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三章 龙翔潜底 第十三节 进步

我爱奇奇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第二天,吃过早饭,井岳秀在自己家的客厅里邀请李琮一起喝茶。 两人分宾主坐下,井岳秀端起茶杯,冲着李琮说道:“李团长请尝尝这茶如何?” 李琮也端起茶杯说道:“谢谢。”然后,略略的尝了一口,夸奖道:“好茶,好茶。” 井岳秀又笑咪咪的问道:“李团长昨晚睡得可好?” 李琮放下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第二天,吃过早饭,井岳秀在自己家的客厅里邀请李琮一起喝茶。

两人分宾主坐下,井岳秀端起茶杯,冲着李琮说道:“李团长请尝尝这茶如何?”

李琮也端起茶杯说道:“谢谢。”然后,略略的尝了一口,夸奖道:“好茶,好茶。”

井岳秀又笑咪咪的问道:“李团长昨晚睡得可好?”

李琮放下茶杯回答:“很好很好。让您费心了。”

井岳秀微微一摆手,推辞道:“哪里哪里,招待不周,还望海涵啊。”

李琮依旧回答:“费心费心,李某自从军以来还未享受过如此好的招待啊。”

井岳秀一听,以为李琮在谦虚:“让李团长见笑了,鄙人这里乃穷乡僻壤,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好的招待李团长啊。”

李琮知道井岳秀误会了:“您不要误会,李某说的实话,李某自幼家境贫寒,后被迫落草为寇,实在是愧对祖宗,后痛定思定,痛改前非,乃接受招安,成为东北军一区区之团长,像昨晚这样的宴会实在是很少享用啊。”

井岳秀至此才信,李琮确实是说的实话,不由得大为吃惊:一个东北军的团长,怎么会很少享受这样的宴会呢?就算自己不愿意花钱去吃,至少参加这样的宴会,机会还是很多啊。

李琮又解释道:“李某,生性愚钝,又不喜和人结交,故此,很少有人邀请李某参加宴会,鄙人也是很有出席这样的宴会。眼下,国贫民弱,李某总想以满腔热血报效国家,平日里,心思也大都放在了铁血社和部队的训练上,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多为国为民出点力,所以,于生活上实在是不懂享受。”

李琮的一席话对井岳秀触动很大:眼前这个年轻人,虽说自己愚钝,但实则是聪明,短短的几句话,就表明了他的心迹,让人感到他并没有夸夸其谈,而是脚踏实地的在做一些事情。

井岳秀叹了口气说道:“李团长可谓后起之秀啊,老朽自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是你们年青人的天下,我们这些老骨头迟早都会让位于你们,我只是想在九泉之下面对列祖列宗之时,能无愧于心啊。”

李琮慌忙笑道:“老英雄自是宝刀未老,为国为民还大有可为。”

井岳秀 “哈哈哈”大笑起来:“李团长真是抬举老朽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什么地方可用啊?”

李琮知道这是井岳秀在试探自己,如何为国为民出力,当下不敢怠慢,决定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以诚待人,看井岳秀是否能接受自己的计划,成与不成在此一举。

李琮站起身来,向井岳秀拱手作揖,郑重其事的说道:“李某在此先谢过老英雄的一片爱国赤诚之心。”

此举惊得井岳秀立刻也站起身来,回礼道:“李团长这是为何?有什么话尽管说。只要是于国于民有利之事,老朽自然奋勇向前。”

