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9.html


日落黄昏时,每组的队员们都抵达目的地,唯有“阳光之队”和“鹰之队”的人员还没完全抵达。基地里,郑教官、欧阳讲师和张丽丽,还有陈泽民与三十多名队员们候在基地大门外,急切地等待队员们的到来。

离目的地百米处的陈国政是扮演着缺了单腿的伤员,此时正独自一人笨重地扶着石壁单腿行走。

“大家快看,那胖家伙!”婷婷指着陈国政对明珠道。

“管他呢,平时对大家那么凶。哼,闹得现在没人理他,活该!”王卫宾借机发泄一下昨日被羞辱之恨。

“前面的路平坦安全了,你领他们先走,不要与我们队拉开太多的距离,我们稍后到!”明珠对王卫宾道。

“好的,明珠你小心触雷啊!”王卫宾担心明珠又会被陈国政劈头盖脸K一顿,临走前提醒她道。

明珠走到陈国政面前,稍倾斜着右肩对他命令道:“来,把你的手放上去!”

不行,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还得靠个妞才能到达目的地,让大家看了这不就成了笑柄了吗?想到这,陈国政心里惭愧地踌躇着。

“怎么啦?你平日不是老提倡团队精神,今天倒婆婆妈妈起来了!”明珠微笑地问道。

“哈哈,我是怕你那娇嫩的肩承受不起我般这重量!”陈国政朗朗一笑道。

“切,别小看我了,我可是运动员出身的,来吧,别婆婆妈妈滴!”她再朝他晃了晃肩。

“谢谢!”陈国政很不情愿地把他那胖嘟嘟的手放到明珠的肩膀上。

“天啦,这死胖子比猪还重!”明珠身子微微往下一沉,心里暗自叫苦道。

“你没事吧?”陈国政不放心地望了她一下。

“行,我没事!”她强作调皮状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嘿嘿,,,快走吧!”她嘿嘿例嘴一笑,露出了那颗怯人的小暴牙吃力道。

“当心压扁你,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小暴牙!”陈国政心里暗道。不过这次明珠的表现的确是出乎他所料,昨天看来还是个娇滴滴的小姐,今天的表现却格外地出众。他不由地暗地里自惭形秽。从她那天真的笑脸与热情,他在她身上发现到另一种不易被人察觉得到的美。为了减轻明珠的压力,陈国政尽量把重心移到左脚。俩人跌跌撞撞艰难地往前走。

十分钟后张明珠扶着又笨又重的大磅秤陈国政,大气喘喘地出现在大门前的交叉路口上。林茜茜见到陈国政的丑样不禁抿嘴偷笑。队员们见状都争先恐后地上前搀扶这俩位最后到位的伤员。这副感人的画面感染着全体队员们,当场响起了剧烈的鼓掌声,李教官在一边忙拍下这振奋人心的镱头。

日落天黑,食堂窗口的灯亮着,但灯光是微弱的,空气中微微荡漾着晚饭的味道与炒菜的香味。大家围成四大桌。过度的饥饿令人顾不上形象与风度。只听一声哨响,那一双双白桦桦的筷子便纷纷落下,争先恐后地挟菜往嘴里送,大家尽情地享受着培训基地首次慷慨提供的美食,满足了自己的辘辘饥肠。

略微残缺的一轮苍弓高挂于夜空。吃完饭后,全体人员出发了。四排队伍,四面红旗,四十三个队员整齐有序地向着指定的地点前进。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餐饮部的JAKCY唱起军歌来了。

“安静!不许说话。”郑教官严厉命令道。

“为什么不让唱歌?难道唱歌也犯罪呀!”餐饮部的JAKCY不平道。说完就摇头晃脑地接着唱……

“住口!要知道你们是在部队里,在这就得服从命令,违反命令就得受罚。全体‘背手下蹲’三十下。一、二、三……”郑教官毫不留情地大声吼道。

“拜托!刚吃完饭就让人做运动,而且我身体这么胖会出人命的……”JAKCY不服道。

“不服从可以,除非你退出,没人会为难你的。但是,你会被取消培训资格。”教官面无表情,坚定道。

JAKCY二话不说,退出了,默默地跟在队伍后面……

这一晚,大家把帐篷搭在基地二楼,三人一组睡一个帐篷。

“哎哟!我的腿都快断了......”林茜茜因长时间没做过如此激烈的运动而浑身酸痛,整夜辗转反侧,哀声不断。更扰人的是于深夜十二点,餐饮部主管JAKCY打呼噜时声大如雷,扰得众人难于入眠,怨声四起。无奈之下,陈国政半夜里爬起来,将JAKEY轰到大门外的阳台,并帮他搭了个专用帐篷,方才平息众怨......

第二天,“阳光之队”在陈泽民与明珠的带领下和众队员的配合下,在第四轮的“走迷宫”和第五轮的“领袖风采”的演习都取得了优秀成绩,最后总分在四小分队中喜得第一。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坚苦的培训后,于第二天晚上8点,星际酒店的队员们离开了“海阅培训基地”,回到了厦门。

散会前,张丽丽道:“大家这两天辛苦了!也学到了不少的知识。这次的培训,大家的表现都不错,我和两位监训官都很满意,决定让大家休息两天。由于时间关系,我建议大家还是要多利用这两天的休息时间尽快把酒店的规章制度及应知应会复习好,准备迎接最后一轮的岗前考核……”

“考核!考核!又是考核!再考下去,人都快被烤焦掉了!”回到宿舍后,婷婷将身子抛在了思梦席上,懒洋洋地埋怨道。

“呵呵,,,没那个能耐就别硬撑着,我看呀,你根本不是做这的料!”在一边的林茜茜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正躺在床上捶背的明珠冷嘲热讽道。明珠对面床铺上的陈艾艾正手持着离开培训基地前从郑教官那要到的电话号码,紧贴于胸口,沾沾自喜地闭眼想像着自己与郑教官相恋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