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子多次跳江 警察不下水施救遭质疑[图组]

沧海一笑HA 收藏 90 7469
导读:  核心提示:昨日早晨8点30分许,广州中大北门广场附近有一中年妇女轻生投珠江,两名见义勇为市民跳入珠江救人,在水警协助下,该妇女得救,但其中一名见义勇为男子目前仍未找到,搜捕工作仍在进行中。市民质疑水警为何不下水。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A/A5/A55A17922F4AEA5F5F6493F3DF9F265B.jpg[/img]   被救女子在医院走廊上大呼"记者给我伸张公道",之后被家属拽进病房。   [img]h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昨日早晨8点30分许,广州中大北门广场附近有一中年妇女轻生投珠江,两名见义勇为市民跳入珠江救人,在水警协助下,该妇女得救,但其中一名见义勇为男子目前仍未找到,搜捕工作仍在进行中。市民质疑水警为何不下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救女子在医院走廊上大呼"记者给我伸张公道",之后被家属拽进病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发时在江边晨练的钟伯在介绍跳江妇女被救后浮在水面上的情景。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摄


信息时报7月19日报道 昨日早晨8点30分许,中大北门广场附近有一中年妇女轻生投珠江,随后有两名见义勇为市民跳入珠江救人,在水警协助下,该妇女得救,但其中一名见义勇为男子目前仍未找到,搜捕工作仍在进行中。


先丢狗下水自己再跳江


“救命呀,有人跳江了!”昨天早上8时30分许,中大北门广场附近负责清洁的黄阿姨忽然听到有人在呼救。她顺着叫声往广州大桥方向的水域望去,见到不远处水面上有一个人和一条狗在拼命挣扎着。“当时头脑里一片空白,马上赶过去操起手上的扫把往水里递,但是太短了”,黄阿姨讲起当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


“那女的先把一条狗往水里抛,然后自己便跳下去了”,当时在珠江边散步的罗先生也见到了这一幕,然后他和岸上的其他人一起呼救:“大概半分钟后,来了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其中一个踩着单车,浑身灰尘,看样子是工地里打工的;另外一个骑着电单车,有些胖,大概有一百五十斤重。”随后罗先生拨打了报警电话。


胖男子沉水后岸上人哭了


“两个男的很快就脱掉了上衣,那个胖点的还把钱包手机交给了岸上的人,另一个取了绑在单车后架上的绳子,然后两个人就跳了下去。”在江边晨练的钟伯说:“早上的江水还很冷,那两人刚下水还打着哆嗦,但游得很猛,很快便到了女子的身边,他们先用绳子把女的腰部系住,然后一边拽着一边往岸边游。”所有人都以为危机很快可以化解了,“谁知道,还没游了几米,那个胖的速度明显慢了,然后便仰起头喊着说‘我快不行了’,但他还是拼命地把绳子往岸边拽”,黄阿姨说,“然后就往水里沉,隔几秒钟又把头探出来,拼命喊‘不行了,不行了’,而且用手拍着水,反复几次后就再也没起来过,当时岸上很多人都哭了”。“另外一个男的见救不了了,便自救游开了,而那个女的已经开始趴着浮起来了”。


轻生妇女无恙已出院


据钟伯介绍,水警抵达后很快将还在水面的两人救起。随后女的被送往广东省第二医院,男的被水警护送走,留下几艘船打捞沉水的男子。


记者赶到省二医时,轻生妇女已在家人的陪同下准备办理出院手续,她和家人拒绝接受记者采访。据省二医急救科孙兰庆医生介绍,该妇女入院时神情正常,无外伤,除了衣服湿透,并无发绀等溺水现象。只是神情有些激动,甚至自行拔掉了输氧管。当警察向其索要身份证件进行登记时,她情绪激动地说:“给我一颗子弹,把我枪毙了就行”,还说着“被人骗了十万块存折”、“是被冤枉的”等语无伦次的话。“我不敢说她有什么精神问题,但应该是受过比较大的刺激。”孙医生说。


昨天下午4点多,记者又回到事发地点,搜救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失踪男子仍未找到。据执勤的保安介绍,跳水地点和被救地点距离有100米左右。“太可惜了,沉下去的那个还很年轻,白白胖胖的。”保安叹息着说。


失踪救人男子仍在搜救中


又讯(记者童丹)记者昨日从广州公安水上分局获悉,救起落水者后,见义勇为男子立即就走了,仅从现场遗落的手机了解到,该男子是广东潮阳人。截至昨晚7:20,广州公安水警还在努力联系这名见义勇为的男子。此外,率先下水救落水者的男子目前失踪,水警还在搜救中。


记者从一名警员处获悉,获救后该女子被警方带回接受调查,但可能是受到惊吓,神智不太清楚,民警无法了解清楚其跳水的原因,目前仍在调查中。


●被救女子


“给我一粒子弹,我要被枪毙”


据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孙医生介绍,轻生女子名叫何美(化名),本地人,45岁。医生称,何美从被接上救护车的那刻起,情绪一直很激动,不断地说“我要死,给我一粒子弹,我要被枪毙”,“我是被冤枉的”这样的话。但其意识一直很清醒,也没有溺水的迹象,体力很好,还差点抓坏氧气瓶等急救设备。


记者在医院看到,何美一会儿大吵大闹要向记者诉冤,一会儿又说自己有精神分裂。她手里一直拽着被水浸湿的户口本和身份证不愿回家。何美称,她家里一个存有10万多元的存折被小偷偷走,她还被人冤枉说她克隆票据,要以死来证明清白。据何美的哥哥何先生称,何美是一家发廊的老板,因为遭受了刺激才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有目击者称,有人之前也曾几次见到跳江女子携狗跳江,但此次的跳江原因无从知道。


