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军事准备不等于是退缩和胆怯<原>

关键词:能战的民族并不是真正强大的民族,强大的民族是属于能够赢得和平的民族。


冷战时期,我国曾经同两个超级大国对峙并且还直接交过手,五十年代初期,在地缘狭窄的朝鲜战场上,我们还一举打败过以美帝国主义为首入侵的所谓的联合国部队,光荣的历史距离我们不是很遥远,不过弹指六十载,在此我想问问尤其是想在此问问澳大利亚、土耳其与菲律宾等国,你们自居是天下神勇之武士或是猿猴进化的另一类优质品种,请问在那次的零距离的较量当中,贵国们能活着回家的还剩几个优质品种?笔者虽然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当然没有办法亲临到那个时代,但在我的文桌案头就摆放着大量真实而又科学的史料,一本决战朝鲜的内幕记录,我不想来揭示你们的短,给你们之面子,那是因为所有的胜利与失败的事实都已经成了过往的烟云,但我要提醒那个土耳其之总理,叫什么埃尔多安的,连沙皇都怕与你们进行白刃格斗,结果遇到我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还幸存几位你的祖先?本想一个不留,念你人口之少,尤其是男人之稀缺,才帮你放几个种回去,怎么啦?这么快就忘本啦是不?是不是又活得或繁殖的不耐烦啦?难道还想尝尝被灭种的滋味吗?我们随时恭候你的大架,你尽管撒马过来就是!

埃尔多安,你住嘴吧!别在丢人现眼可怜地叫嚣了,打心眼里说,我堂堂的一个中国之公民应该说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基层草根都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更何况说我们国家之高端领袖了。

另一个是六十年代与前苏联的对峙,沙皇依然是在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的情况下狼狈地鸣锣收兵。

在那个多么严峻的时代,我们中国人顶住了多少挑衅的压力,从印度鬼到小越南,再到蒋介石时刻都在企图反攻大陆,其结果呢?一一失败,一一象狗一样地老老实实地圈着个尾巴躲在了一个犄角旮旯里。

后冷战时期,我们面临的军事威胁,并没有彻底消除,不仅继续面对“单极”霸权的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布势,而且还要面对周遍诸多威胁,世界或地区安全的焦点,也就是说我军事安全形势依然包含着极大的不确定因素。

但是,中国争取到了六十年的总体和平,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有望继续维持这个总体和平,从而为我中华民族实现百年复兴梦想争取到难得的战略机遇。


关键句:争取和平,靠实力,更靠智慧。


新中国在军事环境曾经是多么的异常险恶,而且我们自己的发展又几次遇到过大的挫折,但能够赢得到六十年总体和平的宝贵时间,靠的是什么?靠得依然是我们中国式的和平智慧。


注意句1:从不相信世界上的事情是一相情愿的,消除危机的战略回旋空间是始终存在的。


新中国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被世界上的一些人所敌视,始终处于这样或那样的军事威胁之下,但我们中国是始终相信一条:那就是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一相情愿的。

中国毕竟是一个大国,集中全力也都不一定能达到胜算,更何况是分散的力量,这就给我们中国人沉着应对来化解危机,留下了一个极大的战略回旋空间。

或者说无论将来遇到一个怎么样险恶的国际环境,保持冷静且稳住阵脚,巧妙地利用全球上错综复杂之矛盾,就能够营造出一个制衡或制住对手的国际关系网,就更有可能把危机化解于未然。

我们想一想,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提出的“绞索政策”、“三个世界理论”和“联美抗苏战略”之等等,不都是此种智慧的“妙笔”吗?


注意句2:树立起言必信行必果的战略之威信,使任何对手都不能不认真加以对阵。


有人对抗美援朝这场战争颇持异议,认为是替他人火中取栗或赴汤消灾,愚认为,抗美援朝给我中国带来的战略利益是巨大的,其中最大的利益,就是树立了我中国人言必信行必果的战略威信。

在此之前,全球能有几个国家看得起我中国,几乎没有几个国家能把我中国人说的话当回事,然而,经过那几场战争之后,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在敢无视我中国之声音了,乃至当代的今天,我中国人的分量对他们来讲更是不可或缺的。

