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鸿芯微电子公司事件跟踪

科技卫士 收藏 2 690
导读:7月13日下午,代表P*NNACLE香港人梁某等召集大股东说明会,其意是接管公司,会议刚开场,中方股东在警察的协助下带走了P*NNACLE的另一代表人、事件的导火索人物黄某,黄某始则否认“拿”过公章(这是导致公司不能运作的导火索事件),但在当事职员对质下,转用采用“缄默权”。 7月14日上午,代表P*NNACLE香港人梁某利用公司人事部经理导演了一个“上班”事件,然后带领员工去各部门控告公司不让员工上班。此事真是诡异得很:梁某声称自己现在是公司法人,但又出钱出车带员工去告公司,岂不是告自己?而且,

7月13日下午,代表P*NNACLE香港人梁某等召集大股东说明会,其意是接管公司,会议刚开场,中方股东在警察的协助下带走了P*NNACLE的另一代表人、事件的导火索人物黄某,黄某始则否认“拿”过公章(这是导致公司不能运作的导火索事件),但在当事职员对质下,转用采用“缄默权”。



7月14日上午,代表P*NNACLE香港人梁某利用公司人事部经理导演了一个“上班”事件,然后带领员工去各部门控告公司不让员工上班。此事真是诡异得很:梁某声称自己现在是公司法人,但又出钱出车带员工去告公司,岂不是告自己?而且,由香港人带队闹“劳资纠纷”群体事件,真是让人意外,还投诉公司给的遣散费不够。其实,现在公司混乱,很多员工都希望迅速拿到遣散费后离开,不愿介入股东间的争斗,但封闭账户让员工拿不到遣散费的却是P*NNACLE股东,封账户、让员工拿不到遣散费的人反而带员工去要求遣散费,真够贼喊捉贼的。如果真为员工的遣散费着想,就应该要么P*NNACLE马上停止单方面行动、和中方股东磋商解决方案,要么清盘公司让员工拿到足额遣散费。



不论这些洋奴、洋买办进行何种活动,他们是必然要失败的!理由有三:




中方股东的行为全部合情、合理、合法。而P*NNACLE股东的行为是背信弃义(推翻董事会决议、不承认双方签字的备忘录),已经输了一个理字;罔顾员工切身利益,拉着员工去大巡游,当人质、棋子用,输了一个情字;变更公司重要事项不召集董事会(只是P*NNACLE单方的会议只能是P*NNACLE的内部会议),单方面颁布决议,鼓动员工到中方股东的公司去“上班”,诸如此类,输了一个法字。

中方股东是企业的创办人和发动机,可以在任何合适的时候迅速恢复公司的运作,而那几个洋买办和洋奴只是跑脚的,除一张嘴败坏公司外,做不了任何对公司生存和发展有益的事情。即使现在他们象是装备精良(又是宝马,又是霸道),财大气粗,但终究无法持久。那个香港人梁某只是一个工艺品贸易中间商,虽很想转型高科技,但高科技企业靠的是智力,单靠财力去抢夺,并不是有效的。

中方股东是理想主义者,盈利只是诸多考虑因素之一。而P*NNACLE老板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只会考虑盈利或亏损,一旦发觉此事投入的精力和金钱并没有回报,则会马上停步,并没到对芯片事业矢志不渝的地步,他纵容买办、奴才去闹事的时间和耐性是有限,准备再多花进去的金钱其实也是有限的。



梁某和黄某虽然很想控制鸿芯公司,但只一接到洋老板的新指示,则消失得也会很快。



以前,日本打中国,除武力外,还靠中国的叛徒、汉奸、奸商等“软实力”。很遗憾地,鸿芯公司一个小战场上,同样演绎着相同的故事。个别鸿芯公司的工程师被姚*和P*NNACLE私下恩惠来收买“忠心”,长期担当内应、线人角色。人事部经理杨*(女),更是在大股东说明会上充份表现了风中杨柳的性格。



还有一个丑陋的奸商,对鸿芯公司资金被挪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洋人起意接管鸿芯公司的一个桩脚是谁?我们在后续事件曝光中予大家详细道来。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