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孩骗售40套经适房套取1400多万

龙魂名将 收藏 2 7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0_57019_9657019.jpg[/img] 梁静称,自己一开始确实是想帮忙买房。 常鸣/摄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0_57020_9657020.jpg[/img] 被物业查封的房屋承载着40多人的安居梦。 董一鸣/摄 晨报记者 武新 梁静,一个出生于1983年的年轻女孩。当一些同龄人还沉迷于网游的时候,梁静却骗卖了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梁静称,自己一开始确实是想帮忙买房。 常鸣/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物业查封的房屋承载着40多人的安居梦。 董一鸣/摄


晨报记者 武新


梁静,一个出生于1983年的年轻女孩。当一些同龄人还沉迷于网游的时候,梁静却骗卖了40多套经济适用房,套取房款1400多万元,因此被很多人戏称为“最牛的80后”。当40多名受害人拿到了新房的钥匙,正沉浸于入住新房的兴奋中时,他们的房子却突然被封了。随着这起京城最大的经济适用房诈骗案在市一中院开审,梁静成为了京城的“焦点人物”。


事件回放


据指控,2006年至2008年期间,梁静假冒北京首开天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开天鸿公司)的工作人员,虚构出售经济适用房的事实,以天鸿卓越房地产公司项目部等单位的名义,先后与多名受害人签订了《北京市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北京市经济适用房购买定金合同》等虚假合同,或者通过中间人与购房人达成购房的口头协议,骗取购房款1400余万元。2009年6月18日,该案在市一中院开庭。


事件


■“文静的80后”忽悠人买房


在位于西直门附近的一所36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环视四周,林大妈已经有些不不习惯了,尽管她已经在这里住了20多年,“以前这房子住了那么久,也没觉得不方便,现在从大房子里搬出来,真是受不了!”


在短短的两个月里,林大妈一家人像坐过山车一样,从人生中的大喜滑落到大悲的境地。原来他们刚刚收到的经济适用房正在装修中,就被物业公司收回了,为儿子举办的婚礼也因此事而告吹,“我们家每天都会接到两三个追债的电话,买的家电还堆在仓库里呢,都跟梦似的。”


和林大妈一样的还有40多名买房者,他们的“梦”都是梁静一手搭建的——在回龙观镇龙跃苑东二区,他们买下了开发商尚未出售的经济适用房,并拿到了正式的入住手续。可一转眼,一切都成了泡影。梁静,这个生于1983年的女孩,当有的同龄人还沉迷于网游的时候,她已经骗卖了40多套经济适用房,套取房款1400多万元,因此被很多人戏称为“最牛的80后”。


“我到现在都不相信,梁静是个骗子,那孩子看上去多文静呀!”提起购买经适房的经过,林大妈说,20年来,她家三口人一直挤在一居室里住,眼瞧着儿子到27岁还没有结婚,可儿子的女朋友说结婚必须有房。为了能让儿子尽快结婚,林大妈和老伴商量后决定,用家里多年攒下的钱买一套经济适用房。


2006年底,林大妈听人说,有个叫梁静的北京女孩可以买到经济适用房,辗转找到了她。两人初次见面时,林大妈还有些半信半疑,“当时我觉得这个女孩岁数太小了,不知道是不是靠得住。”不过,梁静的一席话很快就打消了她的顾虑。“她说自己是天鸿公司的员工,在售楼处工作。”林大妈说,这个女孩说只要符合购买经济适用房的资格,就可以申请购买。林大妈按照梁静的要求提交了自己的收入证明、身份证明,只等着“审批”的结果。不久,她被梁静告知,符合购买经济适用房的条件。


■“仗义的80后”帮客户垫钱


与林大妈的遭遇相同,40多名受害人被骗签订了虚假合同,1400余万元购房款落进了梁静的口袋。据多名受害人反映,梁静给出的经济适用房房价是每平方米2600多元,一套两居室的房价在26万元左右,而一套三居室的房价在31万元左右。有些受害人曾经到天鸿卓越公司回龙观售楼处交过定金或代理费。购房人苏雨说,她去售楼处交款时,得到的收据上印着“北京天鸿卓越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回龙观店财务专用章”。“我们去交费时看到梁静就在售楼处里,售楼处里没人说梁静不是天鸿的人。”


而梁静仗义的举动就更让人相信这个女孩。苏雨回忆说:“我想把房款全付清,可掏光家底儿还差7万元。我就想把自家的一居室抵押给银行办贷款。可梁静坚决反对,她说,你把房子抵押了不合适,你剩余的房款,我帮你垫上吧。”苏雨听了梁静的劝告,没有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当时,她特别感激梁静的仗义之行。案发后,苏雨觉得很庆幸,自己的一居室保了下来。


与苏雨相比,林大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购买的是一套三居室,总价大约有31万元。她把自家居住的一居室抵押给了银行,贷出了20万元。她用这笔钱,再加上东拼西凑的钱,付清了全部房款。她盘算着,等着经济适用房下来后,就可以把抵押的房子卖出去,归还所有的欠款。案发后,她家的一居室成了抵押物,随时有可能被银行没收,她整日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揭秘


■称最初只想当中间人赚手续费


“你有提供经济适用房房源的能力吗?”