李琮没有落座,而是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湛蓝湛蓝的,清澈的像蔚蓝的大海,丝毫不像后世污染严重的天空那样混浊。良久,才回过头来,静静地说道:“李某生性爽快,在老英雄面前更不敢有半点谎言。李某之所以让梁城在这里投资建厂,一是看上了这里得天独厚的丰富资源,二是看上了这里独特的战略地位。这里的资源丰富,很适合建立门类众多的工业企业,而我国想要真正做到富国强兵,没有工业的支撑是无法完成的。其次,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有利,东进可达中原地区,西进则是广阔的西部,那里更是资源丰富,战略回旋的空间巨大,南下则直接面对关中平原,农业较为发达,北上则是蒙古地区,那里也是资源丰富,畜牧业很是繁荣。所以,这里无论向哪个方向发展,都可以获得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优势。现在中国众多实力强大的军阀,大都在中原地区你争我夺,那里没有合适我们发展民族工业的地方,想要在那里立足,只能是被别人吃掉。而长久以来,这里被认为是地域偏僻的荒凉之地,因此,军阀都不会把注意力放到这里,我们在这里可以获得宝贵的安定环境和时间,专心致志的进行发展,在获得一定的基础之后,我们就可以向其他方向进行发展,扩展我们的实力和地盘,为更多的人民谋福利,做更多有利于国家富强的事情。这其中,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工业、农业、教育、军事等等,这都是国家富强、民族独立之根本,都需要加大力量来发展,任何一个行业的缺陷,都会影响到其他行业的发展,尤其是,当今军阀的穷兵黩武,只会耗尽国家财力,让列强继续肆意在我国攫取利益,而我国之富强,则永远遥遥无期。这只是我一点粗浅的看法,还请井老前辈多多指点。”

井岳秀微微有点吃惊,李琮的言论之中关于西部战略空间巨大,大有可为之说,以及对中国目前局势的看法,井岳秀并不感到奇怪,以前就有人说过了,但是,李琮对于榆林这个偏僻之地的看法,却让井岳秀感到耳目一新,以前大家对榆林的看法多认为是荒蛮之地,没有什么价值,再加上大多数的汉族人对这里的印象是罪犯、野蛮人的天堂,以及各种民族矛盾集中交汇,只有在内地活不下去的人才可能铤而走险到这里找一口饭吃,所以,没有多少人的目光会关注这里,这也造成了很多人不了解这里的价值,忽视它的存在。这也恰好给了有心人在这里积蓄力量、慢慢发展的好机会,李琮的一番话,彻底改变了井岳秀对这里的看法。

井岳秀不想自己费了半天时日,碰上一个夸夸其谈之辈,继续问道:“那李团长既然看上我这片地方,自然已经胸有成竹,老朽不堪,愿听李团长赐教。”

李琮知道,这是井岳秀在考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有没有具体可行的办法,当下认真地回答:“那晚辈就斗胆说一说,不当之处还请老前辈教诲。”李琮始终以一种谦虚谨慎的态度,来表现自己对井岳秀的恭敬,这在中国是十分必要的。

井岳秀一伸手:“请讲!”

李琮一拱手,接着说道:“在工业方面,晚辈以为,当首先发展重工业,此乃强国之本,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重工业能力,那就如同一个战士只能拿着别的国家生产的枪去打仗,别人想什么时候卡住你的喉咙都可以,甚至可以让你赤手空拳的去和别人拼命,此类事件,我们已见得够多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建立起自己的强大工业能力。此地环境安定,资源丰富,拥有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和各种金属矿藏,所以,当先建立与钢铁行业相匹配的行业,如冶炼、煤炭、电力等行业,使我们初步具备制造机械设备、军械的能力,在此之后,我们当继续发展,最终,要做到能制造绝大部分的机械设备,和我军所需的所有装备,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能利用好这些资源外,还要有庞大的技术支持和人才储备,这些都是短期内不能解决的,必须要一步步地来,目前,我已经开始了这些工作,不瞒老前辈说,我已经资助了很多青年学生出国留学,待他们学成归来,我们就可以解决很大一部分技术和人才的问题了。其次,是要对农业进行改造,保证我们的粮食供应和工业用粮需要,这一点,我们也有优势,此地地处黄河流域,水量丰富,只要我们经营得好,农业方面不成问题,更何况,我们面对着内蒙草原,畜牧业发达,这一点,在中国其它地方是不多见的,这也是我们的巨大优势所在。再次就是要大力发展教育,此乃提高国民素质之根本,是培养人才的基础,一个国家的富强必须要依靠具有高素质的国民来完成,所以,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就可以为我们未来的发展提供大批的技术人才,使我们的工业、科研升级换代能力不断提高,换句话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我们能不断生产出最新的工业产品和最先进的军事装备,一旦,我们具备这种能力,就可以和列强真正分庭抗礼,否则,我们依然只能仰人鼻息。当然,在我们有时间、有精力的情况下,也必须要做好发展其他行业的工作,这才能为我们提供大量的金钱支持,如,我们现在的煤矿和我们可以利用内蒙丰富的畜牧业资源发展一些轻工业,这都可以给我们带来大量的税收,保证我们在发展之时,有充足的资金作为后盾。当然,想要把这里建设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自给自足的工业基地,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以上也只是小子一点粗浅的看法,万望老前辈多多指教。”

