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20 以武释前嫌

枪通条 收藏 5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康饶生把车开到旧村,和于翠儿到茶餐厅吃过晚饭,才回酒店。 见到停车场给拆了,改做了个羽毛球场。 篮球场的水泥地被换上了塑胶,连篮架也换上了新的装有机玻璃篮板的新家伙,还架了灯,周围围了铁丝网,一个破旧的水泥球场变成了现代化的露天灯光球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康饶生把车开到旧村,和于翠儿到茶餐厅吃过晚饭,才回酒店。

见到停车场给拆了,改做了个羽毛球场。

篮球场的水泥地被换上了塑胶,连篮架也换上了新的装有机玻璃篮板,还架了灯光设备,周围围了铁丝网,一个破旧的水泥球场变成了现代化的露天灯光球场。

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公告栏上贴满了海报。

康饶生没有仔细去看,把车开出大广场上停好。

“帮我搬到503。”

“翠儿姐,怎么以前没见你来住过呀?”

“我一直住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现在东西太多了,放不下,所以呢,以后会就搬过来做你的邻居了!”

“哈哈,那敢情好,有空过来喝茶!”

康饶生帮于翠儿把东西搬到503房,不方便再帮她整理东西,毕竟男女有别,谁知道大包小包的东西会不会引起尴尬。

回到宿舍,康饶生把脏衣服扔到水桶里,泡上洗衣粉,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尊容发呆:一块药棉贴在左眼角上,右边的嘴角还有淤青,决赛的对手太狠了,戴着护具都能把康饶生打成这样,不过比起之前两人KO对手来说,这也不算什么了。

还好下午拦网的时候,康饶生采用的是后仰式拦网,打算把球接起来打防反一招制胜,加上他反应也很快,对手的那个过网大飞脚砸下来的时候,只是把他眼角的淤青给擦破了皮而已,眉毛上的伤口并没有裂开,当时见流血了还以为伤口又破了。

一个星期没好好地睡一觉了,康饶生向来在不熟悉的床上睡不塌实,今天晚上他早早就上床休息,终于塌实地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起来康饶生觉得身体状态已经基本恢复,主要还是因为康饶生平时就坚持高强度的训练,肌肉酸痛只是最后一场实在是打得太激烈了;昨天的比赛他几乎没怎么打,唯一打的那场还是做做传球手加偶尔补位拦网而已,很轻松,所以今天肌肉酸痛感已经基本消失了。

到了楼下仔细看了看海报,原来是员工的业余活动在做宣传,有跆拳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毽子。

“哇,你怎么了?”

“小康同志,你和谁打架了?”

“不会是和人抢女朋友给人打了吧?”

“又去哪里沾花野草了?”

“晚上去做贼啦?”

从早餐开始,从饭堂到办公室,康饶生一次又一次地解释了大家的疑问:“遇到打劫的了,哎!”

“康会计,我们的手信(广东话:去外地带回来的礼物)呢?”几个小女孩关心完康饶生的身体,就开始没心没肺地要手信了。

“有有有,哈哈哈!”康饶生跑回楼上,把忘记拿下来的礼物给拿了下来,分发着。

康饶生实在是没有时间去逛街,加上广州的特产不是食品就是艺术品,不是不好带就是太贵,所以于翠儿帮他挑了些女孩子比较喜欢的小挂饰小礼物什么的,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谢谢!”女孩子们拿到礼物,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小巧可爱,还是很喜欢的,看来于翠儿还是很了解小女孩的心理的。

“谢谢哦!”销售部的两个女人淡淡地笑了笑,把小公仔摆到了电脑显示器旁边。

“小康,参加我的跆拳道活动吧,,以后就不怕遇到坏人了!”张帅坐在座位上,笑咪咪地说。

“哦?好啊!什么时候开始?”康饶生脸上笑着答应着,心骂道:靠,这是诅咒我呢?小子,你完蛋了,终于让我等到机会光明正大地揍你了。

“小王,新的海报弄好了没”小王是负责美工的文员。

“好了张经理,给你!“还别说,小王的画功真是不错,整个宣传画简洁大方却又吸引人眼球,把跆拳道吹得天花乱坠。

“不错,小康,我们下周一开始活动,到时记得参加哦!”张帅拿着宣传画出去张贴了。

“你们都参加吗?”康饶生问办公室的几个人。

“肯定参加啦!”