“可以提供。”


“你从哪儿拿的房源?”


“我通过天鸿卓越一个叫汪某的人拿的。”


“你骗了多少钱?”、“我手里只有400万元,剩下的大部分钱在中间人曹蕾处。”


今年6月18日,站在市一中院的被告席上,梁静沉着地回应着法官、检察官的问题,一问一答,举手投足,干净利落,她所面对的,似乎不是法官,而像是在给客户解答疑问。


六年前,梁静曾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过售楼小姐,她对房屋销售的各个环节都了如指掌。2006年,梁静打算自己买一套回龙观的经济适用房。在这个过程中,梁静把经适房开发、销售到物业管理的各个环节,都摸得一清二楚。虽然她最终并没有买到,但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结识了天鸿卓越房地产经纪公司的汪某。这个人在日后给了梁静很大的帮助。


当时正是经济适用房 “一号难求”的时候,梁静发现出售经济适用房是一个赚钱的机会,就决定干起这个营生。“当时我就想通过帮人买经适房,从中拿好处费,并没有骗人的念头。”


为了拉到客户,梁静发动了自己的母亲。她的母亲回忆说,2007年,她在单位上班,女儿打来电话说,自己在外面有关系,可以买到经济适用房,让她问问单位里有没有人要买房子。她的一个同事听说了,便托梁静帮忙买经适房。直到案发时,梁静的母亲都不知道女儿在外面究竟干了什么。


通过母亲的一个同事,梁静认识了曹蕾。为了购买经适房,曹蕾给了梁静6万元。听说曹蕾在托人买经济适用房,她的一些朋友自动找上门来,请她帮忙“牵线搭桥”。由此,曹蕾成为了梁静的大客户。而曹蕾的朋友们又给梁静介绍来了新客户,新客户再把自己的亲戚朋友带进来。梁静的客户数量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可事情并没有像梁静想象的那样去发展,原因就是当时经济适用房实在太难搞到手了。梁静在庭审中说,不少购房人是曹蕾介绍来的,她跟购房人并不熟,所以她把数百万的购房款放在了曹蕾处,这样退钱比较方便,她曾经想把钱退给购房人,就跟曹蕾说了,但是曹蕾并不同意,曹蕾说退了钱自己太没面子。梁静的说法遭到曹蕾的否认。曹蕾表示,自己的房子也被封了,她也是受害者,梁静根本不可能把巨款放在她那里。



■找人冒充开发商 骗来新房钥匙


在办理购买经适房的手续时,很多受害人都在梁静的指导下签订了北京市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这份盖有天鸿卓越房地产公司项目部红章的合同让客户吃下了定心丸。然而,这份被受害人一直当成是“正式文本”的购房合同,最终被司法机关认定是假的。梁静后来说,购房合同是她从网上下载拼凑的,她在合同上临摹了天鸿卓越房地产公司有关负责人的名字,并私刻了该公司项目部的公章。


很多购房人向梁静交完房款后,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几个月过去,购房人一直见不到房子,就催问梁静经适房什么时候下来。此时,梁静也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她无奈找到了朋友刘某帮忙。梁静让刘某冒充天鸿卓越公司的马某,跟自己去见购房人。见过刘某的购房人,都把他当成是天鸿的人了。在两年的时间里,有40多位购房者向梁静交了房款,办理了“入住”手续,甚至拿到了新房的钥匙。


对于受害人如何办理入住手续,梁静在法庭上解释说,她找汪某帮忙,汪某跟小区物业公司说了,每次她带去的购房人办入住,物业公司都给办了。据梁静的辩护律师透露,小区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证词中说,因有上级领导“打招呼”,物业人员才给梁静带去的人办理了入住,但此人没有具体指出是哪名领导“打招呼”。


2008年,首开天鸿公司的工作人员到小区办事,偶然间发现并未销售的房子竟然有人居住。后来才发现,公司的房子居然已经被别人卖掉了,天鸿公司遂向警方报案。梁静被警察带走了。


2008年4月21日晚上,林大妈的新房被封了。而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其他购房人身上。


■摇身变成女大款先买豪车给男友


与受害人遭受重大经济损失不同,梁静因卖房变成了“大款”。梁静有个男友,姓王,也被牵连入案。王某交代说,他和梁静交往了5年,他原本在地铁公司工作,每月工资只有1500元,自从他和梁静好了,他花了梁静不少钱。


对于梁静的慷慨相赠,王某从未怀疑过什么,一概笑纳。梁静用部分诈骗的购房款,给男友买了一辆萨博牌小轿车,还送给男友一块价值12万元的手表。梁静自己的坐驾也是一辆宝马车。


梁静被公安人员带走后,王某把萨博车和宝马车开走隐藏起来,他还先后两次从梁静的银行卡中取走了4万元。对于这样做的原因,王某解释说,他怀疑梁静被抓与经济问题有关,他害怕连累到自己。


对话


梁静父亲:我们家孩子没那个本事


本月9日,记者在清河附近的一所单位大院里,找到了梁静的父母家。梁家的门口有一扇老式的防盗门,透过防盗门的纱窗,可以看到木门上的房号字迹已模糊不清。记者敲了很长时间门,屋里也没有人应声。几天后,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梁静的父亲,他始终认为,女儿没那个本事。


诈骗千万?不可能!


