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个义务兵的军营初恋 [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5 1363
导读: 义务兵军营恋爱? 大家可能觉得不可思议,犹其是当过兵的朋友们,知道部队上有纪律,总政有个规定:那就是士兵不准在驻地谈恋爱。 在今天用大家的思维来判断,这个规定是不是不太人性化了?因为士兵也是人啊,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嘛,为何总政要下这个文件呢? 我当时也不明白这个道理,后来听其它老首长们说起这个规定,那还有个故事呢,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全国解放后,解放军被全国人民视为英雄,各地的驻军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和爱戴。由于当时部队都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经历了数年的战火洗礼,现在突然天下太平了,享受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义务兵军营恋爱?

大家可能觉得不可思议,犹其是当过兵的朋友们,知道部队上有纪律,总政有个规定:那就是士兵不准在驻地谈恋爱。

在今天用大家的思维来判断,这个规定是不是不太人性化了?因为士兵也是人啊,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嘛,为何总政要下这个文件呢?

我当时也不明白这个道理,后来听其它老首长们说起这个规定,那还有个故事呢,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全国解放后,解放军被全国人民视为英雄,各地的驻军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和爱戴。由于当时部队都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经历了数年的战火洗礼,现在突然天下太平了,享受生活,享受胜利果实的思想在部队中有很大的市场,军官不用说了,理所当然的成家了,但大量的士兵们也要成家啊,加上当时全国人民对军队的热爱,地方女青年都以能找到军人作为伴侣为荣,纷纷到部队找军人为对象。

在这股浪潮中,大量的驻地女青年都找上军人做为人生的伴侣了, 后来随着军队的大量裁员而复员回各自的故乡,这些女青年也得跟着军人丈夫去他们的故乡,这样一来,当地的女青年数量骤减,有些稍为偏僻一点的小地方的女青年都几乎跟复员的军人*了,造成当地男青年不得不打光棍。

这个现象造成的后果慢慢显示出来以后,地方政府向军队提出了这个问题,总政及时的进行调查汇报,后经中央批准,为照顾地方的利益,总政出台了相关的规定:士兵不准在驻地谈恋爱找对象。

此规定一出,就刹住了各地女青年跟着军人迁徙之风,因为部队是令行禁止。这样一来,部队驻地的女青年想找军人只有选择军官了,而在部队军官数量只是少量的人员,不会对驻地造成冲击,所以,这个事态慢慢就平息下来。这个规定成了军队一惯的传统了。

而在八十年代,小郑从云南入伍到了部队,在经过艰苦的三个月新兵训练之后,他被分下了单位,小郑所去的这个地方是个城市的城区,是他所在军的军部。

其实,小郑从小的愿望是当个英雄,他总是幻想着象电影里的战斗英雄一样血战敌人,成为人人崇敬的战斗英雄。

这一分下去,小郑还不大情愿,他想去战斗部队干,不愿去军部机关,但军人就得服从命令,当时歌里有这样一句歌词: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党叫我们守边疆,打起背包就出发!虽然不是让小郑去守边疆,而是去军部大院,作为军人的小郑同样打起背包坐上了大解放车,去军部管理处报道了,那年,小郑十九岁。

到了军部大院,小郑到管理处报道,管理科长是个四十来岁的干部,他把这次来的新兵集中一起,叫大家填表,于是小郑就和同去的十二个战友填起了表来,无非就是个履历表,这对于高中毕业而且学文科的小郑来说是信手拈来的事,很快,大家填写好了表格上交管理科长,科长让大家先休息一下,整理自己的内务,第二天再分配具体的工作。

那时小郑他们住的是一个四层楼的房子,这群新来的兵住在二楼,二人一间,这是在新兵连要连长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宿舍对面就是干部家属楼,楼下有军人服务社,大院管理委员会等机构,军部在一百米外的办公区,办公区楼间有个二十来亩的花园,花园中间有个二十来平方的水池,水池中有坐不大的假山,节假日还有喷水呢。

从环境来说,这个大院是很不错的了,比一些地方单位的环境都要好,不过必竟是军事单位,大门口有警卫连的双岗,进出要登记,要检查证件。

那天下午,小郑和战友们一起整理了自己的内务,洗了衣服,被子,在老兵的带领下去了澡堂洗了澡,以崭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新的工作。

原订的第二天宣布分岗位的事被放在了第三天,科长让大家在院里先熟悉一下环境,由公务班长带领大家在院落里转了一圈,认识有那些单位,那些地方是可以去的,那些地方不能进入,那些地方是公共设施,那些地方有限制,一转之下,小郑感觉这个大院好大啊,绿化也搞得好,到处都是绿叶成荫,草坪也很整齐划一,道路上干干净净,让人感受到心情舒畅!