“就是,锻炼一下,学点防身之术也好!”

不用看,这两位绝对是张帅手下的张雅和许荔。

“呵呵,就当是陪黄姐姐吧!”

“参加一下看看咯!”

“其实参加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成天都呆在办公室空调房里,出出汗也好的!”

也不用猜,这几个是不太情愿参加又熬不过萍姐软硬兼施的人事部文员。

“阿思你去不?”康饶生边开电脑边问阿思。

“去呢,小明说去锻炼下也好!”阿思边说,边注意着康饶生的反应,见康饶生没什么反应地看着电脑,也就不再说什么。

“怎么突然搞起体育活动来了?”

“何总提出来的,有特长的同事组织业余活动,每个月有补贴;年底还要举办比赛呢,各个项目都有奖金的;还出了规定,每个员工都必须参加一项活动;很多人都报名了呢。”

“就是外面那几个海报上的?”

“是啊。”

“女孩子家家,怎么不报其他的?”

“小明说这个好呢。”

“赶潮流呢,呵呵!”

康饶生笑了笑,开始在系统上M收银过来开会。

“领导,手信!”

“就是就是,手信!”

开例会的时候,一帮收银高兴坏了,估计这个星期是给阿思给欺压坏了。

“人人有份,自己选吧,不要抢!”康饶生把剩下的礼物放到桌子上。

“这个星期,有什么特殊情况吗?”康饶生等她们分完礼物,才开始了会议。

“除了每天给你发的信息,其他没有了!”阿思代为总结。

“那就好,对了,歌练得怎么样了?”

“都会啦!”

“来一遍我听听!”

康饶生拿出手机,放出曲子,参加表演的四个人把自己排练的效果汇报了一下。

“恩,还不错,就是合声部分有偏差,晚上等我的吉他拿过来后,再来排练一下吧,没事的话散会!”

四个人其实很有点歌唱底子,看来她们这个星期有认真配合过,加上这歌本身就比较简单,效果还是可以的,就等着合康饶生的吉他伴奏了。

康饶生吃过午饭,没有休息,工作拉地太多了,赶紧回到办公室加班,一忙就到了下午。

“请问,哪位是康饶生?”一个满口客家口音的男人提着个吉他盒进了办公室。

“我,谢谢你啊!”康饶生走出“笼子”,他决定上台表演后,就给康妈打了个电话,让她把自己留在家里的民谣吉他在拉特产的时候给捎出来。还千叮咛万嘱咐好好放不要弄坏了,一会一个电话重复罗嗦着,把康妈气得大叫:“你再打电话来,我就把你的吉他给砸了!”康饶生才停止了比老康儿还烦人的罗嗦。

“哗,康会计表演一首!”

“听歌咯!”

几个女孩子起哄道,康饶生笑了笑,没理会她们的要求,打开盒子小心地检查了一遍,没有损坏,其实有盒子装着只要不是故意使劲怎么也不会弄坏,他实在是太在乎他这把当做是老婆的吉他了。

“借我玩一下?”张雅走过来就想拿吉他。

“不行,不外借!”康饶生赶紧把吉他装好,盖好盒子紧紧地抱住。

“切,这么小气!”张雅看上去有点儿生气。

“就是嘛,康会计,不就是把吉他吗,让雅姐露两手!”许荔附和着。

“呵呵,不好意思雅姐,这是我老婆来的,我爸妈碰她我都生气的!”康饶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赶紧解释道。

“哈哈哈,逗你玩呢!我以前一个男朋友也玩吉他的,你和他一样都拿吉他当宝,哈哈哈”雅姐看康饶生紧张的样子,不由乐了。

“嘿嘿!”康饶生挠了挠头,把吉他小心地放在屋里,又开始埋头干活。

五点钟的时候,康饶生放下手中的活,把各部门跑了一遍,和各部门经理沟通过后,把参加表演的四人的工作时间都调整了一下,又安排张思连续休息两天,把安排好的特殊时期的时间表各给部收银都M了一份。

每天晚上,康饶生就抱着吉他跑到黄姐姐妹的宿舍,排练节目。一个星期的配合下来,已经练得七七八八,就是细节上的把握,因为习惯上的问题还配合得不是很好,也可能是康饶生要求过高,反正其他的女孩子在听过之后都说很好,听不出问题来。

转眼到又过了一个星期,康饶生眼角上的伤也好了,身体也恢复过来,已经开始做了几天恢复性训练。

“好,今天的排练时间放到十点开始!我要去参加跆拳道活动,散会!”

