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64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补充了饮水食物,一行又继续上路。出了精绝七日后,一早起来,几人全都傻了眼,所有的马匹和在精绝找的向导一齐不见了。满勒登时方寸大乱,惊叫道:“这……这这,这怎么办?”,突然回手一掌打在在精绝找来向导的那个从人脸上,骂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在哪里找的人?”,那人涨红了脸说道:“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补充了饮水食物,一行又继续上路。出了精绝七日后,一早起来,几人全都傻了眼,所有的马匹和在精绝找的向导一齐不见了。满勒登时方寸大乱,惊叫道:“这……这这,这怎么办?”,突然回手一掌打在在精绝找来向导的那个从人脸上,骂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在哪里找的人?”,那人涨红了脸说道:“是那人主动找上来的,没想到……,我……”,突然从腰间拔出短刀,就往自己的胸前刺去。耿恭大惊,叫道:“慢!”,救援不及,却见那人的短刀距胸口不过两寸,就再也刺不下去,原来是站在那人身旁的范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肘部。

耿恭说道:“听沙里尔说过到于阗需十日左右,贼人挑在此处动手,只放跑马匹,毁坏水囊,却不动咱们的刀剑财物,想来是在前面等着。只待咱们没吃没喝过个三五日,下手拾取就是。”。范琥骂道:“好歹毒的贼人。”。珂伦突然惊呼一声:“小虎!”,急忙跑回帐中。耿恭和范琥连忙跟了进去,见“小虎”气息如常,只是安睡不醒。珂伦放下心来,拍着胸脯说道:“怪不得昨晚向导给了我一大块烤肉喂‘小虎’,我还谢了他好心,原来是怕‘小虎’发现他的举动。”,耿恭点头说道:“还好只是迷药,贼人怕‘小虎’不吃他给的肉,才要假你之手,真是心细狡诈。”。范琥应道:“看这手段,就知此贼奸猾如狐。”。

几人商议一番,均觉无奈。继续向前所需时日还要少些,只能冒险一试。如若真遇上贼人,唯有以死相拼了。

在沙漠的烈日炙烤下,才走到午后,众人已觉口渴难忍。可放眼望去,除了能见到稀稀疏疏的几株红柳外,满目尽是茫茫的黄沙。耿恭赶紧决定不能再走,在沙坡下找个阴处搭帐歇息,到晚间再赶路。人人昏头昏脑,只能依言停下,日落以后才继续上路。

众人滴水未进,吃食也难以下咽,好容易如此苦捱了一日。赶了一夜的路,直到太阳高起,众人正在帐中闭目歇息,听到动静,全都出帐一看,发现沙坡高处现出了十几个汉子,为首的正是那个向导。满勒一见那人,气急骂道:“恶贼,你难道就不能多等几日吗?来来来,趁老子还有劲,正好与你决个生死。”。

满勒尚未上前,只听他那找来向导的手下大喊一声,奋力冲上沙坡,还没到顶,已被向导用刀打落下来,连刀都没从刀鞘中拔出。

向导不屑的眼光扫过众人,说道:“我若要你们的命,只需多等几日而已。”,耿恭一想确是如此,一摆手制住了欲动的满勒和范琥几人,对向导问道:“你待怎样?”,向导眼光登时转为凌厉喝道:“你们从哪里偷来成家的马匹?”。

耿恭一愣,突然想到从酒泉走的时候,由于要单独给“小虎”备一匹马,曼黛特意安排人送来一匹,看来此人所问的必是这匹马了。心想自己居然被盗贼喝问有无偷盗之事,也算奇闻,忍住笑答道:“这是成家所送,并非偷盗所得。”。向导看他神情语气,仿佛明白耿恭的心思,却不理会。只是对他的回答显然不信,说道:“我早就看了几天了,你们所有的马中只有一匹才是成家的马,难道不是偷抢所得吗?”,耿恭反问道:“你识得成上?”,向导答道:“当然。”。

向导慢慢听完耿恭说起与成上交往故事,当听到成上曾送耿恭母亲往疏勒之事时,再无怀疑,大声叫道:“好,我相信你了。”。说着让人送上饮食。大家食物还有,只是无水难以下咽。接过饮水,大口大口喝下后,才拿起食物吃了起来。

