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五章 送葬布撒天罗网 枪神显圣威名扬 第十五章(4)半路伏击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来到天津以后,黄省三依然雨行旧路。安排一行人住进了旅馆,又偕同翁君达匆匆地赶去了伍代大佐和翠花的住所。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下班回家的伍代雄介正与翠花在屋里调笑,一见黄省三和翁君达二人去而复返,便知道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开口便问道:“黄先生这次过来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黄省三谄笑道:“大佐先生真是神机妙算,我这里刚一进门就让您给猜了个正着!是有好消息,有好消息!”说着,便把邹同义老娘病故,三天头上要出大殡的事情说了一遍。

随即煽风点火地鼓动道:“大佐先生有所不知,按着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出殡的时候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要到场吊唁送殡,秦二虎是邹同义的拜盟兄弟,到了那一天他是肯定要过来的,这可是抓他的好机会呀!”

伍代雄介一听,立时来了精神,兴奋地追问道:“你的,消息可靠?”

黄省三拍着胸脯说道:“千真万确,千真万确!不过,没有皇军的支持是不行的,那里的土八路有好多好多人马,我们自己是搞不定的!”

他怕伍代雄介不好下决心,又鼓动道:“大佐先生要是多多地派皇军去支援我们,我们就有办法了!这一次会有好多土八路的首脑要过来吊孝,要是兵力充足的话,可以把土八路首领给一锅端的,不但我们那里的治安可以得到强化,皇军的海上通道也就安全了!”

伍代雄介再三再四地把情况斟酌过之后,沉吟了好一会儿,目光犀利地盯着黄省三狠狠地说道:“好的,我让司令部派一个中队的皇军去支援你们,你们阎司令再增派些人马,这样总可以了吧!”

黄省三见伍代雄介已经下定了决心,又鼓动道:“在半路上,我已经和小站的李司令打过招呼了,他说也可以增派些兵马去支援我们,只是没有皇军的命令他们不便行动。大佐先生也可以命令他们多派些人马过去增援,我们的主要兵力还要去半路阻击土八路的援兵,这样才可以保证万无一失呀!”

在黄省三的巧言游说之下,一个罪恶的偷袭计划很快便被确定了下来!


三天来,赶往小邹庄吊唁的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有各村镇的亲戚朋友,有贾相臣、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抗日救国会的代表,有许耀亭、米亚兰等抗日民主政府的领导成员,有韩德平、孙兴国、高歧山和张铁匠、庄青山等抗日武装力量的代表,有各路绿林武装的同道。景元甫、吕景文、吕信文、康洪恩、秦二虎等人则是以盟兄弟的名义参加吊唁的。

李修山在接到丧事的白帖以后,于第二天就赶来小邹庄吊唁,临到辞行的时候,他把黄省三去小站约他,去天津找伍代大佐搬兵的消息透露给了邹同义,要邹同义及早做好应战准备。

他又特意向邹同义提醒道:“现在阎三薄饼子要趁给盟娘办丧事的时机来捣乱,天津的日本鬼子也有可能要派部队过来搅局,您要小心对付才是!”

到了第二天夜里,伴随黄省三从天津赶回来的翁君达也托人给传了信儿过来,说是日本鬼子要偕同小站和于家务的伪军一起来偷袭小邹庄,要景元甫、贾相臣等人加强防范。与此同时,吕景文等人派出去的侦察人员也传来了日伪军要来偷袭的情报消息。

在此之前,景元甫、吕景文等人早就做好了将计就计的应战准备,又根据最新的情报消息调整好了战斗部署,就等着日伪军进入抗日武装撒下的天罗地网了来送死了。


第三天,晨曦初露,董祥荣、金罗汉等人就率领着大队的伪军从于家务出发了,一路由董祥荣、崔玉田、慕连城、翁君达等人率领直奔金沙镇奔去,一路由金罗汉、左雨轩、赫连洪、、乔象福等人率领杀向了小邹庄。

阎康侯、黄省三等人则分出一千多人马守卫在了老巢于家务。他们要借助日本皇军之力来消除自己的心头之患。

伍代雄介在打发黄省三、翁君达回于家务之后,第二天便开始组织人马部署偷袭小邹庄的战斗计划。他从属下的驻军中抽调了一个中队的野战部队,又选派手下的得力干将高桥少佐作为前敌指挥官全权指挥。为了保证这次偷袭战斗的突然性,他又从司令部调集了十辆大卡车,次日下午便把参战部队送到了小站与李修山的伪军会合。

到第三天一大早,高桥率领着一个中队的日军,又令李修山亲自带了一个连的伪军,分乘着十辆大卡车气势汹汹地扑向了小邹庄,他们要在于家务伪军的配合下,两相夹击,将前来小邹庄参加吊唁的新海县抗日救国会和抗日救国武装的首脑一网打尽。

李修山打心眼里并不情愿参加这次偷袭战斗,可是,在伍代雄介的严令和高桥的威逼之下他又无可推脱,只好忐忑不安地随队出发了。他清楚地知道,在这个时候,抗日救国军早就在小邹庄张网以待,一旦开起火来子弹又不长眼睛,此一去必定是凶多吉少,一路上在肚子里暗暗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在高桥和李修山的率领之下,日伪军分乘十辆大卡车,首先沿着海边的大道南下滨海重镇歧口,然后折而由东向西,沿着捷地减河的北岸向着小邹庄的方向开了上来,到太阳露头的时候便从东面赶到了小邹庄的外围。

