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抢人计划[七]——端掉炮楼

冷眼望天 收藏 3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发电机发出了怪声音?”我一脸疑惑的看着那名队员。难道是发电机出故障了?这可找对人了,修理机器故障可是我的特长!在厂子里时我可是个全能手,不但熟练岗位操作,更懂电工,精于钳工和焊工。一股职业敏感的驱动,当即让我有了对发电机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走看看去。”我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发电机发出了怪声音?”我一脸疑惑的看着那名队员。难道是发电机出故障了?这可找对人了,修理机器故障可是我的特长!在厂子里时我可是个全能手,不但熟练岗位操作,更懂电工,精于钳工和焊工。一股职业敏感的驱动,当即让我有了对发电机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走看看去。”我对那队员道。

等我随那名队员来到炮楼第三层之后,一串清脆急促的“铃铃”声涌进我的耳膜,直传入了我的大脑。我心中当即就“咯噔”了一下:“这、这声音……我靠呀,不会吧?”

我赶忙加紧几步来到发电机旁查看,除了那发电机发出低沉的“呜呜”之外,我发现在紧靠着它旁边竟然……我的妈呀!!

我的脑袋当即“嗡”一声大了好多。“我靠呀!我怎么没想到啊!这些小鬼子既然有这么好的装备,这么坚固的炮楼,我怎么会没想到他们应该会有这个……失误啊!失误呀!这下麻烦可大了!”看着那仍在“铃铃”跳动的玩意儿,我心里连连叫苦。

那发电机旁边竟然放着一部——电话!!

适才我们上至炮楼第三层时,我只顾着看那两挺歪把子机枪,根本就没发现发电机旁边竟然还放着一部电话!

此时这“铃铃”作响的电话无疑是其它炮楼里的鬼子打过来的,他们听到我们这里的枪声,一定是想通过电话向这里的鬼子询问情况。而且,我相信其他三座炮楼里的鬼子在没有得到这里的鬼子回应之前,他们是不会轻易离开炮楼的。这些日军的上等兵不但战斗力强悍,作战经验也异常丰富。他们不是傻子,他们也怕中了敌人的“引蛇出洞”之计。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我们端掉炮楼的计划可能要完全泡汤。不但如此,更麻烦的是,如果其它三座炮楼内的鬼子通过电话已经告知了外界。那外面的鬼子一定会派大部队火速赶来支援他们。如果真是这样,等外面鬼子的大部队一到,别说我们救不了镇子上的百姓,恐怕我们自身都难保……失误啊!失误呀!

一定要速战速决!不管有没有鬼子的大部队前来支援他们,我们现在都要速战速决!而且要做到最坏的打算!

我盯着仍在“铃铃”作响的电话,沉思了许久之后,掏出了腰间的匣子炮,砰一枪把那可恶的电话崩了个粉碎。

然后,我转脸对身边那名队员道:“叫上几个人把炮楼仓库里的那挺没拆封的重机枪,和那两挺歪把子都给我弄到炮楼顶层去。”

“是!”那名队员应声离开,随后便从顶层叫下几名队员,把那重机枪和两挺歪把子抬到了炮楼顶层。

此时的我,早已经回到了炮楼顶层。炮楼顶层现在共有两挺重机枪,四挺歪把子。我让众队员停止向炮楼前高梁地开火。转而让他们把枪口对准了其它三个炮楼。其中一挺重机抢对准了与此炮楼呈对角状的东南方炮楼,另一挺重机枪对准了东北方炮楼,四挺歪把子同时对准了西南方炮楼。

两挺重几枪和四挺歪把子分别占用了小队中的六名队员。现在除了我,小队还剩下三人。我让剩余的三人分别扛上一箱子手雷给其它三个炮楼处的队员送去。让他们等到我们这里再次枪响之后,用这一箱子手雷强行炸开鬼子炮楼的铁门。我相信,这一箱子手雷别说一扇铁门,即便是一辆坦克也能给他炸上天!