让人盼望的时刻到来了,第三天,公务班长早八点来集合新兵带到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里,请科长到场,宣布对各人的分工安排。

点名后,科长宣布了各人的工作单位,有战友被分去食堂了;有战友被分去绿化班了;有战友被分去干休所了;有战友被分到勤务班了;而小郑却被分到公务班去了,这让小郑暗暗心喜,因为在所有这些工种中,只有公务班是最体面也是最轻松的,成天接触首长,机会也是最多的。

小郑被公务班长领走了,他们来到办公区,小郑被交给一个老兵,这是个河南兵,前一年的兵,河南民权县人,面相显得有些老气,大约和北方的天气有关吧,但这是个不错的兵,他教小郑怎样做公务员,做那些工作,做到什么程度。

一天以后,小郑就独立工作起来了,而下班后回到宿舍,那河南老兵就住在旁边,小郑虚心向这位老兵哥请教,这位田老兵给他说了一些他不知道的工作秘笈和注意事项,说只要好好干,一年后去学车没问题。(这位河南田老兵后来去汽车连学了车,通过老乡关系调去国防大学开车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小郑就兢兢业业的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早上起来早,因为必须在首长上班前做好办公室的卫生,烧好开水,打扫完楼层的卫生,然后在工作间内等着有事时办公室首长呼叫。

这样体面又轻松的工作对小郑来说是太惬意了,年轻的他总觉得有劲没处使,那时还没有家用电脑,军部只有财务处才有电脑,还是很高级的玩意儿,小郑就常在下班后去政治部的图书馆混时间,看小说,看军事题材的小说,在这里,他喜欢上了军事相关的文章,影响到他的一生。

在对大院的新鲜劲过去后,小郑又感到无聊了,年轻的他把目光移向大院里的人们。

慢慢的,小郑有了新的发现,在大院里有一群年轻的女孩子,带着大院里干部们的孩子在玩,开初让小郑不得其解,因为他是从云南一个小地方来的,时间长了才知道这是一群小保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家政服务员,当时叫保姆,在这群人当中,以安徽无为县人为最多,据说这在当地有个风俗,女孩子长到十七八岁都要出去给人做保姆,做上几年回家就可以办置一套不错的嫁妆了。

在这群小保姆当中,有一个女的稍为年长一些,看样子有25岁左右了,和这帮小保姆比起来是很显眼的,人也长得较成熟和丰满,带着军部招待所长家的孙子,每在在院子里玩,有时还带孩子在办公区的草坪里,喷水池边玩,让小郑多次看到她,后来几乎每天都要看到几次,有时上班从道上走过,这个大保姆还带着孩子在道上玩,几乎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小郑似乎也经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女人体香。

而这个大保姆也似乎很在意小郑的每次经过,每天早早的她就带着孩子在小郑楼下的道路边,她肯定知道小郑是几点上班,从那里路过,所以早早的就待在路边看着小郑走过,有几次,四眼相对,小郑读出了对方眼里的语言。

这些对于年轻的小郑来说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他也经成年了,青春年少,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交过女朋友,异性的吸引力对他来说是巨大的,女性的神秘让他感到不可想象,总想探求一下这个密秘。

经过数次的四目传情后小郑决定行动,他在宿舍写好一张纸条,用一个装糖的小塑料瓶装上,在路过每天必经的路上时,果然又碰上了她,在她的注视下,小郑示意了一下,把瓶子扔在她的不远处的草地边,然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过去了。

那天,小郑在工作时心里都一直不安,他倒不是担心什么,只是不知那位姐姐看了他的纸条会怎么想?而且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给女性传纸条。

