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是如何被改造为体制内好同志的

naihu999 收藏 0 207
导读:像孙悟空这样很不好管理的刺儿头,是怎么把他变成一名合格的、工作出色的体制内人员的?这涉及十分复杂的教育与人才培养问题。 孙悟空确实很不好用,我们不能简单地怪玉帝轻贤。像早期孙悟空那样,即使把他放到非常重要的管理岗位上,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出事?重用了他,不一定会有什么好结果。早期孙悟空是一个情绪性很强的人,往好的方面说是个性情中人,这样的人,偏偏又想做官,如何安排,确实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对于像孙悟空这样又有本事、又有名利追求(想做大官)的人来说,管理起来不是易事。如果很有本事但淡泊名利,事情就好办

像孙悟空这样很不好管理的刺儿头,是怎么把他变成一名合格的、工作出色的体制内人员的?这涉及十分复杂的教育与人才培养问题。


孙悟空确实很不好用,我们不能简单地怪玉帝轻贤。像早期孙悟空那样,即使把他放到非常重要的管理岗位上,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出事?重用了他,不一定会有什么好结果。早期孙悟空是一个情绪性很强的人,往好的方面说是个性情中人,这样的人,偏偏又想做官,如何安排,确实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对于像孙悟空这样又有本事、又有名利追求(想做大官)的人来说,管理起来不是易事。如果很有本事但淡泊名利,事情就好办了,一个虚衔挂起来就行了,甚至这样的人根本连虚衔都不要。


还是如来佛的办法好,对这样的人其实没有办法有效地使用,最好的办法是,先改造他的性格、心理,提高他的情商、官商,然后再考虑如何使用他。这与中国古代在重用一个人之前,先对他进行一番磨炼的做法是一致的。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对很多人来说还是需要的。


一直到被镇压之前,孙悟空都没有遭受什么大的困苦,特别是没有遭受精神上的痛苦。给他施加肉体上的痛苦,目的不在于让他受苦,而在于“动心忍性”。早期的孙悟空,做事向来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其他神仙的感受,对别人的苦衷没有感觉,只想着别人应该迁就他。这样的人,本事越大、任命的官职越高,闯下的祸患也往往越大。让他一路顺风顺水,只会助长其骄矜之心、自满之意,养成其刚愎自用的性格。


发生在孙悟空身上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如来佛有效引导的结果。如来对孙悟空的改造,可以分为武力压制、利益引导和身份认同的塑造三个层面。


◆武力压制


首先,对于孙悟空狂暴的行为,如来坚决地进行了武力压制。从某种意义上说,要有效地管理孙悟空,暴力手段是不可缺少的,虽然暴力手段不可多用,不可常用。如来使用的暴力手段,起到的不仅是制住孙悟空的作用,它还有多方面的效果,可以说有稳定天界秩序的作用。试想一下,如果如来拿不出雷霆手段,而是陷入与孙悟空的持久战,天界会是一种什么局面?必然是其他妖魔鬼怪纷纷蠢蠢欲动,说不定悟空的六个结拜弟兄就起而效尤,天界众神的立场也会摇摆不定。轻松压制住孙悟空,则可以威慑无数心怀念想的妖魔,换取天界更长久的太平。


孙悟空的失败,在于实力不足,因此实力对比非常重要。不过,实力问题比初看起来要复杂得多。这里有一个真实的实力对比与认知到的实力对比的关系问题。实力对比必须被认识到,才能发挥作用。如果一个人满腹经纶,但他不说出来,也不著书立说,别人就无法知道他的水平。如来有通天的本事,但孙悟空一点都不了解,这对孙悟空来说就相当于不存在。在取经路上,白骨精就是太低估了孙悟空的实力,以为可以变做人形蒙混过关,这说穿了还是情报工作做得不好,信息不灵通所致。


掌权者常常需要让潜在的反叛者认识到自己实力的强大,但并不总是有这样的机会。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有时候,掌权者为了让敌人认识到自己有力量,需要采取一些方式,如发动战争,举行大型的围猎、演习活动,以炫耀军威、威慑敌人,包括潜在的反叛者。


孙悟空不知道自己实力的局限性和有限性,所以才会有很多在天界其他人看来不合适的举动。如果他一开始就认识到自身实力的局限,知道自己在天界的大致位置,就自然会产生敬畏之心,很多“无理”要求也就不会提出了。在鸦片战争中,清朝的行为在今天看来似乎有很多不可理解之处,但是,在清朝既有的对实力对比的认知下,清政府的行为是很容易理解的。在一定的认知结构下,行为体就会有相应的行为。


如来在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露了一手本事。后来,又在唐僧师徒取经的过程中,从多方位、全面地向人间、向各方妖魔展现了天界强大的综合实力。这个展现过程有很强的艺术效果,能深入潜在反叛者的内心,让他们对自身实力的局限性产生更清楚的认识,其威慑作用是巨大的、不言而喻的。


如来的武力压制,不仅限于把悟空镇压在五行山下,紧箍咒是另一种形式的武力压制。有了对五行山下惨痛经历的历史记忆,加上头上戴了个紧箍,孙悟空的性格终于慢慢踏实下来了。