按照战斗部署,他们要和从于家务过来的伪军东西对进,先对小邹庄形成合围之势,再伺机发动进攻。这个时候,行进中的日伪军车队相距小邹庄不过三五里地的路程,从村中随风飘扬出来的唢呐吹奏的哀乐已经依稀可闻。

坐在中间卡车上驾驶楼里的高桥少佐听向导说已经接近了小邹庄的攻击目标,心下大悦,便从驾驶楼子里爬出来跳上了车厢,架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向着小邹庄方向观察了起来。他要选择适当的地点作为攻击的出发地。

就在他站在车头上架着望远镜向着小邹庄方向用心观望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前面不远处嗤嗤地破空之声在半空里响起,还没有等到他反映过来,又听到在正前方响起了一声猛烈的爆炸声,随即在头前开路的卡车上冒出了一股浓烟。

凭着丰富的战场经验和军人敏锐的嗅觉,他马上就判断出这是日式掷弹筒发射爆炸的声音。

一见车队在前面遇到了伏击,高桥立即吆喝着车上的日伪军跳下车来就地组织抵抗,可是,就在他刚刚亮出指挥刀要进行现场指挥的时候,忽然又听到在车队的后尾响起了一声猛烈地爆炸声。

他急忙回头观望,只见最后面的一辆卡车也冒起了熊熊大火。一前一后两辆卡车中弹起火以后,就把在小路上的车队给死死地夹在了中央,前行不能,后退不得。


这个时候,日伪军已经陷入重围,高桥却一点也不感到惊慌失措,他是个打山地游击战和反伏击战的行家,自打进入中国作战以来,他身经数十战,从未吃过什么大亏,对于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向来不屑一顾。

仓促自间,他一面命令前面的日军集中火力进行反击,随即又招呼李修山收拢后面的伪军进行还击。他自信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凭着大日本皇军猛烈的火力和优良的战斗素质定能够反败为胜。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偏偏就在这个时刻,在这荒草野洼之中,一个他命中的克星早就已经把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就在他回过头来用力举起指挥刀指挥反击的刹那间,一颗三八大盖儿的子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直奔他的脑门而来,不偏不倚地钉入到了他的眉心之中,随之他粗壮的身体一抖,扑通一声便栽到在了地上。

高桥被击倒之后,在小路两边的茅草丛中顿时响起了爆豆似地枪炮声,像疾风暴雨般向着前面的日军席卷而来。随之又响起了一阵阵的呐喊声:“伪军弟兄们,赶快逃命吧,我们打得是小鬼子,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哪!”

一阵阵枪炮声和呐喊声响过之后,从卡车上往下跳的鬼子兵已经给射倒了一大片。就在这片刻之间,三个日军的小队长也都去见了阎王,而且毫无例外的是,他们都与高桥少佐一样,都给三八大盖儿的子弹穿透了眉心。

高桥和三个日军小队长一毙命,冲在前面的日军立刻失去了指挥,个个都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四下里乱窜了起来。在这时,埋伏在小路两旁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在呜呜的海螺声中纷纷从茅草丛中跃了出来,一个个手持着亮闪闪的大砍刀冲入敌群砍杀了起来。

在后面指挥伪军的李修山本来就不想跟着来凑这个热闹,一见高桥毙命,立即指挥着手下的伪军迅速向后撤退。

在这些同行的伪军之中,多是李修山的嫡系亲信,哪个不听从他的指挥,哪个不愿意给自己留条性命!一见李修山示意后退逃跑,一个个就都撒开丫子四散跑了开去,把冲在前面的日军给闪了个干净。到抗日救国军发起冲锋的时候,二百来人的伪军早就在李修山的带领下跑得无影无踪了。

后面的伪军一撤退,前面就只剩下七八十个没有被打死的鬼子兵在作困兽之斗,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都在大刀片的挥舞下见了阎王。一个中队一百七八十个鬼子兵,除了一个名叫斋藤的通讯兵昏头昏脑地被大队伪军裹胁着逃离战场以外,其他无一幸免。


这一场伏击战之所以打得这样干净利索,首先是占了地形之利,由歧口一下官道,一路上都是荒草野洼的小路,不仅坎坷难行,而且在狭窄的小路两旁长满了没人高的枯苇败草,特别利于伏击部队的隐蔽。

虽然站在敞蓬卡车上的日伪军可以凭高远望,极目搜索,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就给伏击战的突然性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其次是伏击部队的战斗力强,特别是射击精准。这支伏击部队是“小白猿”易树林手下的第三营,其成员有多一半儿是原来绿林中的老弟兄,还有一少半儿是部队扩编以来收容的各正规部队溃散下来的老战士,一个个都是玩儿枪的行家,所以等到开场的枪炮声一响,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把一场伏击战给打得有板有眼,一上来就占尽了上风。



——半路伏击炮声先,又见弹雨泼下天!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