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河南杞县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杞人忧天”。


事件是这样发展的。6月7日,开封杞县利民辐照厂完成辐照辣椒粉作业后进行降源时,发现放射源无法降入放射源井内,造成卡源故障。一个月后,一则题为《开封杞县钴60泄漏》的帖子在网络流传,称钴60是一种穿透力极强的核辐射元素,表示“到目前为止杞县人民政府仍未向周边居民说明任何关于此次钴60泄漏事件的情况”。帖子随即引起网民关注,并引发了各种猜测和争议。7月12日,开封市政府已就此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辟谣,但还是造成了群众的恐慌。大量杞县群众开始离家到郑州等地躲避辐射。


其实,这次民众恐慌和当年忧天的杞人还是不一样的。当年杞人恐惧的是天灾,现在群众恐惧的是“人祸”。当年杞人的忧虑是一个人的事,现在恐慌的是一个庞大的人群。当年杞人的忧虑没人解释,现在又政府动用宣传工具辟谣的前提下,不仅没有解除公众的恐慌,反而使恐慌加剧。看来,“杞人忧天”也是与时俱进的。


我并不认为杞县人就比其他地方愚昧。杞县人的恐慌也不是空穴来风。造成恐慌的核心,在于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公众知情权没得到应有尊重。毫无疑问,辐射源无法正常放进本应放进的放射源井,辐照厂发生的是一起严重的安全事故。然而事故发生在6月10日,政府却没有对事故原因及处理情况进行任何通报。直到7月10日网上有了消息,政府才仓促出来辟谣。这无疑更加引起民众恐慌。公众当然会猜测政府的用意。一个月前的事,为什么捂着不说,被人揭露了才说?肯定有问题。我相信有辐射源的工厂的防护肯定会很严密,对中国的原子能技术我也是有信心的。我相信放射源绝对不会泄漏。但如果事故发生后,政府第一时间通报事故状况并告知民众事故真相及处置措施,民众的恐慌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有各种版本的谣言流传。所以,这次新“杞人忧天”的恐慌,完全是蔑视公众知情权的恶果。


第二,公众的恐慌背后凸显的是政府公信力的丧失。政府辟谣为何没有效果,主要就在于政府公信力已经严重不足。从“躲猫猫”到“欺实马”,到邓玉娇案件的警方三次修改通报,我们见了太多政府公告是在掩盖事实,推卸责任。至于生产安全事故,各级地方政府更是能遮就遮,能盖就盖。甚至不惜重金收买媒体,或者殴打记者来掩盖事实真相。有多少事故的真相是在群众的质疑声中还原的?有多少谣传是最后被验证了的?所以,杞县人民的恐慌恐慌的有道理。是对政府多次“烽火诸侯”的抗议。狼来了说多了,狼真的来了反而没人信了;假辟谣多了,真的辟谣自然也不会得到信任。


当政府公信力不足的时候,发生象杞县这样的事件就不奇怪了。类似事件今后绝对还会发生,绝对不是“杞人”的专利。与其责怪“杞人”的愚昧,不如问一问各级政府,我们政府的公信力还剩下多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