此时,我站在炮楼顶层向其它三处炮楼环望着、目测着。东北方炮楼和西南方炮楼距我们所占领的炮楼不过三百米的距离,离我们最远的东南方炮楼也不超过六百米,它们的距离都在重机枪与歪把子的射程之内。

一切安排就绪之后,我在炮楼顶层掐算着时间,估摸着那三名送手雷的队员已经到达其它三座炮楼之后,我命令众人向其它三座炮楼同时开火。

寂静了片刻之后的炮楼,再次响起了急促的枪声。不过,这一次的射击目标却与上次截然不同。暗夜中两挺重机枪,四挺歪把子,疯狂的吐出六条火蛇飞快奔向其它三座炮楼……

此时,其它三座炮楼上的鬼子在仍在向我们的炮楼里打着电话,在没有得到我们这里鬼子回应的情况之下,他们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试着猜测出了两种可能:一、西北方炮楼很有可能已经被人占领,所以无人接听电话。二、西北方的电话线路可能被人掐断,有意使他们相互不能联系。如果电话线路是被人有意掐断,那就说明敌人是有备而来。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对他们大大的不利,三座炮楼内的鬼子全部处在了一级戒备状态,只要他们的炮楼范围内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便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开火射击。

六条火蛇疯狂的在三个炮楼顶层肆虐起来,一排排子弹把三座炮楼顶层一米多高的围墙打的尘土飞扬。虽然其它三座炮楼内的鬼子都处在一级戒备当中,但他们的枪口却对着镇外方向,身子几乎都是背对着我们。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子弹竟会从自己一方的炮楼顶层射来。那三座炮楼顶层上的鬼子包括他们的重机枪手当即被咆啸的火蛇逐个吞噬撕裂,那助纣为虐的探照灯也被打成了稀巴烂。

三座炮楼里的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懵了!不过,他们可是经验丰富的上等兵,他们很快便稳住了阵脚,掉转枪头对我们迅速还击。一时间,呼啸激射的子弹你来我往,在黑暗的小镇上空交织了三道明亮繁密的来往火力线,密集的枪声整个撕裂了小镇寂静的夜空。

以一敌三,我们占尽了劣势,因为鬼子的武器装备不但和我们的一模一样,而且在数量上还是我们的三倍。一时间我们被其它三处炮楼密集的火力打的抬不起头来,飞蝗般的子弹在我们身边不停的呼啸而过,炮楼顶层一米多高的围墙边缘有许多地方都被火红色的子弹打出了豁口。

我们这些新兵虽然在近身肉搏方面与日军上等兵不相上下,但要论起远程火力攻击,我们却远远不如日本鬼子的上等兵。况且我们被其它三座炮楼呈三角夹击状攻击,我们在炮楼的顶层很难找到合适的隐蔽地方,即便是躲过其中一个炮楼的火力攻击,也很难躲过其它两个。如果此时想要从顶层回到炮楼第三层那也是不可能的事,那通向三层的入口在炮楼顶层的西北方向,刚好是其它三座炮楼火力的集结点,那里的子弹最为密集。不过还好现在是深夜,视线不好,倘若是在白天,我们恐怕早就被打成了筛子。

“注意隐蔽……”我一边半蹲在炮楼一米多高的围墙后面,双手托起歪把子高高举过头顶,向前方炮楼乱射,一边对其他六名队员大声叫道:“我们只是为了吸引鬼子的注意力,好让其他三座炮楼的队员可以放开手脚炸开鬼子炮楼的铁门。我们没必要和鬼子动真格儿的,我们只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就行……”

我的话音刚落,我就觉得我身旁手扶重机枪向东南方炮楼射击的虎子头上似乎荡起了一簇血雾,虎子随即一声不吭便趴伏在重机枪之上,他那挺重机枪也当即停止了咆啸。

“虎子……”我对虎子了大喊了一声,但虎子根本就没有丝毫反应。我的脑袋当即就“嗡”了一声。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沿着围墙蹲爬几步来到虎子近前把他从重机枪上拽了下来,虎子翻身便仰躺在了我怀里。就见虎子的前额上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面部已经被子弹巨大冲击力波及的扭曲变形,血洞仍在向外汩汩的流淌着红血白脑,十分的恐怖。

“虎子……”

我当即勃然大怒:“他妈的小日本,我要你们还虎子命来!”

我把虎子尸体拖到了一旁,自己双手扶住重机枪对准前方炮楼疯狂的扫射……

“还虎子命来!”

……

就在此时,鬼子的炮楼下面几乎同时响起一声巨响,其他三个小队开始攻击了!就听三个炮楼里分别传来了密集而又杂乱的二十响盒子炮的声音,并且,三座炮楼射向我们这里的子弹也明显减少了许多。

“停止射击!”我见状大喝一声止住众人。此时我们如果继续射击的话,很有可能会伤到攻入鬼子炮楼内部的自己人。

“快……”我继续向众人命令道:“随我向鬼子的炮楼进攻!”说着,我便提起我身旁的歪把子,把歪把子换了个弹夹,迅速奔下炮楼。

当我准备奔出炮楼铁门口时,我就觉得身后有些异常,似乎没人跟来。我猛然回头!