“呵呵,我报了羽毛球!”

“我报了毽子!”

大家七嘴八舌地讲着自己报的项目,收银没有一个人报跆拳道。

晚上八点半,篮球场上灯光大亮,开始热闹起来,今天的活动除了乒乓球和篮球外,其他三个项目正式开始活动。

“翠儿姐,牛姐,你们也来了?”康饶生见翠儿和牛红也穿着运动服走过来,问道。

“可不是,要求都来,打打羽毛球去!”牛红穿着一身羽毛球服,还戴了个头套,手上还戴了护腕,看上去真是那么回事。

“我来踢毽子,呵呵,我很厉害的哦!”翠儿就简单多了,扎着头发,刘海用小发夹夹了起来,很可爱样子,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

张帅不愧是搞销售的,宣传工作做得非常的好,也深知宣传之道,把几个美女帅哥的名字逐个添加到宣传海报上,一群傻傻的追求者就象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蜂拥而至,跆拳道项目成为最多人参加的一个项目。

跆拳道和踢毽子的人,各占了一半篮球场。

“安静,讲解下跆拳道的历史和礼仪!”张帅示意大家围着临时划的场地坐下来,开始天花乱坠地大讲一通,女孩子们一脸的崇拜。

“谁来帮我一下?”张帅意气风发地站在队伍前面,很有成就感的叉着腰。

“我!”康饶生举起了手。

“好,康会计来!我示范下跆拳道的几个基础攻击动作!”

康饶生按张帅的要求分别戴上手靶和脚靶,张帅几个漂亮的技术动作,把靶子踢得“嘣嘣嘣”响。康饶生换靶的时候,凑到张帅面前要求他大力点,果然踢脚靶的时候,看得出来张帅招招出尽力气。

康饶生在心里笑:技术动作不错,就是力量小了点,还不如颠鸡呢。

不过张帅的漂亮攻击动作加上那颇哟气势的呐喊声,倒是把员工们的情绪给调动起来了,一阵叫好声。

“下面,示范空手击木板!”

于是康饶生又按张帅的要求用各种姿势举着木板,张帅几个漂亮的技术动作,一一将木板击断,引来一阵喝彩声和女孩子的尖叫声,萍姐更是一脸专注和欣赏地拍着手看着他。

康饶生又笑:这么薄的木板别说自己随便都可以轻松击断了,就是跆拳道低阶晋级考试的木板都厚过这些,张帅这小子弄虚作假。

看来国内省市跆拳道协会自己授的黑带就是不行啊,要是棒子国技院授的带不至于这么垃圾。

康饶生是做了准备工作的,教官和教练的教训让他更加小心谨慎,通过教练的渠道查到张帅的黑带原来不是韩国国技院授予的,而是某市协会自己考核授予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愣是拿到了黑一的腰带。

“接下来,示范一下跆拳道的实战运用,谁来当我的陪练?”张帅还是挺懂得抓心理的,先把大家的胃口吊足了,再开始教学,效果会更加的好。

“我来!”康饶生跳了出去,机会终于来了。

“好,穿护具,等会你可以随便攻击我,我给大家示范一下怎么防守和反击!”

“不如打一场比赛好了,这样更直观啊,打完再讲解好了。”康饶生一脸坏笑着。

“好,那就打一场,哈哈哈!”张帅认为出风头的时候到了。

“比赛咯!大家快来看呀!”不知道谁起哄,一时间整个球场的人都围了过来。

康饶生穿护具的时候,见到于翠儿伏在萍姐耳边说了几句,萍姐脸色马上就变了。

“点到为止!不许伤人!”萍姐站起来大声说道。

“亲爱的,放心,我不会打伤你弟弟的!”

真恶心……萍姐见张帅误会了,赶紧走过去假装帮他整理护具,低声说着什么,张帅的脸色抽搐了两下,又恢复了笑脸。

“你小子,下手轻点!”于翠儿走过来,对康饶生说道。

“翠儿姐姐,他可是黑带呢!”康饶生坏笑道,“你是不是和我姐说了什么?”