◆利益引导


但光有暴力是不够的。压制手段使用太多,容易使人变得消沉。对于实现某些目的,暴力手段的作用不可替代,但就一个体制的管理来说,有很多目标不可能通过暴力手段实现。特别是要实现一些建设性的目标,就必须发挥广泛成员的积极性,而暴力的消极功能更大于其积极功能。暴力手段也许可以压制反叛,却不能激发出众人的生产力,不能使众神团结合作,做一些更有建设性、创造性的事情。简言之,暴力手段不能够实现天界的繁荣昌盛。所谓“可以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在这种情况下,给予利益上的引导就十分必要了。利益引导的价值在于,发挥个人内在的积极性,使他们自己监督和调整其行为,以实现他们希望达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最理想的情况是,上级通过发挥个人的积极性,实现上级所希望的目标,而个人也认为这是实现其利益的最好方式。如来就是这么做的,他为悟空指点了一条明路,也就是对孙悟空进行了利益上的引导。通过孙悟空的自我理性选择,把他的行为引导到天界希望的方向上去。一支有生力量,就如此这般为天界所用了。


在这方面,如来的做法不完全都是光明正大的。他安排给悟空戴上紧箍,实际上就断了悟空的退路。孙悟空并不是不想还俗,不想中途退出,他曾经分别隐晦地向观音和如来提出还俗的想法,但他的还俗有个前提,就是先去掉头上的紧箍。戴着紧箍去还俗,对他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自由是一种心态,戴着紧箍回到花果山,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态。如果不能去掉紧箍,他宁愿再吃几年苦,拼着再熬几年,混一个出身。紧箍的作用,从成本收益角度看,极大地增加了悟空中途退出的成本,或者说极大地减小了悟空中途退出的收益。从而改变了悟空的选择,使他在面对不利形势的时候,仍然能踏实地呆在取经队伍内。


因此,用利益来引导,不见得就是只给好处。有时候,使一点手段增加对方中途退出的成本,以改变对方的选择,还是必要的。


另外,也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就是给予了利益,但悟空自己对利益的认识与上级的认识有一定的出入,这时候做思想工作就很重要了。特别是,上级要跟他讲清楚,采取不同的做法得到什么样的不同结果,避免他犯迷糊。这方面东海龙王发挥了积极且及时的作用,打消了孙悟空消极颓废的思想,使他振作起来,重新回到取经队伍中。


到事业完成,如来及时兑现了对悟空的许诺,甚至把他的位置安排在观音之上。这胡萝卜加大棒配合运用的技巧确实用得非常老到。


◆身份认同的转变


用利益引导行为,比赤裸裸地使用暴力手段显得文明很多,而且在很多方面更为奏效。不过仅靠利益来引导行为,也有其缺陷。孔子说得很清楚,“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①。用政策来管理、领导,用刑罚来整治、规范,人民只求免于刑罚惩罚,却失去了廉耻之心,而且即使对政刑,他们也是心存侥幸,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利益引导的特点在于只能约束外在的行为,而不涉及内心的世界。在这种情况下,不做坏事是因为外部的约束和激励,而不是因为心理感情的塑造和改变。人们主要只根据利益来行事,有很大的缺点,在于随时要注意不同人之间利益的平衡,而利益总有摆不平的时候。因此孔子说:“放于利而行,多怨”②。认为一切都依据利益来行事,会导致很多怨恨。


①《论语·为政第二》。


②《论语·里仁第四》。



利益的作用有时而后穷,也不能总给人以胡萝卜吧,而且老给老给的结果,是人的胃口越来越大。从弼马温到齐天大圣再到大闹天宫,虽然有人事安排方面的问题,利益摆不平而招致悟空的怨恨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胡萝卜也有不能发挥作用的时候和领域。比如,孙悟空成佛以后,用什么利益来继续约束他呢?吊人胃口的东西总有不够用的时候啊。最理想的情况是,让他成为体系内的成员,自觉地以维护体系的利益为他的利益,这是更为经济和稳定的状况,其关键的是改变悟空的身份认同。


身份认同的变化,意味着孙悟空改变了对自己身份的看法,同时接受与新身份相应的价值观念体系。从经济学的意义上讲,这将改变孙悟空行为的内在约束。此时,他会把天庭的正统规范内在化,从而产生一个被内化的惩罚系统,这样,即使他违反规范能带来物质上的利益,也会使他产生心理上的痛苦,从而构成一种内在的惩罚。


也就是说,新的规范被内化后,遵守它能够带来效用,而违反它则会带来心理上的痛苦,这与物质产品能给人带来效用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规范的内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旦遵守它成为一种习惯,则遵守它的成本会大大降低,而违反它的成本明显升高。通过习以为常而使规范内在化,可以减少服从的成本。