虽然此案发生一年多了,但是梁父仍然不相信梁静会做出这样的惊天大案。“我不相信孩子能有那么大本事,诈骗1400万元?不可能!”在采访中,梁父几次脱口说出这句话。按照他的逻辑,“我家几辈子都是贫农,不可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我们是凭劳动吃饭的,从没有出过干这种事的人”。


在父亲的眼里,梁静是个“特别老实、很听话”的孩子。梁父告诉记者,他从小对女儿管得很严,他希望女儿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能找个好工作。梁父常常教育梁静不要说谎。有一次,梁父发现梁静说了谎,把低分成绩说成了高分。虽然很生气,却不忍心打她,就让她“罚站”。在女儿罚站的时候,梁父就告诫她:“你不能说谎,说谎欺骗家长,更欺骗了自己。”


梁父说,梁静上班后,就从家里搬了出去,与表妹合住。因为惦记她,常会给她打电话。但每次梁静都只是说几句“我挺好的”“放心吧”“你们多注意身体”。有时候,她干脆不接电话,而是回个短信问“有什么事”。梁父认为,外面的事,他和老伴都不懂,孩子不跟他们说,他也不再过问女儿的事了。


省装修钱为女儿日后


2004年,梁父撞见女儿和一个男孩在一起,这个男孩就是王某。“我只见了王某两次,每次王某都是打开车窗,叫我一声 ‘叔叔’。”梁父说,他觉得王某太没有礼貌,就让老伴劝女儿与他分手。梁母跟孩子说了此事,梁静死活都不同意。父女俩就此闹翻了。“梁静因为这件事记恨我们,就不怎么回家了。”梁父叹了口气。


2008年4月下旬,有警察找到家中,他们才知道女儿出事了。几年前,年过五旬的梁父就买断了。女儿没出事前,他本想用手里仅余的一点钱把家里装修一下。听到女儿被抓了,他决定不装修房子,“这点钱要留着给女儿用”。梁父告诉记者,梁静被抓后,家里没有钱请律师,是亲戚出钱请了律师为梁静辩护。


直到现在,老两口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到女儿了。在此案开庭当天,梁父一大早就从清河赶往位于石景山的市一中院,为的就是能见上女儿一面,可是却没被允许进入法庭。他只能眼巴巴地守在法院外,希望能有机会从远处看看女儿。他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现在,老父亲每个月都会赶到关押女儿的看守所,为的就是能看上女儿一眼,再给她送去500元钱。


售楼处:她走的不是正常手续


据了解,北京天鸿宝地物业公司第一分公司负责涉案房屋的物业管理。记者赶到该物业公司办公地,就此案进行采访。该公司自称姓陈的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这位工作人员说,此案只能通过司法部门来解决,该公司是否要承担责任,应该由司法部门来确定。记者追问“是否有人打过招呼,给梁静带的人办入住”、“你们认识梁静吗”,对方均不予回答。记者表示要见公司领导,这位工作人员称“领导都出去开会了”。记者留下自己的电话,但并未得到物业公司回复。


而北京天鸿卓越房地产公司回龙观售楼处的林先生说,他们不认识梁静,至于受害人所说曾到过售楼处交钱,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因为该公司不收现金,购房人交费都通过银行,钱直接由银行打到总公司了。林先生告诉记者,梁静为受害人购买经济适用房,走的不是正常程序。据林先生介绍,购买经济适用房的程序是非常严格的,居委会、街道、区政府等部门要先对购房申请人进行层层审查,申请人提交的收入证明、户口簿等资料,最终要上报到市建委。只有符合条件的申请人,才能通过有关部门的批准。申请人获得批准的信息会反馈到居委会,有关部门会开通网上填报系统,购房申请人才能与开发商在网上签订正式合同。(文中受害者均为化名)


最新进展


购房人称将起诉物业


每个受害人的背后都有一把辛酸泪。即使是这样,他们中的很多人却并不怨恨梁静。这些人认为,梁静最后还是为他们办了入住手续,他们也拿到了房子,关键的问题在于物业公司,这家公司的工作出现失误,才导致他们的房子被收回了。一些购房人表示将要与物业公司打民事官司,讨要自己的新房。


“我对打官司很有信心。”一名受害人说,她掌握了很多证据,其中包括一份最新的证据,就是物业公司收取了她新一年度物业费后出具的收费凭证,上面有物业公司的章。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