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五九、有四零火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军长,你说现在桑原是什么感觉?”孙长发一边走一边问党育明。“老小子会不会哭鼻子?”

“这次老小子一下损失了一个大队,一个战车中队,估计会被梅津批惨了。”丁占山在边上说道。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咱们对他还不了解,根据这次他们增援部队的表现,我认为他还是很理智的。一旦感觉攻击不利会马上收缩兵力,这个伙计可是够咱们斗的了。”

“为什么?军长,我觉着二十五师团的战斗力很差呀。”

“鬼子的单兵战斗力高并不可怕,这个桑原与其它鬼子不一样的是很冷静,能分析局势。我们的战士经过训练可以很快在单兵素质上赶上鬼子,但是毕竟鬼子的兵力是我们的几倍及至几十倍,如果敌人自己少犯错误我们就很难打下去。”

“这次战果不错,一下弄了六辆能用的坦克,还弄了二百多劳动力和一千多兵员。要是能再有十来次这种战斗咱们就发了,不过这次的坦克真抗打,咱们的速射炮打上去好几发都没有打掉。要不是火箭筒麻烦还真就大发了。”孙长发说道。

“丁参谋,通知侦察营,做好转移路上的侦察工作,一定要小心,不能让敌人抄了咱们的后路。”


匡义平接到筑路工地被袭击的消息,马上就下令一个团的部队向小金川方向攻击前进。很快就遭到伏击被打了回去。得知部队被打回来了,匡义平反而放心了。

“旅团长,为什么现在您反而不紧张了呢?”程斌问道。

“现在他们还能打我们的伏击,而且有大量迫击炮,说明去打工地的不是主力。现在我估计他们还没有能消化那些新兵。老程,你可要对部队的训练抓的紧点儿,为什么咱们的部队跟他们的打总吃亏呢?”

“旅团长,咱们的兵够能打的了。上次跟日本人对抗都没有输。”

“怪了,为什么咱们就打不过他们呢?难道我们这周围有人泻密?”

“有可能,这次我们的伏击挨的挺冤的,人家似乎是早就知道咱们要走哪条道儿,在那等着咱们往套里钻。特高课也是废物,铃木到现在也没有抓住几个真抗联,到是满世界划拉钱。这么弄下去火龙可是越来越强了。”

“你能确定已经泻密了吗?”

“现在还不能,但是从他们的部署看是早有准备,那个迫击炮打的贼准。旅团长,我觉着要是不把他们的眼睛挖出去咱们跟他们打还要吃亏。”

“老程,你说火龙他们现在的套路跟以前杨靖宇有没有可比性?”

“不一样,杨靖宇怎么打我一看就明白,但是这个火龙我总感觉他有大野心,他的打法总是给后面做准备。比如上次打八道江和蒙江,按说有了那么多人他居然都给了杨靖宇,这个至少我不认为杨靖宇能干出来。但是后来证明如果那些人跟了火龙咱们就好打多了。”

“现在咱们不知道他究竟打算干什么。咱们的武器都配齐了吗?”

“差点儿,而且咱们的炮兵差挺多,日本人一个炮就跟来一个人。”

“行了,让弟兄们抓紧学,学好了我不会亏待大家的。”匡义平不耐烦地说道。


这个时候,龙潭营地里,程飞鹏也在装备生产中的问题发愁,由于引信的问题,破甲弹在战斗中经常出现故障,战士们采用三个打一个的办法暂时对付用,从而导致弹药消耗量增大问题。而从苏联进口的引信质量也不理想,而且现在由于苏联对德开战,向自己供货的数量也难以保障。由于知道米国已经通过了对苏联的援助法案,所以程飞鹏提出由苏联代自己向米国进口五千发破甲枪榴弹和两万发杀伤枪榴弹,苏方同意了,但是要过一个阶段才能到货。现在自己手上的三百多发火箭弹如果按百分之三十的毁伤概率以及百分之八十的可靠性只能打掉七十多辆坦克,但是现在侦察到的日军坦克已经超过了一百三十辆,据说匡旅团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批装甲车,这个恐怕也是个大麻烦。如果不能及时找到解决日军坦克的办法,下一步作战将会遇到很大麻烦。

用缴获的步枪改造的自动武器现在战士也颇有微词,由于大量使用轨道钢生产零部件,枪械的寿命比较短,而且故障多;如果进口步枪,一是弹药也要进口,二是运输渠道难以保障,从苏联进口部件,一是容易泄密,二是交货周期不及时,而且从上次订购的那批零件来看,质量不比自己生产的好多少。现在只能要求部队定期更换武器,这又加重了兵工厂的生产负担。

现在质量能够保障的只有五零榴弹、迫击炮弹、手榴弹和地雷,一零七和九零火箭弹据说在战斗中的精度很让人怀疑,这一切都让程飞鹏非常挠头。好在缴获了一批一零七火箭弹,在短时间里不会让火箭炮断顿,但是作为弹药消耗的大户,也打不了几个齐射。

更让程飞鹏担心的是部队现在对于火力的依赖越来越严重,已经发生了对一个敌人发射三四发炮弹的情况。现在部队缴获的弹药没有以前多,而消耗却增加的很快。

党育明一回营地,程飞鹏就把这些问题跟他说了。党育明认真看了这次战斗中弹药的消耗量,发现攻击片山大队消耗的弹药居然比阻击部队还多,这让党育明邹起了眉头。

“四团怎么回事?炮弹怎么消耗的这么厉害。咱们军还没有哪次攻击作战消耗超过缴获的,这个许杏虎搞什么明堂?”

