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友是小学一直到高中的同学。应该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从初中开始恋爱。双方家长也都认可,觉得我们很适合。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而她没有,为了稳定我们的感情,在她父母的提议下,我们订了婚约。


大学四年很快过去,我们的感情依然很好。我毕业后回老家县城的国税局做了一名公务员。而她在高考落榜,在家里的支持下,在市里买了一个门面,自己做点生意,我回去的时候她的生意已经做得有些起色了。所以大学四年里,我花了不少她挣的钱。


我回家乡后,双方家长就催促我们尽快完婚。因为我是公职人员,她自由职业,所以她家里觉得我可能吃亏了,就出钱在市里买一套房子给我们做新房。因为我刚参加工作,跟局里人不熟,我觉得马上结婚不太好,要不请人参加婚礼的时候,人赏不赏脸的不好说。就要求过一年再结婚。


这一年,我工作很顺利,小县城也没有多少高学历的人,局里的领导老人多半是中专大专学历,所以我在学历上很占优势,也比较会处事,所以领导都很喜欢我,就提我做了个副科长,虽然是副的,但基本科里我主事,因为领导有啥事喜欢叫我,久而久之,下面乡所的下属汇报工作就直接找我,不找科长了。科长也快退休了,所以不反感我。


这时候我觉得比较成熟了,就打算结婚了。可是,没想到在准备婚礼的那段时间,发生了地震。


女友家里做生意的,本来经济条件很好,县城的主街有十几间门面都是她家的。现在全没了。女友也受了伤。左手截肢了,因为部分组织坏死,还导致左乳有些轻微的萎缩。相比之下,我们家好些,基本都是公职人员,虽然房子也塌了,但毕竟有工作,收入还过得去,就没有那种一无所有的感觉,心理上也有些寄托。


女友最开始很颓废,但好在我们在市里的房子和门面都没什么状况,市里离震源远,不在断裂带上,所以基本没有影响。她父母因为在外地有个小水泥厂,而且存款也没损失,所以很快就振作起来,所以干脆到外地照顾厂子了,因为重建需要大量水泥,这是他们东山再起的机会。临走他们正式把女友交给我,说,“虽然小西少了只手,但你们的感情并没有少,希望你以后不要嫌弃她。我们只有这一个女儿,挣的多少钱将来都是你们的。”


其实他们不这么说,我也不会嫌弃小西。离开她我的人生就会少一大段美好的回忆。小学,是她跟我手牵手的上学放学。初中,是她用压岁钱给我买耐克鞋,让我活跃在篮球场少年宫。高中,是她觉得自己考不上大学了,就每天给我到食堂打饭打水,帮我洗衣服。要是因为她少了一只手放弃她,连我自己都会笑我傻。


我们似乎很快就忘记了地震的悲痛,我开始忙于工作,她开始忙于生意。她仍然象以前一样照顾我,虽然她少了一只手,做事的时候不再那么灵巧。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内心苦痛,我自己也很少感觉到自己心理其实也有阴影。因为工作太忙了。


直到昨天晚上,我们在市里的新房相拥着睡觉。一阵剧烈的震动把我惊醒。其实512以来,余震太多了,我们好象已经习惯了。可这次却异常猛烈,我再一次想到了死亡。我慌不迭的跳起来,大叫,“小西,地震,快跑!”我跑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她没有跟来,就跑回去看,发现她仍然躺在床上。我以为她爬不起来,就过去抱她,原来能轻易抱起的她,现在我却抱不动了。我很惊诧,一看,发现她用手板着床畔,我急得大骂,“瓜婆娘,你妈批疯了哇!”却只看见她眼里流着泪,手却不肯松开。这时候,楼房又一阵晃动,我一慌,跺了一下脚,就跑了下楼。跑到楼下街道上,我看到小区的人都是一家一家的在那里,而我就一个人。我觉得好悲凉,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很后悔自己一个人跑了下来,于是我扯脚又往楼上跑,邻居一个老人发现了,拉住我不让我上去,“现在上不得,钱那些等停了再去拿!”我回过头,大叫“放开我!”老人突然发现什么,问我“小西没下来啊?”然后就松开了我,我一口气冲回家,下来的时候门都没有关,我冲进卧室,看到小西还是呆呆的躺在床上,突然觉得异常悲愤,我狂叫“瓜婆娘,我跟你一起死,你满意了不?!”然后痛哭起来。而她只是看着我,流眼泪,不说话。


我们觉得我们都有神经病了。从心态来说都已经是废人一个,不能再生活在一起。如果能够找一个阳光开朗的人一起生活,说不定,心态会好起来。否则我们两个神经病生活在一起,总有一天会出事的。所以我想跟她分手,但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要跟自己爱的人说分手,很难很难。我该怎么跟她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