良久,井岳秀才从李琮的话中拔出自己的思绪,不免仰天长叹:“唉!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老朽空在此地几十年,蹉跎岁月,只认为,此地荒凉无比,却从来没有看到这里的诸多价值,虽有心做点事情,但都是缝缝补补的小手笔,哪里有李团长如此广阔的眼界和胸襟,能勾勒出如此一幅令人神往的未来美景,惭愧啊惭愧!李团长莫要在折杀老朽了,能想出如此宏大的战略意图,非常人不可为,老朽服了,服了!”井岳秀的眼中竟然闪动着泪花,嘴唇也激动的微微颤抖。

李琮赶紧谦虚:“井老前辈谬赞晚辈了,晚辈只是夸夸其谈,哪里比得上老前辈脚踏实地,所以,晚辈的构想还需要老前辈,多多支持才可以。”

井岳秀激动的竟然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李团长不需客气,老朽一辈子在这官场上打拼,早已看惯了很多人只为自己的私利,无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只为自己大捞好处,丝毫不顾人民的死活,此种败类举不胜举。老朽一度也心灰意冷,原以为这辈子在难以碰到青年才俊之中能为国为民作出大事之人,难以看到国家富强,人民安康,不料,今天在这里,让老朽了却夙愿,碰到李团长如此肯为国为民用命之人,老朽自当为马前卒,为李团长效命。”

井岳秀说得斩钉截铁,其真诚的态度让李琮也为之动容:如此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家,是多么让人感动啊!对比当今社会很多只为了自己“谋幸福”的人无耻之徒,显得多么让人尊敬。中国人,从来都不缺少为国为民的真英雄,只是有时候有太多的伪君子在滥竽充数。

李琮被井岳秀感染的也是无比的激动,立刻上前握住井岳秀的手:“老前辈太客气了,李琮也只是想多做些为国为民分忧之事,能得到井老前辈的支持,大事初定矣!”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在面对李琮画出的美好“大饼”面前,两人都不由自主的一番“大肆的激动”,过后,两人携手来到井岳秀部队的营地里面,这个营地是井岳秀最为亲信、也是最为得意的一支部队,请李琮观看部队的训练,一时间,操场上喊杀声震天,官兵们个个奋勇争先,要在井岳秀面前露露脸。

李琮一面观看,一面微微点头,说实在的,井岳秀的部队素质还是可以得,只是,这落后李琮训练方法几十年的东西,很难入的了李琮的法眼,不一会儿,李琮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了。

一旁的井岳秀依然还在沉浸在部队的精彩表演之中,忽然发现,李琮似乎有点不感兴趣,顿时微微有点不快:这办实业,鼓捣新鲜玩意儿,我这个老头子是赶不上你,你有知识,在这方面自然懂得比我多。但是,说得如何训练部队,如何打造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铁军,老夫未必比你差,毕竟,老夫戎马一生,走过的路比你吃的盐都多,老夫自信这一方面还有点功底,眼前这支部队是老夫费尽心血,耗费大量金钱,着力打造的,可是,这个李琮却有点瞧不上的意思,这未免有点自视过高了吧。

井岳秀决定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于是,略带一点嘲讽之意说:“李团长能位列劲旅东北军团长之位,想必在军事方面一定有过人之处,今天看了老朽这些不成器的东西的训练,还望李团长指点一二啊!”

李琮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太过明显了,惹得井岳秀心里不高兴,当下赶紧说:“老前辈这么说,实在是羞杀晚辈了,晚辈那点微末之技,岂敢在老前辈面前现眼啊!”

井岳秀连连说道:“不需客气,不需客气,李团长乃大才之人,万望不吝赐教。”

李琮忽然心中一转:何不趁这个机会,在井岳秀面前,一举奠定自己强势的地位呢?让自己的部队为井岳秀开开眼,也好让他明白,自己也非浪得虚名。

于是,李琮当下也不在推辞:“那好吧,那李某就斗胆献丑了。为避免两军伤了和气,我提议,我们就比两项如何?”

井岳秀也很感兴趣了,被李琮刺激的也是雄心大发,一心想要把李琮比下去:“哪两项?”