等大家解了饥渴,向导才向众人说起自己。此人原是于阗王扶持的莎车王亮手下的都尉,刺杀莎车新王吉不成而逃出莎车,带着死心追随的十几个手下做起了盗贼生涯。由于狡猾如狐,屡屡得手,被人称为“沙狐”,一时间在莎车、于阗、鄯善一带谈之色变。

沙狐心思缜密,行事小心,看中的目标无一逃脱,却有唯一的一次失手,就是栽在成上手下。成上把月儿、李氏、范羌三人送往疏勒途中时,在且末就被沙狐盯上。一看成家商队显然惯走西域,不能用对付常人的向导之法,沙狐与两个手下数日不饮不食,在成上行进的路上躺下装死。

三人很快如愿被成上所救,继续上路二日后,沙狐故计重施,夜间把成家的值夜者喝的水中下药迷昏后,毁尽水囊逃走。

三日后,沙狐等到了成家商队后,眼见驼马货物俱在,断水数日后,人马都已是奄奄一息。沙狐欣喜不已,上前搜取倒在地上的众人身上之物,却发现成家的人猛然间龙精虎猛又活了过来,一番厮杀,沙狐连其手下一齐被擒。

别看沙漠漫漫黄沙,在行商多年的成家看来却到处是水,只要在红柳茂盛之处或者低洼处结有硬壳的地方往下挖三五尺即可见水。只有在且末到于阗这一程最为缺水,为了防备意外,成家在这段沙漠中每隔一两日行程就有储存饮水食物之处,定时检查,从来不敢疏忽。被沙狐毁掉水囊后,很快就在储备处得到了补充。成上只是吩咐不得给马匹、骆驼饮水。

三日后,得到在前打探的安东尼回报的消息,成上立刻让大家躺下装死,以沙狐之道,骗过了沙狐,果然一举将沙狐等人拿下。

成上并未杀掉沙狐,只是让那个被迷昏的值夜之人将沙狐抽了二十鞭子。一来沙狐素来劫财不害命,得手之后都会留下足够的饮食。原因在于沙狐并非嗜杀之人,何况留得行人性命也许下次还有机会再让自己打劫。二来成家向来如此处置,当年成上的父亲成武就曾放过了打劫成家商队的大月氏巨盗丰苏提,后来又出重金将失手被擒关在狱中的丰苏提救得性命,自此后,丰苏提死心跟随成武,成了商队四个头领之一。

沙狐被打得不轻,又羞又恼,立刻拒绝了成上邀他入伙的提议。成上也不强求,只是告诉沙狐如果以后有事,可以到鄯善伊循城中找成家开设的楼兰酒肆的管事乌石。沙狐虽然拒绝了成上,不过心中仍是十分感谢成上放过了自己,此后不时回想此事,念及成上风度,佩服不已,终于下决心跟随成上。

沙狐到了成上说过的楼兰酒肆,得知成上最近并未走过南道,悻悻而回。在精绝看到耿恭一行不凡,尤其是满勒那几个手下的恭敬之态,让精明的沙狐猜想满勒一定是某个小国王子,眼见财物不少,顿觉心痒难耐,决定下手劫取。

上路以后,装成向导的沙狐很快发现耿恭一行的马匹中有一匹马与众不同,马股上烙有成家商队的标志,一个小小的“元”字。沙狐初时大喜,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这是成家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一匹成家的马。沙狐心思缜密,不动声色,按原计划行事。顺利得手之后,却又担心耿恭几人确是成家的人,不敢象往常一样等到耿恭几人饥渴昏迷过去才出现。刚过二日,确保自身安全无误,就现身而来。

沙狐听到耿恭说出成上上次行走此地之事,又问了月儿、李氏的容貌,再无疑惑。但还是拒绝了耿恭邀他前往疏勒。

满勒给了沙狐不少金子。沙狐连声感谢道:“我答应诸位,再也不做盗贼之事。等我安排好手下,在此路上等候成上就是。”。耿恭说道:“不妨直接到酒泉成家庄找寻。”,沙狐喜道:“多谢指点,我也正想到汉地看看。”。说完又安排两人给耿恭作向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