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9 章 龙虎争锋(二)

一筐云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洪清走得极慢,他一边沿原路回返,一边回想那本书的内容。洪清熟读兵书,兼且悟性过人,猛然间,他双目闪过两道精光,仰天长啸,良久方止。

洪清已完全领悟各阵法的调度精髓。


水师学堂。

一人对祝铭说道:“陆师的那两个小子的功夫真不错,若非有你,我们必然吃亏。”

另一人说道:“正是。那瘦猴动作轻捷,身形飘忽,像泥鳅一样滑溜,着实不好对付。”

祝铭并未理会旁人的言语,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瘦猴的招式怎么与我有相通之处?”

又一人问道:“阿铭,与我交手的那陆师之人是谁?”

说话的正是踢了李勐一脚的那个水师学员,此人名叫韩奎。

祝铭说道:“此人名叫洪清,与我曾在同一学堂读书。他的父亲乃是‘五虎上将’中的洪毅,中日战争中,平壤一役,为过尽忠。我与他已经七八年为曾见面,不知他的功夫是谁传授的。”

韩奎问道:“他的父亲是洪毅?”

“正是。”

韩奎说道:“洪毅的师兄是不是‘辽东大侠’张成义?”

“对了!洪清的功夫肯定是张成义传授的,难怪如此了得。”祝铭说道,同时,他心道:

“洪清的功夫如此了得,看来若想为父报仇,需要费些手段了。”

先前一人问道:“韩大哥,那个叫洪清的小子有没有伤到你?”

韩奎说道:“此人功夫极为了得,收发自如,并未伤我,但他当众羞辱于我,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先前一人说道:“不错!找个机会,与他们算总帐。”


洪清回到陆师学堂时,天色已然大亮,此时众人已洗漱完毕。

李勐功夫了得,练得又是硬功,韩奎的腿功很厉害,但并未伤到李勐的内脏,因为他并不想伤李勐性命。

李勐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阿清,你到哪里去了?兄弟们一夜未睡。”

洪清摆手,并未回答李勐的问题,因为他在注视着仁浩手中的一封信,只听仁浩说道:

“我外出找你,发现门上挂着一条女人的裤子,裤子旁边还钉着这封信。‘

洪清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

“陆师学员:

两学堂素有嫌隙,昨日汝方二人被殴,我方一人受辱于你方,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特约你等到城外野坡林决斗。

明日中午我等静候,你等若不敢来,派一人身着女裤到水师学堂道歉,此事就此一笔勾销。

水师”


水师学堂。

一人对韩奎问道:“韩大哥,你说陆师的人会赴约么?”

韩奎说道:“放心吧,只要有李勐那小子,他们就会赴约。李勐受了我一脚,他不会罢休的。”


陆师学堂。

李勐骂道:“狗日的,那一脚虽未伤到我的内脏,但我肚腹绞痛了一夜。现下,他们竟敢上门叫阵,捶他们狗日的。”

仁浩喜欢和李勐唱反调:“我看算了,咱们最好不要去。”

李勐说道:“你个缩头王八,为什么不能去?”

仁浩说道:“你连人家一招都未能招架,说不定捶不了人家,反而被人家给捶了。”

“老子那是没提防。”

“没提防?学了这么多年功夫,你的反应能力如此之差,你还好意思说?”

李勐蓦地探爪抓住仁浩的胳膊,笑道:“你小子去不去?”

仁浩的功夫不及李勐,力量也不及他,李勐一用力,他疼得直咧嘴,说道:“勐哥,勐哥,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如果去,小弟还能不舍命陪君子?”

李勐说道:“这还差不多。”说着松开了手。

赵雄行事沉稳,比较老练,说道:“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李勐说道;“有什么好计议的,削他们狗日的就完了。“

赵雄说道:“若我们赴约,双方定然大打出手,伤人必多。双方虽有隔阂,但并非不可化解的仇怨。此次事态一旦严重,双方仇怨将永远不能化解。我看此事最好和校长商量后,再做计较。”

李勐说道:“不行,不能和我老爹商量。他也许是上了些年纪,当年的霸气已然深自内敛,如今处事讲究以和为贵,如果和他商量,那我们就去不成了。”

赵雄说道:“阿清,去不去?”

洪清沉思片刻,说道:“去。”


刑部大牢。

众人,一个个垂头不语,如同大病初愈的废人,无有丝毫神采。

洪清除外。

洪清盘膝坐在干草上,一如平素,面色平静,毫无表情,但他大脑中飞速旋转:“聚众斗殴,此事怎么会惊动刑部?”