只有言必信行必果的国家,才能享有崇高的战略威信,也才能让那些如狼似虎的对手三思而后行。

现在无论哪个国家想在亚太地区玩火,都不能不小心我中国之反应,这种战略之威信,是我国维护和平的最难可贵的战略资源。


注意句3:立足于最困难之情况做好战争之准备,在军事安全之领域和问题上做到万无一失,准备是为了“狼真的来了”。


新中国自成立以来,而在内政外交上都犯过错误,有的错误甚至犯得很严重,这些虽然都过去了,但我们却是实实在在地维护了我们自己所需要的和平,这其中之原因甚多,而且最为重要的一条:那就是我们在军事安全领域这一问题上确保了万无一失,不容有丝毫之疏漏。

六十年来,我中国对可能的侵略战争和武装干涉从来就没有掉以轻心过,且始终立足于应付最困难或最复杂的局面时,做好一切之反侵略和反干涉战略的准备。

古罗马人有句警世之言:那就是假如你需要和平,那就必须准备战争。

对于战争与和平的这个辨证之逻辑,我中国人自然是坚持实实在在地落实在行动之上。

毛主席他老人家曾经教导我们也有言在先:那就是备战决不是浪费,你准备好了,敌人可能就不来了;倘若你没有准备,敌人可能就来了。

这就是关于战争与和平大智慧的最直白的表述,也就是说我们既不能好战,但也不决不能忘战,达旦必须要枕戈!


注意句4:坚决不被世界军备竞赛牵着鼻子走,但是我们必须要掌握好让对手“谈虎色变”的“撒手锏”。


我国既然是选择了和平发展之道路,那么也就是意味着第一不称霸于世,第二也不同任何一个国家进行军备竞赛,在发展和建设军事军备的力量上各搞各的,各自安照各自之需求去创造,但我们决不去步前苏联之后尘,也不去跟着西方国家之感觉走,我们仅凭我们自己的能力去自力更生,就矛制盾或就盾去制矛,也不去搞那种“东颦西效”的傻事或去人是我从。

我国揭制或打赢战争之大战略,依然靠的是人民战争,我们要始终地相信:组织起来,动员起十几亿之我国人民,是任何一个对手都不得不去认真掂量掂量的巨大之力量,但我们更应该要知道,在当今之全球,假如没有一定强有力的反击之手段,说话是绝对没有力量的,“两弹”之后,就是一个很现实很露骨的例子。

当帝国霸权主义们挥动核大棒吓唬人的时候,他们自己往往也被吓的够呛,毛主席那一代领导人以卓绝之胆识,紧紧抓住历史机遇发展核武器,就是看中了这玩意的巨大威慑作用,自我国爆响第一颗原子弹之后,美国就再也不敢轻易地向我国炫耀核大棒了。

强大的三结合武装力量,再加上有限的核反击能力,为我国筑起来强有力的和平盾牌。


注意句5:反对战争但不是惧怕战争,必要时要敢于以战止战。


在战争因素聚集,战争危险迫在眉睫时,以有限战争制止更大规模战争或危害性更大的战争,是必要的选择。

毛主席他老人家在评价抗美援朝战争呢感的意义时也说过,这场战争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他在评价中印边境反击战时也又说,这一仗可以争取十年的边境安定。

当不得不用战争来制止战争时,我中国是不惧怕战争的,敢于用战争来再造和平,这种气概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威慑作用,当然以战止战带有相当大的风险性,是为了争取长久和平做出的一种迫不得已之选择,因此,选择以战止战,不仅要有获得军事胜利的高超能力,更要有把军事胜利转化为政治安排以赢得和平的高超能力。

六十年来,我国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都是我国在不愿打又不得不打的情况下进行的,但这些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对于我国营造长久和平发挥了不可估量或不可替代的重要之功能。


结论:现在世界明显呈两种之格局,一是美国的经济利益主义,也就是说他现行所推动的政治、经济与文化都是为了资源而服务的,另一种是我们中国的和谐共处的和平主义,当然我恶魔内推行的外交之政策也具有一定的为了资源而服务,但后者的潜力6大于前者,前者势必将不得人心,前苏联解体的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太自私自利自欲了,搞得人心所背,离之而去,如现在的欧美之国家,已经是处于貌合神分之态,在利益的真实背后,他们终将不会同床共梦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