“啊?”

我的脑袋当即便又“嗡”了一下!我身后跟来的只有张有友和小强两个人。我们共七个人,除了虎子阵亡外,还应该有六个人才对。怎么现在只有我们三个?

“他们呢?”我咆啸着向张有友和小强询问道。其实,即使他们不回答,我也知道了答案。

“都死了……”小强十分悲痛的低低道。

“他妈的!我一定要为这些兄弟们报仇!走,先和我进攻西南方炮楼,希望张学民他们能杀的慢一些,给我留几个鬼子,好让我为兄弟们报仇。”

我带领着仅剩的两名队员张有友和小强,以最快的速度疯狂向西南方炮楼奔来。

我要再杀他几个鬼子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当我们到达西南方炮楼时,张学民带领的小队已经将炮楼里的鬼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我把脚一跺:“你们杀那么快干嘛!”众人见我一脸怒气,个个面面相觑。

我随即便带着他们向东南方炮楼快速奔去,但又让我大失所望。

我一口气跑遍了其它三座炮楼,但都未能如愿。其他三个小队在我们把鬼子注意力吸引开之后,迅速用一箱子手雷炸开了炮楼的铁门。炮楼里的鬼子在上下两面受敌的情况下,误以为是八路军的大部队来袭,他们便有些乱了阵脚,三个小队在鬼子惊魂未仆之际,迅速占领了炮楼,并击毙了里面所有的鬼子。

此时的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在了东北方炮楼的门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由于我看到自己的队员死去,一时怒火攻心,再加上一口气把镇子周边的三个炮楼跑了个遍。我此时就觉得自己身心乏累有些虚脱。

“队长,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撤离?”副队长张学民向坐在地上喘气的我问道。

我仍旧上气不接下气:“马上撤离,迅速打扫战场,一段铁丝也别给鬼子留下……”

“可是……”张学民一脸难色道:“可是……鬼子地下仓库里的物资太多,就凭我们这几十号人恐怕……”

“你可以找酒馆的老李,让他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镇子里的人帮我们一下。哦!对了,千万别说我们是胡子。别忘了先前我告诉过你们的,我们要对镇人说我们是八路军的游击队。”

“放心吧队长,我没忘,我知道怎么说。”张学民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我扶着铁门站了起来:“别忘了把这些小鬼子们的衣服也给他扒光!”

“是!”张学民应声道:“保证向队长学习!”

“呵呵……你小子!”我笑着抬起拳头,在张学民的胸口捶了一拳。

“嘿嘿……”

我与张学民相视而笑。

大丈夫就应当不拘小节!此时,我发现自己成熟了不少,之前张学民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我当时有种歇斯底里的抓狂感觉,认为张学民是在故意揭我的短儿。可现在看来,他不过是在和我开玩笑罢了。我此时有些后悔对张学民下了那么重的“毒手”。[指私生子之事]

张学民找到酒馆老李,说明情况之后。老李闻听四个炮楼的鬼子全被消灭,当即欣喜若狂,拉着张学民的手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立刻召集了镇上所有的百姓。众队员在所有镇人的帮助之下,很快清空了鬼子的四座炮楼,除了鬼子的赤裸的尸体之外,连双臭袜子都没给鬼子留下。

副队长张学民大致清点了一下:共击毙鬼子80人,其中有四个鬼子的炮楼小队长。缴获物资:重机枪8挺,子弹4万发。歪把子机枪16挺,子弹5万发。三八大盖80支,子弹3万发。王八盒子80支,子弹1万发。日制手雷5千枚,东洋刀80把。还有罐头、衣物、药物等等不计其数。

这么多辎重物资在五、六百镇人面前却算不了什么,就见众人个个背的背,抬的抬,忙的不亦乐乎。那酒馆的老李竟然一人扛了两箱子重机枪子弹。毕竟是受苦受难的穷苦大众出身,镇子里的百姓不管男女老幼都有把子力气。

副队长张学民又清点了一下我们新兵的人数。我们四十名新兵,共阵亡五名,除了我这一小队阵亡四人外,雷小军一队也阵亡一人。剩下的三十五名队员中有两名负轻伤。

我知道,暂时的胜利并不代表什么,我们此时面临着更为严峻的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