在忧虑中渡过了上班时间,当小郑下班回到宿舍时,他向对面看了一下,没有见到那女孩子,他就整理了一会自己的事,躺在床上休憩,一般要七点多女孩子们才会出来,有的家庭家长下班后,就自己带孩子,保姆们就可以自由活动几个小时,到晚上睡觉时再带孩子一起睡。

到了七点工作,小郑起来坐在窗前,看着对面的草地上,看到了,那女孩子也在草地上了,用眼不时的打量着小郑这边的宿舍,小郑心里暗喜,说话说心有灵验相呼应,小郑于是下楼来向外走去。

在路过草坪时,小郑故意多看了对方几眼,发现对方也在注意自己,就做了个眼神向大门外走去,走了会儿,他偷偷的往回看,原来对方也领会了他的意思,正慢慢的跟上来了。

小郑走出军部大院,向马路对面的居民区走去,走出了有三里地左右才停下来,看那女孩子也快到身边了,等走到了一起,他们在小河边散步,相互说了第一句话,过后就聊起来了。

原来女孩子叫李芳,是河北张家口张北县人,在大院里为远房亲戚带孩子,那亲戚小郑认识,是个所长,正团级,她说这家人对她很好,也在这家干了三年了,孩子刚出生就来了。

小郑也说自己来自云南的一个小地方,李芳说她知道小郑来的时候,她看到小郑他们进院子的,李芳说自己也28岁了,小郑想要大自己8岁啊,那得叫姐姐了,李芳说好啊,你就叫我姐吧。初次两人交流就很快结束了,开了个好头。

接下来,青春少男的小郑就象所有初恋的青年一样,盼着经常能和自己喜欢的女人一起,但又怕领导和战友们知道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秘密地和李芳约会。时间长了后,小郑对办公区也是很熟了,他把约会地点选在办公区的首长办公室内,因为一般来说首长下班后是不会回到办公室了,他要在首长下班后在办公室打扫卫生,平常只是一个人在办公区的一个楼层,这正好给了他们约会提供一个约会的最佳条件,因为办公区平时也有保姆和家属来拿报纸书信和一些东西,这些人进办公区也很正常,从没有人过问过。

在这种有利条件下,小郑就和李芳谈起了恋爱来了,从未有过女朋友的小郑是初恋,李芳不知有没有过男朋友,但当时小郑不知道,张北县是全国贫困县,经济不好,年轻人都大都外出找工了,自然条件恶劣,听李芳说她们家是在牧场的一个分场。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恋爱,说实话,小郑并不知道恋爱的实质和意义,他只是出于一个男人对女人对异性的吸引才这样的积极的投入,而对于也28岁的李芳来说,不知是由于家庭地区条件不好没有谈男朋友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她给小郑说过,在家时家人也让她处对象,但她不喜欢那人,就出来了,几年没有回去过。

对异性强力吸引住了的小郑也不去顾那么多,他只是享受到异性的关爱和温暖,他们拥抱,接吻,在冲动中小郑伸出手伸向了李芳的胸部,他突然意识到李芳是那种保守的人,因为都是八十年代了,她还穿着背心而不是胸罩,问她为什么不穿胸罩,她说不好意思,从中小郑体会到李芳生活的地方是很落后和封建的。

有几次,双方太冲动,几乎要做出最后的突破了,无奈小郑是没有过女人经验的毛头小伙子,不知从何入手,而李芳则很被动的顺从,从不主动,以致于数次都没有成功,这不幸的经历却成了以后小郑逃脱处理的依据,成了不幸中的万幸了。

在如胶似漆如火如荼的相爱中,(说是相爱,其实小郑只是出于对异性的吸引,并不知道什么是爱,爱的责任)走过了一年的时间,第二年的五月,小郑被送去汽车连学开汽车,现在社会上到处都有私家车,驾驶员遍地都是,但当时全国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没有私家车,驾驶员还是个技术活,能开上车是当兵除了提干以外的一大幸事。

小郑给李芳说自己要去开车了,李芳很高兴,她同时也有担心,怕小郑去开车了不要她了,她明白自己的地位和年龄给小郑的差距,她找一个时间带小郑到郊区找到她的表哥,她表哥在东小口公社陈营大队,给她表哥说了她的事,小郑一看她表哥也是人老实巴交的农民,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小郑以后要对他表妹好。