“军长,您先别生气,这次弹药消耗的是多了点,但是你看伤亡比,一个团攻击片山大队,歼敌九百七,俘虏日军两百一,伪军四百多,自己只有三十一个阵亡,九十四人负伤。”一见党育明要发火,孙长发连忙在边上说道。

“但是消耗炮弹千余发,迫击炮弹三千余,枪弹五万余,手榴弹近三千枚,这个消耗是正常的吗?这个数字还没有包括缴获的坦克打的一百多发炮弹和五百发机枪弹。而他们的缴获只有炮弹不足五百发,枪弹不足万发。丁参谋,你把许团长给我叫过来。”

时间不长,许杏虎跑步来到军部。

“许团长,你们团打的不错呀,消灭一千五百多敌人,自己伤亡一百二十多人,交换比是十二比一,有点强兵的样子嘛。”党育明板着脸说。

“这全靠火力支援,有了炮兵就是好。”

“是呀,所以你们的弹药消耗就达到这个程度,对吗?你当我们是什么人?苏联人还是米国人?我们有多少弹药象你们这么用?至于单个日军目标打七发迫击炮弹吗?”

“军长,不这么打我们的伤亡没有办法控制住呀。”

“你还有理了,我问你,你们打这么多炮弹的命中率有多少?一共打掉了多少目标?”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自己看看战斗总结,我问你,你们平时的炮兵射击是怎么练的,每门炮五十发的炮弹都喂狗了?”

“军长,我们……”

“怎么,给个称呼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你们不愿意要这个称号军里可以收回。”

“军长,先消消气,他们也是头一次打这种硬仗,毕竟新兵多,让他们回去好好总结教训。”孙长发见党育明真发火了,连忙劝说。“许团长,你们要好好总结教训,这次你们的伤亡是控制住了,但是弹药的消耗量不正常。”

“军长,我们错了,回去一定认真总结,这个责任主要在我,怕部队有伤亡,忽略了节约弹药的问题。”许杏虎见党育明不再说话连忙承认错误。

“虎子,你们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弹药消耗量怎么这么大?别怨我发火,咱们跟鬼子和米苏不一样,没有那么多弹药呀。”

“是我们平时忽略了精度射击训练,我们团的迫击炮平时主要进行的是覆盖训练。再有一个就是弹药的一致性比较差,特别是迫击炮弹,散布比较大,所以平时我们主要进行的是覆盖训练。而枪弹的消耗主要是我们的机枪没有控制好,和敌人对射的时间比较长,而且步炮协同平时训练的不够,还有就是部队中以前的伪军比较多,攻击中勇敢精神比较差,只能打顺风仗,冲锋中一遇到敌人开枪就趴下回枪。这个是我的责任,我在平时训练中对这个方面抓的不够。军长,是我不好。不过我们平时训练的迫击炮弹质量确实不行,八二迫在一千五的散布有五十多米,我们不敢进行精度射训练呀。”

“程副军长,这是什么原因?”

“训练弹是反复用的,都是各团自己复装的,装药装的差别很大。兵工厂这边没有精力保障,所以就把药发给他们让他们自己装。看来以后还是我们统一复装吧。不过战斗中发的弹药没有问题。”

“这个倒是,战斗中的炮弹散布非常好。”

“虎子,你回去好好把部队锤炼一下,关于迫击炮的问题是我错怪你了,但是其它的弹药都是你们的问题。你看看,侦察营加上五个炮兵连,一共才消耗三七炮弹三百发,迫击炮弹一千五发,榴弹两千发,枪弹一万发,但是看看人家的战果,消灭日军七百一十人,缴获坦克六辆,炮二十余门,枪五百余支,炮弹七千发,枪弹二十万发。而侦察连一共只阵亡三十二人,伤七十人,你们还是要多学习呀。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呀?”

“不是顾虑,只是许多训练开展怕有问题。”

“你只管认真训练,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军里。”

“是,保证完成任务。”

“这次的兵源不少,缴获的武器也挺多,新训营抓紧训练和甄别;另外兵工厂还是抓紧提高质量。这次的破甲弹瞎火的太多了,而且我们的三七炮已经难在三百米外有效摧毁敌人的九七式坦克。以后破甲弹是我军反坦克的主力,希望兵工厂能多生产一些反装甲武器。”

“估计十二月下旬我们能生产一大批反坦克弹药,我们的引信问题还是比较多。苏联提供的样品质量也不行,现在这批弹药是从米国进口的。现在米国已经通过向苏联提供援助的法案,但是苏方拒绝向我们提供援助,对我们从米国进口的东西也反复刁难。”

“不行的话先缓一缓,现在有了这七辆坦克,另外还有五门战车炮,配个架子用来反坦克打碉堡都不是问题。那个炮弹现在我们也弄了千来发,够用一阵了。”

“鬼子现在一百多坦克,就那几门炮够用吗?”

“放进了三七炮也好用,还有地雷什么的。先别上火,另外那个东西进山之后的作战能力也很有限。掐头打尾,中间的就是菜。对了,这次弄回来一些鬼子的火箭筒,你们琢磨琢磨,看看有没有利用价值。”

“我看了,是仿四零火来的。这次还有说明书跟着,咱们用的上。但是没有破甲弹呀。”

“看来是该告诉日本人我们有坦克的时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