野坡林。

陆师学堂的众人到时,水师的人早已等候多时。双方各占一方,彼此照面,并不言语,只是相互对视,首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洪清朝水师队伍扫视一眼,心道:“祝铭未到,这免却了不少麻烦;否则,碍于情面,动起手来着实不方便。”

水师学堂,以韩奎为首,共七人;陆师学堂,以洪清为首,共六人,分别是洪清、李勐、赵雄、仁浩、形功和周磊。


刑部大牢。

“开饭了,过来吃饭。”狱卒喊道。

众人一日一夜未进食,早已饥肠辘辘,见狱卒送饭来,围了过去。李勐从铁栅栏缝隙中接过食盒,给众人分配。

刑部的狱卒大概知道众人的身份,膳食安排得比较不错:一盒白米饭、二十几个白面馒头、五个素菜、一盆酱牛肉、两只烧鸡以及四壶酒。

李勐扯下一只鸡腿,递给洪清,说道:“阿清,先吃点东西吧。”

洪清接过鸡腿,并未立即食用,他还在思索众人被捕的原因。他虽然也饿了,但问题未果,无甚食欲,将鸡腿放在米饭上,继续凝神沉思。

若说是水师之人通知的刑部,不大可能,因为他们的人也被捉了进来,就关在对面;若说是一般闲人见众人斗殴,然后通知刑部,也不大可能,因为对于此等斗殴小事,刑部无需插手,只要交给知府处理就可以了。

蓦地,洪清凌空拍出一掌,掌风扫过,仁浩手中的酒壶变为碎片,酒也洒在了地上。

仁浩正要喝酒,酒壶忽然被击碎了,心头不悦,说道:“你干什么?”

洪清并不言语,指着洒在地上的酒,仁浩低头观看,也就过了仅仅一分钟,地上的干草竟然在酒滴灼烧下,变为焦黑之状。

众人当然知道,这酒中的毒药绝对是烈性无比的。

李勐问道:“阿清,酒里面是什么毒药,毒性如此厉害?”

“‘五行散’!”


野坡林。

洪清面色平静,二目光华内敛,但韩奎就觉洪清身上透发出一股无形的杀气,初时,这股杀气如一层薄雾,后来渐渐变浓,仿佛已将众人密密笼罩包围。

韩奎就觉得身旁的空气好像正在被人抽走,喘气越来越费力。他身旁六人也有同感,他们被洪清的杀气压得也几乎要窒息了。

猛然间,韩奎一摆手,对众人喝道:“上!”

男人,说话、做事,干净利落。

韩奎与另外一人合力攻击洪清,其余众人各找对手,进行一根筷子吃面条——单挑。

十六、七岁,正值叛逆心理最盛时期。此时,男孩儿们开始成熟,由于雄性激素的作用,好斗性极强。

韩奎,功夫极为了得,强于祝铭,上次一招就败于洪清,完全是因为一时大意。陆师学堂众人的功夫相比较,洪清居首,旁人望尘莫及,其次乃是赵雄,再次赏李勐,再次是形功,等等。其中,赵雄的功夫与韩奎在伯仲之间。


刑部大牢。

对于医术与毒术,张成义尽皆精通。洪清青出于蓝,但胜于蓝,他对毒术的研究更加精进。

想到“五行散”三个字,他心头泛起阵阵寒意。这五行散,无色无味,中毒者,几分钟内即会毙命。若已中毒,再吞食所谓解药,为时已晚,回天乏术;若中毒前,提前服食解药,可救得性命。

对于此毒,只能加以预防,事后施救,终将无果。

这五行散,与血滴子齐名,并列旷世奇毒之首。

众人见有人下此剧毒,心下惊惧,同时怒火中烧,只听李勐说道:“有人竟想害死我们,兄弟们,闯出去。”


野坡林。

京都水师学堂,不同凡响,人才济济,所来之人皆是精英,功夫并不逊于李勐、形功等人。

洪清独力抗击二人,但仍占优势,他并未立时击败二人,只是与二人游斗。他要察看其余众人的功夫,因为他另有目的。

众人功夫在伯仲之间,且功力深厚,并非在短时间内可分出胜负,就在此时,众人听到马匹铃声响动,同时收手罢斗,就见几十名官兵向空地包抄而来。

众人被这十几名官兵包围,就见他们人手一把火枪,原来是为了捉捕众人——刑部竟然出动了火枪队。官府知道水、陆学堂的学员一向骄横,目空一切,仗着朝廷庇护,根本不把官兵放在眼中。

另外,众人确实有资本,单兵素质极高,一般的官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因此,为了缉捕众人,刑部不得不出动火枪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