●救人者潘永明:在中大附近工地打工


跳水救人者之一潘永明告诉记者,他是广西灵山县人,目前在中大北门附近一工地打工。当时他骑车经过珠江岸边,听到有人喊救命就停下来。潘永明说,他平时喜欢游泳,水性还不错,所以看到有人落水,他没多想带了根塑料绳就下水救人。但当时珠江浪很大,游起来很吃力。“那个人的水性比我还好。”潘永明称,一起下水救人的郭伟忠也深谙水性,但耐力不如他。在水警将他救上船之前,就没见到郭先生的踪影。


“我现在心情都不好,好生生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潘永明说,他很惭愧,两个人一起下水,却是不一样的命运。


●救人者郭伟忠:截至昨晚8时仍未找到


另一个救人者郭伟忠具体身份目前尚不明了,记者初步了解到,郭伟忠1978年生,是汕头市潮阳区铜孟镇人。事发后郭伟忠的妹妹来到派出所,警方将郭伟忠跳水前留下的衣物和手机交给了她,记者曾拨通郭伟忠生前使用的手机,接电话的女子表示:“现在很乱,不想接受采访。”


昨日下午2时多,出事水域上,两条巡逻艇还在江面上来回搜索着,但至昨晚8时许,警方告知,尚未找到溺水的郭伟忠,搜救工作仍在继续。


市民质疑


听见呼救水警不下水?


多名目击者昨日向记者反映,水警赶到后,并未跳入江中救人,只是放下3个救生圈。目击者陈姨告诉记者,其实水警赶到得很及时,当时落水的3个人都没有力气了,年轻点的男子头已沉入水中,但很快又浮出水面,“他(郭伟忠)第一次浮出水面嘴里还在叫‘我顶不住了,快救我’,第二次沉下去又浮上来时他已经不能说话了,第3次沉下去后就再也没有上来。”陈姨说,当时岸上多名围观者见情况不妙,都在喊叫水警下水救人,却迟迟不见有人行动。


附近公厕的保洁员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告诉记者,当时岸边确有许多围观群众都在喊水警下水去救人,但艇上3名警察只是扔下了救生圈。“如果他们能下水去救人,那个男的可能就不会找不到了。”目击者刘先生说,另外,因为当时水面离江岸有几米高,溺水者根本无法自救上岸。


昨日中午,广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局长张卫接受媒体采访称,昨日上午8时17分警方接到报警有人溺水,水警迅速派出猎鹰005号在几分钟内就赶到了事发现场,当时发现3人溺水,警方救起2人另一人溺水不知所踪。张局长称,这次出警任务由水上分局东河道派出所负责,他称,当时珠江水流湍急,增加了救援难度,至于当时水警为何未下水仍有待调查。


昨日下午,东河道派出所的邓伟雄副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他们在出警过程中并没有失误,对于市民提出的质疑,他表示尚不便回答,具体情况仍有待调查。


律师:两男救人属见义勇为


对于此事,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的朱永平律师认为,郭某和潘某的行为完全符合见义勇为的性质,应当得到有关部门的物质和精神嘉奖。而且两人属于外来务工人员,这种义举更是难能可贵。对于公民而言,无论深识水性还是不会水,遇到有人落水都应提倡伸出援手救人于危难,即使不下水也可以想其它办法帮忙。有的民众则表示,遇到这种情况,会水的人可以下去救人,不会水的人则没必要冒险,免得造成更大的伤亡。


对话


一起下水的兄弟


就差一点


没能上来


昨日下午,43岁的潘永明依然在滨江路附近一建筑工地忙着栏杆安装。无论是他的家人还是工友,没人知道,潘永明在上午上班途中曾跳入江中营救一名跳水女子。


昨日上午8时许,潘永明和往常一样从位于赤岗的家中骑车去江南大道附近工地开工。为了避开新港路的拥堵,他绕道滨江路。刚过了广州大桥不远,就看到前面江边围了好多人,过去一看就见到一名女子和一条狗在江面上扑腾。


“我当时看了一下,江水估计很深,浪也比较大,估计一个人下去救不上来。”潘永明回忆,所以他就喊了声,“有没人会游泳啊?两个人下去可能会好点。”刚说完这话,旁边立即传来一个声音,“下去,下去。”潘永明还没看清这个人长什么模样,两个人就默契地开始脱掉衣服交到一路人手上。潘永明说,“当时我还在接绳子,那个小伙子就已跳了下去。”


然而当潘永明跳下水后,发现这里不但水深,而且浪很大,游起来十分费劲。他努力向水中间的两人靠拢然后抛出绳子,用尽全力三个人终于回到了江边。当他们紧紧握住从岸上伸下的一根竹竿后,他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但没想到短小的竹竿却没能支撑起三个人的重量,三人再次被卷进水涡中。


“有人扔了救生圈下来,我抓住了一个,然后把另一个投给那个女的,但我看不到和我一起下来的小伙子了。”潘永明说,之后等到水警的船靠过来,先把那个女的拉起,再拉他上船时,整个水面已看不到人影。


“没什么好说的,只是那位小兄弟太可惜了,一起下去的我上来了,他就差一点。”回忆起这个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名字的小兄弟时,潘永明声音哽咽。 (本文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熊佳焰 李楠楠)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