“哼,我就知道你不说比赛的事不安好心!刚才他涨红了脸踢那个靶子,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还装!”看来于翠儿早就猜到了康饶生想干什么,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情况,而且细心的她看出了点门道。

“放心,我就是教训教训他,呵呵!”康饶生穿好护具,走到场中央。

“首先是礼仪!”张帅一边讲解,一边示范,康饶生也跟着做。

“点到为止!”于翠儿高声喊道。

“OK!”康饶生调皮地挤了挤眉毛。

“以此为界,出界算输,不许再攻击!”萍姐指着临时画的场地补充道。

“三具两胜,每局三分钟,不许攻击危险部位!你可以用任何招数。”张帅看来有点怕,把随便攻击变为了不许攻击危险部位,然后“哈”了一声摆开了架势。

张帅足足比康饶生高出一个头,身高腿长,占了身材优势,频繁用组合腿法进攻;康饶生下盘扎实,移动灵活,四处躲避,倒也不吃亏,充分利用场地的宽度周旋着。两三个回合过后,康饶生就已经清楚只要自己愿意,完全可以把张帅KO掉,但是他就是故意逗着张帅满场跑,还故意学着张帅大喊着口号,样子非常夸张可笑。

两人一攻一守把场面打得甚是好看,引得观众大声叫好。

“好!”

“张经理好厉害呀!”

“康会计加油!”

观众明显是外行,以为康饶生给张帅打得满场躲避,只有李强带着几个保安队员在默默地观战,不时比着手势低头和他们讲着什么。

第三局过半的时候,张帅的体力明显下降,显然是平时缺少训练,加上前两局攻得太猛,脚步已经开始不稳了。

“干掉你的时候到了!”康饶生在心里说了一句,笑了一下,趁张帅一轮攻击不得手后还没完全回复防守姿势,突然快速地前滑步近身把身体的劣势给化解掉,一顿老拳使劲往身体得分部分猛烈招呼,打得张帅毫无招架之力,踉跄着一直退到了边界上。

康饶生一个手刀就往张帅的脖子上招呼,就要砍到的时候,又电光火石般地改变了主意,把手刀收了回来,顺势一个侧身撞向张帅,张帅本能地一闪,康饶生假装收不住脚,很夸张地“啊”了一声,一脚踏出了界外,然后装作很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哈哈哈,出界!”萍姐高兴地叫了起来,跑过去帮张帅脱护具。

“呱唧呱唧!”这个时候观众们使劲地鼓掌,然后开始散去。

“好!康会计好身手啊,功夫了得!”李强走到康饶生身边,拍了两下手。

“呵呵,李经理,叫我小康就好,三脚猫工夫而已!”康饶生边脱护具边谦虚道。

“哈哈哈,小康,太过谦虚了就是高傲,哈哈哈,泰拳、散手和小擒拿手能灵活变换运用,还能在最后关头把杀招收回来,不简单哪!”李强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经理是个行家!”

“哈哈哈,一般一般,改天我们切磋一下如何?”

“还请李经理多多赐教!”

“哈哈,以后就叫我李哥好了!”李强说完转身走了。

“不错!”翠儿走过康饶生身边的时候,竖了竖大拇指。

“下面继续讲解一下!”张帅脱掉护具,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康饶生,恢复了常态,开始给大家讲解,同时不忘大夸了康饶生一通。

第二天,张帅主动和康饶生握手和好,康饶生倒臭屁起来了:“记得我的话哦,哈哈哈,未来的姐夫!”

两人的关系开始好了起来,张帅还想和他学几招,结果康饶生带他跑了两天山路扎了两天马步他就受不了了,说:“我还是练练我的跆拳好了,呵呵!”

看来真是没有最好的武术,只有最好的武术家啊!

就这样,康饶生天天下班后就参加活动,一会跆拳道,一会毽子,一会羽毛球,一会乒乓球,一会又跑去打铁,到处捣乱,到处混着脸熟,和同事的关系好得一塌糊涂。

捣乱完回到宿舍又忙着排练,除了团体排练,他还天天自己练一两个小时的歌,一点一点地练习每一个细节,甚至还让教自己吉他的老师在视频上,指导他的唱法。

充实而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年中总结大会就要到了。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