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嫌峰会太多,能力有限,招架不住

新华网消息:美国《洛杉矶时报》1 2日刊登一篇题为《奥巴马热的终结》的署名文章。文章作者认为,奥巴马刚上任时国际社会对他的狂热如今已经消退,此次他参加八国峰会、出访俄罗斯的结果证明,仅靠个人魅力和感召力无法解决现实世界的分歧。文章要点如下:


奥巴马又掉回到地上了。


他在竞选总统时说,他当选之日就是"海平面上升速度开始放慢之时"。当他在今年4月进行首次重要出访时,受到一群群崇拜者以及几乎同样崇拜他的政客的追捧,在英国、德国、法国和捷克无一例外。


但是上周,在俄罗斯和意大利,奥巴马热几乎成了昨日的愉快回忆。当然,他在国际上的受欢迎度仍然居高不下,但他在莫斯科或其他任何地方的街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追捧。相反,有报道说,俄罗斯铁腕人物普京在一次历时两小时的早餐会上对奥巴马大肆批评。


海平面也仍在上升。在八国集团峰会上,发展中国家拒绝了一份旨在遏制全球气候变暖的时间表。全球变暖是海平面上升的原因。


这并不是说奥巴马此行是个失败。但它绝对算不上成功,这对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团队是一次新的经历。


国际事务的无可辩驳的现实是,美国有自己的利益,其他国家也有。当那些利益发生冲突时,全世界所有的魅力和感召力都无法解决这些分歧。


八国集团峰会上,美国、英国和法国曾希望就伊朗核野心发表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它们发表的最接近于警告的言论是:"我们真诚希望伊朗抓住这次机遇,给外交手段一个机会。"


本次峰会的其他成果大多是一些有价值的折中方案。尽管发展中国家不愿签署协议,但八个经济大国一致同意,设法到41年后的2050年,进一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在奥巴马发出个人呼吁后,成员国承诺出资200亿美元帮穷国种植更多粮食,但这笔钱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经过重新包装的原本就有的承诺。


奥巴马此前还前往莫斯科"重启"美俄关系。在布什任内,这一关系从不切实际的热忱转变为恶毒的反唇相讥。奥巴马成功改变了论调,但实实在在的成果不多。这两个核大国就削减核武库框架达成一致,但由于双方在谈判前就抱着削减的想法,因此核问题是比较容易的问题。


较棘手的是被这两国分别视为当务之急的那些问题:对美国而言,伊朗是重中之重;对俄罗斯来说,亟待解决的是一度附庸于它的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现在想逃出莫斯科手掌心的问题。


奥巴马明确地说,俄罗斯必须尊重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主权。但他离开莫斯科时无疑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至于伊朗问题,没有迹象表明奥巴马让俄罗斯人回心转意了。美国希望俄罗斯支持对伊朗进行更严厉的经济制裁,以迫使伊朗逐步放弃核燃料生产。而俄罗斯将近邻伊朗视为一种商业机会和一个地方性的安全问题,因此并无兴趣把关系闹僵。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奥巴马到访前夕说:"伊朗是俄罗斯的重要伙伴。我们正在进行卓有成效的合作。"他说,更多的制裁"将只会使形势恶化"。


在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奥巴马想谈伊朗问题,但梅德韦杰夫压根儿就不愿提那个国家。俄罗斯人同意对朝鲜和伊朗等国的弹道导弹构成的威胁进行联合调研,但大抵仅限于此了。


对美俄外交有25年研究、来自外交学会的斯蒂芬·谢斯塔诺维奇说:"人们太拿'重启'说事了。他们的说法就像它有魔力或战略意义似的。但你重启一台电脑时会怎样呢?你并没有改变电脑里的内容。如果走运,你能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杀掉病毒、让电脑重新运转。"


奥巴马及助手或许成功地与俄罗斯人建立了一种火药味不那么浓、更公事公办的关系,但这会改变莫斯科对伊朗问题的看法么?不大可能。


美国及其盟友希望与伊朗谈判,但伊朗的***领导人在国内面临对他们合法统治地位的挑战,因此他们现在寸步不让。西方国家或许会在今年9月采取下一步行动:联手对德黑兰加强经济制裁,但那或许意味着与俄罗斯和中国闹僵。


总的来说,所有这些都让奥巴马听上去貌似期待着重新回到那些可以解决的问题上--如经济和医疗保健。他说:"我盼着今后少开一些峰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