让内在的赏罚起作用,也是一种利益引导,但这个利益引导来自孙悟空的内部,是他自己对自己的约束,而不是外在强制或外部利益激励的结果。在取经的早期阶段,悟空可能会在心里骂观音,但在后期阶段,他不仅会在行为上(出于利益考虑)尊重观音,而且会在内心尊重观音。这就是仅仅靠利益的外部激励不能起作用的地方。所谓“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就是因为身份认同没有改变,利益刺激一结束,真实的态度就出来了。


从《西游记》的内容看,孙悟空身份认同变化的线索是很清楚的。


当东海龙王向孙悟空讲圯桥进履的故事时,悟空沉吟良久,他有什么可以沉吟的?如果回去做妖仙,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成本。而继续保唐僧取经,却要经受很大的考验,还要受唐僧的气。如此看来,选择取经之路,代价更高,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权衡,从成本收益的角度看,只能说在此时的孙悟空看来,取经后得到的收益要大于继续在花果山占山为王的收益。而他此时并不知道取经后就能成佛,能知道的只是那时会修成正果,被体系认可。显然,至少他已经不再认可以前占山为王的做法了。


认同的变化是打开一个大门,当此之时,悟空的认同变化还只是刚刚发生,但进了这个大门以后,会不断有后续的变化,如滚雪球一般,通过时间的积累,最后产生巨大的变化。这个累积的过程之所以能发生,是因为他的思维方向发生了变化。孔子说:“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①。仁很遥远吗?只要你真想要它,它就会来的。同样,只要孙悟空真心想进入体系内,他就能做得到。


①《论语·述而第七》。


东海洗澡一事,清楚地标志着悟空身份认同的转折。他认识到神和妖是不同的,自己再也不愿做妖了。对于等级秩序,他后来也努力维护。这表明,由于他的身份认同发生了变化,相应的,他所持有的世界观、价值观也发生了变化。人生的追求发生变化后,做人的准则也与以前不同了,这是一种普遍的情况吧。当身份认同发生变化后,悟空自觉地与以前的做法划清了界限,并与其他采取他以前做法的“妖魔”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孙悟空是幸运的,他在被压在五行山下后,特别是在取经的路上,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特别是观音成了他的坚强后盾。当孙悟空意志消沉、面临困境的时候,可以去找观音,他相信观音能够并且愿意帮助他。这有助于他在取经的过程中坚持下来,取得最终的成功。


从总体上说,孙悟空的转变是由以下几方面的因素造成的:①吃了大亏,开始反思;②认识到了自身能力的局限性;③社会给了他一条向善之路;④在改过自新的过程中,得到了积极的帮助。悟空也想过放弃,并曾经“重修花果山复整水帘洞”,试图重走老路。不过,在东海龙王、观音菩萨等的劝说和帮助下,最终没有功亏一篑。最根本的是,他认识到以前的路走不通,并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来改变。当然,孙悟空是幸运的,别的妖怪如果被镇压,很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好运了。


被压在五行山下,以及此后五百年后的经历,对孙悟空来说,不仅让他知道了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知道了自身能力的局限性。取经的过程,更让他了解了社会的复杂性。当大闹天宫之时,他的一往无前不仅是因为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因为他低估了社会问题的复杂程度。说穿了是因为:你还年轻啊!取经路上的这一段经历,对孙悟空来说,类似于我们从少年变为成年人的过程,这个过程有所失,但更有所得。


孙悟空的变化过程还表明一点,就是承担责任有助于使人迅速走向成熟。在从不需要承担责任到必须承担起责任的过程中,人的观念会发生很大变化。一方面,他现在能够深刻理解到别人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另一方面,他也会发现,要做点事可不容易。我们在小说、电影和现实生活中可以看到很多相似的事情。比如说,一个浪荡子在结婚后,感到了家庭的责任,他的行为方式迅速发生很大改变。或者一个浪荡子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痛,而迅速成熟起来。这里面既有他对社会的认识发生变化的一面,也有他现在只能依靠自己承担起责任的一面。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是真的,这在孙悟空身上也有体现。弼马温和齐天大圣这两个职务得来的都太容易,结果没有被他珍惜,好像觉得这是他理所应得的。后来,悟空保唐僧取经,历经千辛万苦,百般磨难,终于得成正果,成为斗战胜佛,我想,对这后一个位置他一定会百般珍惜吧。


《西游记》中,如来的神通确实广大,孙悟空的筋斗云都翻不出他的手掌心,这似乎太厉害了,真是佛法无边啊。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把如来理解为代表社会,则孙悟空跳不出如来的手掌心是太正常了。按这样的方式来理解,如来后来给孙悟空以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以看做是社会给予他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来封他为斗战胜佛,是社会对悟空功绩的承认和肯定。这样理解,整个西游记的大故事似乎也很合理。


个人与社会之间并不存在斗争,但是社会中的个人群体之间却存在斗争。也就是说,是一群人与另一群人在斗争,而不是一个人在与整个社会作斗争。个人是社会的一分子,他不能反对整个社会。社会与个人的对立是想象的对立。从这种意义上说,孙悟空永远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大闹天宫时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五行山下就在如来佛的手掌心中;西天取经也没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成佛后更在如来佛的手掌心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