此让人放心,而且要让人感觉中国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一切挑战,以抑止地区诸雄的野心,并有效实现中国的亚洲和全球战略。因此,对几类不同国家的交往原则应适时进行调整。对发展中国家,中国应在保持客气友好的前提下,逐渐减少无偿外援,代之以等价交换或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对民主国家,必须以民主的新思维,以对普世价值的认同,来换取他们的好感和支持,同时在维护中国民族资本利益的前提下,大力发展彼此的经济文化合作;对国际公认的独裁不讲理国家,中国应在不损失自身利益并保持对他们影响的前提下,改变过去对他们过于鲜明的支持态度,以弱化多数国家因这些独裁政权而对中国产生的联带恶感;对全球有重要影响的国家,中国应以一个大国的气度,与之合作与之竞争,既在政治意识形态问题上不过分对立,又在实际利益上尽量力争,尤其是要处好与美国的关系,塑造好自己独特的大国气质,这种大国气质应既不同于法国几乎长期与美国唱反调(不是意识形态上),又不同于英国处处与美国搞协调,我们应有自己的风格;对周边国家,一方面保持军事威慑力,努力争取早日和平解决领土争端(以后要少讲“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之类的话,我们就是要保持这种威慑力,就是要全力防止核扩散,就是不准其他国家再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方面加强本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并在这个进程中起到主导作用,以此导引亚洲的新方向。我们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必须讲原则,尊重国际准则和普世价值观,不能无原则的与某些流氓政权搞调和,但又要讲灵活,以争取最大利益为根本,要摒弃以德报怨舍己为人的做法,而是要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不管怎样,中国要复兴,主要靠全方位的内部改革,同时要用好外交方略。内政改革不断深入,外交方略高明,那么中国就能不断发展上升,走向繁荣自由民主文明的新阶段,中国重新成为亚洲和东方的经济文化中心,成为全球举足轻重一极之角色,复兴大汉大唐之雄风,也就指日可待。而制定最佳的外交方略,让每一次外交动作实现利益最大化,又有赖于外交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水平提高。我们必须加快****步伐,让重大的内政和外交决策更多的反映民意,反映民间贤人的智慧,反映专家学者的意见,反映多方面的看法,包括我这样的一介布衣青年的看法。而不是领导人脑门一拍或几个人一商量就做出决定,这样的决定不一定是最科学最有利的。


原载地址http://hi.baidu.com/fenqingning/blog/item/656e990a982dc31795ca6ba2.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