李琮又开始故技重施了:“就比比射击、格斗。射击分为打固定靶和移动靶两项,固定靶距离设定在300米,移动靶距离设定在200米,每人每次5枪,最后比较综合成绩。格斗则是两军各挑选出30名战士,一对一进行格斗,以最后剩下人数多者为胜。您看如何?”

井岳秀一拍大腿说道:“好,就这样定了。”然后,向自己的副官吩咐道:“按照李团长的规则,你去准备一下人选。”其实就是让副官去挑选最好的战士前来比武。

李琮却没有选择,因为他就只带了30名战士,所以这些人都要上场比试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井岳秀的部下个个都灰头土脸,射击成绩和人家差了好大一块,输的惨不忍睹,尤其是打移动靶,李琮手下精湛的射击本领看得井岳秀是目瞪口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李琮手下这些士兵,如果一个人这么厉害也就罢了,那只是个例,但偏偏每个人都如此厉害,这就让人不得不佩服李琮的治军能力了。再到后来双方格斗之时,井岳秀的手下依然是无一获胜,能站在地上的战士全部都是李琮的手下。

看着部队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井岳秀竟然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从心里感到十分的高兴,因为,此战已经完美的证明了李琮的能力绝非只会纸上谈兵。

井岳秀站起身来,“哈哈哈”大笑着,走向李琮,一边走一边说:“唉呀!开眼界了,真是大开眼界了。李团长手下有如此的精兵强将,足以证明李团长真是治军有方啊,今后,老朽这里的事情就要摆脱李团长多多费心了,别的话也不多说了,老朽自此唯李团长马首是瞻,这榆林地区就交给你了,老朽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民族独立、国家安康。”

饶是李琮对这突然到来的“惊喜”,已经有过很多种猜想和准备,但没想到却来得如此的简单和突然,井岳秀没有任何的附带条件,就宣布把整个榆林交给李琮,这让李琮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梦还没做醒呢?

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的让李琮容不下一丝的怀疑,看着井岳秀真诚的面容,李琮忽然觉得自己很不是个东西:人家以诚相待,就差把心窝子掏出来了,自己却不断的怀疑,是不是后世的世界让人变得太过圆滑了、太过虚伪了?

李琮一面自责,一面推辞道:“老前辈何出此言啊?晚辈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求与老前辈的积极合作,取得老前辈的大力支持,从未想过要取而代之,老前辈依然是这里的领袖,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井岳秀摇摇头说:“老朽此言乃是发自肺腑,这么多年,老朽在此一事无成,空耗费了无数的金钱和时间,浪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今天,李团长来此,老朽就知道该是让你们年青人大展拳脚的时候了,老朽不能让这一方黎民继续等待下去,永远无法盼来希望。所以,老朽再次肯请李团长担起领导这一片土地和人民的责任,带着他们完成我们得心愿,老朽就心满意足了。万勿推辞了。”

李琮看着这么巨大的一块蛋糕放在自己的面前,使劲儿的咽了咽了唾沫:这么有诱惑力的东西放在这里,谁不想要简直是疯了。可是现在,眼馋归眼馋,这个位子还是不能坐。一是,自己现在的重点放在了东北,这里实在是没有精力来照顾上;二是自己初来乍到,在这里没什么根基,贸然接下这个位子,只能引起井岳秀手下的反感和抵制,这将影响到将来自己的统治和一系列政策的推行;三是,李琮已经知道了历史上的井岳秀没有多少年的活头了,自己也不急于一时,将来自己有时间好好巩固自己在这里的统治,等井岳秀死后,再顺利的接过井岳秀的旗帜,这样岂不更好。综合诸多因素,现在,绝不能贸然改变这里的状况,最好还是井岳秀站在最前面,自己躲在幕后,指挥井岳秀向着自己指定的方向前进最好。

打定主意的李琮再次推辞了井岳秀的一番美意,坚决认为自己德薄威浅,实在无力担此重任,因此,强烈要求井岳秀继续担任榆林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而自己则是谦虚地为井岳秀出谋划策就可以了。

在李琮再三的推辞下,井岳秀不得不作罢,但是却要求李琮必须要积极地为自己出谋划策,自己则绝对是言听计从。

请大家多多评论!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