李芳提出要订婚,要小郑送个订情物,不管是什么都行,她也知道小郑是义务兵,没有钱,于是,小郑在地摊上花二十元买了个银饰物来送给李芳,这年的夏天,小郑去汽车连学车去了。

到了汽车连,过连队生活,又要学技术,小郑就没有再继续和李芳联系了,那时电话不方便,没有移动电话,这边李芳可着急了,她以为小郑学车去了,抛弃她了,不要她了,就写信给小郑,吵闹,这让小郑很反感,在一个假日里,他回到军部大院,约李芳见面,在食堂战友的宿舍里,两人谈崩了,李芳要小郑写保证怎么样怎么样,小郑很生气,觉得无理极了,没想到李芳就是这样的胸怀,他不理李芳,李芳就拉着不让小郑走,小郑有规定要在晚上六点前归队的,情急之下,用力甩掉李芳的手,从楼上跑下去坐车走了。

回到汽车连没几天,一天中午,汽车连指导员叫小郑接电话,说是军部大院打来的,小郑还以为是单位有什么事情,一接才听出是李芳的电话,她从服务的亲戚处打听到汽车连的电话,给小郑打来了,电话中,李芳对小郑前天的行为痛斥不已,提出要小郑马上怎样怎样,否则要小郑后果自负,要他好看。

她的话让小郑很生气,年轻气盛的他对着话筒说:“随便你要干什么,”他对李芳也失望之极,本来出于对一年来双方感情的尊重,他还对李芳心存爱意,不想撕破脸面,这下小郑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也没有多考虑就对李芳说出了过激的话后掛断了电话。

几天后,军部管理处来电话,让小郑回去,小郑便搭车回到军部大院,处理的政治协理员(相当于政委职务)找小郑谈话,问起和李芳的事,原来,李芳也向军务部门投诉了小郑。

小郑原原本本地把事情经过如实报告了领导,协理员再三询问小郑有没有和对方发生性关系,小郑保证绝对没有,上面提到过,因为无知,双方几次冲动都未能成功的事,这时发生了救命作用,同时提出如果组织不信, 可以让李芳去医院体检证明,小郑多了个心眼,他们俩确实没有发生过关系,如果去体检只会是证明小郑的清白,如果以前李芳在家和别人有过关系,那么她是死也不会去体检的,她丢不起那人。

看到小郑信誓旦旦的保证,协理员相信了他,和处长商量的结果是要小郑在全处军人大会上做书面检查,因为这事在机关也发生过多起,这次小郑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只对其它人起到警示教育目的就行了。于是,小郑在全处军人大会上做了深刻的书面检讨后,处里念其在做公务员期间的工作表现好,让他返回汽车连继续学完车。

处里通过那位招待所长做李芳的工作(就是李芳的远房亲戚,同时也是她的雇主)平息了这事。

小郑在学完车后,回到军部院里,开一个清洁运送车,在一个周末院子放电影的场内里,小郑意外地又遇到李芳,两人再次四目相对,李芳的眼里有着一股怒气。

在一次小郑单独出车时,悄悄的叫上李芳,开车到离军部大院三十多里的郊区,两人再次谈话,这时李芳平静了很多,小郑告诉她年底自己要复员回老家了,李芳问小郑愿不愿意去她老家,小郑对张北县不了解,不愿去,问李芳去不去云南,李芳想自己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怕以后小郑对她不好,她不愿去。回来的路上,看着分开一年多的李芳,小郑又想搂抱亲热,李芳挣脱不肯,一边嘴里骂小郑是流氓,自己下车走了,小郑几次叫她上车回去,她也不肯上车,自顾自的走了。

从那以后,小郑就再也没有约过李芳了,虽然同生活在一个院子里,但两人都躲着对方,那年底,小郑复员回云南了。

两年以后,和小郑一批入伍在军部大院的战友们都转为了志愿兵,只有小郑因为出了那个事被复员了。

小郑常常在心里想:谈了一场恋爱,丢了自己的前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